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我是千夫所指的狐狸精

应聘者:万春(化名)女,21岁,潮汕人,未婚,初中文化,公司职员

开放

万春看起来并不像她只有21岁。我指的是她的表情和语气。她饱经沧桑,尽管她有一张她这个年龄应该有的光洁的脸。

她告诉我,她的故事有点像《肖品访谈录》(xiaopininterview)中另一位女主人公的故事。她问我女主角的电话号码,说她想和她“交换”一些问题。当然,在征得对方同意之前,我是不会把电话给她的。万春看起来有点失望,但这并没有阻止她告诉我她的故事。

我的故事可能听起来很老套,但在你的“独家采访”中不止一次。原来,如果这个男人和这个女人是“自由”的身体,那么“故事”就再清楚不过了。问题是,这位男上司经常是“做君子有妻”,因此,事情变得扑朔迷离,而结果往往是,女员工不仅不可能“帮对”成为老板娘,反而受到千夫指“狐狸精”的责骂。这就是我现在的处境。

我十几岁的时候就在这家公司工作了几年,我和他的关系是一年多以前的事了。当时他对我真的很好,我认为我是一个婴儿,我头疼热,热量更让我的心特别铁,我总觉得,我的生活是和他在一起,做牛做马愿,即使他对我没有任何的承诺。

但当真相大白时,一切都变了。他的妻子和我每天都在一起工作,我和他之间的事情几乎发生在她的眼睛里,或多或少有点走钢丝的味道,从一开始我就有预感,迟早,和他的妻子盯着他非常密切。说句公道话,他的生活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他妻子的家庭支持。我知道,无论他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如何,他都不可能与她离婚,我也从未想过让他娶我。用世俗的眼光看,他的妻子是那种典型的“贤妻良母”,爱丈夫教孩子持家,性格温和大方,做事干净利落。在许多人的眼里,能够娶到这样一个好妻子是他一生修八的福气。我和她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知道她是一个很会算计的女人,用“软组织里的针”来形容她是很合适的。他和我经常“为了个人利益”出去幽会,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传到她耳朵里。

小三:我是千夫所指的狐狸精

这是去年十月左右,那天去上班,她突然骂开的工厂,和不要忘记问婆婆来坐一场战斗,这种情况马上给我“虚张声势”下来,人家是有道理的,有婆婆的支持,我清楚地“邪恶不是压力”,胜利是不言自明的。我躲在楼上不敢下来,她骂了一会儿还是觉得不满意,干脆冲上楼,等打开弓就立刻打了我两巴掌。我没有反击,但我不能再呆下去了。我跑出去了。在家里休息了几天之后,我去了东莞,我想远离他,远离这个让我伤心的地方,虽然我的心万般不舍。

在东莞,我很快就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但出乎意料的是,仅仅一个月后,他就找到了我。他试图说服我回来。他说公司不能没有我,他也不能没有我了。他还对我说,他老婆那边有他会照顾,绝对不会出现打人的情况,一切都有他说了算,我不用担心。他知道我心软,但也知道我不愿意放弃他的建议,我答应了他。回来的那一天,他和他的妻子都是满足我,表面上,她是一个由“大家风范,事实上,我知道她在向我示威,她见我第一句话是:“因为我爱我的丈夫不同意你回来,同样的,他也很爱我,你应该明白自己的身份。”回到这段时间,表面上我们是和平,但是在平静的暗流汹涌,她动员大量的关系我和她的丈夫进行跟踪,我不得不佩服她,其精湛的方式是不低于专业代理。结果,他的丈夫“克制”了很多,我们约会的次数明显减少了。

上次她说麻烦之后,我和丈夫在公司之间的事情就成了一个公开的秘密,虽然我们平时都是那么客气,但我却能清楚地感觉到他们眼中的异样。更让我难以忍受的是,妻子会经常说一些难听的话,显然是针对我的,而我只能忍气吞声。我还能感觉到他对我来说是一个不同于以往的人。当我们只有膝盖高的时候,我常常担心会怀孕,他常常对我说:“不要害怕。如果我们有了孩子,我们就会有。”他很爱他的双胞胎女儿,而且他也很爱我。他怎么能不爱我们的孩子呢?

