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血病男子在街灯下狂吻我

一名白血病男子在路灯下亲吻我

最近,小北常常后悔。而且,一旦她后悔了,她就忍不住恨自己。

小北有仇恨。

这在小北是不可想象的。以前,她一直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女孩,但因为丁然,骄傲的丁然,她有了仇恨,并开始后悔。

丁然出现在小北面前,小北和刘柳打成了一团,笑得花儿乱颤,突然抬头一看,发现前面有一个男人,眼睛亮亮的,很帅。小北愣了一愣,然后只是笑了笑。刘刘说:“怎么了?让我把你介绍给我的新朋友丁然。”她指着小北。“这是我们的小贝。”刘刘总是喜欢叫她我们的小北。小北坐着那尴尬地对丁跑说:“你好!”他低下头,脸涨得通红。她觉得自己今天出丑了。她甚至怨恨刘刘,不应该把她拉到这里来,或者不应该和她闹事。一句话,小北的心窝了一团火,生气地坐了下来,留一杯又一杯地喝着红酒。

丁然在她面前坐了下来,却没有看她,他和刘柳说最近看到了飞盘,一直在说。“塞西莉亚·张真是个白痴,”他说。“她的演技太差了,粉丝太多了。”他的声音不大,但很响,让原本要塞西莉亚张的小北也觉得塞西莉亚张似乎有点白痴。

一名白血病男子在路灯下亲吻我

塞西莉亚是刘柳的偶像。

刘刘和他吵架了。最后她说:小北,你来评判。

丁然笑着看着她。“你觉得怎么样?”这是丁然第一次看着她说话。他脸上的骄傲更加直接,迫使小北不看他。

白血病男子在街灯下狂吻我

他是骄傲的。小北。甚至他的微笑。

小北的脸又羞红了。她结结巴巴地说:“我不知道……”

“你为什么不知道?”他自豪地笑了。

小北尴尬得说不出话来,脖子也红了。她突然觉得她不应该坐在这里,她只是他嘲笑的对象,她感到委屈,想哭。幸好这时丁及时跑开,转移了视线,和刘六约好了那些星星。

告别时,小北露出了难能可贵的喜悦,一个人昌昌走在前面。这时,丁冉跟在后面说:“我送你!”没有谈判的余地。

一名白血病男子在路灯下亲吻我

他为什么那样跟我说话?小北生气地想,还是乖乖地让他送。

一路上,丁然一直在问问题。他说,小北为什么你一直不说话?再说你为什么叫小北?为什么不是小南、小东或小西呢?小北说我不知道。他说,你为什么不知道?然后笑,笑,非常迷人。小北有片刻恍惚,跟着,太阳破土而出。

告别时,小北站在丁冉对面,面对面,对视着。就在这么近的地方,她看见他眼里有两个吓坏了的小矮人,正惊恐地看着自己。她有点害怕。

丁然拉着她的手说:你真是个好姑娘。然后他低下头吻了她。

她想把他推开,但不知为什么她的手紧紧地抓住他的领带。就这样,他们在大街上完成了一个又长又乱的吻。

如果丁然能腾出双手,他的相机上就会出现另一个近乎完美的画面:一个男人俯身亲吻一个女孩,女孩翘着脚,头发飞扬,脸上一片茫然。他们身后是一排闪烁着微光的路灯,黑暗、沉默、迷人。

一名白血病男子在路灯下亲吻我

后来,小北才发现,他们是在一家酒吧前结束这一吻的。酒吧的名字很特别:ORANGESTREETBAR。

多么温暖的名字。小北。当她思考的时候,她的心里充满了幸福。

不知为什么,小北最近总是到一个地方不忘。只要她有时间,她就会坐在ORANGESTREETBAR靠窗的座位上,看着街上的车流。

以前,她是很讨厌去酒吧这种地方的,她认为酒吧是豪华、颓废、暧昧、张扬的地方,属于虚荣自恋的女人,而小北喜欢真正的纯洁。喜欢她和丁然的爱情,没有任何附加的、直接的、浓烈的、芬芳的香味。

那是三天的狂喜。他们抚弄,下沉的大木床,喝很强很强的伏特加酒吧的角落里,然后拍照在巷道里充满了苹果花,各种照片,简单,简单,但可以克制,悲伤和困惑,是真实的和纯小北。丁然说,小北,你真好看,真纯洁,像大海一样纯洁。听了这话,丁然卷起照片和相机,头也不回地走开了,留下了骄傲而固执的小北。

