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徒子好色赋 邪恶漫画大全之家庭崩坏教师全彩

陆漫漫和林惠握紧手,小脑袋往她肩上轻轻一靠。

好喜欢现在的林惠,好喜欢现在的生活!

“我下午还要见见我的朋友们,你早点回去吧,和他好解释。记着,柔能克刚,温柔点。”林惠把她送到了雲凰门口,催着她上楼去找纪深爵。

“他又不一定在。”陆漫漫纠结地说道。

“他不在,你就等他,难道还要他等你啊?越等火气越大。”林惠和司机一起帮她把东西拿到了酒店大门口,让酒店工作人员替她拿上楼。

陆漫漫到了楼上,才发现包包换了,有些东西却没有放进现在背的背包包里,包括了卡袋,里面就有房间的房卡。她只有房卡可以开门,不知道房门锁的密码。酒店方只认纪深爵,没有房卡,不肯替她打开门渤。

陆漫漫这时候根本不敢给他打电话,只能自己出去逛逛。

正好,她可以去趟书店,找点做App要的资料。虽然傅烨今天干了件蠢事,但是郭莹确实帮了她很大的忙,解答了她不少疑惑。

她很希望能做成这件事,想一想,她会成为某App的缔造者,火遍全国……

黎水有好几家书店,有几年书店的生意大不如以往,渐渐没落了,直到去年‘优品书店’落户黎水,做得风生水起,终于给了一些爱读书的人一个能去的地方。

其实陆漫漫来得也少,不是她不爱读书,而是读书确实也是件费时的事。

里面很静,人们连呼吸声都小。

陆漫漫放轻了脚步,走进了书架之间,挑了本书去找位子坐下来看。这里分了区,儿童区,老人区,还有休息区。能躺着看,坐着看,歪着看,只要你想,你倒立着看也没人管你。

因为不是周末,所以书店里人并不多,她找了个安静地角落坐下,翻开书看了起来。

过了会儿,有个长发女子从她身边过来了,月退修长笔直,她忍不住抬头看……五官倒是普通,但是组合起来偏偏让人看着非常舒服,用男人的话来说,很有风情。

她不好意思盯着人家看,把书举高了一点,挡住了脸,视线追着她的背影走。

女子一直往前走,穿过了半月形的休息区,进了贵宾区。

那边是一间一间隔开的小房间,听说里面特别精致,要用那里的小房间需要预约,还得支付昂贵的费用。

女子进去了,推开的门正好朝向陆漫漫的角度,她猛地瞪大眼睛,如果没看错,里面的男人是纪深爵。

呀,在她这里受了刺激,马上就出来找女人了吗?

她放下书,摁着心口想了好一会儿,轻手轻脚地靠了过去,把耳朵贴在门上,听里里面的动静。

门的隔音效果好到让她生气,根本是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他在里面干什么呢?是不是也在亲嘴?他怎么就没得上什么亲吻过敏症?

陆漫漫越想越烦,一扭头,只见书店工作人员正好奇地瞪着她。她脸上一红,赶紧指了指旁边的房间说:“我也想要一间。

“请跟我来。”工作人员一脸狐疑地打量了她几秒,带着她往旁边的房间走。

陆漫漫走进去,立刻就知道了为什么这里敢收天价!

小巧精致的房间,设施一应俱全,一面墙上摆满了书籍,有电脑,有电子阅读器,你能随心所欲地做选择。还有一张可靠可躺的小圆床,旁边摆着垫子,玩偶。小冰箱里还有饮料,花样繁多……

“你想看哪方面的书,这里有搜索条目。”服务员教了她一番,记下了入房的时间,离开了房间。

陆漫漫左右看了看,鞋一踢,跑去了墙边,耳朵紧紧贴着,偷听那边的声音。

墙比门厚,当然更听不到什么了,她纠结烦躁了好一会儿,无计可施,只得把门打开一点,随时注意那边的动静。

纪深爵和女子在房间里呆了足足有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啊,什么事都能做完了吧!陆漫漫趴在门口,看着那女子走出来,伸手关门的时候,又扭头看着里面,小声说道:“白鸽的事,你不要管了。

白鸽?陆漫漫呼吸一紧,耳朵立得更尖了。

“白鸽背景复杂,你们只是要地发财而已,没必要追究这件事。还有,我真希望这件事早点完结,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一个月一到,就要接我回来,公开我们的关系。现在,只有十天了哦。十天之后,我要光明正大地站在这里。”女子继续说道。

陆漫漫脑子里嗡地一声炸开了,立刻死死盯住了女子的侧脸。

接她回来?这个女的……难道就是她那晚在车里见过的,纪深爵的心上人?纪深爵原来还没和她分手啊!

