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点进来吧 顾客是上帝

所有人的视线全部看向了门口。/p

看着那熟悉的两个人,季母疑惑,“你们怎么会在这里?”/p

季非凡反驳道,“我们为什么不能在这里?”/p

季老爷子看着顾恩恩,随即迈着沉重的步伐朝她的身边走去,担忧的说着,“恩恩,他们说你现在正在被警察逮捕,你为什么还要出现在这里?这不是自投罗网吗?”/p

顾恩恩丝毫没有任何的畏惧,也没有一丝胆怯,“您别担心,我若是真的如他们口中所说是伤害他们的凶手,那我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里?这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p

“子虚乌有?”/p

安琪轻咦了一声,目光带着浓浓的恨意,一字一顿的问道,“难道我们还会诬陷你们不成?我看你们现在就是做贼心虚的表现。”/p

季非凡下意识的将顾恩恩护在身后,“是你们恶人先告状。”/p

季母不依不饶的说着,“你们分明就是做贼心虚的表情。”/p

顾恩恩正要上前却被季非凡直接拦下,随后站在一旁说道,“真实贼喊捉贼,我不知道你们使了什么诡计竟然让凶手指认我们,”/p

“你明明就是凶手,可是你为什么还要在我们的面前装的这么无辜。”安琪微微皱眉,冰冷的声音溢出唇齿间。/p

“我向来做事光明磊落,对没有做过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承认的。”顾恩恩拧眉。/p

“我看你就别在这里跟我们浪费时间了,有这时间还不如好好想想到底该怎么摆脱现在的困境吧。”安琪的嘴角轻轻的向一侧勾起一抹笑容。/p

“真实咸吃萝卜淡操心!”顾恩恩淡然的问道,“倒是你,你为什么隐瞒我们说自己的母亲患了肝癌早期?竟然还挑唆人来绑架我?”/p

“我看你为了帮自己脱身什么事情都能说出来。”/p

安琪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p

此时,她万万不能心虚。/p

更不能露出任何破绽。/p

否则她所做的一切将回到原点。/p

顾恩恩为了想让安琪暴露,所以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她,“那你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你在A市到底做了什么?”/p

安琪并没有正面回答顾恩恩的问题,“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我又何必跟你在这里浪费唇舌。”/p

心里忍不住胡思乱想着。/p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问?/p

在A市又究竟查到些什么?/p

难道——/p

她不敢继续往下想,只好将所有的思绪全部拉回来。/p

季母看不惯顾恩恩,自然会选择跟安琪站在一条战线上,“安琪那段时间明明是在A市照顾她生病的家人,难道还能做出什么事情吗?”/p

顾恩恩冷笑一声,故意卖弄玄虚,“真的只是这样吗?我怎么听说你跟……”/p

安琪不由的慌了下,心脏也骤然变得加速起来。/p

顾恩恩之所以这么说,难道她真的查到些什么吗?/p

莫非他们查到自己跟张巍腾的关系?/p

如果是,那接下来该怎么办?/p

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声音传了出来,“你最好别在我们的面前得意,警察应该马上就要到了,你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惨痛的代价!”/p

谁也不知道,他竟然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偷偷通知了警方。/p

不然,他怎么能亲眼所见对自己痛下杀手的人受到应有的惩罚。/p

季非凡立马将目光射在季非离的身上,带着几分杀气,“你竟然趁我们不注意通知他们!”/p

“她是凶手,难道就不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吗?”/p

“我们是一家人,她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p

“一家人?”/p

季母冷嗤一声,“您把她当一家人,那安琪呢?您平常是怎么对待安琪的?”/p

安琪厚着脸皮追问道,“爷爷,在您的心里我从来都是一个外人,什么时候您也可以把我看的那么重?”/p

“现在惩治她就是最好的办法,我是不会允许你再对安琪下手的,这辈子你就在监狱里反省吧。”/p

季非离刚说完,一个清脆的声音在空气中弥漫着。/p

啪——/p

季老爷子一巴掌直接挥在季非离的脸上。/p

安琪见状,急忙冲上去,喊道,“您在做什么?”/p

“你说我在做什么!”季老爷子指着季非离严肃的说着,“你为什么要这么做?”/p

“您的举动该不会也认为她就是凶手吧,所以才会担心被警察抓走。”季非离扯了扯嘴角,心里不满的说道。/p

“你们……”季老爷子嗔恼一声。/p

“您千万别因为我们的事情而生气,这样气坏了身体很不值。”顾恩恩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平静而温和的说道。/p

