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湉湉女主小说 龙之觉醒 单手换弹匣

东野忘川豪气万丈地说,“我要把你养得肥肥的!想吃什么,就算到了地球另一端,咱也说走就走!

云非言不客气地回击他,“我不需要你养着,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我自己可以自立,我能养活自己。

东野忘川将他那张英俊的脸贴近了云非言的脸,笑眯眯地说,“我养着你很轻松啦,被人养着,怎么都比自己打拼要轻松,不是?再说了,被我养着,每天都可以看到我这么英俊逼人的脸,也很享受啊。

云非言瞪了他一眼,“还想不想我继续吃?

东野忘川撅起嘴巴,乖乖地坐到一边去了。

一会儿,对讲机里传来手下的汇报,“社长,有辆车在山下,说是云非言的朋友。

云非言激动地说,“肯定是米欣欣和蒋勋来了!

东野忘川却没有在云非言跟前的好说话了,警惕性很高地问,“问他们叫什么名字。

“一个叫蒋勋,一个叫米欣欣。

东野忘川那才笑眯眯道,“是朋友,放他们进来吧。

云非言鄙视地说,“至于吗,这么谨慎小心。

东野忘川可不想告诉云非言,他的仇家可是不比顾黎未的少,他和顾黎未一样,手上的鲜血满满的,二人也算是半斤八两。

“哦,能不提防着点吗?你虽然提交了离婚协议书,可毕竟顾黎未还没同意离婚。万一顾黎未杀过来,要把你强行带走,你说怎么办?

云非言皱起眉头,沉吟着,有些担忧,“那,我住在你这里,会不会带给你麻烦?

“会啊,当然会了!”东野忘川夸张地说着,“要依着顾黎未那不吃一点亏的性格,他老婆突然躲到了别人家,他当然恼羞成怒,再加上,江童还逼着他来干掉你,他当然会带着人杀过来,要跟我拼命,然后把你带走,或者当场弄死。

云非言面色沉静,“如果顾黎未对我这么狠,一定要置之死地,那他真是可恶得猪狗不如了。

东野忘川趁机过过嘴硬,点头附和,“顾黎未就是猪狗不如!

“既然会带给你这么多麻烦,那我还是不打扰你了,我现在就离开你这里。

云非言站起来。

东野忘川吓得一把抓住了云非言的小手,着急地往自己身边狠狠一拽,云非言还没站稳,就一下子歪倒在了东野忘川的怀里。

竟然是,坐在他的大腿上,脖子被他胳膊搂着,而她因为突然的惊吓,小手紧紧地扯着他的衬衣。

这副场景,怎么看,怎么**。

“哇靠!原来你们俩这么快就好上了?

米欣欣刚进门,就看到了这个情景,顿时惊悚地大叫起来。

蒋勋跟随她后面进门,看到他们俩的姿势,顿时脸色就黑了。

云非言本来被这一下子摔晕乎了,还有些心有余悸,听到米欣欣大惊小怪的叫声,马上醒悟过来。

脸色一红,心头慌乱起来,主要是觉得太丢脸。

她此刻和东野忘川的姿势,真的会让人看了误会的。

云非言红着脸,想要坐起来,偏偏东野忘川不放开她,用了力气,箍紧了她,让她怎么努力,仍旧是离不开他的身体。

云非言焦急地看向上方的东野忘川,他的眼睛幽深幽深的,好像有什么波澜在翻滚。

云非言心头一抖。

有些生气,也有些焦急地低声说,“还不放开我。

东野忘川轻声坏笑起来,“呵呵,非言,你真会开玩笑,明明是你非要坐在我身上的。是你不想起来嘛。

“东野忘川!

蒋勋实在看不下去了,他绝对相信云非言是被迫这个姿势的,于是快速走过去,拉住了云非言的手,将她从东野忘川的身上拉起来。

云非言转身,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东野忘川。

东野忘川对着她眨眨眼,满脸的狡猾和痞气。

米欣欣却仍旧一脑子的坏思想,凑过去,来回看着云非言和东野忘川,兴奋地说,“哇,非言,你和王川谈上了?

还没等云非言否认,东野忘川已经笑嘻嘻地抢先了回答。

“对啊!米欣欣,你这眼睛太毒辣了,佩服啊佩服。

米欣欣得到夸奖,顿时尾巴翘到天上了,得意地说,“那还用说,本姑娘的眼睛看成火眼金睛。你们俩谈恋爱的话,那就太好了!姓顾的背叛了你,你就该狠狠给他一个还击!别以为女人离了他顾黎未就不能活!他也别以为你云非言没有市场!恰恰相反,我们非言是非常招人喜欢的!

东野忘川鼓掌,“说得太棒了!米欣欣,我崇拜你!大演说家!

米欣欣兴奋地和东野忘川击掌。

云非言看着两个二货在这里互相捧场,一脸无奈地说,“能不能听听当事人的话?米欣欣,你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臆想,不要用在我这里!

米欣欣瞪大眼睛,“难道你和王川没有谈恋爱?

