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垮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我们的爱太无奈

779一招败敌

“请!”六指望着羿锋,淡淡的说道。即使是羿锋七天的杀戮依旧没有让他太过恐惧。曾经的他,也胜过百场,每场胜后,对方也是再无生息。这才有着他现在的名声。

羿锋有几分实力,可是年少的模样,依旧给予六指极大的信心。

众人见六指身上的斗气隐隐跳动。一个个眼神之中也冒着炽热的光芒,一个个目不转睛的望着场中的两人,一个是新擂主的神秘少年,一个是老牌的擂主。即使是在暴乱之地,这样的场面也极少看到。

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杀戮更让他们兴奋。

“当年六指最喜欢的就是捏碎别人的喉咙。不知道今天他能不能做到?

“比起战绩,六指比起羿锋强多了。起码在他手中死的人多多了。

“可是羿锋也不差,一个八阶强者在他手中也只是十招。

“六指当年杀一个九阶也才十余招而已,而且我听说他最近晋级了,突破九阶顶峰达到了王阶!

“王阶?!”这句话终于让人深吸了一口凉气,在暴乱之城的王阶,比起外面的王阶强者要强悍数倍不止。因为在这里,都是把脑袋挂在腰带上,同阶强者中,罪恶之城的狠辣和经验,都要远超外面。

原本对羿锋还有点信心的人,听到六指步入王阶之后,一个个对他也再无信心。羿锋的年纪不大,就算是那种凤毛麟角的天才突破至王阶了,但是他又如何是血腥的六指的对手。

“我真期待喉咙捏碎的那一刻的爆发的声音。

“还好,六指只是对喉咙有兴趣,啧啧,这小子的尸体,刚刚死应该还有些温度吧,粉嫩的模样,让我真舍不得放弃。

“……

一句句变.态的爱好从这些人嘴里冒出来,所有人几乎都认定羿锋会被捏碎喉咙一样,对羿锋再无一丝的忌讳。对于一个即将要死的人,他们用不着忌讳。

原本放在石桌上的酒杯也有人伸手想起触摸,羿锋看到之后,冷哼一声,一颗石头从他手中弹了出来,然后砸在酒杯之上,晶莹的酒杯应声而碎,淡淡的声音传进每个人的耳朵里。

“本少的用过的东西,不希望有人触碰!

淡淡的声音把原本又开始骚闹的声音压制了下来,一个个看向羿锋,发现羿锋依旧和以往的表情,平静的让人感觉六指在他面前不堪一击似地。

“一招!”羿锋看着六指,突然张口说道。

一句话让六指一愣,随即六指就仿佛听到一个莫大的笑话似地,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之中满含着讥讽。

“一招!有意思!太有意思了!你难道到了王阶五阶不成?”六指从来没有今天这般开心过,尽管他知道面前的少年有些棘手,可是从来没有想过对方居然说出一招败他来。

作为一个王阶,而且是在罪恶之城生存了这么久的王阶。就算是一个五阶王阶强者,也休想说一招能败他。可是面前的少年却这般说了。

众人听到羿锋的话,一个个也发愣。他们这么看羿锋都不像是一个能达到五阶的强者,羿锋的脸还是太青涩了。他们就算满打满算,也只是当羿锋是一个刚步入王阶的武者而已,而能掌控属性力量的五阶王阶他们怎么都不敢相信。

“一招足够了!”羿锋望着哈哈大笑的六指头,他淡淡的说道。从六指一出来,羿锋的气场就一直被压制。这和羿锋要的目的不符合。

“好!我就看你如何一招败我!

说完,六指挥动着拳头狠狠的向着羿锋的喉咙轰了过来,强大的能量压迫的虚空微微作响,整个虚空似乎要被压碎似地。有着几道漆黑的裂缝。

六指拳身所过之处,仿佛能吸纳暴乱之地的血腥气息似地。一股强大的血腥气息向着羿锋扑面而来。羿锋知道这不是六指的吸纳的原因,而是在罪恶之城的杀戮,让他拥有这样一股让人心寒的血腥气息。

即使是羿锋,在这股血腥气息之下,都微微有些心寒。这要杀了多少人,才能拥有这样的气息。

羿锋望着在他眼中慢慢变大的拳头,羿锋也没有一丝的小视,掺杂着血腥气息的六指。实力比起平常王阶高出数筹。即使是羿锋,也不得不承认,要是单单使用斗气和他对抗的话,败多胜少。

可是,羿锋体内仅仅只有斗气么?!