“我知道。”他的声音很低,但因为送到了门口,陆漫漫还是听到了。

她很难受,心揪得厉害,特别想现在就拉开门,冲过去看看,问问。但她没有,何必自取其辱呢?

我走了,你照顾好自己。”女子关上门,慢步离开。

陆漫漫关上门,额头抵在门上,想了好一会儿,越想越难以平静。

此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吓了她一大跳。匆匆拿起手机看,上面显示的是纪深爵的号码。

刚会完心上人,马上就想到她了啊?她是庆幸他还记得她这号人物,还是庆幸早早发现了这件事……

“喂……”她轻轻地打招呼。

“疯够了,回去。”纪深爵平静的声音传了过来。

“哦。”她咬咬唇,轻声应道。

等到他出去了,陆漫漫才垂头丧气地结帐出门。

没有什么事,会比发现自己爱的男人,原来不爱自己更让人难过了。

陆漫漫只是纪深爵的玩具,这让她难以接受。她觉得自己很傻,特别傻。

在街头站了会儿,陆漫漫放弃了回林惠那里的打算,决定还是回雲凰去,和他谈一谈。

她不喜欢把心事瞒在心里,事实是什么就是什么,早知道,早死心。

陆漫漫进门的时候,她的那些纸袋已经由服务员送进来了,纪深爵正握着一杯茶,坐在阳台看暮色。

傅烨说,他们这样的男人身边的女人多,都不值得托付终身,是不是真的呢?

“怎么站着不动?”纪深爵转头看她,眉头拧了拧。

“哦……我怕你骂我呗。”陆漫漫挤出笑脸,故作轻松地说道:“你可千万别误会,我和傅烨就是开玩笑。

纪深爵转回头,淡淡地说道:“我知道了。

看来,刘哲和许琥珀真的没有胡说!陆漫漫放下包,朝他走了过去,犹豫了一下,双臂生硬地抱在了他的肩上,轻声说:“你下午去哪里了?

“办事。”他握住她的小手,往前拉。

陆漫漫绕过椅子,就势坐到他的月退上,眸子定定地看着他。

还没出身,大妞从钢琴下面钻出来了,摇头晃脑地往两个人的月退边上蹭。

“啊……”陆漫漫很怕这大家伙,吓得赶紧缩起了脚,双手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脖子,“它怎么在这里?

“大妞训练有素,丁振南把它留给我,给我带路了。”他环着她的腰,慢声说道。

“那……太好了。”陆漫漫把两只脚尖抬得高高的,生怕大妞一不高兴,把她的脚丫子给啃了。

“你知道,为什么我一定要毁了罗素吗?”纪深爵腾出一只手,拍了拍大妞的头,声音放轻了。

大妞乖乖地趴下,陆漫漫的脚却忘了放低,双眸紧盯着他。

他静了会儿,一向英气的双眉间竞微微拧出了一丝疲惫和苍凉。半晌之后,才缓声说道:“我受了重创之后,辗转几个医院,都毫无办法。丁家的老大丁振何为了查我的事,丢了命。丁家兄妹瞒着我,说大哥是病去的,其实我都知道是怎么回事。那时候,我真有以死谢罪的冲动。

陆漫漫抚上了他的眼睛,把额头抵了过去。想一想,都很为他心疼。

“当时医院里还有一位八旬老者,陪我在楼顶上坐了一整晚。我能这么快站起来,与他有关。我答应他,给他女儿讨个公道。

“是傅晋宝害了他女儿?”陆漫漫好奇地问道。

“罗素之前的主人,并不是傅晋宝,姓赵,家里只有一个女儿,招了个上门女婿叫傅汉新,生下个儿子傅晋宝。后来傅汉新另娶了一个,生了傅烨。

“原来,沉默让你做的就是这件事啊。”陆漫漫恍然大悟。

“但……这和你下午见的女人有什么关系?”陆漫漫月兑口而出,然后死命捂住了嘴。

“一起喝杯茶的关系。”他风轻云淡地笑笑,对她的问话居然毫不意外。

陆漫漫一见就急了,愤怒地质问:“不是你的心上人吗?那她还说一个月就回来呢。

“那就一个月吧。”他继续一副淡泊的样子。

陆漫漫急了,一下就从他月退上跳了下来,气急败坏的说道:“你想脚踏两只船,没门!你要她就是她,你别忘了,我们是有结婚证的,你把我惹急了,我就去给她看,我气死你!

