一女三男飞 拔灰第二章

这叫楚风的青年,从他的穿着打扮,以及黑服上的金丝隐字来看,身份显然不会太低。

而旁边的四人,显然是类似御用护卫一般的人物,负责保护楚风的安全,并且听从他的命令指示。

“林帅,若非是血脉的关系,你又岂能被称为三少爷?萧瑜又岂会和你指腹为婚?我私下劝你一句,回去之后最好有点自知之明,放弃你和萧瑜的婚约,但别和其他人说,是我让你这样做的。”楚风毫不掩饰嫉妒,主动向前迈出一步,仿佛在他的眼里,林帅是必然要受皮肉之苦。

废物就是废物,纵使多年废材修炼成功,也始终徒劳无功,毕竟自身根基太薄,难成大器。

林川摊开双手,无奈的耸了耸肩,叹道:“你应该去找萧瑜,这桩婚事我根本不想要,是萧瑜非要逼着我,实在没有办法啊,我才遁出隐门的,况且就算我这么做,萧瑜也不肯罢休吧?我看她挺喜欢我的。”

“我不管!这事儿萧瑜那边我做不了主,我按照命令带你回去,有用没用,你都得听我的来办。”楚风再次迈步,气势极强,如若不可置否,满眼妒火。

“等等,我为什么一定要听你的?装的跟天王老子似的。”林川登时就不乐意了,这家伙一照面就各种要求,当他林川是奴隶使唤?

楚风身后的四人,立即齐声放话,神色狠辣。

“林帅你个一无是处的废物,让你做你就做,哪来那么多不愿意。”

一女三男飞

“你只是挂着三少爷的虚名,莫非你真的以为,隐门之中真有人把你当成少爷供着?”

“如果不是萧瑜对你有意思,单凭你的种种行为,早就被逐出隐门了,真以为隐门想来找你?全是因为萧瑜的关系,你才能继续蹦跶的。”

听到这些话,林川不由苦笑摇头,说道:“照你们的意思,那我没了萧瑜,岂不是会更惨?那我为什么要便宜你楚风,最后把自己玩死?”

此话一出,四人忍俊不禁,齐齐发笑,那意思就好像,林川没有任何的资格谈条件。

“今天不照做,我就要你的命,萧瑜的婚事应该由我接替才对,今天你若是不答应,我直接就能杀了你,回去隐门随便找个理由,说你非要反抗,不小心失手杀了你,谁让你这么弱,又有谁能责怪我?”楚风咧开嘴唇,耻笑连连。

“那就算我照做了,你难道不怕我捅出真相?”林川反问道。

“你认为隐门的人,会相信你这个败家子,一无是处的人,所说的话吗?就算是你说了,也是你单方面的说辞,根本没有证据,还是拿我没办法,因为你本身就不喜欢萧瑜,这合情合理,但我就是不爽,你明明不喜欢她,还非要霸着,偏偏她还一根筋的维护你。”楚风骤然动身,刹那临近五指伸出,揪住林川衣领,行为极具威胁。

这一刻,林川始终不惊不慌,任由楚风抓住衣领。

对于萧瑜这个女人,林川起初还以为是个泼妇,但经过楚风的一番话,林川对她的印象有了不少改观。

原来真正的林帅,能够一直在隐门,是因为牵着萧瑜的缘故,这女人表面上很霸道,其实却是个特别维护林帅的女人。

莫名的,林川有点替真正的林帅感动,忽然觉得这女人,也并不是那么的差,有值得称赞的地方。

“怎么?不说话了?在想着怎么求我了?现在你的这条命,在我手里,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楚风冷言冷语,目光狠毒。

林川眨眨眼,战力探测仪立刻发挥作用,可惜楚风以及那四人的气息,全部内敛起来,根本查探不到。

“你凭什么认为,你能够杀得了我?”林川还击一声,必须要激怒对方,看看对方什么实力再说。

“我看你是在外面待太久,开始不知天高地厚了,我楚风身为隐门六子之一,若想要你的命,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不过在这之前,得狠狠削你一顿,让你吃点苦头。”楚风甩手一砸,林川后背被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四人主动上前,围绕林川身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抬起脚便是一连串的粗暴踩踏,就像在戏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根本不用出全力。

“废物一个,竟然还不敢服软。”

“楚风贵为隐门六子之一,岂是你这个徒有虚名的隐门三少能比的?”

拔灰第二章

“只要我楚风大人和萧瑜结亲,凭借这份婚约,替隐门获得足够的利益,日后往上晋升,说不定还能保一保你,别不知好歹。”

正当林川准备还手之际,一道红衣身影突然出现,用力推开四人,挡在林川的面前,怒然道:“楚风,你这是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打的人,是谁!你这是在以下犯上!你只是隐门六子之一,林帅是真正的隐门血脉!”