羿锋的邪帝之力疯狂而出,配合着斗气凝聚在一起,爆发者同样莫大的气势。比起六指的血腥,羿锋的却是君临天下的威严。

这股气势一出,原本震撼六指实力的等人,一个个也同样震撼羿锋的实力。

羿锋爆发的气势,虽然不是针对他们爆发的,可是他们却依旧感觉到莫大的压力。要不是他们生生控制,都有人膜拜。

六指眼中也闪过了一丝惊讶,这股威压让他的斗气再次暴涨了几分,他早就猜测羿锋不只是将阶顶峰的实力,却想不到对方真达到王阶。而且这股威压比起他所凝聚出来的血腥更加的恐怖。

六指知道,要是正常打斗的话,依靠着这股威压,他就丝毫占不了上风。

可是,现在并不是正常打斗,对风居然样样一招要败他,他只需要接下对方一招就可以了。六指自信,就算被对方压制,可是一招想败他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两人等级并没有差距。

羿锋体内的斗气凝聚到最大极限,他望着依旧丝毫不在意的六指,脸上有着冷笑之一。气海中心的蓝色能量,也一道道的透露出来,而后凝聚在羿锋拳头之上。

有着蓝色能量的加入,羿锋感觉到虚空的能量以可见的数量向着他拳身凝聚而来。羿锋现在隐隐能分辨出能量属性,他明白凝聚而来的,大多都是水属性的能量。

羿锋感觉到拳身之上不断累积的能量,他并不满足,噬珠能量依旧被他疯狂的驱动到拳头之上。羿锋有史以来第一次驱使这么多噬珠能量。不为别的,就为一招败对方!

六指的拳头越来越近,羿锋的双腿没有移动,可是人却向着后面飘腿。六指的拳头不多不少,一直和羿锋保持着一米的距离。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由佩服羿锋对速度的控制力。

羿锋依旧不断的把体内的斗气轰涌而出,当最后一丝斗气涌上他拳头之上的时候,羿锋这才微微的抬起手,停下了飘动的身子,那只手轻轻的向着对方迎了上去。没有发出一丝的气势,和六指的拳头对比,羿锋显得丝毫不起眼。

==今天第一章,很晚了,真抱歉,不过在QQ状态之上和大家打招呼了,抱歉抱歉,过两天从老家回来就爆发,今天会更的有些晚,但还是不下于三更的,兄弟们原谅下下了。==

暴乱之地

城中府内,几近奢华。即使是因为人久不住,灰尘满布。可是却不能掩饰不了其中的尊贵和豪华。作为帝王的在外寝宫,这个世界所能做到的奢华,几乎都凝聚在这个宫殿之上。

羿锋处于其中,都有些被迷离了心神,心想就算在这里面紫醉金迷一世,怕是也愿意的。

只不过,这座大气和奢华的城池,却变成的杀戮之地,让人不得不惋惜。柳梦然虽然没说,但是羿锋却看到了她眼神之中的遗憾。

这个宽大的如同宫殿一样的府邸,入住百余人绰绰有余。甚至还占不到这个宫殿的一脚。羿锋心想要把这个府邸全部清理干净也不是一日之功,只能退而求其次,把主宫殿给清理出来。这也是整个宫殿之中最为奢华的场所。

柳老本着仆人的姿态,任由羿锋怎么邀请,都不可入住主宫殿,他就如同身为宫殿侍卫一样,住在宫殿的外围,大有保护宫殿的意思。

绿煞三人见柳老等人住在外殿,他们也不敢入主宫殿之中。一路之上,他们隐隐明白了柳老的实力。一个尊阶强者,居然是柳梦然的仆人,他们想想都感觉到头脑发麻。对于羿锋和柳梦然更是不敢有一丝逾越。所以见柳老他们住在外面,他们也识趣的选择的了外殿。

一个有着几个羿府大的主宫殿,入主进去的人却仅仅四个人,即使是羿锋也感觉空荡。羿锋心道要是有一些侍女就好了。这样子就真的像一个紫醉金迷的帝王了!

