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爸爸是丧尸 大嫂大嫂

“可是你在这里睡不好。

“我能吃能睡,在哪里都睡得挺好的。”梁洛冰说着,竟然直接去了卫生间,打了一盆热水过来。

“大舅哥,我帮你擦洗一下吧,昨天然然只帮你擦了脸和手,估计你也挺难受的。”梁洛冰说着,不顾陆佳成一脸的尴尬和不情愿,直接帮他脱下了病号服。

这下轮到萧亦然尴尬了,两只眼睛不知道该看哪里了。

“然然,出去透透气去。”梁洛冰头都没回,说完就拿起湿毛巾帮他擦着胳膊。

萧亦然逃也似的出了病房,小手使劲摁着自己狂跳的胸口,这个老痞子,肯定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萧亦然站了一会儿,犹豫了一下,来到了医生的办公室,敲了敲门,得到允许才走了进去。

“医生,麻烦帮我看看308病床的病人恢复的情况,预计什么时候出院呢?

萧亦然实在受不了梁洛冰这个醋坛子了,但是他做什么都一副坦然的样子,又让你说不出来什么。

“病人的体质很好,伤口也没有任何发炎的迹象,再住一天,明天下午就可以出院了。”医生下午又去检查了一次,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那么出院后,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暂时不能洗澡,只能擦洗,避免伤口碰到水不好愈合,饮食清淡一些,别吃刺激性的食物就可以了。

“谢谢您。”萧亦然放心了许多,道完谢出了医生办公室。

当她来的病房的时候,梁洛冰已经帮他擦洗完了,弄了一地的水,他正在收拾着。

“我来吧。”萧亦然抢着他手里的拖把,梁洛冰没给。

“不用,你给你哥倒杯水去。

萧亦然听话的给陆佳成倒了杯水,递给了他。

“小然,你们回家吧,我一个人可以的。”陆佳成直接赶着他们回家了,与其看着心里跟刀割似得难受,倒不如看不见来的清净。

“佳成哥,那怎么行,你后背不能大幅度的活动,会牵扯到伤口的。”萧亦然看出来他的不高兴,但是自己怎么可能走呢。

“小然,听我的,你们赶紧回去吧,我一个人能行。

陆佳成话音未落,梁洛冰已经收拾好了,霸道的来了句:“都闭嘴,睡觉。

萧亦然无奈的冲着陆佳成耸了耸肩膀,意思是我也没有办法,咱们只有乖乖的听话。

灯关上了,陆佳成一个人趴在病床上,借着月光扫了一眼沙发床上紧紧相拥的两个人,没有一点点的睡意,心里堵得难受。

“别动,睡觉。”萧亦然躺在那里也感觉很别扭,又被他紧紧的搂着,忍不住动了动。

萧亦然一脸的黑线啊,无语的望着天花板,老痞子,臭*,你今天就是故意来气佳成哥的。

“不许再骂我,再骂我就在这里办了你。”梁洛冰在她的耳边耳语了一句,萧亦然直接闭上眼睛,装死吧。

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萧亦然终于忍不住困意睡着了,梁洛冰这才动了动酸疼的身子,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搂着她,也进入了梦乡。

一大早,陈玉琴走进病房的时候,差点没把下巴惊得掉下来,自己的儿子因着后背有伤,只得可怜兮兮的趴在病床上,闭着眼睛。

梁洛冰坐在床边,正在帮她掖着被角,萧亦然在沉睡中露出粉嫩的小脸,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睡得很香。

“阿姨,您来了。”梁洛冰赶紧站起身,知道这是小丫头除了小泽以外最亲近的人了,自己也得尊重点。

“昨晚没事吧?”陈玉琴轻轻的问了一句,梁洛冰摇了摇头。

“阿姨,别急,上午查房后如果没什么问题,就可以出院了,家里毕竟比这里舒服些。

“好。”陈玉琴点了点头,本以为昨晚是小然一个人守护者儿子,儿子能高兴一些,没想到,哎!

医生查完房后,发现伤口愈合很好,同意出院,梁洛冰二话没说,转身出去办出院手续了。

“阿姨,我想搬到你们那里住两天,照顾一下佳成哥,可是洛冰也要跟着,会不会不方便?