楚风见势不对,急忙让人退下,皮笑肉不笑的解释道:“我这不是准备带他回去嘛,他硬是不肯听话,那只好先打一顿教训教训他了,有时候必要的手段,还是要用的,况且我来的时候,隐门交代过我可以强制动手,所以不存在身份差距的问题。”

“你放屁,我刚才都听见了,楚风你好卑鄙。”萧瑜怒不可遏的骂道。

不由的,楚风脸色微变,说道:“你听错了,刚才我什么都没说过。”

“既然是隐门派你来的,看在你我相识的份上,这次我就不揭穿你了,你赶紧回去吧,林帅我会帮你们带回去的。”萧瑜态度强硬,气势很强很强。

“行,七天内要帮我把他带回去,否则我不好交代,林帅你继续,继续当个小白脸吧你,孬种。”楚风心虚的撇了撇嘴,立刻带着人离开。

待到消失在视野中,萧瑜这才转过身,低头幽怨的看着林川,蹲下火辣的身材,伸手替林川拍衣服上的灰尘,偏又默不吭声。

林川老尴尬了,本想反击斩杀,结果被萧瑜打乱了。

拍完灰尘,萧瑜一把拉起林川,说道:“你不用尴尬,我知道你有能力反击的,但是你既然隐藏了那么久,就不要那么快暴露,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有实力,我这样做是为了更好的避免矛盾。”

本以为萧瑜是个蛮不讲理的女人,此时林川听闻此话,更是刮目相看。

能说出这种话的女人,能有如此缜密心思的女人,又岂是个真正泼妇?或许是真正的林帅太过失败,才让萧瑜恨铁不成钢的吧。

可这些细微的小细节,却让林川意识到,这个女人不简单。

能够帮助废物一样的败家子林帅,保住在隐门的三少身份,这中间肯定困难重重。

林川恍然大悟,也许那死去的林帅,极有可能是自己太过失败,有很强烈的自卑心理,被人当做小白脸一样,所以才不愿意接受。

这两人之间的关系,林川仅凭猜测,有了略微的头绪。

多看了眼萧瑜,忽然觉得并不是那么讨厌了,林川说道:“谢了啊,但我真不是小白脸,你不来我也能搞定他们的,就是想试探一下而已,没想到你就来了。”

“我都知道的,你和我还要什么面子?从你上次出手的那时候开始,我就知道我的男人,肯定不简单,肯定不是真正的废物,只不过是他刻意隐藏而已!楚风就是个自以为是的人罢了。”萧瑜十分激动,如同终于望夫成龙一般,手挽着林川胳膊,牢牢抓住不放。

一女三男飞

突然的,萧瑜又变得有些担忧,凝重道:“我不是你们隐门的人,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七天内你必须得回去,否则下次来的就不是楚风那么简单了,我俩的婚约,那是铁板钉钉的事儿。”

七天内必须前往隐门,否则将会更加麻烦。

萧瑜出面阻拦,实际上是替林川避开不必要的矛盾,并且给林川回归隐门,留下充足的时间去准备。

这个女人的心智,属实不简单。

事态发展到这一步,林川是不得不去,自己回去,总好过被隐门的人强制带回吧?那简直丢死人。

这林帅的身份,本来就是个战五渣,还背靠萧瑜的关系,成了活脱脱的小白脸,林川可不想丢脸。

“那什么萧瑜,上次我说话过分了,不好意思昂。”林川道了声歉,对于萧瑜的背景,反而是越发困惑,既不是隐门的人,又不是世家姓氏,那她会是什么人呢?

不过这些疑问,等去了隐门之后,自然会揭晓,亲自问的话,反而会有露陷的可能。

“你个没良心的东西,还是第一次见你给我道歉呢,不过老娘现在有个严重的问题想问你,里面那个姓周的女人,到底和你什么关系?既然你明明一直有实力,又为什么非要逃避我?”萧瑜先是笑逐颜开,后是陷入严肃。

“那啥…我都说了,那是我女朋友,虽然咱俩有婚约在身,但是不代表我喜欢你,还要解释吗?”林川于心不忍的开口,为了完成纳妾任务,必须得狠下心来,免得关系混乱不堪,最后麻烦的人是他自己。

萧瑜听得脸都变了,猛地甩开林川,那脾气有上头了,气冲冲的直接走人。

“林帅你给我记住,你就是个王八蛋。”

“老娘喜欢上你这种人,就是脑子进水了,你有种!”

一路远去,萧瑜骂着出了门。

走到几百米外,她又停了下来,故意回头看去,简直气得不行,娇嗔道:“这没良心的东西,真的一点良心都没有,不知道出来追我,你去死吧!”

林川进了屋里,慢悠悠的泡了壶好茶,细细的品尝起来。

周芷若从房里出来,双手捧着手机,一屁股坐在旁边,问道:“刚才外面又怎么了?为什么一天到晚的总有那么多事儿。”

侧头看了眼,周芷若正追着偶像电视剧,满满的黑眼圈,这女人咋总熬夜呢?

于是林川夺走手机,严正道:“现在是凌晨了,赶紧滚去睡觉,一天到晚的不注意休息,白白浪费了这张脸,从今天开始不准熬夜!”

