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其实池中物 安娜的迷宫

此刻!

哪怕是站在,三百米之外,凌霄阁的道士们,依旧能感觉到,一股无尽的灼热。

“器掌门,太强了!”年轻道士,一脸震惊。

“器掌门的武功,走的是阳刚路线,大开大合。

丘道长,目带严肃:“器宗的祖师爷,传闻是一个烧火工,无师自通,研究出了一套,操控火焰的功法……

器宗的祖师爷,崛起于微末,虽然天赋一般,但靠着多年,的烧火经验,研究出了一套功法。

凭借这套控火功,器宗的祖师爷,开始尝试炼器,并打造了不少好武器。

至此,器宗,正式建立!

但当时的器宗,却只是一般宗门,并不算强大。

但这套控火功,却非常厉害,让器宗不断繁荣。

如此,历经百年积累,器宗终于诞生了,一名很厉害的天才。

此人将控火功,进行改良,升华,更进一步,成就了一番大事业。

至此,器宗在龙虎山,的江湖地位,彻底的被确定。

而后,又过了,一百年!

咋器宗之中,又诞生了天才,将控火功融入真气,创造了一门武功。

自此!

器宗的控火功,既可以炼器,也可以练武,非常的强大。

只不过!

用控火功来练武,实在是太难了。

所以!

自古以来,器宗的中低层炼器师,武功都很一般,无法用火焰练武。

但历代的器宗掌门,都必须掌握火焰。

否则!

就算将掌门之位空着,也绝对不会凑合!

当代的器宗掌门,练武天赋一般,但却很有执着精神。

他十年如一日,终于能将火焰,加持在宝刀上面。

虽说,这只是取巧,距离祖师爷的风采,还逊色很远。

但一把能够,燃烧的宝刀,谁敢去硬抗?

此刻!

器掌门在众人眼中,如一团沸腾的火焰,带给人巨大的灼热。

但那些站在山脚的玄门弟子,感受却是既然不同。

这些武者,一个个如坠冰窖,冷的瑟瑟发抖。

“符宗主的寒冰真气,恐怕已经到了大成之境!”大耳刘,一脸凝重。

“符宗以制作符篆而著名,但符宗的符篆,却以寒冰符篆却为强大。

西域老头,点点头:“之所以如此,乃是因为符宗的弟子,制作寒冰符篆之时,都会将体内的真气,加持到其中!

寒冰真气,此乃符宗的最大奥义,唯有根正苗红,通过考核的内门弟子,才有资格学习。

寒冰真气一共有九重,唯有达到一定身份等级,才能修炼更高级。

寒冰真气的最后三重,唯有掌门人,才有资格修炼。

也正是因为如此,符宗主制作的寒冰符篆,可谓是独步天下,根本没人能仿制的了。

便是符宗的那些老怪,也不行!

和器宗一样,符宗的寒冰真气,也能加持到武器上,非常的厉害。

但在器掌门的修罗刀面前,符宗主要敢将真气加持到武器上,那就纯粹是做事。

没办法,符宗主武功虽高,但武器却不如修罗刀。

所以!

符宗主从一开始,就没想过,用武器和器掌门作战。

符宗的最大优势,便是——符篆!

符篆制作是很困难,但身为符宗的宗主,乔木却不缺符篆。

但这战斗还没开始,那些厉害的符篆,符宗主还没祭出。

可就算如此!

符宗主散发的寒冰真气,依旧将大地结冰,让山脚众人遍体生寒。

“自古以来,火焰和寒冰,便是水火不容。

孔总,目带叹息:“但愿这一战,器前辈能赢!

说话之间,却见二强的气势,已经积蓄到了极致。

“乔木,久闻你符宗的寒冰真气,乃是我龙虎山玄门一绝。

器掌门,目带冷笑:“今日,我便用火焰,来领教领教,你那寒冰的力量!

锵!

声音落下,器掌门手中的修罗刀,瞬间劈出滔天烈火。

刀气那么大,足足又五米长!

