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 抚摸 揉捏 马车上的事

全世界恐怕也只有莫野一个人会这么不小心!大大咧咧的!

“您这可也真够不小心的……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不会是哪里摔坏了吧?千万别把脑子摔坏了,那样可就更嫁不出去了!”

宫思开玩笑,毫不含蓄,也不顾她疼的满脑门子汗水。莫野仇视的瞪了他一眼,这货就是看席泽耀不在,所以才在敢这样说话欺负她,呜呜,等男人回来了,且看她如何告状,整死这个该死的宫思,哼!

已经进了大庭院,莫野注意到这个偌大的庭院里,有不少的保全驻扎,守护着这一片平房区的安全,再加上深山老林的遮掩,还有地势的偏僻,一般很少有人会发现到这儿来。

而且,看看这附近停的车辆,怕是里面住了不少人吧,更重要的是,从东市一路过来的大车队还没有来到,等到大车队来了,乖乖,这一个大庭院里是真的很大很大,无论是从人数上,还是房子数量上。

莫野有些愕然。

她被宫思搀扶进了一间不大不小的房间里,宫思知道她身体不舒服,故意走的很慢,莫野看到他为自己着想的样子,以母仪天下的姿态,原谅他了,不告状了。

这间房间很朴素,没有在墨城房间华丽,但是很温馨,房间收拾的十分整齐,被子被叠成整齐的四方豆腐块,最重要的是,每一处角落里都布满有大有小的玩偶娃娃,莫野的少女心顷刻间爆棚,天知道,每一次见到布娃娃,她就会觉得很温馨,好像自己还是个孩子,顷刻间,她对着个大庭院的好感瞬间爆棚!

马车上的事

腰部的疼痛,突然间消失了大半,莫野活动活动脊梁骨,还能动。

可能,刚才是,骨头抽筋了吧?

莫野抱着娃娃胡思乱想着。

“喂,我说宫思啊,这么有少女心的房间,该不会是你的吧?没看出来啊,没想到你小子外表硬朗帅气,内心其实是名美少女啊?”

被人说成美少女,宫思的心情甭提多郁闷了,他白了眼某个浪里小白女,瞧她兴奋那样子,竟然无力反驳?

“这可是老大特意为你布置的新房间,以前没有人住过的,所以你放心好了,你是这个房间绝对的主人。”

莫野听明白了:“泽耀人呢?”

说到这里,宫思面色划过一丝不自然和尴尬,他飞快掩饰过去,但很不巧的是,被机灵的莫野敲了个正着,她没有戳破,心里起了疑惑。

宫思在隐藏什么呢?

“哦,你说老大啊?他去临时处理点事情,很快就会回来的,我保证。”

他说的冠冕堂皇、掷地有声。

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莫野点点头,表现出十分信任的样子:“子宫,你这里有私人医生吗?我的腰还是有点疼,你可以找医生帮我看一下吗?”

“当然可以。”

宫思出去找医生去了。

莫野单独在这房间里,这里摸摸,那里碰碰,仿佛刚进大观园的刘姥姥,对新环境充满了好奇心。

说真的,她有点愕然和诧异,不知不觉和大哥在一起快要有三个月的时间了,并且这三个月里,他们连换了四个住所,从开始的席家老宅,到现在的偌大庭院。

时光荏苒,他们原来在一起,已经经历这么多了……

莫野感叹时光逝去之快,回忆起他们在一起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是甜甜蜜蜜的,极少有争吵的时候,那个男人,总是那么温柔,那么体贴的对她好……

可他就是有一条缺点!总是对她有所隐藏,不能把所有心里话都倾诉给她听,就像现在,他突然离开了,不亲口告诉她离开做什么,甚至还让下属对她说谎。

莫野讨厌被人欺骗的感觉,她的心里开始有点儿不高兴了。

重新做回床边,觉着寂静的夜晚十分无聊,房门敞开没有被关上,莫野活动了下筋骨,确认身体真的没有半点不适了,她干脆走出庭院转一转。

夜晚,这个大庭院的守卫更加森严了,门外站岗的保全们从开始的两个增添到四个,莫野没敢出庭院,看着这里乌黑抹漆,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莫野害怕自己走出去,就回不来了。

她在院子里散着步,散着散着,忽然看见她的房间旁边窜出了一道黑影,莫野吓了一跳,随即以为是大哥回来了,他偷偷摸摸的,是想在门口给她一个惊喜吗?

