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上户口我和丈母娘结了婚

老实说,无知是愚蠢的,愚蠢是容易愚蠢的,农村人是大胆的,什么伤害都能想到,什么尴尬都能做到。当年婆婆为了能从信用社借到3万元,被逼之下我居然和她结婚了。

现在想给儿子在门上,然后是妻子的户口,不能容易做到,我必须首先与婆婆,儿媳结婚,然后,这事要做的就是要把我死。

警察局,民政局,计划生育委员会,村委会、乡镇政府会议跑了半年,证书的信,介绍了很多,幸运的是没有承担法律责任,和认识我的人笑死,也成为当地的大爆炸新闻,有时候真后悔一开始,但认为它是无助。

我和妻子结婚的时候,她18岁,我20岁。那一年结婚真早了些,可不行,她要嫁给我,然后她挺着大肚子,不婚不行。眼看孩子就要出生了,我们两家人都在着急地商量婚礼的事。村子里有许多人嘲笑我们。

20天后,我的妻子生了一个又大又胖的男孩。我的父母非常高兴,尤其是我的父亲。我的父母在他们只有40岁的时候就有了一个孙子,所以当我去那里的时候我很高兴。在那之前,我很高兴因为彩礼。虽然我还是一个大男孩,但当我看到这个小家伙出生时,我感到同样的兴奋和幸福。

我的妻子和她的家人都是陌生人。他们搬到我们村已经7年多了。她的小姨嫁的是我们村的会计,靠这种关系把搬家的事情都做下来,否则别想,我们的地方属于开发区,移民是很难做的。他的妻子是最大的,他有一个比她小两岁的弟弟。他学习不好,后来他甚至去了村里的工厂工作。

为上户口我和丈母娘结了婚

我的岳母和我的父母年龄差不多,她是一个人住,老公公死得早,我肯定没见过,我听妻子说八岁爸爸走了,出车祸了。我岳母因两个孩子的成长而守寡多年。这种困境对一个女人来说并不容易。幸运的是,她所付的钱只能勉强维持生活。

她担心她的儿子太大了,娶不了老婆,生不了孩子的办法就在这里定居下来,听着老家在一个贫穷的山区沟里,交通不方便。

婆婆虽然长瘦了,但从不暧昧,能吃苦,能说,还更精明。他们来了之后,就没钱盖房子了。即使村里有现成的商业建筑,如果你没有钱,也不要去想它。

会计们有钱,住在村委会建的小别墅里。老院子里有五所老瓦房,已经很多年没人住了。村里近期没有开发该地区的计划,所以一直闲置着,只是为了响应岳母家的迫切需要。

在村里呆了一年之后,她的家人和很多人都熟悉了,包括我的妻子。虽然我们村是在当地著名的村庄,开发区,但人性是善良的,没有人敢欺骗生活。起初,我婆婆在村里扫大街,每月还400元。

后来,她觉得旧房子更空了,全家人可以住在一个房间里,所以她和姐姐商量去喂鸡。一开始,虽然家里有几十只鸡,但他们卖鸡和鸡蛋赚的钱比干活还多。

在第三年,我和我的妻子发生了同样的事情。我们结婚了,生了个孩子。她很漂亮,我们在工厂工作很熟悉,都只是初中生,还是大傻瓜。虽然我们结婚了,但是不能办理结婚登记,因为不符合法定结婚年龄,还得等2年,更大的问题是妻子已经长期没有户口了。

户口转移只是她娘一个人,包括姐夫也没有,姐弟两人这些年黑门,真不知道怎么办。家的户口薄,婆婆是户主,表示寡居……

在那些年里,这个家庭专注于挣更多的钱和攒够钱买房子。弟媳也不错,不坏,不懒,虽然是大男孩,付的工资从不乱花,主动交上。卖鸡蛋让婆婆尝到了好处,她想扩大规模,打算在院子后面的空地上建一个小房子多养点,还决定买个自动设备,七千万或八千万不要算了。

虽然这几年她存了一些钱,但她还是希望我的彩礼能超过一万元,也就是三四十万元。我家的零用钱不多,我刚为家里挣了钱,婚后不久爸爸买了房子,把我们赶了出去,有姐姐要上大学,哥哥要娶老婆。

她想出了贷款的主意,几年前国家批准支持农业。说贷款也挺方便的,不过手续得全,最重要的证件是身份证、结婚证。她有结婚证,但是没有这对夫妇的同意她不能结婚,这就是她陷入困境的原因。

我说,活人还会让尿憋死,办结婚证不成?给谁?很难想象。那一年我也才22岁,以为自己的事不说就成,这以后又用身份证和户口糊里糊涂纠缠婆婆结婚。老婆急着帮家里也说了这主意行了,婆婆急着用钱这不是在说不是,没有办法,最后还是听我的。

为上户口我和丈母娘结了婚

我从来不敢告诉我的父母,我也不认为这是一回事,但我能做什么呢?钱这东西是硬头货,向别人借几千就用不了,再说在信用社里又没关系贷款不出来,还能有什么好办法,这样就有了。一切顺利,三天后我们拿到了钱。但是当我们拍照的时候,处理照片的人都很不舒服地看着我们。我想他们很惊讶。

事情到现在,当孩子上户口的时候,才知道给妈妈办户口有多难。

婆婆终于挣到钱了,前一年的贷款也上了,她还是一个人住,我和妻子也动员她找个伴儿,她说孩子不结婚,我能找到那个老头吗?她说,直到她买了房子,她的姐夫结婚了,她才会考虑她的个人问题,然后她才会像短命的鬼一样活着。

这些年来和婆婆结婚的事情一直都保守着一个秘密,可经过这次暴风雨后,门上的所有人都知道了,说都是空前的丑,知道真相后也有很多人开始明白了。

虽然我知道有些时候非理性的不道德,最终可以帮助婆婆,至少在她的心里还是一个女婿,在妻子的眼里还是一个好男人。别人拿它开玩笑,侮辱我,拿它来取笑我,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有一天活得红红火火,多久能说长道短,无非是八婆口中的一阵风,一个屁。

当然,通过这节课的总结,我将来一定要做一个守法的好公民。有时想想今天的生活,如果不那么傻,婆婆家会是什么样?

为上户口我和丈母娘结了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