撕拉!

这恐怖到极致的刀气,卷起滔天烈火,瞬间将大地撕裂。

烈火所到之处,大地焦黑,火星飞溅。

这烈火,如蛟龙入海,不过片刻之间,就到了符宗主的面前。

然而!

就在此时!

哗啦啦!

伴随着一阵狂风吹过,在符宗主的周身,骤然出现了一个寒冰护盾。

咔擦!

下一刻,护盾破碎,化为一滩冰水,纷纷扬扬,坠落到地上。

静!

全场,死一般,的沉寂!

望着那龟裂的大地,那依旧沸腾的烈火,那地上的寒冰。

群雄面面相觑,无不倒吸冷气。

“这……真是,人类的力量?”年轻道士,一脸震撼。

“我总算是明白,什么是‘宗师如龙’了!”孔总,目带悠然神往。

这一刻,天上地下,全场死寂!

任谁也没想到,两大宗师的决战,居然能造成如此威势!

不过!

交战的二强,他们的脸色,却都不太好看。

这第一次攻击,只不过的试探而已,彼此都没有用全力。

但二人的攻击,都没有效果,这自然有些不可思议。

“真是没想到,你凭借一把修罗刀,也能和贫道大成平手。

符宗主,目带冷笑:“来而不往非礼也,接下来,贫道会让你见识,什么是——玄!冰!真!气!

轰隆!

声音落下,符宗主手中,忽然出现了一张,类似冰鸟的符篆。

“这是……”丘道长,瞳孔一缩。

“凤凰冰鸟!”孙药王,顿时动容。

“凤凰是火神兽,用寒冰制作的凤凰,那打出来的攻击,自然是冷火!

山脚,大耳刘,一脸凝重:“乔木宗主用这种符篆,纯粹是要打脸器掌门!

器掌门是玩火的高手,而符宗主居然,也要催动火焰。

这就有意思了!

“冰鸟一出,凤舞九天,这一击,将会决定战斗的胜负。

西域老头,目带严肃:“我们赶紧躲远点,免得被误伤!

声音落下,却见符宗主,大手一挥,手中的符篆,瞬间化为一道流光。

轰隆!

刹那间,白芒璀璨!

天地之间,一只凤凰,缓缓成型。

这凤凰张开双翼,如一片巨大黑云,飞快的飞向器掌门。

嘶!

凤凰赫然长啸,大嘴一张,漫天寒冰,瞬间落下。

“不好!

这一幕,看的丘道长,顿时色变:“大家,快躲开!

轰!轰!……轰!

声音落下,漫天冰雨,瞬间落下!

每一滴雨水,竟然都是那,拳头大小的冰雹!

“啊……

“快……快逃!

刹那间,那些跑的慢的武者,纷纷惨叫,瞬间被重创!

“这还仅仅是余波,就有如此威力,那风暴中央的器掌门,又将如何?

一口气跑到远方之后,年轻道士,目带颤抖,既惊又怕。

太强了!

实在了,太强了!

若非亲眼所见,任谁能想到,两大武道宗师的决战,居然能到如此地步?

轰隆隆!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冰雹,持续了足足十几秒,这才开消散。

整个凌霄阁的山门,已经是支离破碎,到处都是冰雹。

……

当漫天水雾,渐渐消退之后。

冰雪之上,一个衣衫褴褛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大师兄!”雕爷,勃然色变。

“掌门!

“掌门!

……

“掌门!

器宗弟子,纷纷上前,目带脚底。

此刻!

原本丰神俊朗的器掌门,已是披头散发,浑身的血迹。

器掌门脸色苍白,用修罗刀撑起身躯,这才没有倒下去。

“真是没想到,乔木你这贼老头,武功居然已经到了,半步二品宗师的地步。

器掌门,一脸苦涩:“贫道——输了!

半步二品的武道宗师,拼命之下,能强行打出二品宗师的力量。

修罗刀虽强,但在二品暗劲的力量之下,却根本没有反手的可能。

“既如此,拿命来!

