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太甜总统宠上瘾 贤者与少女

萧战的心情很不错,这倒不是因为继承了御龙帝尊这个莫名其妙的职业,让自己拥有了一件令天下男人羡慕的超级至尊器。

萧战萧战心情大好的主要原因是他发现经过长时间的服用血脉药剂,他体内的战神血脉已达到了王级血脉的巅峰,原先八年的时间一下子几乎消失,他有种感觉自己的血脉随时都将破入皇级。

按理来说萧战常服用皇级血脉药剂,他应当早就晋阶到了皇级血脉才是。其实不然,战族的血脉强度远远超过了空之一族,原本只需要几瓶就能让血脉达到皇级,而要让战神血脉从王级晋阶到皇级,难度是空之一族血脉的数十倍以上。

血脉药剂应有尽有,一年多的时间,战神血脉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只要一个外力,就能让萧战的血脉突破。

萧战很是振奋,对于他来说外力实在是太好找了,血脉的进化有什么比帝级药剂更为有效。萧战毫不犹豫的服下了一瓶帝级血脉药剂,但药剂吞下之时,仅仅数个呼吸的时间,他就感到体内的血脉之力沸腾了起来。

血肉化龙!

萧战清晰的感到体内每一滴血肉都在进行着最为不可思议的变化,“傲龙心诀”在那一瞬间直接向着第七重告诉迈进,蜕变来得超乎寻常的迅猛。

血肉化龙,萧战的血肉在第一时间炸开了,亿万条细小真龙咆哮,每一条竟然都有圆满圣武的肉身力量。

这是?

萧战很是震惊,先前他的修为是圣武十三重天,一身力量却达到了十八重天的程度,而现在他的境界修为仍然是十三重天,可是当他亿万条化为真龙的血肉重组时,他的肉身一瞬间达到了圆满圣境。

圣武阶段,一个大境界的增幅相当于一次性增幅三重天,先前他刚入上位圣武,就有巅峰境界的力量,可以说是得到了真空不灭体的缘故,让他每一个细胞都相当于一个世界,肉身力量达到了不思议的地步。但是现在肉身从堪比巅峰圣武的境界,直接跨入圆满境,这绝对不是增幅一个大境界。

难道是增幅了两个大境界?

萧战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如果“傲龙心诀”达到了第七重,就能增幅两个大的境界,那岂不是当境界达到九重时,他的肉身可以增幅四个大的境界?

这未免也太夸张了!

“嘻嘻嘻!主人想得真美!

小蜜的笑声在萧战脑海中回荡,只让他皱眉道:“难道不是吗?

小蜜嘻嘻笑道:“当然不是了,主人修炼到第八重后,并不会增幅一个大的境界,只有当主人九重练到圆满,才会再度增幅一个大的境界。也就是说,只要主人能够将‘傲龙心诀’练到圆满,完全可以增幅三个大的境界。

小蜜的解释并未让萧战失望,三个大境界的增幅这一惊非常逆天了,试问一个十三重天的圣武却有圆满圣武境界的肉身,同阶武者只有被秒杀的份。

萧战很是振奋,要直接将“傲龙心诀”练到圆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必须要求他将血脉等级提升到圣级,哪怕他将所有的圣级血脉药剂服用,怕是也打不到圣级的血脉。不过虽然不能一下子将“傲龙心诀”练到圆满,但只要他的修为达到了圆满境,那肉身立马就能媲美一重天的肉身至尊了。

“师父!

就在萧战结束了修炼时,胖子吴岳出现了,这家伙如沐春风,走起路来是给人感觉他整个人似乎要飘起来了。

自从两人进入到了媚香苑的内苑后,这家伙就不见了踪影,想到这胖子挡不住诱惑将自己的老底都给抖出来了,萧战不由板起脸道:“好得很啦,你这胖子一遇到了女人,这嘴巴什么秘密都守不住,为师这次差点被你给害死了。

吴岳脸色猛地一变,吃惊道:“弟子都说什么了?好像没有吧?

