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里干上了 一看下面 就湿的文章

澜溪公馆,主卧室内。

倾欢睡的昏沉,再次醒来却已经快十一点了。

她怎么睡了这么久?

她觉得整个人舒坦了一些后,有些吃力的撑起了身子,掀开被子,她穿上拖鞋就朝着楼上走去。

其他佣人回家的回家,休息的休息,唯独小伞和笑笑两人还在餐厅待命,因为她们不知道她们少夫人究竟何时会醒,二爷离开前吩咐过她们要好好照顾少夫人。

“少夫人。”笑笑率先看到下楼的倾欢,她立即快步走上前,小伞紧跟着笑笑的步伐。

“他人呢?”倾欢没有瞧见霍克。

“二爷有事出去了。”笑笑出声回答。

倾欢一愣,晚上出去了?

“什么时候出去的啊?在我睡着的时候吗?”

“嗯,少夫人那个时候还睡着,大约七点半左右。”

“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还没回来吗……对了,他出去前吃饭了吗?”

笑笑和小伞对望了一眼,而后摇了摇头,“出去前,二爷一直在房间里陪着少夫人,没有出来……想必是没有吃晚餐。”

“……”倾欢皱了皱秀气的眉,“就算有急事要处理,也不能不吃晚餐。”

“少夫人,二爷离开前吩咐过我们,少夫人醒来就要让少夫人吃些东西,然后隔半小时吃药!我们准备了小米粥,配上一些酱菜,少夫人多少吃一点,这烧刚退,是最需要吃东西的时候。”

地铁里干上了

“我吃不下,我想等他回来。”

烧刚退,倾欢根本就没什么胃口,再加上霍克到现在也不回来,出去办事前也不吃饭,倾欢更是没什么胃口了。

“少夫人,你不吃可不行啊,你不吃的话,二爷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还会怪罪我们,少夫人,你人这么好,就帮帮我们好不好?”笑笑和小伞可怜兮兮的看着倾欢。

倾欢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了,她望着她们两人,朝着她们点了点头。

小伞和笑笑朝着倾欢乐呵呵的笑了起来,“马上去准备!”她们两人立即朝着厨房走去。

倾欢坐入了餐厅的座位内,紧张兮兮的望着正门口的方向。

“阿嚏……”她还是觉得有些冷,她伸手搓了搓身子,看来大病初愈真的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少夫人,粥和酱菜,吃完隔半个小时要吃药,我把药放在这里。”

“谢谢。”

“少夫人你太客气啦,不用谢。”笑笑立即摆摆手示意,“少夫人,你要是有什么事情马上喊我们,我和小伞马上到。”

“嗯。”倾欢点点头,拿起汤匙舀了一口,她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根本吃不下几口。

忽然,一束灯光透过落地窗折射进来,倾欢迅速朝着落地窗的方向望去,汤勺瞬间就掉在了餐桌上,倾欢立即朝着别墅门口的方向跑去。

她穿着拖鞋急急忙忙跑出了别墅大门,霍克刚一下车,就注意到飞奔的倾欢。

倾欢直接飞奔到霍克的面前,下一秒就扑入了霍克的怀抱之中……

“这么想我?刚看到我就扑进来了?”

“想啊,一秒钟不见你就想你了啊。”倾欢说这话也完全不害臊,她伸手主动勾住了霍克的脖颈。

霍克伸手搂抱住她纤细的腰肢,随后抱着倾欢就朝着别墅内走去。

“外面冷,以后不要动不动就跑出来。”

她现在穿的单薄,高烧又刚退,根本不能吹冷风。

“看到你是一定要跑出来的。”

“用这种方式来迎接我?”霍克嘴角浮现出了笑容。

“嗯。”倾欢点头。

霍克抱着倾欢直接进入餐厅,看着没动几口的晚餐,他蹙了蹙眉,“怎么不吃?”

“吃不下,对了,你是不是还没有吃晚餐啊?你怎么不吃饭就出去办事了啊,很伤胃的。”倾欢朝着霍克笑了起来,而后说道,“我给你做蛋炒饭好不好?”