一名白血病男子在路灯下亲吻我

丁然没有说他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他一直是个不肯承担责任的人。小北也没有问。她很害怕。她害怕回答后的寒意。

白血病男子在街灯下狂吻我

丁然给了她爱。在她25年孤独的生活中,他给了她一个丰富的激情,纯粹的3天的爱。这就够了。他们只是偶然相遇,偶然相爱,我们还能期待什么?就像一阵风,吹过树梢注定是要缠绵一阵子的,可是风啊,终究还是要离开的。丁然只是她的风。

可是,小北还是哭了。

她是多么不愿意。刚开始,就结束了。她孤独地等了25年,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就像一个盛装打扮的女人,把自己所有的美丽都倾注到派对上,结果却被告知派对取消了。

小北的眼泪像一串串破碎的珍珠,一个接一个地掉了下来。她们每个人都击中了她心中的痛,无声无息,却很深很深的痛。丁然是为了爱她,但丁是为了不属于她,永不属于。

五月里,站在街的尽头,粉红色的桃花在天空中飞舞,像优雅的蝴蝶翅膀。但小北方嗅到了一股衰败、荒凉、绝望和毁灭的气息。

一名白血病男子在路灯下亲吻我

丁然,31岁,1.78米,医生,半年前辞职。摄影展将于明年7月举行。

这就是小北所能捕捉到的一切。他留给她的只是一篇短短的、美丽的三天生活的副标题。

小北把电话留给丁然,24小时开机。无论如何,她想,他应该给她打电话。他爱她。他们彼此相爱。但3个多月过去了,小北独自熬过了炎热的暑假,丁然却没有一点声音,他仿佛是一滴水,悄悄从人间蒸发。

丁然再次出现在小北面前,小北大大吃一惊。这个有点神秘的人总是能制造惊喜。

那天早上,天空很蓝,风在我的耳朵里吹。小北正在街上吃早饭,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她对面,这时传来了她期盼已久的声音:小北,你好吗?

一名白血病男子在路灯下亲吻我

这个傲慢的家伙,倒不是来找她的;他们碰巧又见面了。就好像他们从来没有分开过,他们一直在一起。

小贝愣了5秒钟,尖叫着扔掉了半个牛肉包。她不顾碰撞溅出的红米粥在小方桌周围流动,也不顾身边这么多人的惊讶,她跳了过去,一把抱住他,不停地喃喃自语,丁然,真的是你吗?你怎么来的?我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泪水夺眶而出,他困惑地垂下了脸。

然而,他并没有改变多少。他瘦了一点,但脸色更苍白了。小北问他,你跑来跑去,没有晒黑,怎么却白了?他说,我涂了防晒霜。小北说,有这么好的防晒霜,我怎么不知道?

丁冉安顿下来。

小北还是不敢问他什么时候离开,时间对他们来说是一种痛苦。但这一次丁然说要陪她去死。

去死吗?啊,这个不肯轻易答应她的人,竟然答应了她一辈子!即使是假的,小北也愿意上当受骗。再说,他确实爱她。

白血病男子在街灯下狂吻我

一名白血病男子在路灯下亲吻我

小北的生活一如既往。如果有什么改变,唯一的改变就是现在。他给她带来了另一个丰富多彩的生活。在深深的浅绿中,黄色的气息中,有着凌乱的红色,她是自己美丽的照片中飘飘的精灵,还是妖娆的精灵,还是陌生的精灵,还是忧伤的肠百转。

那年秋天,丁然不停地拍照。小北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着急,好像是在和时间赛跑。你能抓紧时间吗?不过,小北还是耐心地陪他度过了一个漫长的秋天。有时,啪嗒啪嗒,丁然便停了下来,摸着小北海草似的美丽的长长的黑发,反复说着,无限的爱:啊,小北,你这样的女人啊……

当不拍照的时候,他们坐在黑暗的电影院,看别人的故事,自己的眼泪,感动的爱的结束。在这种时候,丁然总是把她抱在怀里,生怕她会突然从他的生活中消失。小北说,我们结婚吧。丁然只是说,小北,我爱你。