萧亦然知道梁洛冰不会答应自己一个人住过去的,可是陆佳成毕竟是因为救自己受了伤,怎么好意思置之不理呢。

“小然,你白天过来陪我就好了,晚上回家住吧。”陆佳成翻腾到下半夜才迷迷糊糊地睡着,心里那份酸涩和不甘实在是憋屈死了。

箫亦然感觉这也是个办法,自己先陪他两天,等好了就放心了,赶紧点头答应着,手里收拾着东西。

一行人收拾利索了,出了医院,直接去了陆家。

“梁总,你赶紧忙去吧,家里有我妈和小然就行了。”陆佳成回到家才吐出来一口郁气,想起昨晚他们相拥而眠心里就难受的要命。

“不,我今天不忙了,在家陪你们一天。”梁洛冰根本没拿自己当外人,坐在箫亦然身边,大手一直紧紧握着她的小手。昨天自己把所有的安排都推迟了,让老五盯着呢。

陆佳成无语了,一脸的黑线,心里不高兴但又不能说什么,只得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佳成哥,你中午想吃什么啊,我给你做!”箫亦然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梁洛冰就是一个软刀子,杀人都不带见血的,杀不死人磨死人。

“什么都可以,你做的我都爱吃。”陆佳成微笑着看着她,回了一句。

“好,今天中午尝尝我的手艺。”箫亦然笑着站了起来,你俩随便瞪眼睛较劲儿吧,懒得看你们俩。

“阿姨,我去帮厨。”梁洛冰一把摁住了要站起来帮忙的陈玉琴,屁颠屁颠的跟着箫亦然去了厨房。

“老痞子,你就是个醋坛子。”箫亦然一看他进来,关上厨房的门,小脸立即拉了下来,皱着眉头看着他。

“生气了?”梁洛冰伸手刮着她的小鼻子,笑呵呵的就亲了过来。

“闪开,一会儿不吃醋你就难受,你说他都受伤了,你还这样。”箫亦然抬手打了过去,梁洛冰知趣的闪开了。

“他都受伤了,也不忘记窥视你,我吃醋很正常,是个男人都没那么大度!

“我还没吃你的醋呢,你到对这些莫须有的事情来劲儿了。”箫亦然想起来那两个短消息,心里就堵得慌,要不是短消息闹得自己心神恍惚,陆佳成怎么可能受伤啊,自己完全都躲得过去的。

“我有什么地方让你吃醋啊,我周围除了男人就是男人。

梁洛冰说着,忍不住又凑了上来,都好几天没吃到肉了,心里着实想的难受。

“你讨厌,唔唔唔……”箫亦然刚想在说什么,小嘴猛地被他擒住了,后面的话不得不咽了下了。

梁洛冰紧紧的搂着她,恨不得一口将她吞进自己的肚子,女儿家的香甜在自己的口腔里蔓延开来,这两天心里的郁气散开了不少。

小丫头,出事的第一时间竟然不给自己打电话,直到自己找她才说,就算你当时吓坏了,为什么第一时间没有想到老子!