莫野当下兴奋的冲过去,娇软的小脸上遍布了笑容,她飞奔着来到黑影身旁,甜甜的开口,唤他的名字,结果话音还没说出口,脖子忽然一阵钝痛袭来,莫野晕倒在地。

丰满

“哈,没想到这小妞这么好搞,早知道这么简单的话,我就不准备那么多工具了。”

男人低声笑道,蒙着黑纱的面容狰狞丑陋,另一男子猥琐的样子没比他好到哪里去,他也笑:“嘿嘿,这下有奖金拿了,大壮,别愣着啊,咱们快点把她抗回去,领钱去啊。”

“好。”

说着,大壮把昏迷的莫野甩在肩上,身手矫健,迅速跳出守卫的眼线,离开了大庭院。

等到宫思带着医生过来时,莫野的房间竟然空无一人,他立马昂起了眉头,周身拉开了一条警戒线,暴怒的情绪在宣扬,心里升起一股子强烈的担忧,他派人在庭院里大肆寻找,这庭院很大,说不准只是走迷路了而已,不必担忧,可是,整个庭院绕了一大圈,每一个角落都仔仔细细搜寻过了,并没有莫野的人影!

宫思慌了神,在莫野的房间里等了一个钟头,不见莫野自己回来,这次是真着急了,他简直不敢想象,当席泽耀知道莫野丢了的时候,那暴怒的样子会有多疯狂,带着恐惧,宫思一声令下:“查!把监控录像给我调出来!”

“是!”

辗转周折,连带堵车数几个小时,天黑了以后,黑色宾利才缓缓驶入墨城的收费站入口处,车子很快如箭一般射出去,飞的极快。

半个小时后,宾利终于停靠在第一人民医院门口,不等司机来开门,席泽耀自己开了车门,潇洒下车。

他显得比平时要焦急,菱角分明的面庞不知何时多了些许汗水,所以这种模样的他,比平常冰冷的样子看起来要平易近人的多。

他丢下助手,率先进入了酒店医院,虽是优雅的迈着稳健的步伐进入医院,但其实他的脚步比平时快了许多,一步一步,快马加鞭,走起来的节奏与其他人小跑的速度无异,助手在后面连追带跑,奈何人家席大少是大长腿,而他只是一双笨拙的小短腿,怎么追,都还差一大截啊!

助手在后面气喘吁吁的喊:“席先生,等等我!”

席泽耀置若未闻,埋头走着,理都不理身后的小助手。

助手欲哭无泪啊,显现被高冷总裁给甩掉了!

或许是因为今天是工作日,医院里的人烟并不是很多,门诊部少有的几个老人,在厅内挂吊水。

席泽耀大步来到护士站,眯着眼睛询问,黑眸眼眸倒映出电脑显示器,他淡淡瞥了眼跟前的护士:“我要你帮我查一个人的病房号。”

护士站的两名护士看见帅气的席泽耀后,两双眼睛都看直了,视线挪都挪不开,紧紧贴合在他身上,就这么紧紧的偷看。

席泽耀心情不好,冷着脸重复。

若是对方再敢拖延,恐怕会直接死在他的手里!

护士们慢吞吞的反应过来,注意力重新回到工作上:“这位先生,请问你要找的人叫什么?”

抚摸

“席利。”

淡淡的,毫无感情。

护士在电脑档案里很快找到席利的众多资料,席泽耀转身上楼,来到他的病房门口,即将迈脚进去的时候,他却犹豫了。

护士说,老爷子病危了,情况很危机,身体免疫力直线下降,身体各种机能出现严重异常,好在,两个小时以前,给他注射了镇定剂,才得以进手术室抢救,手术非常成功。

这个消息,传达到他的神经深处,席泽耀周身莫名发冷,一双黑色眼眸变深,阴郁的程度好似他身旁的一切随时都能结冰。

立在门外,足足停留了两分钟,医院走廊到处是刺鼻的消毒水味,走动的护士,穿着病号服活动的病人。

席泽耀讨厌嘈杂的坏境,更讨厌消毒水那难闻的气味。

大掌微微用力,病房的门随即被他推开。

吱呀……

一声轻响,席泽耀看见病房里聚集了不少人,几乎快要填满一整间高级病房,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许多都是他未曾见过的面孔,见过的面孔,各个目中带泪。

大步迈开,他走进去,大家对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物,表示非常惊讶,冷汗津津。

席泽耀直接忽略了一众人等,推开围绕在老爷子身边的人,冷冰冰的走过去。

大家都下意识先后退开,男人的气场实在强大,他们恨不得第一时间逃离这里。

冷沉的目光缓慢落下,看见老爷子完好无损,闭着双目躺在那儿,那股子寒冷总算褪去些许,他重新变得面无表情,淡淡扫了眼泣不成声的莫云若。

被这如同刀子似得目光扫过,莫云若心头一惊,踉踉跄跄后退半步,眼泪停止了,她手握着卫生纸,有些惊慌,有些不知所措。

还有……怒意。

席泽耀出现了?席泽耀出现了!他不是带着小野私奔了吗?还没等她派人解决私奔的事,席泽耀就自己出现了?