总是这样,小北有些累。

生命不止是我爱你。除了爱情,小北也想要一个安全稳定的婚姻。毕竟,她只是这个世界上一个平凡的女人,有着太多的欲望,比如红、白、蓝、黑。

一名白血病男子在路灯下亲吻我

有时候,小北想,自己想笑。女人太贪心了,什么东西都拿在手里。穷时以玉和玉,有这些,而以人为爱;男人给予爱是不够的,婚姻才是。在一步步的过程中,女人一步步走向自己亲手挖下的痛苦深渊。

以前,小北一直认为她与其他女孩不同,她只想爱,除了爱,她不在乎什么。她非常喜欢它,所以她可以不顾一切地把它扔掉。但是小北错了。女人越爱一个男人,她就越想从他那里得到更多。有时候,小北不禁问自己,一纸婚约真的那么重要吗?

问题是,为什么不呢?

她不明白一个能给她爱的男人为什么不给她婚姻。他不能!

冬天来了,雪纷飞,滴落在身上,无声的湿,柔软。

于是,小北喜欢躲在一个温暖的房子里,望着远处扫过的雪峰,闪烁着冷冷的光芒,像一条冻僵的蛇,在城市里游荡。

一名白血病男子在路灯下亲吻我

丁然整个冬天都没有出去拍照。他躲在屋里,偶尔整理一下照片。大多数时候,他面色苍白,疲惫地躺在床上发呆。甚至晚上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也变得越来越像他的脸,虚弱、苍白、无力。小北问,你病了吗?丁然急忙说,啊,没有,我一个冬天就这样了。

小北感到很沮丧。也许丁冉也是。小北。但他们谁也没说什么。小贝不想说。她不知道这会是一个多么残酷的结局。她抓不住,所以默不作声。至于丁冉,她不知道,这个神秘而高傲的人,她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白血病男子在街灯下狂吻我

他们仍然相爱。但是脆弱的爱情如何能抵御日月的侵蚀呢?他们的爱情被更多的东西撕毁了。

春天来了。小贝的坏脾气也像春天的草木一样茂盛。丁然把她藏了起来。这个骄傲的人对小北达到了绝对的宽容,心甘情愿。有时候,想起小北,不禁想哭,为了爱情,这个男人也付出了太多。

它更虚弱了,瘦了,瘦了,苍白了,就像冬天里的一根枯草,随时会枯死。

小北依然顽强地跟丁冉发脾气。她说,叮然,我已经26了,你要我等什么时候?丁然说,快快,一脸忧伤的暮气。

一名白血病男子在路灯下亲吻我

过了很久,小北才明白,丁然给的答案不是她想要的婚姻,他只是在说另一个事实。但她当时一点也不在乎。

“快?!是快?!哪一天?”

突然从她的胳膊后面,“小北,我爱你。”真的!”

听了这么多,小北听腻了。她把他的手推开。“不要用爱来哄我。你不属于我。

木已成舟。

很多事情就像这样,凑巧发生了,却不是要重新开始。后来每每想起那一天,小北后悔不已。她拒绝了一个有爱的男人和她自己的爱。

也许是为了弥补什么,或者是想证明什么,晚上,小北主动向丁然表白。他们从沙发移到地毯,又移到床上。小北一把抓住丁然湿漉漉的头发。她是多么想把这个男人永远握在自己手里。但丁冉却始终不肯让她真正亲近。

一名白血病男子在路灯下亲吻我

肖贝哭了。“丁然,我们怎么会这样呢?”丁然没有回答,只是反复叫着,小北,小北无限的爱和舍不得,到后来却有些感伤的味道。接着,两颗大泪珠顺着小北的脸,冰凉、润滑、苦涩。

小北终于松手了。她说:“丁冉,我们重新开始吧。”丁然把头埋在胸前,像一个孤独无助的孩子,默默哭泣。

她伤害了男人的爱。她伤透了一个男人的心。

正是从那一刻起,小北有了仇恨,并开始后悔。

丁然,还是去吧。他们打架的第二天。他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只留下一大束红玫瑰。这是丁然第一次给她买花。小北弯下身去闻一闻,浓郁的香味,似火的感觉。小北的眼泪掉了下来。然后她看到了桌子上的冷钥匙。