她这一跳,正好踩在大妞的尾巴上唐。

大妞也是猛地一窜,大脑袋转过来,冲她一张嘴,呜呜地咆哮。

陆漫漫眸子一低,看着它森白的牙,吓得半死,但又不肯再爬上他的月退,于是双手往钢琴上一撑,敏捷地往上跳,想去钢琴上蹲着。钢琴盖是打开的,小脚一落下去,踩得叮咚响……

“跟个炸药筒一样,一点都沉不住气。”纪深爵手掌往下摁,大妞立刻把脑袋蹭上去,乖得像小羊。

看,连狗都欺负她!

陆漫漫气得直嚷,“我就是沉不住气,你以为都像你啊?肚子里装了个老狐狸!脑子里还装着蜘蛛精!

他坐在那里,继续抚大妞脑袋,任她一个人像只鸟一样蹲在钢琴上面,气得浑身发抖。

“臭男人。”陆漫漫泄气了,她突然想到一件事!纪深爵这么气定神闲,只有两个原因,要么是他知道她在隔壁;要么,他根本不在乎她知道那个女人的存在。不管是哪个原因,都让她觉得自己是个大傻瓜!

纪深爵掀开她踩在琴键上的脚,开始弹琴。

你瞧,他就是这样,什么也不和她说。长此下去,她一定会得抑郁症的!

“你就抱着你的前任去吧,我讨厌你!”她从钢琴上跳下去,一脚又踩到了大妞的尾巴。

大妞跳起来,又呜呜地冲她吼。

“来啊来啊,大破狗你来咬死我啊,咬不死我,你就是……你就是纪深爵生的!你们两个去街上算命吧,绝配。”她咬牙切齿地骂道。

纪深爵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盯着她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斥责道:“把你的嘴捂紧点。

“就不捂!你也来咬死我。”陆漫漫气闷地往床上一扑,鼻头都酸了。

钢琴声停了。

陆漫漫趴了会儿,没等到他。她犹豫了一下,轻手轻脚地跑到门口去看,这人正在种太阳花。用小铲子松土,披一身暮色,拈一指娇艳。

压根就没有要过来哄她的意思!

呵,陆漫漫,你太抬举自己了!

纪深爵这人,他不想说的事,你打碎他的牙他也不会说,这种人放到战火烽烟的时候,那是大英雄,放到陆漫漫面前,就是能让她死去活来的臭男人!

她拿纪深爵无计可施,呆呆地看了他许久,沮丧地问道:“纪深爵,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他背对着她摇头。

陆漫漫感觉自己的心都裂成渣渣了!她左右看看,想找个东西打过去,打死他!她得不到,别的女人也别想得!看看抱枕,再看鞋底,再看他脚边冲她咧嘴的大妞,心碎地退了两步。

呸,陆漫漫,你有个啥用?

