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金属职业者 神级向导 武圣转世

他这样失态还是第一次,大家都当做千古奇闻一样,从来淡定如泰山的安博文居然能为一个女人大惊失色,可见这个女人在他心目中的位置。

“哎,没想到这个安总还是一个情种,为了一个女人这样惊慌。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其中的一个人说道。

“什么女人,已经失踪了,大概是被绑架了,就算是安总再喜欢她。这次,恐怕也是性命难保喽!

说什么的都有,安博文这个时候已经开着车子奔今天他把霍怜晴放下的那个商业繁华区行驶去,也许是手机出了问题,还没有玩够,或者是跟朋友喝醉了。他尽量的让自己冷静,这样才有利于思考,而且边开着车子边给霍怜晴打电话。

电话一直是无人接听的状态,打了几个,他也有点泄气了,把自己的手机狠狠的摔在旁边的座椅上。这样下去怎么行?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要不然霍怜晴一定会给自己来电话的,他们都快要结婚了,霍怜晴不会到处乱跑的,她一向做事最有分寸。

此时安博文的心里乱入麻,电话又一次响起来,好像是看到了无限的希望似的。接起电话却是王嫂打来的,问他找到霍怜晴没有,安博文第一次跟王嫂发火,责怪她不早点把霍怜晴没有回去的事情告诉自己,王嫂知道他一定是急疯了,并不怪他。

“先生,我是提醒您,要不马上报警吧,这件事不易再拖了。这么晚了,霍小姐要不是遇见什么事情,绝对不会不回家的。要不您就给周先生和贺先生打电话,叫他们也一起帮忙找吧。”王嫂毕竟年纪大,而且此时很冷静,虽然她也着急,但是至少比安博文冷静很多。

安博文觉得现在自己仿佛要疯掉了,两只眼睛里面迸发着火光,领带和衣服已经被他扯得乱七八糟。

周骏驰大概在酒吧里面,所以电话一直没有人听,贺锦然接到电话马上就赶到了。

“博文,究竟怎么回事?”贺锦然在电话里只听说霍怜晴不见了,也没有多问,现在要找人总该问个清楚。

“中午的时候,我们在这里分手,她说想一个人逛逛,然后就再也没有联系。”安博文叹着气说道。

“什么时候失踪的?”贺锦然看看周围。

“不知道,我一直以为她早就回去了,可是刚才王嫂打电话告诉我,说她还没有回家!”安博文皱着眉头看着周围,已经是深夜,四周茫茫的漆黑一片,让他的心里有一种极不好的预感。

他在衣服兜里面摸出烟盒来,点燃了一只。

“锦然,我有……

“现在什么都别说,找人要紧。我们找到凌晨的时候,如果再找不到人,就报警。抓紧时间,晚了恐怕来不及!”贺锦然拍了拍安博文的肩头说道。

霍怜晴在商场里面逛游了一下午,天都黑下来了,她才叫了一辆车回家。刚一上车,司机就回头看了她一眼,霍怜晴突然就觉得气氛有点诡异,但是累了一天也没有在意。霍怜晴把东西放在后座上,然后自己坐在副驾驶上,一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突然觉得车子一晃停了下来,霍怜晴睁开眼睛看看四周,不知道这是哪里。司机用一种凶恶的眼光看着自己,霍怜晴感到危险的时候,已经晚了。

自己这边的车门已经被另一个男人打开,还不等霍怜晴惊呼出声,自己已经被拉下了车,上了另一辆车子。霍怜晴被左右两名男子紧紧的夹在中间,两边的肩头上头压着匕首,霍怜晴不敢轻举妄动。

“别乱动!动一动,我就要你的命!”坐在霍怜晴左边的男人恶狠狠的说了一句。

霍怜晴的头稍稍的往右边歪了一下,就感觉自己的脖子凉嗖嗖的,坐在自己另一边的男子不住的用猥亵的眼神往她的身上瞄着。霍怜晴屏住呼吸不敢再动,也不敢再说话,车子一直在行驶着,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车子停在了一个破旧的仓库外面。

也许是因为多年前的那场经历,霍怜晴一见到仓库就觉得背后心直冒冷汗,她被两名男子脱着进了仓库。里面有一盏白炽灯发出刺眼的光,自己的面前站着一个女人,霍怜晴不由得大吃一惊。

原来站在自己面前的是穆雪儿,此时她正用得意的目光看着霍怜晴。

“是你!”霍怜晴这才有点恢复情绪。

“是我,怎么样?”穆雪儿嘴角微微向上一扬对霍怜晴冷笑一声。

“你究竟想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你这叫绑架?你快放了我,要不然我报警你就……”不等霍怜晴说完,穆雪儿竟然仰面哈哈大笑,霍怜晴觉得她的笑声有点瘆人。

“报警?绑架?你以为我怕那么多吗?我现在什么也不怕了,我一无所有,我怕什么失去呢?大不了就跟凌笑笑一个下场,不就是个死吗?