梁洛冰的气息粗重了起来,箫亦然也被他吻得七荤八素的,僵硬的身子渐渐瘫软在他的怀里。

“好了,我们做饭吧,别让我大舅哥饿坏了。”梁洛冰生生的控制住了自己,反正晚上你是逃脱不了的,臭丫头。

“你讨厌死了。”箫亦然这才从意乱情迷中清醒过来,自己好像对他没有了一点点的抵抗力,很容易就沉浸在他的怀抱里。

“对,我讨厌死了。

“你讨厌。

“对,我讨厌。

箫亦然气的没办法,举着小拳头将他打了一个够儿,直到自己的手都疼了,才气咻咻的瞪了他两眼,打开冰箱寻找着食材,考虑中午给陆佳成做什么吃。

“然然,我想吃饺子。”梁洛冰看到肉馅,两只眼睛跟饿狼一样放出来精光。

“你又不是病号。”箫亦然无奈的把他推开了,我不是来伺候你的。

“我出去跟病号商量一下去。”梁洛冰说完大长腿一迈出去了,箫亦然无语的望着天花板,梁洛冰,你就是个幼稚鬼。

两分钟,梁洛冰笑呵呵的进来了:“搞定,不过要吃韭菜肉的。擦,病了还挑三拣四的。

“没韭菜!”箫亦然冲他翻白着,肯定是他跟陆佳成说了,还不是自己愿意吃罢了。

“有,陈阿姨已经让佣人去准备了。”梁洛冰才不怕呢,陆氏集团也不是盖的,家里什么菜没有。

“你丢不丢人,到人家要吃要喝的。

“不丢人,我好歹算是这个门里的姑爷,跟丈母娘要吃的,不过分。

“你……”箫亦然刚才在想再说什么,佣人拎着菜进来了,使劲瞪了他一眼,咽下了下面的话。

在佣人的帮助下,饺子很快就上了桌,四个人坐在了餐桌上。

“你们也过来一起吃吧。”陈玉琴招呼着管家,看了看梁洛冰,见他没什么异样,放下心来。

先放下儿子不说,这个梁洛冰说起来人真的不错,长相好,个子高,眼睛一直围着箫亦然打转,事事处处都在照顾着小丫头,那个疼爱呵护的劲儿,让自己都羡慕不已。

不过,他好像对什么都不嫌弃,什么事情都能塌*子来做,刚儿子还说昨晚竟然帮着擦洗身子,一个寰球集团的二少爷,看气质是高雅尊贵、谈吐也不俗,可是真的没有表现出来一点点的架子和高傲,这倒让自己震惊不已!

儿子也说私下里调查过他,除了寰球集团的二少爷身份之外,查不到任何的有用的消息和蛛丝马迹,其他的几乎都是空白。人在干净,也不能这么干净啊,就这点让自己有点担心,有机会还得提醒一下小然。

将近中午时分,陆佳成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萧亦然那惊喜的小脸,努力的挤出一丝微笑,麻药劲儿过了,这会儿后背疼的厉害。

“佳成哥,你可醒了,都吓死我了。”萧亦然惊喜的说着,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小然,别哭,我这不是好好的吗?”陆佳成努力抬起自己的胳膊,帮她擦着眼泪。

“我不哭了,不哭了。”萧亦然握住了他的大手,很温暖,赶紧止住了眼泪,微笑着,看着他因为疼痛有点难受的脸。

“佳成哥,是不是很疼啊?

“不疼,别担心。”陆佳成生怕她难受,赶紧摇头否认着。

萧亦然哪里肯信,直接嗯响了呼叫铃,医生和护士赶紧赶了过来,因为在vip高级病房的病人,非富即贵,而且上面还打了招呼,让重点看护好这个病人。

医生给陆佳成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伤口并没有发炎的迹象,萧亦然这才放下心来。

陈玉琴带着管家来到病房的时候,温暖的阳光射进病房,陆佳成微笑的倚在病床上,萧亦然坐在床边,两个人不知道再聊些什么,病房里时不时的传来爽朗的笑声。

“两个人聊什么呢,这么高兴!”陈玉琴进门微笑着问了一句,儿子俊朗的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尽管伤口很疼,能看出来心情很好。

萧亦然也是笑嘻嘻的,虽然一双清眸还有些红肿,但是没有了昨天的惶然和害怕。

“陈阿姨,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了?”萧亦然早上吃了一点早饭,剩余的小米粥刚才自己全部喂给了陆佳成,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馋猫,跟小时候一样馋。”陈玉琴笑着,打开了带来的食盒,拿出准备好的两人份午餐,荤素搭配,汤汤水水很是丰盛。

萧亦然拉过来小桌子放在陆佳成眼前,首先给他盛好了饭菜,试了试汤的温度,双手端着,送到了他的嘴前。

陆佳成微笑着,轻轻喝了一口,不输液的一只手冲着母亲竖起了大拇指,然后接着喝了起来。

喝完汤,萧亦然端起饭碗,一口菜一口饭的喂着陆佳成,两个人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或者扭捏,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和谐。