现在的外界传言那么难听,他怎么还敢出现?

而莫云若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席泽耀这次出现,是不是就在等席老爷子去世,好分城幻的财产?她好不容易才当了城幻目前的掌权人,如果……席泽耀出手了,那她所有的努力岂不是都,功亏一篑了?

一阵惊慌,莫云若的心脏,剧烈跳动着。

“泽耀?小野呢?”

一紧张,一惊慌,一句话脱口而出。

席泽耀的脸色顿时僵了。

到了这种时候,她终于想到小野了是吗?只有离开了,消失了,她才会想到自己的女儿?

席泽耀能说什么了?想必先前记者们报道的那些,整个墨城的人都知道了,莫云若自然不再例外。

他没有回答,漆黑明亮的眼眸一眯,气场立马就变了,当下无人敢正常呼吸,身体里的每颗细胞都强烈的感应着寒冰。

人们三三两两的与莫云若告别,不多时,无关紧要的人已全部离开,偌大的病房空旷下来,只剩下席家三个人。

丰满

席泽耀、莫云若在无声息的对峙。

他没有那么多的功夫面对她,确认老爷子没事,他的心逐渐放下,不再停留任何一秒,转身大步离去。

却在即将出了病房门的一瞬间,身后传来老爷子威慑力十足的声音,似挽留,似命令,更似低声哀求:“席泽耀,回来……”

他的脚步猛然顿住,神情凝重。

“我养了你三十年,可你为席家带来的,就只有这些吗?”

三十年的光阴转瞬即逝,席泽耀已经从襁褓中的婴儿变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同时,也从席家的顶梁柱蜕变成了最大的威胁。

席利怎么想也想不到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生了变化。

他虚弱着身体,半睁着几乎无法开合的双眼,浓重困难的喘息,全身上下几乎是撕裂般的痛楚,十分难熬。若不是为了席泽耀,他大可以撒手人寰与人间,不再忍受任何一点一滴的痛苦,平静的死去。

可还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他的孙子,还没有真正的开窍。

又要提起养育之恩?

席泽耀冷笑连连,绷直的身体一下子放松下来,他重新折回来,沉稳的步伐一步步缓慢来到病床前,面对着气愤中的席老爷子,两人距离不过三厘,薄冷的唇角勾起,一道明显而意味不明的笑容鬼魅决然,看的老爷子,胸口一阵阵发紧,浑浊的眼球容不得半点色彩,冷声道:“云若,退下。”

莫云若从惊恐中回过神来:“爸……”

“退下!”

咬了咬嘴唇,莫云若颔首:“是。”

说完,攥着手指,大步离开,轻轻带上了病房门。

这下,病房里只剩下两个气场强大的男人,一老一少,没有对峙,却比对峙恐怖的多。

“莫野呢?”

老爷子率先开口,拧眉在病房里寻找,并没有看到那丫头的身影,难道,没跟他一起回来?

此时此刻,席泽耀倒也平静了心情,收敛了不悦,他随意坐在看护椅上,面无表情,双腿叠加在一起,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嘲讽意味。

老爷子自然知道他在嘲讽什么,但他不知道外界的传言,更不知道此时,席家的所有都被他那不孝的子孙,毁于一旦。

没有什么比这更可悲。

他叹了口气,孱弱的呼吸:“泽耀,我的时日不多了,到了今天,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你,还有城幻,你若不想接手城幻,甘愿你父亲的毕生心血毁于一旦,我无话可说,你想怎么做,你的人生,无人能干预,只不过,没了城幻,席家就不再是当初的席家,你也不可能是叱咤风云的席泽耀,如果你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吧。”

本以为是番责骂,没想到却是低声的成全。

他态度的转变,让席泽耀冰冷的情绪松动了。

抚摸

老爷子强制,他可以比他更强制,甚至抛开亲情,但若老爷子态度软下来……他竟感到丝丝愧疚?

他和莫野抛开舆论,更是抛开了席家所有人,他们的爱情,在别人眼里,在老爷子眼里就是个天大的错误。

所以,怎么也做不到理直气壮……

席泽耀无法回答,冰凉的沉默吞噬了他的思想,究竟什么时候能对外公开他和小野其实并无血缘关系?