小北抓在手里,跑进厕所,扔进去,然后打开大水阀,冲。在哗哗的水声中,她听到了一个女人低沉、尖锐的哭声,就像冷夜中刺骨的寒风。

一名白血病男子在路灯下亲吻我

在酒精和烟雾的蒸腾作用下,小北宿醉了三天,醒来后,她开始上网,网名叫寂寞。很多人来找她谈话。其中一个叫林煜菲,问她为什么叫这个。她又回去了,唉,闲着就是闲着。他们聊得很开心。后来林煜飞说,我们见面吧。小北没有反对,他们见面了。然后林煜飞说,你做我的女朋友,小北还是不反对,做他的女朋友。牵着手、吃东西、拥抱、亲吻,他们看起来就像街上的情侣,但回到家,丁然给她拍了照,小北还是哭了。

白血病男子在街灯下狂吻我

这是一张20英寸的彩色照片,她穿着一件酒红色的风衣,手放在包里,眼睛看着前方,像星星一样闪烁。她身后是深秋的树林,树叶早已落尽,只有枝头挺立,灰蒙蒙的,阴沉沉的。但后来她很高兴,因为在前面,目之所及,是丁然,他对她说,他听到他们的爱时,走路的沙沙声。然后他们都笑了。

日子照常过。林煜菲终于向她求婚了。她一直在等一个男人答应她结婚。但小北却没有了当初的喜悦和向往。她在心里默默地念着,这为什么不是叮然,为什么?

事实上,林煜飞是个好人,在一家大企业做中层领导,升职在望,人也很老实。最主要的是他能给她爱情和婚姻。可是,小北却不哭。

其实,其实小北一直在等丁然。

一名白血病男子在路灯下亲吻我

最后,那天,小北和林煜菲吃着韩国烤肉,她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一个男人微弱的声音。罗杰!这是丁然第一次给她打电话,只有三个字:我爱你。然后,挂电话了。小北又打过去了,关了。

小北找到丁然已经20多天了。在寒冷而寂寞的素白病房里,丁然独自躺在床上,一头黑发只剩下几根,草式的摇晃着。他瘦骨嶙峋的胳膊上插着冰冷的、闪闪发光的管子。他就像一具干瘪的尸体,所有的肉都被切除了,他刺痛了小贝的眼睛,苍白、僵硬、刺痛。

丁然说,我不想让你这样看我,并说,小北,我不想爱你,但我什么都做不了,还说,我不想给你婚姻,是不允许的。

小北的眼泪哗哗地流了出来。那个在她生命中百花齐放的男人很快就在半年多一点的时间里变成了少女。

没有人会相信此时小北的幸福。她终于拥有了一切。那个骄傲的男人,在生命的尽头,终于属于她。

35天后,丁然平静地离开了人世。

一名白血病男子在路灯下亲吻我

在小北的生活中,有这样一段注释:丁然,32岁,死于白血病。两年前,当我得知自己得了这种病时,我放弃了系统的治疗,悄悄地辞职,投入到我最喜欢的摄影事业中去。遇到小北后,爱,一直在爱的痛苦纠缠,最后忍痛放弃爱,放弃。

几年前,小北听到一首歌:爱到不能爱,聚到最后必须散。她觉得好笑,为什么不能爱到爱,聚到最后必须分开?

那天,她像一只悠闲的小猫在午后金色的阳光下散步,在一家音像店门口,她听到那个女人伤心地像一阵风一样哭了起来,她傻笑了一会儿,走开了。她想,这正是那个女人的神秘性,想要爱就要爱,怎么能不爱呢?

当时,她还年轻,不到19岁,没有经历过那么多的生活滋味,不知道生活有太多的无奈和无奈。

现在,太晚了,她明白了。

一名白血病男子在路灯下亲吻我

肖贝辞职。出来和林煜菲分手。她说,每一朵花都是一个花期,错过了花期,就只能捡起红色的烂摊子。所以是爱。林煜飞说,你保重。我再也不会见你了。后来,只要允许,小北就会坐在桔园酒吧的窗边,端着一杯红酒,望着窗外。

路灯亮了,有一排闪闪发光的灯,黑乎乎的,无声无息,施了魔法。

在灯光下,另一个男人低下头去亲吻一个穿着白色长雪纺连衣裙和粉红绿色紧身t恤的女孩,她的脚翘着,长发在空中飞舞,一脸困惑。

那时,他们很高兴。他31岁,她25岁。那是2000年5月12日,乌鲁木齐。

推荐阅读:

姐姐,我要把你嫁到他家里去

泪流满面!我更爱我的丈夫

坚强原来怎么疯狂报复小三

白血病男子在街灯下狂吻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