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情by西子 巴金的故事

闻亦凡口中所说的文件,是他被关起来的期间,那群人逼着他按下了手印的一份有关于股份转让的文件。

闻洪安也算是机关算尽,为了得到总裁之位,真是操碎了心。

在被绑架的这段时间,闻亦凡才知道,原来这些年来自己的这位二叔从不间断地模仿自己的笔迹,当那份有着和自己的笔迹一模一样的股权转让声明送到了眼皮子底下的时候,就连闻亦凡都有些懵逼。

要不是清楚地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签下这么一份狗屁的转让声明,看着那和他所写出来的字迹一模一样的笔记的时候,他都险些信了。

“亦凡……”见闻亦凡似乎是有备而来,闻洪安眼珠子扫了扫,突然似是无奈万分地叹了口气:“你当初要让我接替这总裁之位,我原本就不想答应的!

齐宁愣了一下,他下意识地朝着闻亦凡看了一眼,只见闻亦凡也是微微簇起了眉头。齐宁抿了抿唇,准备继续看戏,只不过在闻洪安酝酿情绪,顺便准备着酝酿大招的时候,他默默看了一眼手机,待到看见手机上新接收的短信的时候,他勾了勾唇。

在闻洪安说出那番话的一瞬间,闻亦凡的心中就升起了非常不好的念头,果然,闻洪安状似伤心地叹了口气,一脸无奈的神色:‘“当时我就提醒过你,这股份一旦转让了,再想拿回去就没那么容易了,你非要给我,还说当腻味了这个总裁,不想再继续困在一个地方了!

说着,他露出了长辈看调皮的小辈一般的无奈目光:“你看,你后悔了吧!

此言一出,除了木子乔等一干年轻人之外,以吴董事为首的一干人纷纷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吴董事更是夸张道:“原来是这样,难怪这些天来,我们怎么也找不到总裁,原来是他自己藏起来了!

闻亦凡气的青筋直暴,闻洪安则是在心里得意地扬了杨眉,吴董事这边的一行人均是用指责的目光看着闻亦凡,吴董事更是叹气道:“总裁……哦不,闻亦凡先生,虽然我也觉得挺可惜的,但是已经签署了合同的东西,你再想变卦可就难了!最近公司亏损连连,你做了甩手掌柜去逍遥快活了,可是闻总一直兢兢业业地打理着公司。

如今你一回来就想要回公司的控制权,未免也太过分了!这世上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他左侧的一干董事们连连点头符合,有甚者已经开始指着闻亦凡数落他的不是了。

“胡说八道!”闻亦凡的眼睛阴鸷的吓人,怒道:“劳资就没签署过什么转让协议!闻洪安,你要是有胆子的话,就把合同拿出来,咱们去验证笔迹,那合同上的字迹是不是我的,到时候就能一目了然了!

“你这孩子!”闻洪安也不在意这个侄子当众叫他的名字,依旧是用那副慈爱长辈看待胡闹的晚辈的眼神看闻亦凡:“如果非要这样做才能让你的心里好受一点,那咱们这就走吧!

他从几年前就开始谋划着让闻亦凡“退位让贤”的事情了,所模仿的闻亦凡的笔迹更是找专家专门进行比对过,专家都说他缩写的“闻亦凡”三个字,和闻亦凡本人所写的一模一样,几乎到达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所以,他无所畏惧。

“我想,不需要去鉴定,这件事也能水落石出。

在闻洪安张自信满满,觉得闻亦凡翻不出什么大的浪花来的时候,一直站在闻亦凡身后的默默无言的少年突然出声。

闻亦凡眸子一亮,嚯地扭头看向齐宁,眼睛里爆发出了强烈的希冀光芒。

见状,闻洪安蹙了蹙眉,也朝着齐宁看去,却是越看越觉得困惑。这个少年眼生得紧,看起来年龄也不大,应该不是什么厉害人物吧?

可是为何,闻亦凡会用那种如同看到了救世主一般的眼神看他?

