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一生祭奠我的悲情初恋

应聘者:伊敏

采访时间:2004年8月

地点:一个管弦乐队

面试官:陈红光

我们用二胡作暗语

我从未想到初恋会影响我的一生。

她是我读艺术学校时的小妹妹,姓叶,同学们叫她叶。我也叫她叶子,但我叫叶子的感觉和别人一定不一样,因为在我心里她是一种神圣的爱,永远是绿色的。

我必须去艺术学校。北京第一中学根据我的成绩,中学应该已经被一所著名的大学成功录取了。但对我母亲来说,靠临时工作的微薄收入来养活我是太困难了。在1964年,我放弃了我的母校no。4初中,被高中录取,放弃了成为核物理学家的远大理想。凭借我的二胡特长,我被这所艺术中专录取了。知道了叶子,也许是命运给了我一个回报。

艺校的主科是戏曲,我在音乐科学二胡,叶子在表演科修京剧,我们本没有什么缘分。然而,至今我都回忆不清楚,到底在什么场合我俩熟悉起来的。总之,入校不久,她就出现在我的身边。也许是因为我文化课的功底好,叶子从小学戏文化底子差,总是找我问功课;也许是我生活太懒散,衣裳、被子都不会洗,热心的叶子总是帮我洗衣服。反正没几个月我俩便无话不谈了。以前,我对戏曲知之甚少,从叶子那里我才第一次知道了《长生殿》、《柳荫记》、《西厢记》这批名剧的剧情;而我给叶子讲述《苔丝》、《基督山伯爵》、《红字》等外国名著时,也常让叶子听得如醉如痴。那一段日子,太纯真了,太令人留恋了。我俩常来常往,没有顾忌,她叫我民哥。我们之间没有任何超出师兄妹的丝毫念头。

我用一生祭奠我的悲情初恋

人生的幸福与不幸总是无法预测的。

1965年深秋的一天,叶子突然约我去陶然亭公园见面。那时,我也在想,在学校不能说什么,一定要去公园吗?

那一夜,秋风萧瑟,陶凉亭处处落叶。果然,我来到石桥北门,却突然惊讶地看到栏杆上的叶子在抽泣。我问了她几个问题,但她没有抬头,这让我很紧张。这时,她突然仰起了脸,用泪汪汪的眼睛望着我,声音嘶哑地问:“哥哥,别瞒着我,你家里人是什么?”

我愣了。当时,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

我从小就没见过我父亲。我听母亲说,他是国民党军队的高级军医。解放后作为“历史反革命”一直在监狱里,而不是在北京。所以我把真相告诉了叶子。

原来,艺校是发展团员,叶是工人家庭,根红苗是,专业条件好,是组织培训的对象。然而,我成了她入团的障碍。年级政治指导员告诉她,如果她想入团,就必须先与我划清界限,我是“反动家庭”出身。

在那之后,我们结束了所有的公共关系,在人们面前假装是陌生人,但在我们的心里,我们真的爱上了她。音乐成了我们的代号。我写了几首二胡短歌,包括“祝你考试顺利”、“今晚老地方见”、“出门有急事”等等。有事的时候,我在宿舍走廊里拉了两次,住在二楼的叶子立刻清醒了。谁会想到我,现在作为一个作曲家,会第一次为我的初恋写歌。1966年8月7日,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那天,政治顾问突然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那里站着两名警察。警察说:“依敏,你母亲反抗红卫兵时受了伤。”我像被闪电击中一般,浑身发抖,疯了似的冲出办公室,回到宿舍拿着二胡疯了似的吹了两支“急救”曲子,然后跑回了自己家。我们的小房子一片狼藉,母亲躺在床上,伤痕累累,上气不接下气。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门外一个人影,哭着,冲到妈妈的床边。但是叶子来了。不知是什么神奇的力量驱使着树叶,哭泣着让垂死的母亲睁开了眼睛。老人挣扎着说不出话来,但他从怀里掏出一只银手镯,戴在叶子的手腕上。母亲看了那片叶子一会儿,咕噜着吞了下去。叶子伤心地叫道:“妈妈!”