“我有一个目标。”他突然开口了,慢吞吞地说道:“要宠那个叫陆乖乖的小傻瓜,宠她到不要我宠的时候。

陆漫漫楞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我也叫陆乖乖啊。

纪深爵又摇头,小声说:“难怪被韩凌给卖了,除了傻乎乎地工作,你在哪方面精明过?买颗大白菜还要被人坑走二十块。

陆漫漫的脸红了红。

她也不光是因为老实,她就是觉得卖大白菜的大妈很不容易,干吗要和别人讲五毛几毛的价呢?她给人家一张二十的,结果人家找她一张十块的假钱……

“慢着,你怎么知道的?”她快步过去,狐疑地盯着他问。

“猜的。”他放下花铲,扬唇一笑。

“骗人。”陆漫漫抿抿唇,踮起脚尖掐他的下巴,小声说:“你是不是一直暗恋我啊?所以一回来就迫不及待地把我拐到你这屋里来。

“聪明一次了。”纪深爵低低地笑。

他的笑迷人至极,两只乌瞳里缀着暮色,融着晚灯,唇角勾起能钩住她魂魄的弧度。

陆漫漫被他的笑给迷晕头了,她知道自己得了一种叫做“爱上纪深爵”的不治之症,待她从目眩神迷中反应过来的,纪深爵又一次从她的质问中逃月兑了。

她在一片桃花色里死去活来,轻轻地把嘴唇贴过去,小声说:“我爱你,纪深爵。

纪深爵吻过她,贴着她的嘴唇细语:“我也是,爱陆乖乖。

一句话,化成定情神针,让她的心回到原处,稳如泰山。

行了,陆漫漫不问了,也不要他的解释了。

他有要办的事,她会安静地等着他实现一月之约。若爱情会让她变成傻子,她愿意当个傻子。人这一辈子,总要傻这么一两回,才能遇上那个能跟她地老天荒的人。

只有十天了呀,她可以去置办嫁妆了!

她想像那天有漫天的阳光,她一袭白纱温婉,慢步走向她爱的他,从此一辈子。他庞她,只庞她。

陆漫漫置办婚纱的速度不是盖的,逛到第三天就定下来了。人鱼裙摆,一字领设计,简洁得像一片白云的轻纱披在肩头。

“小姐真美。”工作人员给她整理好头发,惊艳地赞美道。

陆漫漫也喜欢这一身,越简单越好,就像她对纪深爵的感情,就是因为喜欢,所以才在一起。

她已经穿过一次婚纱了,那一袭婚纱是她用一年的工资买的,虽然不算昂贵,但是真的很漂亮。她的雄心壮志就是有份好工作,有个好丈夫,有个小家庭。她能和他一起,为了小家而奋斗,再养两个漂亮的小公主。

“乖乖,不再挑挑?这个还是挺便宜的。”林惠还不太满意,摇摇头,继续在里面找。

“妈,这个很好了,我喜欢。就这件,我买了。”陆漫漫笑着转了个圈,轻拎裙摆,让林惠给她拍照,好发给纪深爵看。

“唷,这是谁啊,试婚纱?这是要嫁给哪个瞎眼的?”阴阳怪气的声音从一边传了过来。

陆漫漫飞快地转头,只见斯佳妮抱着双臂,带着两个女人盯着她看。

“漫漫,换下来吧,我们换一家。”林惠拧拧眉,拦住了陆漫漫。

陆漫漫倒是不怕,她转过头,低眸看斯佳妮。因为试婚纱而踩着恨天高,这让她可以居高临下地看这个让人厌恶的女人。

“你是说你小叔叔瞎眼吗?”她微笑着问。

“哈,你想嫁给小叔叔?小叔叔就算看不见,也不会娶你啊!你少痴人说梦了,你以为他真的喜欢你啊?”斯佳妮掩着嘴尖声笑,尖刻地说道:“你们母女两个真是奇葩,全都是喜欢攀龙附凤,找有钱的男人当饭票。

“郁小姐,请你放尊重一点。”林惠拧拧眉,转身看向她,“有家教的女孩子不会这样说话。

“你家女儿多有家教啊?你们还不知道吧,小叔叔和他的女朋友月底就要订婚了,你就在这里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那不就是她吗?到时候看你眼珠子怎么掉下来!陆漫漫轻蔑地笑笑,转开了头,“斯小姐聒躁完了就走吧。

“看在同事一场,我提醒你,他的未婚妻姓赵,婚纱是在巴黎订制的,婚纱上面用一千零八十颗水钻,高跟鞋也是由香奈尔首席设计师给她亲手制作的,全球独一无二的鞋款,上面的钻石是小叔叔特地给她买的心型粉钻。你身上这是什么东西?给人家擦鞋,人家都懒得要!”斯佳妮抱着双臂过来,上下打量她的婚纱,冷笑道。

姓赵……就是她昨天遇上的那个人吧?

陆漫漫虚了几秒,转开了头。

“怎么,横不起来了?”斯佳妮盯着镜子,一手抓起了她的婚纱,笑得花枝乱颤,“陆漫漫,你真蠢,白白让一个又一个男人给睡了。赶紧去找下一个目标吧!如果你需要,我可以给你介绍几个,那个黄总挺喜欢你的,我给你牵牵线。

“你过份了。”林惠上前来,想拦开斯佳妮。

斯佳妮冷笑,用力一扯,把陆漫漫的婚纱撕开了。

登徒子好色赋 邪恶漫画大全之家庭崩坏教师全彩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