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恋爱时代 金陵春吱吱

438.无知小儿

修真世界的阵法师,最初级的只会布阵,也就是看猫画虎,以模仿和学习为主,最终明悟这就是“阵”。而后渐渐了解“阵”的核心,结合天地,然后便明悟了什么是“势”。到了这一步,就可以算作阵法小成了。基本上不是太复杂的高等阵法,都可以布出。优秀者,更可以随意更改,结合。

而后再有超出,便是将“阵势”融入天地。到了这一步,非同级者,根本看不出阵法端倪。连阵法的踪迹都找不到,自然就无从破阵。如此,便算大成。

最高境界,便是天下阵势融入己身,自己便是阵法。举手投足间,阵势自出,从而进可攻,退可守。

到了这一步,就算修为很低,本身也是天下有数的顶尖人物。除非有人能够力压一片天地,否则绝无可能胜出。而随着修为提高,己身能够容纳的天下增多,阵法威力也会相对增强。因此,在修真世界里,没有最强的法术和法器,但阵法师可以成就无敌之姿,却是一个共识。

苏杭的阵法水平,只到了第二步,也就是明悟什么是“势”。他可以做到去更改一些低等中等法阵,哪怕互相结合,形成复合法阵也不在话下。但是,把阵法彻底融入天地,却力有不逮。毕竟他修行时间太少,哪怕在密境中度过了很多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自身修为上。

炼器,炼丹,阵法,都只是略懂几分罢了。

风水的特性,本就是与天地相融,借天地之力,来完成一些诉求。如果能够把风水学会,与阵法贯通,那么提升至第三步,并不难!

不过,眼前的这些典籍,大多属于基础。偶尔有基本略微深奥的,在苏杭看来,也是漏洞百出。

有时看的眼睛发亮,有时却看的不住摇头。古代风水师中,有真才实学,也有沽名钓誉。那些流传下来的典籍,自然也鱼目混珠,难以分辨好坏。

而他的举动,都被摄像头清楚拍摄下来。苗宏作为俞翰林的大弟子,对苏杭的举止最为关注。看到那个年轻人,拿着一本撼龙经,看着看着就摇起头来,苗宏忍不住冷哼出声。这时,一名风水协会的老风水师进入监控室,问:“怎么样,他的情况如何?

“还算安份,没有要逃走的迹象。”苗宏连忙回答说:“不过这家伙在房间里乱翻,那些典籍,从最基础的理论,到入门,再到深奥,他看的若有其事,好像真的能看懂一样。尤其是几本较为深奥的典籍,还时不时摇头,好似不屑一顾。

“哦?”老风水师盯着摄像头看了看,刚巧见苏杭摇着头,把撼龙经放回原处,然后又拿起易经来看。

俞翰林没死的时候,曾对苏杭做出过评价,大家之才!并表明,苏杭的风水术,比他更胜一筹,已经达到近乎返璞归真的境界。如此境界,过于高深,哪怕风水协会的这些老风水师,也未必能达到。

一个年轻人,又何德何能?

所以,俞翰林的评价,没几个人会信。至于他所说的别墅区风水改动,众人只认为,这是苏杭站在巨人肩膀,只要有点独特见解,自然能够做到。

不过,对于苏杭的风水术真实水平,还是有不少人感兴趣的。就像眼前这位老风水师,名为台成礼。他和俞翰林曾拜同一人为师,算是同门师兄弟。见苏杭这副模样,台成礼想了想,然后转身离开监控室。没多久,他敲开了苏杭的房门。

“小友住的如何?”台成礼客气的问。

当然了,这只是假客气,否则的话,为什么连点吃的都不拿?

苏杭并不在意这些,以他的修为,哪怕几个月不吃饭也饿不死。进门后,台成礼瞥了眼桌子上还没翻完的易经,说:“翰林之前说过,小友对风水也有几分了解,甚至不在他之下。

苏杭摇摇头,说:“风水乃大道,在这方面,我不及俞大师。

这不是谦逊,论阵法,苏杭比俞翰林高出一个档次。但论风水,却未必有俞翰林那么精深。

“呵呵,是吗?不知小友对于风水二字,如何理解?”台成礼问。

“风乃元气,随风而动,居无定所,却有痕迹留存。而水为变化,有深有浅,有高有低。两者结合,便可堪舆天地,使得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苏杭回答说。

这都是书上说的,只要看的多点,自然能记得,算不上什么独特。台成礼呵呵一笑,不再问风水,而是看向桌子上的易经,问:“小友看了易经,不知有何见解?看你的样子,好似对易经有些质疑?