这个念头刚一落下,就被闻洪安甩出了脑海。讲真,尽管这些年来公司在闻亦凡的带领下年年都能获得巨大的利润,但是闻洪安从来没有把自家侄子放在眼里过。

在闻洪安看来,闻亦凡不过是踩了狗屎运,再加上前些年华夏的金融业整体呈现良好的趋势,闻亦凡才能赚钱。闻洪安还觉得,在前些年那么好的打环境下,闻亦凡每年只带领公司赚个几千万,实在是不够看!

要是换成他上位,闻氏说不定早已经跻身到了五百强的大企业的行列。

哼哼,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闻亦凡那个废物的朋友,自然也不可能是多么厉害的人物,指不定就是个什么企业的富二代,兜里有个几十万的零钱就以为老子天下第一了!

察觉到闻洪安阴暗的眼睛里的不屑,齐宁也不生气,只是淡淡笑道:“绑架了闻少的那些人,我已经让人扭送到警局了,不但如此,我的人还从他们的手中拿到了一份录音……

微笑地看着闻洪安,齐宁脸上的笑容明明没有多恶劣,但不知为何,闻洪安却只觉得心砰砰跳的厉害。

在闻洪安不安的预感中,齐宁脸上的笑容越发扩大,那灿烂的模样委实是太过帅气迷人,使得会议室里一干妹纸无不露出了星星眼。

闻亦凡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他眼睛一亮,嚯地看向了齐宁。

在会议室内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齐宁悠悠道:“包括闻先生收买了他们,让他们绑架闻亦凡,并且逼迫闻亦凡在莫名其妙地签署了他名字的文件上按下手印的经过,这些录音他们全都有!

闻洪安面色一变,急忙否认:“小兄弟,你可不能乱说,小心我告你诽谤!

齐宁双手插兜,无所谓地耸耸肩:“你尽管去告好了,不过我的人在找到那些证据之后已经报了警,你现在与其想着怎么告我,还不如想想等下要怎么解释你绑架自家侄子,还逼着他在股权转让声明上按下了手印的事情!

“还能怎么办?眼下公司改革在即,当然是要落实改革的事宜!我提议,咱们尽快和倭国那边取得联系,争取在最快的时间内达成合作!

中分头说完,谢顶男便连连点头:“副总说的没错!您是总裁的亲叔叔,您的意见自然也就代表了总裁的意见!我想将来就算总裁回来,也是不会对此提出异议的!

这人说完,坐在会议桌左侧的十几个男人也连连点头,口中说着“是啊”“没错”之类的话。

至于会议桌右侧的几个年轻一些的人,则是听得直皱眉,其中一人道:“副总,吴董事,这话不对吧?总裁失踪之前可是一直反对从倭国引进技术来的!他还说过,咱们公司的那些技术精英已经攻克了一个大难题,马上就能让公司产品的科技含量提高一大截!

如果我们趁他不在公司的这段期间贸贸然引进了倭国技术,等到他回来以后,万一发飙了可就不好了!

他的话说完,会议桌右侧的那几个年轻人就连连点头称是。

中分男沉下了脸,谢顶男瞥见中分男脸上那不太好看的表情,赶忙皱眉道:“小木啊,这话可就不对了!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公司好!你想想,咱们公司那些人从几天以前就说很快就能攻克难关了,可这么多天过去了,成果在哪里呢?

“如今这个社会,科技就是第一生产力,就是赚钱的第一大杀器!这个道理不但是我们公司的人懂,别的公司也明白!如果我们晚了一步,让别的公司与倭国达成合作,提高了品牌的质量,那咱们可就失去了先机了!

“可是总裁那里……

木子乔还想据理力争,谢顶男却是笑眯眯地微微摇头:“小木,我知道你也是为了咱们公司好,不过你得想啊,副总是总裁的亲叔叔,难道他还能害了总裁不成?

