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见丈夫与闺中好友私情

一个30岁女人模糊的恐惧

>30can是深圳一家国有企业资料室的管理员,身材婀娜,皮肤白皙。丈夫于飞是事业单位的骨干,人们长得高大英俊,温柔体贴于心。他们四岁的儿子活泼可爱。生活是快乐的,但不是满足的。

可经常会有一种莫名的担心:余飞在不断的积极努力,但他一直停滞不前,几年后,两者之间的差距会越来越大。那时候,余飞会不会自暴自弃,甚至自暴自弃?一想到他可能会变成一个被遗弃的女人,就会感到焦虑。

她感到自己和雨菲之间有一种隔阂。可心经常为一些小事生气,令玉菲不知所措,过了一会儿,可心意识到自己的无理,并向玉菲道歉。这样的事多了,余非是有些累了,心理会更不平衡。

丈夫促销

于飞工作勤奋,成绩好,因此再次晋升。约会的那天晚上,玉菲约了一群朋友吃饭,还可以一起去。

>表,玉菲的朋友王宁开玩笑对可心说:“嫂子,你要看哥哥,弟弟年轻有为,才华横溢,可是年轻姑娘崇拜的偶像哦。一张桌子上的人都在笑,也可以笑,但心里却赞成这个说法,再看看毓妃媚芝的脸,心里的负担更重了。

>回到家,玉飞依然兴奋不已,不禁说了一句刻薄的话:“看你那得意的样子,不就是提官了吗?别那么激动。”

话一出口,可遗憾的是,玉菲的脸却一直往下掉。

撞见丈夫与闺中好友私情

晚上睡觉的时候,可以故意把身体靠在玉菲身上,玉菲却打了个哈欠说:“早睡,好累。”可想要弥补之前的错误,项圈上的玉菲低声说:“对不起,我不该那么说,你不生气好吗?”

玉飞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既然你知道自己不对,为什么还要说一些伤人的话呢?你总是这样。你只是想玩得开心。你讲完再道歉有什么用?伤害已经造成了。”

两个人都不喜欢睡觉。

通过阅读来提高自己

当天与同学们讨论此事时,同学们会建议找心理医生。可以找个北京大学的心理医生。

精神科医生说她有一个典型的焦虑症。其实生活很美好,只是不满足不快乐,对自己缺乏信心,对未来没有希望,所以你总是担心有一天你会失去这种生活。更重要的是,害怕失去你爱的人。医生建议她应该学习一些东西,利用空闲时间,充实和提高自己。

那天晚上,大家可以找心理医生告诉玉菲,并提议去读夜校,玉菲强烈支持。可心选择了工商管理,三年的学校教育,如果通过考试,还可以获得硕士学位。

介绍一个女朋友

在学习课上,可以认识同学小李。小李是艺术学校的钢琴老师,不愧为美丽的女孩,加上从小学艺术,气质比一般人更脱俗。真遗憾,这么优秀的女孩到30岁还没有找到归宿。小李来到这里学习,是为了满足这里“合适的人”的希望。小李和可心成为了朋友。

混了以后,可担心小李的生活大事了。可心想起余飞单位那个笑话,王宁带着小李,小李当即同意见面。

>跟玉菲说可以回家了,玉菲说王宁35岁了,很着急,这件事有戏剧性。只是约好在旅馆吃晚餐。

见了面,可心看出王宁很喜欢小李,可心悄悄问小李,小李也点了点头。可心很高兴,提议跳舞,四人就去了。小李是值得学习的艺术,舞蹈,优雅而迷人,看到王宁的眼睛发光,一个充满活力的谢可欣。王宁从舞池里提出要吃夜宵,直到12点,玉菲才可以开车送小李,王宁送回家。

“相亲之后,你不能让你的丈夫走。”

之后,可心请小李教儿子弹钢琴,小李爽快地答应了。>每周六,可心和小李上课,小李会跟着去家里给孩子们上钢琴课,然后晚饭后就可以回家了。有时玉飞在家里见面,可总是让玉飞送小李回去,玉飞常常顺从。

>可心问小李和王宁进展如何,小李总是淡淡地说可心还好,不想多说。能说的也不多。但可心直觉小李与客体有关系。

小李再也不能辅导钢琴了,最近说单位的演奏任务很重,大家都累得病倒了。看得出来,她真的瘦了很多,只好给儿子请了一位老师。

>来到自考班参加考试,那天的考试刚好是星期天,可出门看到玉菲还赖在床上,恳求玉菲送自己去参加考试。于飞说今天要去工地最近完成一个项目验收,让可以打车。

撞见丈夫与闺中好友私情

在等车的时候,可心在外地遇到了王宁。>可以知道王宁是负责这个项目的主要创意人员,问他为什么没有网站。谁知王宁说那天休息,根本就没有站点这件事。

王宁又问他跟小李的关系,王宁说,他看到跟小李在一起,小李对他没有好感。王宁也提醒可心,约会后,不能让宇飞离开。

“你以为大哥比我大一岁,但在相貌、成绩上都比我好得多,别人小姐这么比较,怎么也能仰视我呢?”