不过,在罪恶之城这地方,要是找几个侍女前来照顾自己,羿锋都担心他晚上会被刺杀。羿锋心头有些无奈,早知道这样,当初离开帝都的时候,就应该带些侍女过来。

想到这点,羿锋觉得还是应该和紫音商量一下,把当初在帝都的那些侍女调用一些过来。偌大的府邸,总归要人搭理的,总不能事实都紫音和柳梦然动手打理。至于柳老等人,羿锋甚至没有想过请他们动手,除去柳梦然,羿锋不见得能命令他们。当然,羿锋也没想过命令他们。

……

城主府邸再次开启这消息,一时间传遍了整个罪恶之城,这个消息也惊起了千道浪,一个个目光也注视着城主府邸。

可是城主府邸除了开启之后,其中再也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就好像猛的平静了下来。不过如此的平静,并没有让罪恶之城的人遗忘,一个个目光依旧注视着城主府邸。

他们都是一些桀骜不驯的人,一个猛然出现在他们头顶的城主,让他们不屑的同时,也同样嫉恨了起来。罪恶之城的城主府邸尽管奢华到极致,可是并没有人敢入住其中。

除去没有钥匙之外,另外一个原因是,入住城主府邸很大可能成为整个罪恶之城的公敌。当然,入住皇家的宫殿也同样会受到皇室的打压。

整整七天,进去城主府邸的人没有出来一个,显得异常的平静,这般异状,更是让一些有心人把视线放在城主府。

……

是夜,一道影子从城主府邸疾驰而出。速度之快让监视着城主府的人都没能发现,即使有人偶然看见,都以为是眼睛花了。

羿锋速度在融合噬珠之后,更显的快捷,隐隐有着突破魅影身法第二层的倾向。七天的时间,羿锋已经把整个罪恶之城给摸索的差不多了。对于罪恶之城的势力分布,他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既然身为城主,那就要有城主的尊严。三皇子既然把罪恶之城给他,甚至连说都没说罪恶之城的情况,那是因为三皇子相信,羿锋必定能真正的把罪恶之城纳入囊中。

羿锋也不肯认输,对方有能掌控一个国家,他要是连一个城池都掌控不了,那他这个帝君,脸就丢大了。何况,这是他以后的家,谁能容忍他的家每天都充斥着混乱和杀戮?

不管那个原因,羿锋都需要一个安静的静馨城。既然以往湛蓝皇帝派的几任城主做不到。那就从他手中改变吧。尽管羿锋七天的查探,让他明白要恢复以往的静馨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起码要努力。

羿锋深吸了一口气,迈着步子向着西边的一个方向走去。这是他此行的目的。

羿锋很快就来到了一个地下城,喧闹怒骂之声不绝于耳,地下城混乱无比,yi.n乱糜烂随处可见。大街上见到的那一切,在这座地下城之中仿佛是小儿科。

在这里,一切的罪恶都随处可见。到处散发着血腥和糜烂的气息,把人性的一切都给泯灭。

羿锋迈着步子向着最深处走去,避开那一场场杀戮和糜烂。目光目不斜视的向着最深处走去。

当羿锋走到一个擂台的不远处,这才拉过旁边的一把椅子,取出一块布,把椅子旁边的大理石桌上的血迹摸掉。然后从戒指之中取出酒壶,酒杯。一个个人自饮自斟了起来。

充斥着耳中的糜烂和杀戮之声,羿锋仿佛侧耳不闻似地。

羿锋目光平静的注视着擂台之上,擂台之上的胜负已经分了出来,一个武者的拳头不断的轰着对手的脑袋,血浆和血液沾染了他一身,那个人脑也被轰的粉碎。

武者似乎很满意这样的血腥,依旧狠狠的轰着那个脑袋,爆发者疯狂的笑声,笑声无比刺耳。偶尔飙射到他口中的血浆,他也用着舌头舔舔吞了下去。

羿锋依旧面不改色的看着这一幕,翻动着手中的酒杯,倒出一杯酒,也如同血液一样红,羿锋轻轻的抿了一口,在这样一个地方,羿锋的红酒显得极为刺眼。也给羿锋带了一丝邪魅。

独立独行的羿锋,很快引来在这个暴乱之地的人的注意。这个地下之城,凝聚着所有的罪恶,在这里人命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也是整个罪恶之城最为混乱的地方。这个地方,所有的汪洋大盗都喜欢来这里发.泄似地,在这里你能想做你说做的一切。

就好比,刚刚擂台之上的比试,就算你再残忍,也没有人说你。越残忍,尖叫声越浓厚。

也正是因为如此,羿锋才选择第一站在这里。

“小子!能不能给我喝一杯?”一个脸上带着数条刀疤的人走到羿锋面前,大大咧咧的坐在羿锋对面,言语颇为不客气的说道。

“对不起,我只带一个酒杯!”羿锋淡淡的说道,再次抿了一口酒。

执垮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我们的爱太无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