萧战翻着白眼道:“幸好你所知有限,不然这次这次真被你这个胖子给卖了。

吴岳很是尴尬,搔头道:“师父……

胖子话还未说完,青丝跟月叶联袂而来,两女双眸绽媚,笑靥如花,一瞬间就让胖子的眼睛都看直了,那口水就差点全都流了出来。

萧战看到胖子猪哥的丑态,十分后悔自己怎么收了这么一个弟子,这张老脸简直被这家伙给丢尽了。

“御主,天穹世子来了,跟他一道过来的还有天晖,也就是你要找的人。

青丝跟月叶带着香风飘到了萧战,她们一左一右挽住了他的胳膊。

“这位世子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嘛,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找到了人。

萧战淡然一笑,如今他已从媚香苑的情报中得知奶奶天晶儿跟爷爷东延龙都已离开了青龙城,前往了奶奶自己的封地青鸾府。青鸾府并不在南疆,而是地处金龙王朝中部,在青龙城跟帝龙城的正中央。不过奶奶离开了青龙城,萧战觉得还是有必要见一见天晖,怎么说都是他让天穹找人的,现在人已经找来了,自然需要感谢一番。

萧战很快离开了媚香苑的内苑,除了当初进去的那些人,出来时青丝跟月叶紧随左右,一副半步也不愿分开的架势。

见面的地点还是老地方,作为媚香苑常客的天穹身边数美环绕,已成功将神级宝器炼化的他面对将媚术练到了第四境的美人那是丝毫不惧了,这让他很是振奋。以往,天穹来媚香苑找女人可不敢找那些媚术跟原术达到了第四境的女人,只有第三境媚术跟原术入骨的女人才能让他体味到那种做绝世猛男的滋味。

至于第四境的美人,天穹也就想想而已,这一境界的女人全方面都要胜过第三境的女人,床笫间的销魂之位十倍百倍胜之,然而到了这一境界,情丝欲线生,一切都将变得不受控制,天穹虽然权势滔天,但男女方面本钱不够,可不是靠全是能够弥补的。

大殿中尽是天穹豪放的笑声,这次他招来的都是媚术达到了第四境的女人,数美环绕,他清晰感应到了她们的与众不同。捏着、摸着、那种销魂的滋味在体内横冲直撞,那感觉竟比在女人的身上耗费精力还要爽快。

相比天穹的豪放不羁,天晖显得很是矜持,左右两位媚术入骨的女人将他弄得面红耳赤。说实话天晖并非什么初哥了,他早就在自己的侍女身上体验到了做男人的好处,可身边侍女哪及得上媚香苑内这些久经风月的女人的对手。

天晖的心有些飘飘然了,早被两个女人弄得体内的兽性快要脱缰而出,要不是心中仅存的理智尚能控制他,他怕是早将两个美女压在了身前的茶几上,为人类的繁衍添砖加瓦了。

天晖很是狼狈,面红耳赤的看着天穹道:“殿下,不知道是何人要见我?

天穹可不知道矜持为何物,看着面红耳赤的天晖,哈哈笑道:“我说你小子真是太没用了,这两个女人都是媚术入骨的高手,只要你不发话,她们绝对会让你体会到世间最强壮的男人拥有何等英姿。哈哈哈!知道媚香苑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哪吗?媚术入骨的女人啊,她们能够掌控自如,哪个男人不想体会到做猛男的滋味。

“殿下,还是不用了。

天晖苦笑不已,要是私下无人,他倒是乐意尝试媚术入骨的女人有多妖娆,可以众目睽睽下做那事,他可干不来。

天穹邪笑道:“什么不用了,今天本殿下请你了,你必须将这两个女人满足了才行。哈哈!你们两个还愣着干嘛,只要你们让这小子满足了,不管你们有什么要求,本殿下力所能及的就帮你们办到。

“殿下说话可要算话。

两女吃吃娇笑不止,一人玉臂紧挽天晖脖子,热辣的香吻恣情送上,吻得他窒息,而另一个则是毫不顾忌的附身而下。

瞧着这一幕,天穹得意的同时,跃跃欲试了,然而萧战很不合时宜的出现了,让他不得不将心中的想法推迟片刻。

萧战很是惊讶,虽然看不到天晖的面容,但他一眼就认出了这小子的身份,只是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如此放得开,玩得比天穹还要激情。

“萧兄弟,你总算是来了,看看这小子是不是你要找的那家伙。

天穹很是兴奋,伸手一指被两女美女上下夹击的天晖,哈哈大笑着。

萧战微微笑道:“就是他,这次还真是要多些殿下帮忙,不然还真不好去亲王府找人。

天晖原本被两个女人弄得脑子发懵,这时听到萧战的声音,他打了一个寒颤,废了老大功夫才将把自己嘴堵得严严实实的女人推开,看着含笑看着自己的萧战,他羞愧难当的同时,很是兴奋的道:“真的是殿下,没想到还有见到您的一天。

“殿下?