“不好。”霍克眉头一蹙,直接拒绝。

倾欢有些委屈的撅了撅嘴。

“等你身体好了再说。”霍克伸手揉了揉倾欢的秀发,而后让人盛了一碗粥,陪着倾欢一起吃着淡然无味的小米粥。

倾欢低头偷偷的笑了。

“笑什么?”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霍克全然都捕捉到了。

“真的是太委屈二爷了,居然陪着我一起喝粥。”

就湿的文章

“少得了便宜还卖乖。”

他不吃其他的东西,是因为她不能吃,一旦他吃了,她肯定就会馋,毕竟现在的她只适合喝小米粥。

倾欢俏皮的吐了吐小舌头,朝着霍克又甜甜的笑了。

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今晚的小米粥都变得特别好喝了。

倾欢一个人吃了一碗,“我吃完了。”

霍克轻笑,拿着餐巾纸就擦了擦她的嘴角,“还像小孩一样?”

“霍二爷在不久之前还找了个儿童专家给我看病呢,你说我是不是小孩?”

“看来你是病好了,吃饱了是么?现在上去睡觉。”

“啊……腿软!”倾欢站起身的时候,就无力的再次跌入了座位之中。

霍克看着倾欢俏皮的模样,直接从座位内起身,伸手就捏住了她的下颚,力道很轻。

“你的演技只有这些?”

“不管不管,在你面前没有演技,只有小女生的娇气,所以……霍二爷抱我上去?我很轻的,我九十斤都不到!”

霍克蹙眉,一把就将倾欢揽入怀里,“这次病好之后,一个月内要长十斤肉,知道么?”

“啊?十斤?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很为难?”

“嗯。”倾欢点点头,她真的很少长肉。

“那就二十斤,嗯,一百一十斤左右差不多,抱着也有点肉感。”

“一百一十斤?那我再演艺圈更加混不下去了,连替身的角色都拿不到了!”

“替身?”霍克冷笑。

“啊……我……”倾欢立即顾左右而言他。

“你什么时候当替身了?”霍克根本就是明知故问。

“就,就之前,很早之前当过替身。”倾欢说话的时候一颗心快跳到嗓子眼了。

“之前么?”霍克望着倾欢,随后伸手直接抚上了她的心口位置,感受到她的心跳加速,他冷不丁的一笑。

没等倾欢开口,霍克低沉的嗓音再次响起,“我联系你的经纪人问问。”

“别!”倾欢立即拽住了霍克,“我招我招我都招。”霍克一联系范欣,那范欣绝对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而且他们隐婚的事情也会被范欣知晓。

他眸光一凛,有些严厉,“说。”

“今天下午,我去当了替身。”倾欢咬紧下唇,望着面前的霍克。

他一把抱起倾欢,直接朝着楼上走去,出声警告着:“没有下次。”

“我这样还不都是你害的啊……”倾欢小声嘟囔着。

“你说什么?”霍克怎么可能没听见?

倾欢立即笑着摇头,那双美眸笑的弯弯的,“我什么都没说,好好好没有下次,没有下次,我保证没有下次。”

“沈倾欢。”

“啊?二爷有什么吩咐?”倾欢朝着霍克笑着,那甜甜的样子真是暖到人心里去。

霍克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神情严肃,“以后除了我,谁都不能欺负你。”

一看下面

至于那个放出他讨厌倾欢消息的人实在是很难追寻了,毕竟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这消息太散了,一时之间想要查出来是谁放出的消息,是非常困难的,毕竟现在是21世纪,是信息时代。

但从今往后,谁都不能欺负她,一根手指头都不可以!

这一晚,倾欢在霍克怀里睡去,可是到了后半夜,她的高烧开始反复。

霍克在感觉到怀里的小女人温度过高之后,他立即惊醒,而后迅速开始照看着倾欢。

倾欢烧的有些懵了,一直昏昏沉沉的,而霍克整晚都照顾着她,彻夜未眠。

一直到了天明,倾欢的烧才再次褪去。

她这样反复高烧,让霍克的眉头始终紧蹙着。

隔天,倾欢是在一阵手机和弦铃声中醒了过来,她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也许是发烧的缘故,整个人还是没有力气,软绵绵的。

倾欢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喂?”

