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光之匙 我现在只想搞钱

你干什么!坐下!

唐岁如半躬着身体,我想解决一下生理问题,几位哥哥应该没有什么兴趣看女孩子尿尿吧?

你确定不是偷跑?男人依旧声音冷冽。

外面又冷又黑,我又怕,怎么可能偷跑,我还指望三位哥哥明天带我离开这个该死地方呢!我再也不要出来野营了,太恐怖了她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泪水哗啦啦的布满了两只大眼。

晶莹的泪珠顺着她的眼角不停的往下流,像是流不尽的瀑布一般。

她耸着肩膀,嘟着小嘴,几位哥哥,我快憋不住了,唔唔唔

出去出去!两分钟之内你不回来,我让你知道你跑得快,还是子弹跑得快!

唐岁如立刻就往外面跑,野外漆黑一片,阴冷的风呼呼呼的吹着,银色的月光衬的周围都阴森了几分。

她出来也没有看到封厉或者叶辜深的身影,所以,她只能将自己的项链放在了野草上。

封厉会来的话,应该会注意到有危险的!

她很快就回去了,回去之后,她就悲剧了。

因为她的随身携带的包,被他们拿走了。

她有点局促,封厉似乎往她的包里装了一些带有赤骋军标志的东西。

果然,为首的男人站起来,一步步朝她逼近,你到底是什么人?说话!

唐岁如绞着双手,余光瞥了眼散落一地的东西,应急的药还有一些饼干上面有赤骋的标志。

一把冰冷的枪口对着她的额头,唐岁如见过枪,以前被叶辜深拿着玩过,可是这一枪,稍有不慎,就会要了她的命!

不要,你们不要告我,我只是路过的时候,捡到的!我的驴友都出事了,我一个人害怕,看见有人掉了东西,我就偷偷的捡了,你们不要告我,我不要去监狱!唔唔唔她捂着小脸,我再也不敢了,好不好?

她的演技应该不错吧?

她现在忽然有点庆幸排练了两个月的话剧,她的演技都锻炼出来了!

捡的?我怎么不相信呢?你在哪里捡的?男人扣动扳机。

我,大哥,我说实话还不行嘛!具体什么方向我不记得了,但是那个地方,有帐篷,有好多吃的,但是还有死人!是被枪杀的,所以我刚刚看见三位大哥的时候,很害怕你们不会再玩真人CS吧?她紧张的身体轻颤。

她眼圈泛红,小鼻子一抽一抽的,一脸纯洁无辜的模样,我怕自己找不到路出去,所以多捡点吃的,还好遇见了你们,你们一定会带我出去的,是不是?

她泛泪的眼睛忽然冒出了亮晶晶的笑意,我都把吃的给你们了,明天带我一起下山好不好?

如果要下山,说不定他们已经完成任务了,或者还没有找到叶叔叔!

我们不下山!我们要打野猪!后面来了一个男人,一个小姑娘,被你弄得梨花带雨的,看着闪闪惹人疼了!

那你们打吧!我也不打我明天自己走!唐岁如高昂着下巴,大哥,你的枪口,能不能移个位?

叶叔叔!叶叔叔!唐岁如不管不顾的冲了过去。

封厉眼神四周查看着动静,锐利的扫过地上躺着的人,没有首长!

没有到底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唐岁如心口砰砰砰的直跳,弱弱的开口,他不会有事的,对吗?

刚刚没有顾及她,现在看她有点狼狈的模样,说到底不过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十八岁小姑娘而已。

封厉不忍不回答她,不会!

那就好,他那么厉害,怎么可能有事!唐岁如嘴上安慰自己,可是心里紧张的像是一根钢筋不停的绞着,一寸一寸的侵略她的皮肉,万箭穿心般的蚀骨。

记得这里,这些人的尸骨,一定要处理。她慢慢的走了出来,你知道在那里找叶叔叔吗?

不知道!

封厉四处看着,将一些吃的,和医药品又往唐岁如的包装了一些,自己还背了一个比较大的包,然后两人才离开。

这次,他们走得比较慢,因为是走的树林中,不敢走里面的路。

阳光斑斑点点的照耀下来,唐岁如紧紧的跟在封厉的身后。

想到刚刚的情景,连暗杀都搞得这么正大光明了,难道真的和杀说的一样,这一次一定要叶叔叔回不去,一定取了他的命?

叶辜深的命是那么好取的?

坐下来休息一下。封厉在一块大石头面前停下。

唐岁如坐了过去,封厉递给她水,她喝了一口之后,就抱在手里,耷拉着脑袋,像个受惊的小兔子。

封厉站着,眼神观察着四周,虽然西山很大,但是他们在明,敌人在暗,还是小心为妙,任何一个不起眼的地方,都有可能是有敌人的存在。

是总统吗?唐岁如忽然问。

应该不是。

为什么?

他已经没有了连任的机会,不求着叶家的庇护就不错了,怎么可能在惹首长!

那倒也是唐岁如将饮料瓶捏成了瘪瘪的,万一他气不过,非要

封厉一个眼神冷冷的盯着她。

你别这样看着我,我就是想想!我不说了还不行吗?这可是我老公,我比你更不想他出事!唐岁如起身,走吧!出发!

她感觉封厉走在前面一定是有目标的,至于是什么,她就不知道了!

叶辜深的贴身手下,应该不会害她吧?

最后,他们停在了一个山洞。

封厉将所有的东西放好,又准备了木柴,还弄了不少的杂草,挡住了洞口。

夫人,你现在这里休息,我去找首长!我找到他会带他过来!

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唐岁如抱着背包,弱弱的问。

老实说,夫人你走的太慢,带着你不方便,而且如果遇见敌人,我要保护你,还要应对敌人,我没有十足的把握,留在这里比较安全!

那你不会忘了来接我吧?唐岁如心里一阵酸涩,果然被嫌弃了。

她今天也没有怎么拖他后腿吧!

刚刚一直走没有注意,现在停下才感觉双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不会!封厉面色严肃,孤身离开了山洞,洞口从外面被遮挡的严严实实。

闪光之匙 我现在只想搞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