霍怜晴定定的看着她。这个女人如今居然变得这样可怕,她完全是疯了。

“你冷静一点,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的商量呢?你究竟想怎么样?你放了我,我们慢慢的谈好不好?”霍怜晴企图劝她,可是穆雪儿现在已经完全的丧失了理智,什么也听不进去。

“闭嘴!再说话,我叫这两个男人好好的招呼你!”穆雪儿面目狰狞的对霍怜晴说道。

“我这就给安博文打电话,叫他来看看好戏!”穆雪儿说着拿起电话给安博文打过去。

安博文正开着车,一家一家酒吧的找着霍怜晴,见是穆雪儿的电话,十分不耐的接起来。

“你干什么?”语气生硬而阴冷。

“你看看你男人对我的态度,你说我能不让这两人男人好好的招呼你吗?”穆雪儿拿着电话对霍怜晴说道,但是电话那端的安博文听得一清二楚。

“穆雪儿!她在你那里?你想干什么?”安博文几乎咆哮着说道。

“你要是想见她,就按照我说的地址过来救她,要是晚了的话……”穆雪儿冷笑着说道。

“博文,你别过……”霍怜晴使劲的朝电话那边喊道,还没等她喊完,就被身边的那个男人恨恨的打了一巴掌。

“怎么样?这滋味好受吧!是安博文欠我的,先还到你身上!

“给她绑起来!”穆雪儿对身边的两个男人说道。

安博文简直心急如焚,他听见霍怜晴在电话那端的声音,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他恨不得现在马上就飞到她身边去。本来贺锦然的车子一直跟在他的后面,突然见他挑头,让后绝尘而去,贺锦然就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赶紧在后面跟着。

“你的速度真是惊人!我给你掐着时间呢,十五分零二十秒!”穆雪儿笑着对风风火火赶过来的安博文说道。

霍怜晴已经被死死的绑在一根柱子上,嘴也被一团破布给塞上了,嘴角边还留着鲜血,是刚才那个男人给打的。她的样子憔悴极了,头发头凌乱的覆在脸上,看见安博文进来,好像是要说什么,嘴里堵着东西,只能拼命的摇头。

安博文其实早就已经料到了,自己这样的身份,还有自己早年在外面的名声,她妈妈有这样的反应一点也不奇怪,合情合理。看着霍怜晴失望的表情,安博文在后面抱住她,轻轻的哄着她。

“我都知道,我不会在意的,你也别放在心上了。你就会整天的胡思乱想,就算你妈妈不同意,我也会跪在你家门前,求你妈妈把女儿嫁给我的。她总不会把我打出去吧?”安博文笑着说道。

霍怜晴一下子被他气乐了,捶了他一拳,斜睨了他一眼。

“就你会说风凉话!整天油嘴滑舌的!”不过刚才安博文那样说的时候,霍怜晴的心里美美的,她觉得这样被他宠着很幸福。

“我油嘴滑舌,谁在那里很受用啊?”安博文见霍怜晴嘴角微微的朝上扬着,心里好像很美的样子,调侃道。

“好了,不跟你闹了,你去陪爸爸,我去看看妈妈!妈妈那里还是要做做工作,要不然以后结婚了,她也不认你这个女婿,看你怎么办?”霍怜晴伸手戳了安博文的额头一下说道。

“好好,全都仰仗您了,要不要我给您服务服务……”安博文凑到霍怜晴的脸边亲了一口,伸手给她揉着双肩,弄得霍怜晴浑身起鸡皮疙瘩。

“哎呀,你还闹!”霍怜晴笑着就跑了出来。

妈妈正在厨房里面忙碌着,霍怜晴悄悄的溜进来,帮着妈妈择菜。

“出去玩去吧,别在这儿跟我捣乱!”妈妈接过霍怜晴手中的菜说道,声音里面仍然听不出什么情绪来。

但是霍怜晴知道妈妈在生自己的气,从后面抱住妈妈,把脸贴在妈妈的背上。

“干什么?出去吧!别闹了,都多大了!你去陪他吧,把他一个人放在屋里了?”霍怜晴的妈妈把洗好的西红柿放在一边说道。

“您也想着他呢?”霍怜晴笑着搂住妈妈的脖子。

“哎呀,你这孩子,闹什么闹?”霍怜晴知道妈妈是真的有点闹心了,否则不会对自己这个态度的。

“妈妈……”霍怜晴这才发现,妈妈已经满脸淌满脸的泪水。

“妈妈您别哭了,都是我不好!您别伤心了,我保证跟他一定会幸福的!”霍怜晴有点手足无措,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好了,你就那么爱他?他就那么好?我可警告你,要是嫁错了,以后你后悔都来不及!女人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你自己想清楚,妈妈……”霍怜晴的妈妈一脸严肃的对女儿说。

“妈妈,我知道,我都知道!我知道您为我担心,您担心我以后会受伤。可是,我有把握,这个人爱我,能为我付出一切,我也爱他,我保证我这一辈子都会幸福的。

霍怜晴一口气说出这么一大篇话来,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可以看得出,她根本就没经过思考就说了出来,她妈妈瞪了她一眼。

“就你嘴贫!现在为了他,一个男人,什么都能做了,以前你连一句哄我的话都不肯说。今天可倒好,说了这么一大堆,替他说这么多的好话!