“倾欢,你知不知道《一梦忆唐朝》剧组彻底大换血了?”

“什么大换血?”倾欢有些懵懵的,听着范欣激动的话语声从手机那头传来,她一时半会也想不明白范欣的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换人了啊!周曦的角色彻底换人了!李媚儿的角色也岌岌可危,李媚儿一直在争取!”

“什么?换人?可是不是已经拍了三分之一了吗?”倾欢不解的出声问道,拍了三分之一换人?这实在是太奇怪了吧!

范欣迅速回答,解答着倾欢的疑问,“听说这次又有一个神秘的投资方投资了一个亿!但是要求是换掉周曦,因为投资方觉得周曦并不适合苏烟这个角色。”

“可是周曦是现下最红的女明星了吧,热搜指数连续好几个月蝉联第一了。”

范欣应声:“是啊,但投资方要求换掉周曦,这简直就是个重磅炸弹,现在网上新闻已经闹开了!”

“嗯,我知道了。”倾欢虽然觉得有些困惑、有些惊讶,但这件事情到底和她没什么关系。

“倾欢,你就这么淡定啊?”范欣有些困惑的声音从手机那头响起。

倾欢应声回答:“范范姐,这件事情和我无关啊……”

“有关系啊!”范欣的声音直接炸开了,“当然有关系啊!”

“有关系吗?我只是演了个替身而已,难道那场替身戏也要重拍吗?反正也无所谓,钱我已经拿到了,而且我也顺利完成了任务,重拍不重拍的事情也和我无关啦。”

“不是啊,倾欢!我听小道消息说,投资方指名道姓的要你出演女一号苏烟。”

“什么?我?”倾欢一愣,现在的她根本已经淡出公众视野了,可以说是完全十八线的小明星了,再加上沈家破产,看她笑话的人远比关注她的人要多得多了,可是居然会有投资方要让她出演女一号?这也太奇怪了吧?

就湿的文章

“对啊!虽然是小道消息,但是可信度很高啊,我相信等下我就会收到关于邀请你出演女一号的邀约了,我……”就在此时,原本兴冲冲说着的范欣话语声突然就夏然而止。

倾欢微愣,对于突然没声的范欣,感到有些奇怪。

“范范姐?”凝欢出声喊着范欣的名字。

约莫过了五六秒之后,手机那头顿时发出了一阵尖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范欣激动的尖叫声在手机那头响起。

倾欢被吓得险些震破了耳膜,她立即将手机拿远了一些,等到那尖叫声停止之后,倾欢再次出声道:“范范姐,你怎么了?中彩票了啊?高兴成这样?”

“不是啊,这比我中彩票还要高兴啊!”范欣这样的金牌经纪人一向都是特别市侩的,手下一旦有可以红的女艺人,范欣就会全心全意的付出,她是个很好的经纪人,但绝对不是一个很好的朋友。

随后,范欣的声音再次响起:“倾欢,你知道吗!实在是太让人兴奋了!我收到邀请你出演女一号的邀约了!”

“什么?”

倾欢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快,前一秒范欣还在和她说着小道消息,后一秒就收到了出演女一号的邀约?

范欣激动地再次说道:“这是真的,我已经收到邀约函了!对方恳切的希望你可以出演,而且导演想和你面谈,让你看看剧本并且保证你一定会喜欢的!最主要的是,人家爽快的直接写上价格了!单集开价三十万呢!这对于再次跃入荧屏的你而言,是非常可观的价格了!而且是90集的宫廷大戏啊!是90集啊!”

“……”倾欢怔愣不已,九十集……单集开价三十万,这一趟下来,这一部戏下来她还清霍克一些钱了。

倾欢这下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一切来的是不是太突然了?

难道好运真的敲响了她的大门吗?

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真的有吗?就算掉馅饼,那馅饼就这么准确无误的砸在了她的头上?这不太可能吧?就算砸在她的头上,也应该砸晕或者是砸懵吧?

地铁里干上了 一看下面 就湿的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