“只是觉得太过简易,有些又互相矛盾。”苏杭说:“如那句天地交而万物通,上下交而其志同也,有注文解释天阳之气下降,入地气之中,地阴之气上升而入天气之中,阴阳二气交感,万物生生不已,故为通达。但我认为,天地并非仅有阴阳二气,更有一些元始之气,混沌之气,生气,死气混杂。倘若只是阴阳交泰,万物不可能生生不息。唯有元始相合,以生气,死气混入,达成一种循环,才能够起到万物生长的作用。所谓天理循环,便是这个道理。

台成礼听的微微一怔,什么元始之气,混沌之气,听也没听说过。但苏杭所说的,又让人觉得有那么几分道理。

“小友这些话,出自哪部典籍?”台成礼好奇的问,如果真是一些不出名的古籍,或许值得思索一番。

然而,苏杭却回答说:“并非典籍,而是看过后,心有所思,便说了出来。

台成礼愣了下,随后又呵呵笑起来,说:“小友果然有趣,既然如此,就不打扰了。

说罢,他转身离开,只是态度,变得更冷漠几分。苏杭有些纳闷,说的好好的,怎么说变脸就变脸?

殊不知,台成礼在心里,已经把他骂的狗血淋头。什么元始之气,胡诌八扯的,小小年纪,也敢妄言。

虽说屋子里的易经,只是三经之一的周易,却也是古人的智慧精华。风水协会研究了那么多年,也不敢说把易经吃透几分,而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随手翻翻,就敢随意对易经做评价?还有那注释,可是风水协会这么多年的研究成果,是无数风水师的心血。

苏杭对这注释的质疑,等于说那些风水师白忙活了,台成礼如何能不生气。

如果他的话,出自某部典籍,台成礼还会想想是不是真有道理。可既然是他自己的见解,那只能说狗屁不是了!

看来之前的猜测果然没错,俞翰林当初也是被这个毛头小子唬住了,什么更胜一筹,根本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他并不知道,苏杭对易经的见解,并非完全来自风水之术,更结合了阵法之道。

地球的风水术,认为风就是风,水就是水,哪怕有变化,也是天地变化,而非风水本身。但苏杭在修真世界呆了那么久,很清楚气有很多种,天地大势,并非永恒。所以,他所说的,台成礼无法理解,自然觉得只是胡言乱语。

监控室里,苗宏易经通过摄像头看到了台成礼的脸色,他立刻明白,苏杭的话语,肯定让这位老风水师很不满。

“果然是金絮其外的货色,给我盯紧了他,尤其是靠近窗户和门的时候!”苗宏冷哼着说。

几个负责监控的人,连连应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很快就到了入夜时分。

苏杭把手里的典籍放下,不以为意的瞥了眼那隐蔽摄像头的位置,然后站起来走向卫生间。摄像头虽然隐藏的很深,但在元神的窥视下,依然显露无形。

卫生间里,是唯一没有摄像头监视的地方,可能因为他们觉得看一个大男人洗澡或者上厕所没什么意义。当然了,卫生间除了一个封闭的窗户外,无处可逃,也是重要原因。而在那窗户外,同样有监控摄像头存在。如果苏杭想从这里出去,立刻就会被人抓住。

早在看书的时候,苏杭已经利用元神,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整个别墅情况摸透。此刻,大部分都已经休息,唯有灵堂那边还有几个守夜的。

苏杭早已想好离开的法子,他伸手咬破指尖,以灵血在脚下瓷砖上勾勒出了挪移阵纹。灵气度入,阵法运转,苏杭的身影在卫生间消失。而地上的灵血,没过多久,便因为灵气消耗殆尽,变得透明如水,然后流入下水道里。

身影出现在别墅某处花园之中,这里寂静无声,更没有任何人存在。苏杭蹲下来,手掌贴在略微湿润的泥土上,灵气吐露,土石自动分开。而他的身子,则缓缓沉下。待其完全消失,那泥土则按原来的模样覆没上来,看不出什么痕迹。

顺着那暖意传来的方向,苏杭不断催动灵气打通地下。

一米,两米,十米……足足下沉了将近七八十米,几乎沉到了与山脚下地平线相等的深度,前面忽然传来一股阻力。

437.半山别墅

苏杭微微垂下眼皮,看了那人一眼,点点头,问:“你是谁?