胸腔呼吸困难,一口气堵在气管,老爷子没缓过劲来,老脸憋得通红,咳嗽了数声,咳着咳着,忽然喉间有温热的液体涌上,遍布舌尖,腥甜腥甜,他察觉到什么,如常青藤的老手接过手帕,抬眸一看,那上面,竟都是鲜红的血液!

“咳……”

眼瞳扫过吃惊,老爷子又咳起来,这次咳的心肝俱颤,手指捂着心脏,难受的老泪飙升。

手帕落在地上……

席泽耀的目光随即落下,惊讶,阴暗,面无表情……

脑袋昏沉的难受,意识模模糊糊,手脚好像要被什么东西折断了,就连眼前的世界,都是黑色一片,好似,被什么东西遮挡住了……

整个世界,此时变为混沌不堪的一片。

一阵噪杂声袭过耳膜,带动着理智的枷锁,莫野从浑噩中醒来,双眼微微睁开,迷茫而无措,长长的睫毛恍如两把精致的羽扇,轻轻扫过眼帘可世界却仍是一片灰暗。

她很快意识到,她的眼睛是被人蒙住了!

蹙了蹙眉头,莫野灵敏反应,手脚已经全部僵硬,阵阵抽痛着,她动了动手腕,却发现根本动弹不了,看来,手脚被绑住了!

空气里飘荡着刺鼻的铁锈味,还有呛人的灰尘。

看来,她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个废弃的场所……

这样的画面,随是第一次经历,可对于从小酷爱看武侠的莫野来说,并不陌生,她很快确定,自己是被绑架了!

那么,谁会绑架她呢?

恍恍惚惚间,在意识并不清晰的情况下,突然,耳边响起平稳而快速的脚步声。

哒哒哒……

声音不嘈杂,听起来,对方的人数最多不过两人。

莫野绷直了身体,回忆倒流,她记得,昨天晚上她隐约看到了一个黑影,等到走过去的时候,脑袋猛然被利器砸中,随后,她的意识便全部消失了。

黑布遮挡了视线,她无法看清来人的长相,凭着想象去扩建,也扩建不出个轮廓,在她的印象里,没有得罪什么人过,唯一产生分歧的林夕已经死了,难道……绑架她的人是席老爷子派过来的?

他那么厌恶她,也是……有可能的!

“莫小姐,今天我们请你来,你猜猜是为什么?”

思绪刚落下,忽然,一道陌生的男音迎面劈来,分贝特别大,穿测耳膜,不知道那人是不是就在她的耳朵边,紧接着,莫野感觉身体被不明物体猛然砸中,撕裂似的疼痛,袭过身体里的每一颗细胞。

丰满

她开始渐渐察觉到危险。

缓缓摇头,她表现的镇定极了,嘴巴里并没有被堵上,她有自由言论的机会,却并没有说话,换做是旁人,恐怕现在早就惊慌失措喊救命了吧。

那人意识到莫野不怕他,笑的更为猖狂:“果然,堂堂席利老爷的孙女就是与众不同,见多识广,对于我们这些低级混混,根本不屑一顾,可是我想告诉大小姐的是,我们今天绑你来,不是为了钱。”

他着重强调了我们。

莫野皱眉:“名利?”

“当然也不是,名利金钱,过于粗气了,莫小姐,您说是不是?”男人笑哈哈的说。

莫野心头没由来发冷。

如果不是为了这两样,那么,会是为了什么呢?

那人冷冷回绝了她任何的想象和揣测,冷言道:“我们,来点不一样的。你认为你哥的命,怎么样?”

黑暗笼罩下,模糊的视线,一切都看不清,加剧了未知的可能,和心头泛滥成灾的恐惧感。

你哥的命……

他们究竟是谁?为什么敢这么说!

“莫小姐,你是不是想问,我是谁?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还有,和席泽耀之间,有什么样的仇恨?”对方摸准了她的心思,句句正中靶心。

一番话,令莫野大脑轰隆一声,炸了开来!

尽管疑惑害怕,她仍旧装成一副淡然若之的模样,笑言:“就算是又怎么样,说的你好像会对我解释?”

话音里,却带着无尽颤抖……

被对方听了个清楚。

“当然会。”那人深深笑了,笑意透过言语间散播开来,纤细的手指向上,轻轻一动,挑开了莫野眼睛上的布片:“这算不算是一种解释呢?”

强烈的光芒随着那人的动作,猛的刺进眼球,黑暗褪去,还没等她适应了,一个空旷杂乱的房子跳跃与眼前。

这里,处处都是生了锈的铁丝……

莫野视线往上,她错了,根本无法料到,刚才冷言威胁她的人,竟是席家内部人员,席老爷子的亲侄子,席临?

丰满 抚摸 揉捏 马车上的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