二符宗主一声大笑,踏前一步,对准器掌门的脑袋,一刀狠狠劈了下来。

“不错,贫道来此,的确有一个,不得已的原因。

轻抚白须,符宗主,冷声说道:“王掌门,今日,我要带走黑风双煞,还请你高抬贵手,给贫道一个面子。

声音落下,全场哗然。

“掌门,不可!

“黑风双煞暗中搞鬼,唆使梁东害死啦哦掌门,罪无可赦!

丘道长和孙药王,直接反驳。

“还请掌门,为老掌门,报仇!”一百多个道士,无不拜道。

“符宗主,你也听到了,不是我不放人,而是我无法放人。

王楚岚,抱拳说道:“你若是有什么苦衷,不妨直接说出来,或许我能帮你。

王楚岚的轮回之眸,已经开启到第二层,能透视一些东西。

也正是如此,王楚岚踏入龙虎山之后,能清晰的看到,对方口袋中的东西。

这神秘的力量,当初,让符宗很震惊,也很忌惮王楚岚。

不过!

就算如此!

王楚岚暂时,还无法看透,对方的内心想法。

王楚岚能看出,符宗主心神不定,似乎被什么羁绊。

但王楚岚却不知道,这件事,究竟是什么。

“王掌门,我敬你是少年英雄,也不想和你凌霄阁为敌。

符宗主,抱拳说道:“只要你给我个面子,让我带走黑风双煞。

“那么,你御膳阁入驻御膳阁,我符宗既不相帮,也不会阻拦!

嗡!

这话一话,御膳阁众人,无不眼睛一亮,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四大门派之中,器宗已经支持御膳阁,若是加上符宗,那就完美了。

只要两大门派支持御膳阁,就算天雷道和雷音寺反对,那也没了任何意义。

雷音寺和天雷道,不可能为了此事,去得罪其他两大门派。

不过!

王楚岚,却一声大笑:“我御膳阁的目的,就是打通龙虎山市场,这一点,我不否认。

“但盗亦有道,我们要做生意,却不能违背侠义精神。

“乔宗主,真是不要意思,我如今是凌霄阁掌门,这两个害死老掌门的最终凶手,我不会放过!

这话一出,符宗主,勃然大怒:“这么说道,王掌门你这是,不打算给符宗面子了?

“面子是自己给的,而不是别人给的!”王楚岚的目光,也渐渐冰冷:“若是给脸不要脸,没有自知之明,那又何须给你面子?

符宗主从降临开始,一直咄咄逼人,想要镇压一切。

而符宗主的要求,更是匪夷所思,让人无法接受。

试问,王楚岚,如何肯干?

“好,好,很好!

符宗主,一声大笑,笑容渐渐冰冷:“话不投机半句多,既如此,那等贫道就先解决了你!

轰!

声音落下,符宗主化为流光,一拳轰隆,瞬间斩向王楚岚。

“不好!

“堂堂符宗之主,居然偷袭!

这一幕,看的丘道长和孙药王,无不震怒。

不过!

符宗主是武道宗师,他瞬间发难,这速度之快,众人根本来不及救援。

不过!

就在此时!

哗!

刹那间,一道巨大刀芒,笼罩了天地!

咣!

下一刻,巨大的黑色刀气,连绵成流水,如江河沸腾,将王楚岚笼罩其中。

砰!

与此同时,符宗主的一拳,落在黑气刀芒上,瞬间打的大地震动,火花一片飞溅。

而后!

提着修罗刀的器掌门,出现在符宗主的面前。

“乔木,你的对手,是我!”器掌门威风凛凛,如天神下凡。

“器老头,既然你要找死,贫道成全你!”符宗主的眼中,顿时一片凌厉。

符宗和器宗,一个在北,一个在南,彼此交集并不大。

但自古以来,炼符厉害,还是炼器厉害,一直都都争议。

思维上的纠纷,随着时间推移,逐渐演变成为,扯皮和械斗。

如此常年以往,器宗和符宗,二派的弟子,彼此都看对方,非常的不顺眼。

所以!