在木子乔和谢顶男争论的时候,闻洪安不时用极其阴鸷的眼神扫木子乔等人几眼,其中的不悦意味明显,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木子乔咬了咬下唇,还想说些什么,他身旁的一个年轻女子却是碰了碰他的胳膊,在木子乔看过去的时候,年轻女子微微摇了摇头。见状,木子乔面色一黯,颓然地坐了回去。

“这就对了嘛!

谢顶男脸上的得意神色懒得掩饰,他眼带精光地扫了木子乔一眼,又一脸垂涎地看了看木子乔身边的女子一眼,笑道:“大家要知道,总裁不在,咱们副总就是公司的天!只有乖乖听话,才有前途和钱途!

“吴董事说得对!

“副总英明!

无数拍马屁的声音响起,闻洪安略显蜡黄的脸上堆起了阴狠的笑容:“亦凡在位的时候,做出了不少错误的决策,害的公司遭受了不少损失!今后,我会带领大家把这些错误改正过来!只要大家跟我一条心,我保证所有人都有钱赚!

要是谁敢有二心,我会让他在公司里呆不下去!哼!

闻言,众人面色齐齐一变,在场的都不是傻子,这些人瞬间就猜到了闻亦凡可能已经遭遇不测了,就算他还能活着回到公司,等到他回来的时候,这总裁之位能不能保住还得另说。

一时间,除了木子乔等几个人以外,众人对闻洪安更加谄媚了。

见状,木子乔等人两两对望一眼,均看出了彼此眼中的不安和对前途的担忧。

他们都是公司新进的员工,是闻亦凡一手提拔上来的激进派和实干派,跟乔洪安和吴董事他们这些拿着公司的分红,却什么也不干的家伙不同。

同时,他们也是闻亦凡的心腹。过去,为了帮助闻亦凡改革,他们没少得罪这些董事,包括闻洪安这个公司副总。

要是闻亦凡真的回不来了,今后他们也就别想再在公司里混下去了!

就在这些人觉得前途无望了的时候,一道如同天籁般的声音突然从会议室外响起,紧接着,会议室的门被人狠狠踹开,闻亦凡玩世不恭地走了进来。

“二叔,你很厉害啊!

众人齐齐地朝着会议室门口的方向看去,只见闻亦凡正双手插兜,昂首阔步地走了进来,他好看的唇瓣斜斜勾起,眼角眉梢里虽然都带着笑,但这份笑容却并不让人感觉到愉快。

即便是如此,木子乔等人却还是快要喜极而泣了。

虽然惊讶于闻亦凡的身后还有一个帅气的少年跟随,但这并不重要,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闻亦凡能够平安回来!

闻洪安有一瞬间沉了脸,不过片刻后,他就收起了阴沉的表情,走上前去一脸激动地想要握住闻亦凡的手:“亦凡啊,你终于回来了!你知不知道这几天我有多担心你!

闻亦凡抽回了自己的手,邪笑道:“二叔,你是担心我没有死在外面吧?

闻洪安面色一变,却听闻亦凡继续道:“不过要让二叔失望了,我的确是没有死在外面!不但是没有死在外面,还平安无事地回来了!

的确是平安无事,他身上的伤在回来的路上已经被齐宁处理过了,以齐宁那些药的逆天功效,治疗皮外伤根本不在话下,虽然现在伤口还有些疼,却不妨碍他办该办的事情。

闻洪安心下大怒,面上却是一副伤心不已的表情:“亦凡,你说什么呢?我可是你二叔,怎么会那么想?

闻亦凡翻了个白眼,双手插兜,他大踏步地朝着自己的座位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在位子上,他环顾了会议厅内的众人一眼,双手抱胸:“二叔,你现在应该还没有把我签下的那份文件拿出来吧?

闻洪安又是面色一变,眼珠子转了转,他叹气道:“你这几天下落不明,我哪里有心情拿出那份文件来?

除了吴董事以外,会议室内的众人疑惑地面面相觑着,一个个困惑不已,什么文件?

齐宁默默走到了闻亦凡的身后,默默看着闻家这叔侄二人斗法,一时间唏嘘不已,看来,有钱人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刺情by西子 巴金的故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