“你快把手机还给我,我看完这集就睡,保证!”周芷若跟得了手机癌似的。

林川正襟危坐,坚决不给,呵斥道:“你在这里只有一个准则,那就是听话,另外在你睡觉之前,我有件事情必须要告诉你,七天后我会去个地方,估计没那么快回来,你自己待在松山,要注意一点,我会安排人带着你。”

拔灰第二章

“你先把手机还我嘛,好不好。”周芷若突然撒起娇来了。

“滚蛋,别装样子,你根本不是那种会撒娇的人,别扭死了。”林川浑身一寒,鸡皮疙瘩全部冒了起来,果断进房间睡觉。

与此同时。

王老大刚带着手下逃出不久,来到了事前和陈化财约好见面的地方。

寂静的深夜,松山河徐徐流淌,陈化财叼着香烟,一见到王老大的车开来,不由春风得意,笑道:“看来是收拾过林帅那小子了,这下我总算是安心了,谅他以后也不敢再和我嚣张。”

车门被一一打开,数十名手下全部下车,气势汹汹。

陈化财气定神闲,喊道:“各位兄弟辛苦了,今天事情过后,我不会亏待你们的,王老大知道我的为人。”

说完,陈化财才发现,这一个个的全部鼻青脸肿,好像被人抽过非常凶猛的耳光一样,有得还昏在车上没醒过来。

咔嗒

奔驰车门被打开,王老大一步落地,上前就是一巴掌,当场抽得陈化财倒在地上,骂道:“草泥马的,差点惹出大事来了,陈化财你这是想害死老子,那林帅他娘的根本就不是人!”

“你这是什么意思?”陈化财捂着脸,脑子一片空白。

王老大顿时怒发冲冠,连忙让手下出动,强行把陈化财架起来,猛地一脚踹在陈化财的大肚子,直接把陈化财踹吐了。

“王刚,你先把话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化财强忍恶心,觉得太莫名其妙了,甚至还有点委屈,明明是他叫人去收拾那个林帅,结果倒好,反过来挨揍了。

“你还好意思问为什么?你明知道那个人不简单,还非要让我们去干这事儿,老子今天不收拾你,收拾谁?!那林帅完完全全不是人,一个人把老子几十号人全部打飞,他妈还不到一分钟,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这简直是高手中的高手,你差点把老子害死了知道不?”王老大反手又是一巴掌,抽得那叫一个响,陈化财的牙齿都被抽飞出来,流了满嘴的血。

震惊,前所未有的震惊。

陈化财一瞬愕然,连疼痛都忘记了。

这林帅是很有钱没错,本以为就是个暴发户,结果是个高手?

一个人打飞几十个?

陈化财根本不敢相信,但是再次看了眼四周的人,他不信也得信。

一个个被抽得像猪头一样,不是林帅抽的,难道是王刚自己打的?

“这不可能!”陈化财骇然吃惊,怀疑自己在做梦。

他见过厉害的,就没见过这么厉害的,不到一分钟时间,把几十个人统统打飞,这真的有点…不是人!

王老大掐住陈化财的下巴,迫使他昂起脑袋,寒声道:“那个林帅说,这次是个警告,我劝你最好别再拖我下水,这种人我惹不起,不过今天这笔账,咱们必须得好好算一算,老子混了那么久,因为你差点死了,想和我翻篇没那么容易。”

一女三男飞

说罢,王老大亲自下令,十数名手下立即会意,对着陈化财便是一顿暴打。

陈化财倒在地上,发出杀猪般的惨叫,被虐得痛哭流涕,拼命求饶,彻彻底底的怕了。

这些疼痛,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教训,在告诉着他陈化财,林帅绝不能招惹,他那些所谓的计策,不过是毫无用处的雕虫小技,根本上不了台面。

怨恨?恨他都不敢再恨。

不服?不得不服啊,这林帅是他见过最逆天的人了。

先是拿出四百多亿,后是大言不惭的说有大批黄金,居然真被他做到了,那些金钻能把人的眼睛亮瞎。

最后更为夸张,一个打几十个,这要传了出去,能把人给吓死。

当然,陈化财和王老大,谁也不会说出去,毕竟这事儿太丢人了,说出去还怎么混呐。

只是在陈化财的心里,除了苦涩以外,再也没有了任何情绪,被虐得半死不活,哭爹喊娘的,求饶道:“王刚,放过我,你不至于下手那么狠吧。”

“放过你?你不要以为事情就那么简单,先给我停一下。”王老大忍不住破口大骂,对于林帅这个人,同样是恐惧到了极点。

手下纷纷停止,陈化财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浑身脏兮兮的。

王老大蹲下身子,伸手拍了拍陈化财的肥脸,厉声道:“你不要以为事情就那么简单,咱们得好好商量商量,你接下来要赔我多少损失费,数目少了的话,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陈化财内心噔咯一声,哭丧着脸,他知道这次要被坑惨了。

如果提前知道,这林帅是个真正的大牛人,他就不玩这些低级手段了,这简直是找虐的节奏。

然而,根本没有后悔药可吃,这一刻的陈化财后悔不已,暗骂自己为什么这么蠢,惹谁不好,偏要惹林帅,那根本不是能惹得起的人物。

一女三男飞 拔灰第二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