“我是俞爷的大弟子苗宏,上车吧,很多人在等你。”墨镜男态度绝对说不上友好,很显然,对于苏杭这个年轻人,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无论你多大的权势,有多少钱,在风水师眼里,都是一场虚幻。想整治你,方法多的很。倾家荡产,家破人亡,都在他们心中。

苏杭倒不介意对方的态度,打开车门,却见两名穿着劲衣的男子坐在里面。他们面带倨傲,拍拍旁边的座垫:“上来吧,不用怕,我们都是讲理的人,轻易不动手。

苏杭不是怕,而是很想把车门关上掉头就走。若非管和安跟于光启苦苦哀求,他才不会管这闲事。

苗宏有些不耐烦的说:“行了,别那么多废话,协会和家里那边很多人等着呢。

那两名劲衣男子不敢和苗宏多嘴,态度稍微收敛了些,如此,苏杭才上车坐下。

一路无话,只有旁边两名男子时不时用挑衅的眼神瞥着苏杭。对于这种年轻气盛的“小家伙”,苏杭根本懒得理会。

车子在道路快速行驶,挂着特殊拍照,一路连红灯都懒得看。从苗宏的表情来看,类似的事情,他已经做过不少次了。

很快,车子来到一处半山别墅,占地数百亩的巨大花园,四处都是人。车子开进去的时候,很多人都抬眼望来。不用说,都是来参加俞翰林这件事的。

沿着道路行驶了十几分钟,车子才终于停下。车门打开,苏杭下来的时候,看到的人更多。大部分都穿着黑衣,带着袖章,白色灵堂已经设好,就等俞翰林的尸体了。

三名风水协会的老人,站在台阶之上,俯视着苏杭。无论这些老人,又或者其他年轻人,眼神都很不友好。

“走吧。”苗宏站在苏杭身边,沉声说:“别杵着了。

苏杭收回扫视四周的目光,迈步上前。刚才他观察了一番半山别墅,这里的灵气,比起别墅区也差不了太多。而且,灵气中蕴含着一丝暖意,深入骨髓,令人全身舒坦。这让苏杭很疑惑,正常的灵气,并不能产生这样的效果。看样子,别墅之下,应该还藏着别的东西。

此处的一草一木,都暗合天道,虽然其中有很多瑕疵和残缺,却是一种大道的象征。

表面看起来,风水局没有实时攻击的能力,但实际上如果稍微改动几处,便可多出杀伐之气,形成杀阵。苏杭看的心中暗赞,这些风水师确实有几把刷子。

到了台前,三名老人中的一位开口问:“你就是苏杭?

待苏杭点头后,那老人又问:“俞大师因何仙逝的?

关于九转魂印和鬼修周温书的事情,自然不能多说,来的时候,苏杭就想好了,说:“坟墓中常年封闭,死气太多,导致俞大师因为某种原因死亡。根据当时的情况,应该是窒息和中毒。

“为什么你没死?”苗宏在旁边问。

这问题问的太直白,也太不尊重人,仿佛苏杭死了才是对的。苏杭瞥了眼苗宏,说:“我进去的时候,坟墓已经通风将近两天,可能毒气已经散了。

“胡说!”台阶上的一名老人脸色发沉:“我们已经查阅了资料,于家祖坟,在八十年前,曾由当年的协会会长亲自进行改动,其内密封良好,又有风水局改善。俞大师经验丰富,如果察觉不对,也可以随时退回来,怎么可能中毒窒息死在里面!你在说谎!

苏杭倒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连那么久远的资料都有保存。不过坟墓内的死气和鬼气,都被他驱散,无论任何人进去,都不可能查出端倪。因此,苏杭神情镇定,说:“你们如果不信,可以派人去查。

“我们自然会派人去查,但是你所说,实难让人相信。而且观你面相,乃心狠手辣之人,眉间又有血色,必然近日里犯过杀戒。俞大师之死,真的和你没有关系?”第三名老人开口,不过他还有一点没说,那就是苏杭天灵中隐隐透出一股灵气,犹如利剑一般令人心惊。这种灵气,一般存在于大富大贵或权势之人身上。

昊乾公司的底细,他们了解过,资产不过十来亿,算不上什么大公司。比他们资产多十倍百倍的人,也不在少数。但如此锐利的灵气,却很是少见。

若是正常情况,几位老人肯定不想和苏杭起冲突,拥有这样的灵气,日后必然飞黄腾达,成就万人之上的地位。但俞翰林作为风水协会副会长,以及最有名望的代言人,他死了,必须给所有风水师,以及俞家一个交代。否则的话,以后还怎么保证协会的存在意义?