陈玉琴和管家都看呆了,阳光下的两个孩子,脸上都泛着一层金色的光晕,温馨和谐,让人看了心里竟然没有一丝丝的杂念,倒是满满的都是柔情蜜意。

陆佳成心里真的很满足,一双俊目含着笑意看着眼前的小奶包,大口的吃着饭,也许这是自己靠近她的最好理由了吧。

自己真的感谢这场意外,真的想自己病的重些,在重些,多住几天院,享受着这些来之不易的照顾。

陆佳成吃饱了,萧亦然才自己盛了饭菜,一个人闷头吃了起来。

“妈,你身体不好,赶紧回去吧,别惦记我了,有小然在这陪我就行了。”陆佳成见小丫头吃饱了,赶紧冲母亲使着眼色。

“阿姨,我一个人在就行了,快回去休息吧。”萧亦然也催促着她,陈玉琴不情愿的带着管家离开了,病房里安静下来。

“佳成哥,下午不用输液了,我扶你上个厕所,睡一会儿吧。”萧亦然帮他擦着手,嗯响了呼叫器,液体已经输完了。

“好。”陆佳成应了一句。

“你慢一点儿,我扶着你。”萧亦然扶着他下了床,见陆佳成一个人直接去了卫生间,急的在他身后大叫了一句。

“我后背砸伤了,腿没事。”陆佳成回了一句,萧亦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拿他当病人看了,这会儿才想起来男女有别,小脸瞬间涨的通红。

陆佳成出来的时候,萧亦然的小脸还红红的,见了他不好意思的笑了。

“小奶包长大了,哈哈,知道害羞了。”陆佳成装作不经意的开着玩笑,爽朗的笑声里透着几分无奈。

“睡一会儿吧,我困了。”陆佳成早就看出来她很疲惫,估计昨晚一直陪着自己,肯定没有休息好的缘故,尽管自己这会儿不困,但是想让她睡一会儿。

“嗯,好,午安。”萧亦然帮他盖好了被子,一个人跑到沙发那里,也躺下了。

“佳成哥,还记得吗,小时候我总赖在你家不肯走,知道为什么吗?”萧亦然躺下了,才感觉跟一个男人共处一室有些尴尬,困意没有那么浓了,听到陆佳成也没有睡着,打破了寂静。

“赖皮呗,还不是看我妈对你比我好啊,天天跟我争。”陆佳成特别享受这一会儿的静谧和安宁,心里真的希望时间过得慢一些,再慢一些。

“才不是呢?”萧亦然撅起来小嘴,陆佳成的病床比沙发高,看到了她小脸上的一丝失落和疑惑,清亮的双眸黯然了下来。

“那是什么?

“哎,自从有了小泽,妈妈还是原来的妈妈,可是爸爸却变了,感觉突然的不喜欢我了,只喜欢弟弟一个人了。所以为了找存在感,我就总去你家,死赖着不走。

“你那时候那么小,会不会想太多了?不过那时候重男轻女,倒是有可能的。”陆佳成安慰着她,当时自己也感觉萧江河每次见了萧亦然,有些横眉冷对的样子。

“佳成哥,我也不知道。记得弟弟出生后不久,妈妈跟他大吵了一架,从那以后见了我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所以后来只要他回来,我就去你们家呆着,心里好害怕,生怕哪一天妈妈也不喜欢我了。

“所以我妈妈自杀以后,我有一段时间是那么的恨她,感觉全世界都放弃了我,可是我得硬撑着,因为小泽比我还没有安全感,哎。

“小然,如果那时候我没离开该有多好。”陆佳成心痛的说着,十年过去了,一切都变得面目全非了。

“佳成哥,都过去了,现在不是都很好嘛。”一声长长的叹息,萧亦然不在说话了,大眼睛有些酸涩的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原来自己冤枉了妈妈那么多年。

病房里安静了下来,萧亦然的困意慢慢袭来,闭上了眼睛,小泽长大了,还有梁洛冰那么在意自己,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这一觉,萧亦然睡得真香,梦里都是梁洛冰,他对着自己笑,对自己说着甜蜜的情话,还抱着自己在阳光下飞奔着……