“哎呀,您都知道还这样?我为他说好话,那是因为他好,我才说的。您就答应嘛!只要您同意,我将来一定会幸福的!”霍怜晴摇着妈妈的胳膊。

“我不同意,你就不会幸福了?”霍怜晴的妈妈皱着眉头问道。

“哎呀!您看看您!我这不是那么一说吗?女儿结婚,得不到妈妈的真心祝福,她会幸福吗?妈妈,您就开开心心的答应好不好?您这个女婿很乖的,您……”霍怜晴觉得自己还是生平第一次这样哄着别人,要不是为了安博文,她才不会这样做呢。

“乖?你说他乖?你看看那架势,他怎么会乖?算了,我可不管你,既然你们爱得死去活来的,那就结婚好了。不过你要是以后过得难受了,可别上我这儿来诉苦。”霍怜晴的妈妈到底还是爱女儿的,一转眼就换了高兴的表情,经不住女儿的软磨硬泡,再加上这个女婿的外形实在很养眼。

只是她担心以后安博文会花心,其余的倒是没有什么,霍怜晴见妈妈笑了,紧紧的抱住妈妈。

“谢谢妈妈!妈妈,我好爱你!

“得了吧!这个死丫头!你还是去爱他去吧!他都喜欢吃什么啊?

母女俩终于达成一致,霍怜晴的妈妈看在女儿的面子上也认了安博文的这个女婿。霍怜晴和安博文在家里过了新年,而后就返回了上海,得到了家长的认可,接下来他们就筹备婚礼。

虽然婚礼的流程和细节都有专人负责,可是最后的定夺还是要由霍怜晴决定,安博文又恢复了正常的生活,公司不能总放着不管,所以婚礼的事情就都由霍怜晴一个人决定。

从场地婚纱礼服,一直到请的宾客请柬,还有背景,都一一需要完善,霍怜晴这才知道原来结婚是一件那么累的事情。首先还是挑简单容易的去做,现试婚纱,婚纱是由巴黎的高级设计师独家设计的,决定婚礼日起的时候就开始赶制了。

试婚纱还是想让安博文陪自己,至少也让他看看飘不漂亮,合不合适。两人直接约在婚纱店见面,安博文到的时候,霍怜晴已经穿好了婚纱。是一款鱼尾式的,上面抹胸的部分都是珍珠和水钻,腰间的部分是半透明的蕾丝,显得她的身材玲珑而又曼妙。这款婚纱头上是一顶精致的帽子,看起来高雅而又大方。霍怜晴对着镜子照了半天,才转过身来问安博文。

“博文,你看合适吗?”安博文早就在她一出来的时候惊呆了,居然这样美丽,仿佛是云端上走下来的天仙一般,这样的清净脱俗,一尘不染。

本来他还想让霍怜晴定制红色的婚纱,因为他觉得她最适合红色,不过没有想到她穿上白色的婚纱竟然如此的惊艳,连一边的服务小姐也纷纷的赞不绝口。

“不错,你喜欢就好,你穿什么都那么漂亮合适。”安博文笑着说道。

“你又来,油腔滑调!叫你来看看,提提意见,你连一句话也没有!”霍怜晴斜睨了他一眼,但是心里却甜蜜蜜的。

从婚纱店出来,霍怜晴没有坐家里的车,让司机开着车回去了,自己坐上安博文的车跟他一起吃午饭去了。午饭过后,安博文想送她回去,可是又偏巧接了一个电话,霍怜晴说想一个人逛一逛,晚上会自己回去的。

安博文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了,这些天一直都是家里的司机跟着她,不管去哪里都有人跟着,让她自己出去随便的走一走也好。安博文又嘱咐了两句,才把她放到商业繁华区,一个人回公司去了。

回到公司就出去见客户,然后晚上又出去应酬,中间往家里打了两次电话,王嫂说霍怜晴还没有回去。安博文以为她是太烦闷了,或者是出去见朋友了,才回去那么晚的。直到自己快要应酬完了,王嫂突然打来电话,说霍怜晴还是没有回去,而且手机已经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安博文有点薄醉,诈一听这些话,好像是在做梦一样,可是明明就是事实。霍怜晴到现在还没有回家,而且电话也没人接听,究竟是怎么回事?

“怎么会这样?你什么时候给她打过电话?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安博文已经顾不得别的了,在酒宴上就大声的对着电话说道。在座的皆惊叹,都知道这位安总刚刚定了婚,准备下个月举行婚礼,听着他对着电话里说的话,大概是新娘子失踪了。

“安总,怎么回事?是不是弟妹不见了。

安博文的酒顿时就醒了过来,站在那里,一只手叉在腰间,拧着眉头。

“我先失陪了!”说着,拎起外衣就出去了。

全能金属职业者 神级向导 武圣转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