天穹愕然道:“萧兄弟也是世子?

“大人,刚刚这小子激怒了在下,在下才愤怒出手的。

男子浑身冷汗直冒,刚刚的情形这管家似地人物就算是将他击杀,他白死了不说,还要被定在耻辱柱上,连累到身后的家人。

管家根本懒得理会男子,他扭头看向天晖,含笑道:“那就是天晖吧。

天晖惊魂未定,对于管家的出手他自然心存感激,急忙道:“晚辈就是。

管家满意的点头道:“很好,我家殿下想要见你,马上跟我走一趟吧。

管家的话不但让天晖一愣,还让一旁的男子浑身直冒冷汗,他这才向着强行抢夺天晖的功法,这一转眼那位殿下的管家就到了,这不是嫌他活得太过逍遥了,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就在他动手的时候来,这可是典型的捉贼拿脏啊。

天晖又惊又喜道:“不知道是哪位殿下?

管家淡然道:“是天穹殿下,马上跟我走吧,殿下要见你,这事可是耽搁不得。

天晖有些失望,要找他的人并不是萧战,不过天穹的名头他可是如雷贯耳,亲王府最大的纨绔,他可得罪不起。临走时,天晖冷冷看了一眼男子,随后他什么也没说,跟着管家走了。

男子一阵失魂落魄,他早就盯上了天晖,在确定这家伙有一套可以提升血脉的功法之后,就想着据为己有。当初害得天晖参加不了洗礼并不是那个天珲,主要出手的还是男子本人,一切都按着他的计划来了,没想到最后天穹世子跳了出来。

天穹何人,虽然人很纨绔,但这家伙的辈分实在是太高了,王府所有的世子见了这个家伙至少都要叫爷爷,这可是真正在王府横行无忌的人,得罪了这样人的人,就算是男子这样的候选世子,突然人间蒸发了,也不会有人替他出头。王府有规矩不假,但那也要看人,对于那些本身就拥有特权的人来说,规矩根本形同虚设。

男子有些失魂落魄的离开了天晖的住处,忽然他感到身前有人,定眼看去,他立时浑身一个激灵,哆嗦着道:“原来是天候世子。

天候脸色很不好,虽然扫了天穹的面子,但他却被萧战狠狠扫了面子,让人紧盯着媚香苑,可愣是没有看到萧战出来,这让他一瞬间有火无处可发,恨不得抽检砍人。男子失魂落魄的挡着去路,天候心中一切的不快涌上心头,当即就动了杀念。

随着天候心中产生了杀念,他身后的至尊自然感应到了,霎时间数道至尊的神念锁定了男子,只要天候一声令下,就将男子轰杀,至于王府定下的规矩,他们才不会在乎。

男子脸上立时毫无一丝血色,他几乎是大吼道:“殿下,小的有一件事情要向您禀告,这可是……

天候脸上挂着嗜血的狞笑,强行打断了男子的话道:“小子,今天本殿下心情很不好,你既然撞了上来,那就自认倒霉吧。

男子急声道:“殿下请听我说,小的发现了一套特殊的功法,人只要修炼就可以不断提升血脉等级。仅仅第一层,一个修为只有斋武境界的小子竟强行将血脉等级由七级提升到了九级,如果修炼后续功法,像王级,以及更高等级的皇级血脉都有可能。

天候脸上现出错愕之色,心中的杀机瞬间消失,饶有兴趣的道:“真有这种功法?你小子马上将这套功法献上来,本殿下可以赦免你刚刚的冒犯之罪。

男子急忙道:“这套功法原本掌握在一个直系弟子手中,刚刚小的正要得手时,天穹殿下的管家就来了,强行将那小子带走了。小的只所以冲撞了殿下,就是因为这事的原因。

“天穹?