想到王宁的话,我感到很困惑。她有一种可怕的感觉。

发现她的丈夫和他的朋友在床上

到了考场,小李没有来。可心里那种不祥的预感更加强烈了,试卷落了下来,可马虎地想了想,胡乱答了一会儿,便交卷了。

出了考场,可心立刻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小李的单间。站在小李家门口,会很紧张,觉得很渴。她摸了摸胸口,深深地吸了口气,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很不容易平静下来一些,可以听到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房间里谈论的声音。

可以用颤抖的手按门铃。不能说一句话,也不能说什么话,只是一味地按门铃。她越来越确定小李的房间里住的人就是玉菲,她似乎已经闻到了玉菲的味道。

小李小心翼翼地把门打开一条缝,可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这么大的力气,一把推开了门。

>进到眼睛里可真是脑子里闪过无数次的画面:玉飞还没有完全躺在小李的床上,而小李却穿着透明的衣服

性感的睡衣。

能感觉到一个黑影,身不由己地退了两步,刚靠在门上,身子就往门上倒。

可心醒来后,一直躺在医院的观察室里,玉菲一脸愧疚地坐在她的床边。看到玉飞,听不下去的眼泪直往下掉。>从医院回家,玉菲帮可心,可心却很坚决的拒绝了,艰难的走回家,把自己锁在卧室里。

可心知道之后,打了丈夫和小李好一天,小李告诉玉菲自己怀孕了,是玉菲的孩子,决心要生下这个孩子,她一直在催促玉菲跟可心摊牌。

玉菲很担心这件事,没想到已经找到了那扇门。

精神病学家的话说

心里慌乱没有心情,还去看了心理医生。“我先问你两个问题。第一,你认为没有他你会更好吗?”可以毫不犹豫地摇头。

“第二,你想和他分手吗?”能想到的,还是摇头。

“那就容易了。你有两个问题:第一,你能原谅他欺骗你吗?第二,他是否会离开你。”

“我相信你会原谅他的。因为你有一颗善良的心,你珍惜你的家庭,你爱你的孩子,最重要的是,你非常爱他们。这个时候,你一定要把握好,如果把握得太多就等于把自己推到了别人的怀里。你必须原谅他,否则你会失去他的。”

撞见丈夫与闺中好友私情

“你是个好妻子。在深圳,他很幸运有一个像你一样温柔贤惠的妻子。他知道得太多,不会不知道的。婚姻久了,总会有平淡,他只是暂时的失落。也许他现在后悔了。”

一个字母

>第二天上班,可心一个人在空荡荡的资料室里呆了一会,决定照心理医生说的去做。

她找到一堆信纸,给玉飞写信。想了一会儿,哭了一会儿,然后写了一段话,我觉得一上午都没有过去,全是五张信纸。

中午,可以把信寄给玉飞。在信中,可心表示自己不会太在意自己与小李的恋情。

“你过去、现在、将来、将来都是我惟一的爱人。”

>回到家的当天,玉菲只能说一句话:“给我时间,我会处理的。”

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可心隐约感到,余飞对如何处理这件事已经没有办法了,他每天都被小李撞见。

100000元“补偿”

也许我没有想得那么理智,而表现得那么坚强,于飞有些变心了。他说有能力维持这个家庭,即使小李下定决心要生下这个孩子,也不会抛弃和娶她。

以后可以知道,当范yu告诉小李的决定,小李不得不生孩子于范单位强迫,谁知道范于不吃她这一套,他说:“如果我的孩子出生,我可以,但是你和我都不怎么敢惹。”现在小李别无选择。

原来,小李根本就没有怀孕,她是想让玉菲早点怀孕。为此,小李提出,要一笔钱来不过这件事,十万青年赔钱。虽然玉飞认为小李是个骗子,但他还是同意了小李的要求。

在回家的路上,余飞的思绪特别混乱。他不知道怎么跟可心说。他不知道现在要拿出这么一大笔钱,能同意吗?想想看,余飞还是酌情给可心写封信,然后再去单位。他不敢面对安慰。(文本/熊荣)

撞见丈夫与闺中好友私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