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丈夫和热烈情人间徘徊

沉溺于婚外情

我大学毕业后的那一年,我被分配到一所职业高中。学校联系了省内一所著名大学的年轻教授做讲座,由我负责接待。后来,我爱上了这个来自南京的男人,他是洪,但是他当时已经订婚了,所以我们不能在一起。

宏不久就离开了,而时间渐渐将这份爱埋在了心灵的深处。我搬了家,结了婚,有了孩子。我认为从现在起将与他人相同的生命,关心宏观,但怎么也抹不去,我发现一切宏观消息,走在街上总是期待他的出现,尤其是当爱情是必需品酱醋花太平淡,小姐与宏天我花了,记忆模糊的琐事上,只留下了一个纯粹的感觉,每一个微笑,每一个眼神,也许不是原创的,但是现在要做的是爱的言语。有一段时间,我几乎每晚都梦见他。他总是在我期待他的时候出现,但他的眼睛里总是带着愤恨。有一次,我甚至梦见马宏在我肩上哭泣。

经过十年的生活,我去南京参加一个学术会议。没想到,在会议上,我又见到了洪。在有限的时间里,他告诉我,他一直试图与我取得联系,直到他听说我结婚了。这次的重逢是一根导火索,点燃了隐藏在心中10年的爱情炸弹。

回到家,我一上班就接到阿宽的电话。我想,如果他不给我打电话,我就打给他。我们带着一种混杂着内疚和喜悦的心情来到一起,背负着道德上的包袱。有些话,不用说我懂,有了他,我只能生活在“黑暗”中,等待他闲暇时的宠爱。但我真的很快乐,爱总是让人快乐的,他的爱和对我的纵容,让我整天沉浸在快乐中,做一个负责任的只有快乐的小女人。生活的两边都是很刺激的,我想除去爱情的因素,也许很多人都愿意冒着风险踏入爱情的土地,就是对这种强烈的刺激不能忘怀。然而,这种幸福是很短暂的,彼此都有一个家庭,不可能经常见面,所以我们更要通过电话,网络来传播爱。

我在丈夫和热烈情人间徘徊

我很快就上瘾了。在工作的时候,我会对自己微笑,独自在电话里说着甜言蜜语,这种爱对双方来说一定是合适的机会,所以我减少了活动,经常等着他。因为我们的感情没有暴露在阳光下,我们每一次接触都很小心。我和朋友们的联系越来越少,我担心我会冲动地说出这些话。但是有时候,我真的很想说话,但是我找不到任何可以说话的人。世界上最无奈的事,就是在想说却找不到一双耳朵听。

普通的婚姻

我和我丈夫结婚8年了。他也是一个好丈夫。他对我和我们的孩子很好。但是他再也不能给我爱的激情了,我们已经从爱变成了伙伴,从爱变成了家人,也许这段关系更牢固,更持久。

想起那一年,我和老公相爱的甜蜜,现实的生活把我们从天庭夫妻变成了柴米夫妻,从激情变成了平淡。我还记得我们恋爱的时候,他出差了几个月。我们被相思病折磨得要死,他差点放弃工作来看我。为了解决彼此的相思之痛,我们几天写了一封情书,每封信都是几页,我对那句“世上何谓爱情,让人生死相许。”

我说我想用土布装饰我的新家。那时候,在买车之前,我丈夫早上起得那么早,以至于他没有时间吃东西。相反,他坐上一辆马车离开了。我拿起那块布,眼里闪烁着泪花,更坚定了我“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决心。

孩子的出生让年轻的我们措手不及,婆媳之间的摩擦更让丈夫左右为难。我们过去的激情,就像涨潮,一点一点退去……我的心在那个小男孩身上,他的心思在他的工作上。我们各自处理自己的事情,但很和睦。孩子一天天长大了,我渐渐放松了,婆婆也回家了,我想我们可以像以前一样相爱了。但令我惊讶的是,我们变得疏远了。晚上,我们沉默的像两堵墙,没有品味的看电视,我们从过去的不说话不说话,变成了不说话不说话。虽然两人之间“互相尊重”,但传达的却是无法掩饰的冷漠。

我做了很多努力,但这并没有改变我们夫妻的正常生活。我丈夫把我当宠物看待。他对我的爱是让我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但过于平淡的生活和枯燥的生活携手并进。

我不想情绪化,但我无法抗拒激情的诱惑。我知道我不应该,但有时候肉体和灵魂似乎并不合二为一。灵魂脱轨了,肉体要保留,有什么意义?

冷静后的激情

爱情越热烈,感情就越退潮,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事情总是有开始,也总会有结束。在一场感情戏之后,阿宽和我面临着未来的问题。

我们就像温室里的蔬菜不能看到自然的阳光,也不能呼吸到健康的空气。从这种地下情绪中,我得到了快乐,但也有兴奋、内疚、无尽的疲惫和触摸自己的痛苦。我以为我找到了理想的生活。从我丈夫那里,我享受到了婚姻的名望和安全感。从我的爱人那里,我得到了激情和浪漫。然而,随着激情从峰顶到谷底,我发现安全受到了极大的威胁。没有安全感,激情和浪漫就不像以前那样吸引我了。

我在丈夫和热烈情人间徘徊

在这种状态下,我没有心思去工作,虽然没有犯大错误,但我担心这迟早会到来;我没有心情打扫屋子,家里的角落里悄悄布满了灰尘;我没有足够的精力去照顾我的孩子,他在幼儿园的表现一直很差,但作为一个母亲,我关注的是一个与我的孩子毫无关系的人。

当我和阿宽约会的时候,我很少提到他的妻子,一个让我羡慕嫉妒恨的女人,她有我想要的男人在外面,而我在一个灰色的角落里等待他的爱。同样,他也从来没有提过我的家庭。我常常偷偷溜进他女儿的学校,看看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是什么样子,从那以后,我就经常做恶梦。他的妻子看上去温柔可亲,他的女儿美丽聪明。在我自己的女儿面前,她孩子们清澈的眼睛总是让我心痛得无法控制自己。

我知道不透水的墙是不存在的,如果我继续下去,我会毁了我自己和两个正常的家庭,但我不能放弃。分手的决心也曾做过无数次,但所有的话总能听到他温柔的声音消散。有时候,我会骂自己软弱,但在现实面前,一切似乎都那么软弱。我经常觉得很累,但不是身体累,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累,一种驱赶不去的悲伤。

我恨我自己,我恨我自己分享了别人的丈夫,我恨我自己不能解脱自己。一天一天,离开他的想法越来越强烈,但它一次又一次地被推翻。虽然我感到痛苦,但是,谁能责怪这?怪自己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苦笑,我真的宁愿自己是一个农村的村庄,几大角色,有一个婴儿,日出,是否吸烟时蜷缩在门边看孩子不上学,带一个小袋最后释放陆袖臂男人在家工作,当时的麻烦可能是田间的庄稼,或丈夫孩子的衣服应该获得和修补…但我不是。

有时候,望着窗外的日子,会默默的流泪,每天认真的生活,幸福的我已经变成了一个梦,只是偶尔来到我的心里,更多的是懊悔和寂寞的心。

城市的天空灰蒙蒙的,我的生活中没有一丝阳光。这样的一天,不知过了多久。

编者推荐:最好的嫂子奚落富商嫂子的那些事情50万真考小蜜

我在丈夫和热烈情人间徘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