风水师也有擅于看面相的,这点苏杭并不奇怪。虽被看出沾有血腥,他却没有慌张,只说:“我和俞大师无冤无仇,而且他出事的时候,我远在千里外的环安城。

“哼,就算有不在场证据又怎么样,也不能证明人不是你杀的!”周围站着的人里,有一人说。

苏杭皱起眉头,感觉这些人有点胡搅蛮缠了。俞翰林的死,和他没有半毛钱关系。他是来替管和安等人出面,并不代表要站在这接受审讯。

“信也好,不信也好,是你们的事。我的话已带到,你们若还有怀疑,便去内地查个清楚。”苏杭说罢,转身就要走。

然而,十数人立刻站出来,挡在他前面。苗宏也是其中一人,他冷笑着说:“话没讲清楚就想走?做贼心虚吗!

仅凭这些人,哪里挡得住一名道基期修行者。但俞翰林刚死,苏杭不想在他的灵堂前大闹一场,只是皱着眉头说:“就算我讲不清楚,事情也和我无关,你们难道想冤枉人不成?

“我们可不是你们这些内地人,不过既然说不清楚,那就留下来,等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再说。”苗宏说。

苏杭不再看他,转头看向那三名老人,问:“这也是你们的意思?

最中间那名老人微微点头,说:“事出有因,俞大师乃协会副会长,地位超然。事情不查清楚,我们必须谨慎对待,还请在这里多住几日。我们也不会对你怎么样,只是想尽快让真相大白天下。

话虽客气,但做事却很不客气。那十几人围过来,一副苏杭敢动,就立刻动手的架势。

苏杭眼中闪过一丝冷意,他本想借着俞翰林的事情,和这些风水师交流一番。但没想到,对方做事如此不分青红皂白,明摆着要仗势欺人。对于这类人,苏杭向来不会有什么好态度,当即冷笑一声,就要强行离开。

就在这时,他忽然感受到一股暖意从脚底升起,那体内的寒意直接冲散。那寒意来自苏杭的不耐烦和失望,更来自多年来的杀戮经历。别说风水局,就算一些高等法阵,也未必能够轻松压制。

苏杭有些愕然,不由细细感应着暖意的来源。那气息来自于地下深处,与整个风水局相连,四通八达。任何地方出现异样,都会自动调集力量去镇压。但这股力量十分温和,镇压的手段也以中和为主。

这让苏杭有了些许兴趣,难道下面藏着什么宝贝?

眼见周围人面色不善,没放他离开的打算,苏杭干脆借坡下驴,点头说:“既然这样,那我就住几天。不过,你们最好动作快点,我的时间不多。

周围人只当他是怕了,又哪里会在乎后半句话,一个个露出讥讽之色,甚至有不少人在底下嘀咕着。

见苏杭如此,台阶上的三名老风水师,脸色稍有缓和。别看他们表面态度强硬,实际上心里也有点发虚。苏杭和京城苏氏有关系,更被不少人誉为苏璟秋之后最有前途的三代子弟,这点已经不是秘密。京城家族,哪怕再落魄,也拥有不小的能量。

如果他们真对苏杭做了什么,苏氏必定有反应。到时候一旦政府插手,哪怕风水协会,也要有所顾忌。毕竟他们虽然有些本事,却只是民间团体,而这个世界,却是以政府为主。

随后,苗宏带着人,把苏杭“送”进了别墅。房前房后,都有很多人把守,除非能够飞天遁地,否则不可能从他们眼皮子底下逃脱。

另外,房间的隐蔽角落,也装了摄像头,苏杭的一举一动,都在监视之下。

这些手段,苏杭并不在意,他只想弄明白,地下存在着什么,竟然连自己的心神都会受到影响。

几个小时里,没有人再去管苏杭的事,更没人想着他会不会饿。

闲着无事,苏杭在房间里转悠了一圈,然后从书柜上,拿下一本风水典籍看了起来。他是第一次看此类书籍,一时间倒也津津有味。书中所写的东西,很多都能与阵法结合,倘若能够把风水吃透,自己对阵法的理解,必然会达到更高一层。

新恋爱时代 金陵春吱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