天候脸上的神情再度阴沉了下来,想到了天穹,自然让他想到了不久前在媚香苑的事情,被一个无名小子羞辱,这让他堂堂的亲王府世子脸面都挂不住了。

冷冷的看着男子,天候寒声道:“那掌握了提升血脉等级功法的小子真的让天穹那家伙的弄走了?

“是的。

男子仍是惊魂未定,他感觉天候似乎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不由说道:“殿下,那小子的功法听说是从十三公主的孙子手中得到的,天穹世子并不一定是为了这套功法才找那小子的。

天候冷冷的看着男子,一字一句道:“你还知道些什么,都给本殿下说出来,希望你不要有所隐瞒,不然本殿下的怒火可不是你所能承受的。

男子哪还敢隐瞒,这个时候他根本不奢望天候帮助他得到世子之位,能够保住小命已是他做大的愿望了。

听完男子叙述,天候沉吟片刻,看了一眼身旁的一位至尊,后者根本不用吩咐,一个眨眼消失在原地,仅仅十多个呼吸的时间,这位消失的至尊再度出现,只是身边却多出来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体型瘦弱的男子,一双眼睛闪烁着精芒,看到天候,他急忙恭声道:“不知道殿下有什么吩咐?

天候淡然道:“天穹那小子回来后都干了些什么?

体型瘦弱的男子笑道:“天穹世子回来后就命人打听一个叫天晖的人,就在刚刚不久前将这人叫了过去。

“知道他为何要找这个人吗?

“时间太短了,属下没有获得太多有用的信息,唯一知道的就是天穹世子并不是自己要找这个人呢,而是在替人找人。

天候脸色阴沉,不管天穹是否冲着这套可以提升血脉的功法去的,他都不允许这套功夫落入这个家伙的手中。虽然这套功法是由十三公主一脉掌握,但他认为要想弄到手还是有办法的,他非常清楚,十三公主身份珍贵不假,可现在跟十七公主对上了,想来她是不会介意多上一个盟友的。

想到这里,天后再度看向了男子,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森然的杀机,这套血脉功法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这样对他们邪王一脉才是最有利的。

男子时刻关注着天候,对方眼中毫不加掩饰的杀机,他岂会看不到,他想要说些什么,可没想到还未等他开口,天候身后一名至尊忽然隔空一抓,一只大手扭转虚空,直接将他抓紧了手掌中。

这一幕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出手的至尊挥了挥衣袖,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似地,而其余人也像似什么也没有看到,都目不斜视。

天候根本没有将男子的死活放在心上,对于血脉的纯度,邪王一脉有着近乎病态一般的执着,对这套可以提升血脉等级的功法他势在必得。如果天穹敢阻扰的话,天候不介意将这家伙彻底的踢开,哪怕不折手段,他也在所不惜。

……

成了御龙帝尊,萧战发现身周很多东西发生了改变,最为明显的就是媚香苑的女人一旦遇到他,那双眼睛就像似要喷火似地。

媚术跟原术进入了实质化境界,萧战虽然俊美得一塌糊涂,但绝不会像以前一样因为那浓烈似酒的处子气息引得妖女们色心狂动,如今女人要想知道他是否是极品,只有推到了才能一清二楚。

可是现在了,媚香苑内的女人看萧战时都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他,就拿碰到了几个媚香苑内苑内的花魁,她们的姿色还真别所,比内蕴世界外的那些女人漂亮很多。一般作为花魁,理应高高在上,非常矜持才是,可他们相处不到一个时辰,她们挽着他的胳膊,香吻不时的印在他的脸颊以及嘴唇上。

当然了,对于这些勉强还认为仍在正常范畴内,可是让萧战无语的是,这几个女人都摸了他好几把,这可不是摸摸手之类的,而是直接往要害上下手。

好吧,摸就摸了,萧战也不是没有被女人这么偷袭过。不过说实话,面对这么热情的女人,萧战还是有些吃不消的,这倒不是认为自己摆不平这些女人,而是他的占有欲很强,一旦被自己上过的女人就不允许其他男人碰。媚香苑虽然跟传统的青楼有着很大的不同,但是这里的女人又有几个是只有一个男人的,萧战只要一想到被自己搞过的女人,被无数男人经手,他就感觉被无数人带了绿帽,心中能够痛快才有鬼了。