“陆总,这几分文件需要您签一下字。”萧亦然迷糊中,听到有人说话,好像是王奇的声音,但是因为困顿的厉害,在美好的梦里不愿意醒过来,又沉睡了过去。

等她在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夕阳西下了,揉着酸涩的眼睛,见陆佳成坐在病床上看着文件,王奇坐在凳子上,也在电脑前忙着呢。

“不好意思,都这个时间了。”萧亦然不好意思了,自己这是照顾病人吗,一个人睡的好死的说。

“醒了,赶紧起来喝点水,正好我也渴了。”陆佳成说着,伸手指了指杯子,其实自己刚喝过水,怕她难堪,赶紧指使着她。

萧亦然微笑点了点头,用手拢了一下有点乱的头发,赶紧给他端过来一杯水。

“我想吃水果,帮我削一点儿。”陆佳成喝完了水,指了指床头柜上的水果。

梁洛冰和栾梦浩进门的时候,萧亦然正在把削成块的苹果放在陆佳成面前。

“陆总,怎么样了?”梁洛冰脸色依旧平静,见王奇也在,沉着声问了一句。

“好多了,谢谢梁总过来看我。”陆佳成得体的微笑着,没有一丝的异样。

“应该的,我应该谢谢你救了然然。

“客气了,只要小然是安全的,我怎么都无所谓的。”陆佳成言下之意,自己为了救她,就算丢失了生命也在所不辞。

梁洛冰笑了笑,没在继续这个话题,转向了萧亦然:“然然,我给你带了换洗的衣服,进去洗个澡。

“是啊,好。”萧亦然有点儿轻微的洁癖,衣服早就感觉有点脏了,但是因为没有换洗的衣服在这里,昨晚没办法,好歹擦了一下。

陆佳成的脸色一僵,自己凭借受伤这件事儿,只想将她禁锢在自己身边的时间多一些,可是真的没有设身处地的为她着想。

“去吧。”梁洛冰冲她挑了挑眉毛,萧亦然笑嘻嘻的接过他手里的袋子,转身进了浴室。

四个大男人都沉默着,没在说话,陆佳成和王奇忙着公司的事情,梁洛冰和栾梦浩也用手机忙着,只有浴室里哗哗的水声不时的打破这病房里的宁静。

萧亦然洗完澡出来,梁洛冰从袋子里拿出来吹风机,示意她坐在自己身边,轻轻帮她吹着那一头柔顺的长发。

陆佳成的好心情这会儿彻底被他打乱了,一天的宁静和幸福在这会儿已经荡然无存了,如果不是当年自己的离开,为小丫头做这些事情的人应该是自己,眼睛扫了好几眼那刺眼的一幕,说不出来的酸涩滋味涌上了心头。

“舒服了吗?”梁洛冰轻声在她耳边问了一句,萧亦然扬着红嘟嘟的小脸,轻轻的点了点头。

突然,门开了,一个服务员装扮的小伙子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一个大食盒:“请问,是哪位先生定的晚餐?

“我。”栾梦浩赶紧站了起来,刚才自己坐在老大身边看着他们秀恩爱,不光陆佳成难受,自己也难受啊,这是分分钟虐死单身狗的节奏啊。

“吃饭了,给你哥盛饭。”梁洛冰说着,双手掐着小丫头的细腰,扶着她站了起来。

萧亦然羞恼的瞪了他一眼,赶紧接打开了食盒,摆开了饭菜。

这会儿陆佳成不输液了,手可以自由活动了,再也没有让小丫头喂饭的理由了,再说梁洛冰还在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呢。

晚饭后,王奇和栾梦浩行动出奇的一致,两个人竟然同时站起来告辞,一起走了。

“你也跟老五回去吧,我一个人可以的,晚上佳成哥不输液了,没有什么事儿了,今晚不用陪我了。”萧亦然见梁洛冰不动地方,生怕他休息不好,催促着他。

“老婆在哪里,哪里就是家。”梁洛冰这会儿施展开了自己的厚脸皮,不就一晚上的事儿吗,自己来的时候早就问过医生了,他的伤没有什么大碍,没事的话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我的爸爸是丧尸 大嫂大嫂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