我们都跪在我母亲的床边。两人都是18岁。

她听说我还活着就晕了过去

我们1967年毕业。关于我和叶子的关系被隐藏得很好,没有影响到她的毕业作业。她被一个军事艺术团选中,成为了一名解放军战士。我的分布比较离奇,据说是为了找出我的“反动父母”原来在山西老家,我被分配到偏远山区的山西县城文化区,群众文化工作。离别那天,我们相约来到陶然亭,湖边坐了许久,却相对沉默。事实上,我们之间的距离离未来还很远。叶子连连只是一句话:“我等你。”从现在开始,在一个告别的地平线上。

我用一生祭奠我的悲情初恋

在山西的头几个月里,我还能和叶子交流,但事情变得更糟了。在一些小地方,我成了批评的焦点。有一段时间,我绝望地与死神搏斗,但没有成功。然后他让我负责一个当地的制作团队。当我有一点空闲的时候,我又给叶子写了一封信,但是信上写着“地址错了”。几年后,我有机会回到北京,却听到了叶子结婚的消息。

同学告诉我,我去山西不到半年,便传出“易敏恐罪自杀”的消息。叶子哭了几天,问起我的消息,结果还是说我“犯了自杀罪”。

她等了我三年,她所在部队的一个连长追了她三年。最后,他被说服与连长结婚。当我还活着并再次出现在北京时,一个同学告诉了她这个消息,她当时晕了过去,醒来后只说了一句:“我的生活很苦。”

在老同学的安排下,我第一次见到了叶子,哭了起来。我让她离了婚跟我走。叶子对我说:“闵哥哥,我不能让你再犯破坏军婚的罪了。我的心永远属于你,你要知道。”

静悄悄地恢复通信,但真相被现实所阻挡。1978年,我凭借自己的勤奋考入了上海音乐学院作文系,叶子也随丈夫回到了东北老家。她写道,她被安排在县蔬菜公司卖蔬菜。

在大学四年里,我几乎每个月都会收到来自中国东北一个小县城的包裹或汇款单。我无法阻止它。叶子在信中说:“你没有亲戚。如果我是你的妹妹,我将为你提供完成学业的机会,并在音乐界展示你的才华。”

后来我听说,其实,叶回东北后,风和太阳卖菜,已经没有当演员时的漂亮脸蛋了。毕业后,我回到北京,加入了乐队。想起她为我做的一切,我躲在宿舍里让泪水流淌

十几年的相思病哇,可是我已经没有什么回报了。

她把母亲在她死前送给她的手镯送了回去

1988年初春,我创作的第一部以二胡独奏为主旋律的民乐组曲《春之思》公演。演出前,我便兴奋地写信告诉叶子:“这可能是我毕生最值得纪念的作品。”

演出那天,我把所有的感情都倾注在琴弦上,管弦乐队的同事们也深受感动。演出的气氛很好,每一个动作都受到观众的热烈掌声。但在第二乐章中,观众席里出现了一阵骚动,不一会儿就结束了。休息时,一位同事告诉我,一位观众晕倒了,被抬出了剧院。

演出结束时,我的一位艺术学校的老同学急忙跑到后台找我。第一个劈开:“易敏,刚才叶在戏院晕倒了,你赶快跟我去看她!”我立刻兴奋起来,抓住老同学的手,喊道:“她来北京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老同学回答说:“叶子让你躲起来,怕影响你出道。”她住在珠海的一家小旅馆里。”

当我终于再次看到树叶时,我感觉就像一个永恒。叶子躺在一家小旅馆的床上,看上去很憔悴。看到我进来,她挣扎着坐了起来,兴奋地说:“敏哥,我明白了。你的音乐有‘祝你考试顺利’和‘今晚老地方见’……”我也感慨地说:“是的,落叶,这是为你写的作品,是青春的见证。”

我用一生祭奠我的悲情初恋

在场的几个老同学都知道,大家都哭了。那天晚上,我们这群老同学在小旅馆里彻夜未眠,追忆过去,畅谈未来。他们指着我和叶子说:“你们有什么可期待的。”第二天,叶子坚持要回东北,说家人不能离开她,我们在一起很久了。

分手半年后,我收到了一个来自东北的小包裹。我打开一看,原来是我母亲生前送给叶子的银手镯。

我赶紧给叶子写信,问她为什么把手镯寄回来。

刚刚发来的消息,叶子已经死了,死于癌症。

杨毅谈感情

灰色背景下的美丽爱情

这是一场爱情悲剧。造成这场悲剧的原因是众所周知的,我相信肯定不止一个这样的故事。但我们选择这样一个古老的爱情故事,不是为了追求新奇,而是为了引起读者的思考。

读完这个故事后,我的脑子里一直跳动着“悲怆”、“圣洁”、“知己”等美丽的字眼。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在灰色的背景下更能看到它的光辉。我想知道这个故事的女主角是不是一生都在恋爱,直到她英年早逝,但是我想她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一定很幸福,因为她相信他们是相爱的,尽管他们相距遥远。

与之相比,一些现代爱情悲剧让人感到毫无意义和无聊。一些夫妇或情侣在欺骗、谎言和嫉妒中度过他们的一生,我认为这些消极的事情甚至会让人更脆弱。于是,想起了叶子和一鸣,我们似乎在说:放不放好日子可是!

小三,我为了你背叛你的妻子,放弃了我的丈夫

我用一生祭奠我的悲情初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