当然了,以萧战现在的身份完全可以将自己临幸过的女人要过来,这样就避免了前面的问题,但是他却不想这么做。要女人,在玄戒中极品的数以亿计,没有必要萧战是不打算收的。

如此受欢迎,萧战要是还不明白全是炼化了那件超级至尊器的话,那他实质化境界的媚术跟原术就算是白练了。萧战深知,御龙帝尊这个身份对于媚香苑怕是很重要,对于绾姒所说职责只是指点媚术跟原术,他是不会相信的。可惜绾姒暂时离开了,让萧战没有办法询问这个御龙帝尊的事情。

青丝、月叶、是媚香苑内苑最美的两个花魁,她们的修为虽然只有半步至尊竟,但是一身媚术跟原术却以达到了第五境的巅峰。

两女自从见着了萧战之后,就如同蜜蜂遇上了花蜜,粘着不放了。

青丝跟月叶都是绝色美人儿,被她们揩油,身为男人的萧战倒也不会觉得吃亏。绾姒不在了,让萧战稍稍意外的是,媚香苑负责的人竟然是这两个花魁,虽然都只是半步至尊,但她们却是媚香苑的核心弟子。

对于两女的身份,萧战倒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当初他答应做媚香苑的御龙这个职业,完全就是冲着情报而来,只要两女能够提供情报,管她们是何身份。

青丝跟月叶对萧战的要求都很热情,仅仅一盏茶的功法后,一个装满了亲王府机密材料的戒指被送了过来。亲王府的资料非常庞大,近王府核心成员就多大数十万,看着密密麻麻对这些核心子弟的描述,萧战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数十万人的详细资料库可是异常庞大的,这里可没有什么电脑之类的东西存储这些资料,要想一一查阅可是非常繁琐耗时的。好在萧战不是想要查人口的,对于这些根本不在意,他要了解的尽是亲王府大致的实力结构。

亲王府存在的历史长达数十万年,到底拥有什么,就算是有着中域最大情报组织的媚香苑也无法一一弄清。目前亲王府是三足鼎立之势,但中最强的一脉自然是战龙亲王这一脉,当今王朝大帝就是出自这一脉,哪怕大帝已经脱离了亲王府,他的影响力仍是异常庞大。

资料中显示,战龙亲王这一脉隐藏了很多高手,跟王朝大帝同一个时期的人有很多都活了下来,这些人中有不少修为达到了八重天至尊境,这让萧战对亲王的实力有了一个直观的认知。

亲王府最强的一脉就是战龙亲王这一脉,而天候所在的邪王一脉实力稍逊,资料上显示,这一脉实力最强的就是邪王,虽然只是第七代邪王,但他一身实力已经达到了八重天至尊的极致。

萧战将所有的资料都扫了一遍,对于邪王一脉的实力他忌惮之极,虽然无法跟空氏一族相比,但他如果不动用空氏一族跟冷氏一族的力量,根本就斗不过邪王这一脉。

萧战清楚空氏一族跟冷氏一族将是他手中一张王牌,这是要留在最关键的时刻用的,而这个关键就是他前往时空一族祖地的时候。萧战收服了空氏一族自然明白,诅咒之源就在时空一族的祖地,那里高手如云,就算是圆满境至尊说不定都有,目前看来强攻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既然不打算动用空之一族的力量,那萧战就只能从其他方面想办法了,继续力量是唯一的选择,亲王府,甚至整个金龙王朝都是他要争取的对象,当然了,这个媚香苑也不能放过。

亲王府的实力很强,要收服不大现实,借用才是最好的选择,让亲王府成为自己最坚定的盟友。萧战觉得他要做的就是确认这个邪王一脉是否就是时空一族打入亲王府的力量,只有一个团结的亲王府,才是对他最有利的。

萌妻太甜总统宠上瘾 贤者与少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