“少在我的面前装模做样。”季老爷子盯着安琪,视线从来没有离开过。/p

安琪被季老爷子的视线浑身不自在,“我没有。”/p

季老爷子苍老的脸上没有过多的神情,只是一双眼睛变得深不见底,“你们最好别把这件事情给我闹大,否则你们就全部滚出去!”/p

显然,他是在给他们下逐客令。/p

或许,这就是对顾恩恩最大的保护的。/p

看着他们有些质疑的样子,又道,“这里是季家,你们谁也无法干涉我的决定。”/p

顾恩恩唤道,“爷爷……”/p

季老爷子没有理会顾恩恩,继续说道,“如果因为一点事就闹得人尽皆知,那我的庙小容不下你们。”/p

言毕,转身离开。/p

“您等我一下!”/p

顾恩恩看着季老爷子的背影便小跑上去,跟着他来到了卧室里。/p

缓缓的坐在他的身边,安抚道,“您千万不要因为我的事情而让自己和他们之间的关系闹僵,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会内疚的。”/p

季老爷子的心里也隐隐的有些动摇,因为他也不敢确定,淡然的额问道,“孩子,你告诉我,这件事情真的与你无关,对不对?”/p

“他们可以不相信我,难道连您也不相信我吗?”顾恩恩笑了起来,声音里带着浓浓的自嘲。/p

“我当然相信你,可是现在没有证据,又如何来证明你的清白。”季老爷子低沉的说着,想让他们用事实来证明。/p

顾恩恩收敛了嘴角的笑,“我们手里是没有证据,但是也不能因为他人的几句话就直接给我判下死刑。”/p

“那你们接下来怎么办?”/p

“顺其自然。”/p

这个问题季老爷子想了很久,可是始终没有想明白,“可是我真的很好奇他为什么要这样陷害你?”/p

顾恩恩有些疑惑,“嗯?”/p

季老爷子皱眉,“我是说那个肇事司机。”/p

“我觉得他肯定是被收买了。”/p

这是顾恩恩和季非凡共同的猜疑。/p

不然的话,他为什么会陷害素未谋面的自己呢?/p

背后的一切只能说明,那个想致自己于死地的人是熟悉自己的人。/p

“难道真的是安琪?”季老爷子缓缓开口问道。/p

“不好说,毕竟我们手里没有任何的证据,所以刚刚我只是试探她一下,没想到她竟然可以装的若无其事。”顾恩恩的手微微的攥起拳头,但依旧平静的说着。/p

“既然能够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那就只能说明她与此事无关。”/p

“可是除了她还有谁会与我作对?”/p

顾恩恩的脑袋里突然出现了另一个人,随即立马打消这个念头,摇头道,“不可能!”/p

季老爷子的鬓角动了动,“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p

顾恩恩有些郁闷的撇撇嘴,“没什么,她虽然对我非常不满,但是她却不会做出这样有损季家声誉的事情。”/p

季老爷子一听,顿时亮了眼睛,“你是指大厅那个?”/p

顾恩恩应了一声,“嗯。”/p

“她虽然是刀子嘴,但是却喜欢直来直去。”顾恩恩看了眼季老爷子,发自内心的额说道。/p

她虽然心直口快,但是却未对自己有过陷害之心。/p

可是与安琪相比,他们还是相差太远。/p

所以,这件事情安琪依旧无法摆脱嫌疑。/p

“我能为你做的就只有这了,剩下的还需要靠你和非凡齐心协力。”季老爷子轻叹一声。/p

“其实您不必为我做什么。”顾恩恩仿佛有些为难,“您刚刚的话是不是说的有点重了?”/p

“我现在还有权利决定他们的去留。”/p

“我不想让您这么为难。”/p

季老爷子转移话题,声音颇为担忧,“那你一会打算怎么办?真的跟警察道警局吗?”/p

顾恩恩点头,笑着回答着,“也只能如此了。”/p

“可是如果这件事情传扬出去,那非凡和季家定会受到影响,所以你们一定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季老爷子的眸光越发的深邃起来。/p

顾恩恩呡了唇,说的好像很轻松的样子,“既然有人存心想要害我,那他们早已做足了准备,所以就算我们想要平息这件事情也会无功而返。”/p

“那就任由她们这样陷害你吗?”/p

“谁让我们手里没有任何一点证据。”顾恩恩心里有些酸涩起来,但为了不让季老爷子看出,只好强颜欢笑着,“您啊!就不要为了我们的事情而担心了。”/p

季老爷子的双手紧紧的抓着拐杖,下一秒,好像要将它捏碎似的,“我知道你的心里一定很委屈。”/p

顾恩恩脸上的笑容没有散去,反而加深了几分,“有您和非凡对我的信任,哪怕有再大的委屈我也不在乎。”/p

“傻孩子!”/p

“您好好休息,我就先出去了。”/p

说完,顾恩恩转身离开。/p

/p

快点进来吧 顾客是上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