今年早些时候,我发现我真的怀孕了。当我告诉他这个消息时,他毫不犹豫地说:“我们还在起步阶段,没有条件要孩子。”我们先把它处理掉。我也很害怕,没想到要去医院。我去了一家名为“无痛堕胎”的诊所。在医生确认我不想要孩子后,他告诉我要两瓶吊针,并在治疗前连续使用三天。他当时没有陪我去医院,但后来去了那里查记录,因为我用的是假名,他没有查我的名字以为我没去,马上很着急的打电话给我问我“怎么了?”我真的很难听到他这样说,就好像我在骗他,我就想,“如果我不这样做,你会怎么做?”第二天,我对医生说:“我想要这个孩子。我不能把他打掉。”但是医生告诉我太晚了,因为已经用了一天的药了,那对胎儿是有害的,这样生育的孩子假如不是缺胳膊少腿白痴,怎么会要呢?我不敢听,所以我只好按照医生的建议继续服药,直到第三天,终于完全治好了。在这个过程中,他一反常态地泰然自若,一而再、再而三地催促我,仿佛怕我食言似的。

小三:我是千夫所指的狐狸精

流产后,我告诉他我想回家几天。这一点毫无疑问吗?你最好回办公室去,过几天我给你拿一些来,你就会好的。”

这些话只是话,我想他很快就忘了,现在一个多月了,他甚至都没有问我过得怎么样。在一次罕见的约会中,他再次提出了那个要求,因为他刚刚堕胎,医生说你一个月内不能做爱。我拒绝了他。

从我们成为他的朋友的那天起,每天晚上我们都给对方发这样一条短信:“亲爱的晚安!”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过去,每当我收到这条短信,我的心总是涌起一股暖意,感觉就像他在我身边发出甜蜜的鼾声。今天,发短信的感觉已经不一样了,但也不一样了。我甚至认为这只是他众多“仪式”中的一个。自从他的血肉从我身上被剥离,我再也感觉不到我和他之间的联系,甚至很难回忆起一年多一点的爱。

前天晚上,我胃痛的很厉害,所以我给他发了一条信息,但是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任何反应。他以前是什么样子的?

说到这里,万春的声音显然哽咽了。接着,两颗大泪珠从她的眼睛里滚落下来,滚落在她苍白的脸上。

旁观者的语言

这个老板有坏心眼,卑鄙手段,可恨,可知道这个人有老婆,却愿意今生“做牛做马要跟他定下来”,这是为什么苦呢?

明知“恶不压右”、“扶右”无望,却甘愿偷偷“走钢丝”,这是何苦?

明知作弊“迟早会被揭穿”,却愿意厚颜无耻地“乞求”爱情“施舍”,这是什么胆量出了问题?

现在,血在流,泪也在流,话也在说,可“流”完后,又该如何?

何苦呢?

早知道今天,为什么当初?

如果萧的采访能够让小妹妹的血泪清醒过来,未来也许就不会那么苦涩了。(这本书)

人们相爱,是为了享受两个人相爱的甜蜜。一开始,万春也是和他一起追求那种幸福的感觉。然而,现在的婉春已经感受到了爱情的味道,已经变成了一种折磨自己的痛苦。婚姻是排他性的,一夫一妻制是文明社会的产物。他不仅不尊重自己的婚姻,也不尊重与万春的所谓爱情。有这样一个人,就不会有幸福,因为他的责任感太弱了。漫长的日子过去了,万春的青春一天天逝去,他还是不能给万春一个家,无论是从情感上还是从精神上,万春都会越来越累。

在白看来,为一段没有未来的爱情而承受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是不值得的。如果前万春,因为年少无知而爱上了他,相信万春现在应该说出这段爱情是否是真爱。即使万春对他的爱是真实的,但这种爱给万春带来了太多的伤害。事实上,他的妻子受到的伤害最大。没有第三者会有好下场。尤其是一个21岁的女孩子,面对一个早已“成家立业”的顶头上司,往往要受罪。但毕竟我们都是成年人,自己的内心应该有一个杆秤,应该有一个道德尺度,也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在这种情况下,理智地离开是新生活的开始。如果万春能够走出这段痛苦的关系,我相信她仍然能够找到自己的幸福。(白色)

小三:我是千夫所指的狐狸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