在这种情况之下,两派的掌门人,自然也不对路。

只不过平日里,因为身份尊贵,双方都还算让忍耐。

但今日!

因为凌霄阁和王楚岚的原因,符宗主心中对器宗,积压多时的怒火,终于到了爆发的边缘。

符宗主的练武天赋,比器掌门强很多,已是一品暗劲的巅峰。

宗师十三品,每一品的提升,都有天渊之别。

不过,能成为一品宗师,已经是逆天机缘。

想要再进一步,那不太显示。

就比如地北叶无敌,他修炼了六十年,还靠着嗑药,这才踏入了一品的境界。

而符宗主天赋绝伦,在龙虎山修炼多年,早已经是一品宗师的巅峰。

只要再进一步,符宗主的武功,就能踏破巅峰,成就二品!

最好的突破,就是——战斗!

此刻!

但符宗主感受到,来自器掌门的,巨大的威慑力。

符宗主顿时明白,只要杀了器掌门,他就能突破!

而此刻!

类似的感觉,也在器掌门,的心中浮现。

虽说,炼器不需要练武,对武道要求不大。

但到了器掌门的境界,他却明白,武道和炼器,其实是想扶相持的。

没有足够的内功支持,就算炼器水平再高,那成就也是有限的。

上古之时,那些能炼出灵器法器的神匠,哪一个不是站在武道的最巅峰?

所以!

一直原来,器掌门都渴望,突破自己的武道。

只不过!

器掌门炼器天赋是高,但练武天赋却一般。

所以!

困在一品宗师的境界,器掌门依旧太久,太久!

若非修罗刀足够锋利,乃是天下稍有的神兵利器,列为龙虎山第一宝刀。

否则!

器掌门和符宗主打架,肯定会哭鼻子。

但如今,却不同!

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当手握修罗刀之时,器掌门就已经明白,他必须杀了符宗主。

也唯有杀了符宗主,器掌门才能升级,完成质的突破。

“师父,这二人,往昔无仇,今日无怨,为了都为了我凌霄阁,就要生死占?

感受着这两道惊人的气势,年轻道士,一脸的费解。

二老都是武道宗师,又都是大门派之主,只是一言不合,就要拔刀相向?

“你不懂。

丘道长,微微叹道:“宗师如龙,但眼前这二人,却只是蛟龙,而不是神龙。

对于他们这个级数的高手,想要放手一搏,那几乎不太可能。

“这决战机会难得,只要谁能获胜,谁就你能升级成功,并吞了对方的宗门!

“不出贫道意料的话,今日过后,我龙虎山之中,就只有三大门派了!

无论谁获胜,对方的宗门,失去了武道宗师,注定会倒台。

四大门派分布四方,彼此互相牵制,让龙虎山的势力,都保持着动态的平衡。

但今日之战,便会打破平衡,让龙虎山的所有宗门,都会遭遇洗牌。

甚至!

当符宗和器宗,完成融合之后,就会力压其他两大门派。

如果到时候,天雷道和雷音寺不联合,那未来的龙虎山,恐怕就只有一个宗门。

而今日的胜者,将会改写玄门历史,成就无上的荣耀!

这一点,才是符宗主,不惜生死,也要一搏,不死不休,的真正原因!

“原来是这样!

年轻道士,恍然大悟:“那要是符宗主赢了,我们凌霄阁,岂不是会悲剧?

“其实是悲剧,门派解散都是请了,灭九族都有可能。”孙药王,目带严肃。

嘶!

这话一出,一百多个道士,无不倒吸冷气。

而在山脚的千派弟子中,很多聪明的人,也意识到了此役,带来的恐怖后果。

刹那间,几千名武者,都目带紧张,暗暗捏了一把冷汗。

与此同时!

符宗主和器掌门,彼此积蓄的气势,都达到了一个最巅峰。

金鳞其实池中物 安娜的迷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