“本来就没有,只是普通朋友。

“哎呀,太虚伪了,都那个姿势抱在一起了,我看我们俩要是不来,你们还不直接**,在客厅里就震上了!

东野忘川嘿嘿坏笑着,朝米欣欣竖起大拇指,“精英的脑瓜子啊!太聪明了!

米欣欣乐得屁颠屁颠的,“是吧?被我说中了吧?谈就谈了呗,我双手双脚赞成支持!

云非言还没急赤白脸地解释,蒋勋已经忍耐不住,先爆发了怒火。

“非言说不是恋爱,那就不是!胡思乱想什么?米欣欣,你来这里不是来废话连篇的,一脑袋方便面调料,全都是垃圾!

米欣欣气坏了,对着蒋勋怪叫起来,“喂,我怎么就垃圾了?我是用眼睛看的,好不啦?如果你和我这个姿势,别人会怎么想?

蒋勋气得脸色发白,嘀咕着,“打死我,也不会和你那个姿势。

“你以为老娘愿意和你这个闷头鬼做那个姿势?我就是打个比方!

“比方也不行。

云非言一看,蒋勋和米欣欣这俩人马上就要吵吵起来,只好站在他们俩中间,皱着眉头说,“让你们俩过来,不是说这些没营养的话的,是来商量工作的。

蒋勋那才扭开脸,气鼓鼓地不去看米欣欣。

米欣欣抓着云非言的手,轻轻摇晃着,“非言,你都处在这个处境了,还说什么工作啊。

“我没事。

“可是网络上都在议论你提出离婚这件事,简直就是霸屏。

云非言皱起眉头,“什么?我提出离婚,只是让人送过去离婚协议而已,怎么会让这么多人知道的?

东野忘川赶紧抬头望天,摸了摸自己鼻子。

“啊?你还不知道呢啊?哎呀,你现在已经是炙手可热的大名人了,网络搜索第一名。第二名就是顾黎未。你提交上去的离婚协议书,已经被公布在网上了,竟然还有一群无聊的网友,说你的字体很大气。

云非言想了下,转脸看着东野忘川,“是不是你搞的鬼?

“啊?你说什么?

东野忘川装作很无辜的样子,“和我有什么关系啊。你不要冤枉好人。

“不是你让助手帮我去民政局送离婚协议书吗?为什么现在全世界都知道这件事了?

东野忘川心虚地嚷嚷着,“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我只能说,顾黎未受关注度太高了!只要涉及他一丁点的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人们的注意。我可是好心帮你,你不能这样怀疑好人。

米欣欣因为这会子都被东野忘川哄着,于是很讲义气地站出来替东野忘川说话,“王川不会那样做的,他这么老实。

东野忘川第一次听到别人对他评价老实,被瘆得身子狠狠抖了抖。

云非言坐下,示意蒋勋和米欣欣也都坐下,语气冷静,“好了,不说这些已经发生的事情了。来,一起来商议一下并购外地小厂的事情。

蒋勋咬了咬嘴唇,一面心疼云非言,一面又忍不住狠狠地佩服着她。

东野忘川则颠颠地跑进厨房里,泡了茶,端过来,像是家庭妇男一样,亲切殷勤地给蒋勋和米欣欣倒水。

几辆汽车停在了东边顾家别墅门前。

江童在来的路上,一直在汽车上注射着快速恢复的针剂,车门打开,江妈妈非常担忧地伸给她手,“江童啊,要小心哦,刀口会疼吧?

江童吸口冷气,摇摇头,“那个男人说得对,我如果再不学会忍气吞声,我就永远的失去未哥哥了。这些疼,我都能忍受。为了爱情,为了得到我的男人,我必须拼一下。

江妈妈心疼地红了眼睛,点点头,扶着江童下了汽车。

留在这个别墅外面负责保卫的保镖呼啦啦走过来几个,全都举着重机。

“干什么的!敢跑到这里来?有没有预约?

江童面色沉静,朗声说道,“请你进去禀告一声,就说我是顾黎未的正牌妻子,要见一下顾爷爷。

顾老爷子最近一直在无奈地生着闷气。

在顾黎未那里,本来想要给云非言一个下马威,结果适得其反,被人家整得差点饿死,迫不得已来到了这个郊外别墅,成天也没法出去,只能弄花弄草。

“不就是东野忘川的地界嘛?他之前早就买下来的!

“什么!东野忘川?你说那个**的微博,是东野忘川那个孙子发出来的?

“按照地址来看,确实如此。

突突突突!

顾六的心跳,开始快速而不规则起来。

有一种,陷入了深深的陷阱里,跳不出来的慌乱感。

东野忘川?

怎么会牵扯到他那个混蛋?

这个小子,势力范围壮大得非常迅速,从日本一路刮到了香港,快速拿下香港的所有黑地盘,接着又杀到了望海城。

不过,这小子在望海城一直非常低调,表面上也很乖,从来不主动和黑暗帝国的势力发生任何冲突。

“给我调出来卫星监控,追踪到半山别墅,看看云非言有没有在那里。

“六爷,我们已经这样做了,可惜那边被东野忘川的人给做了防范,我们的卫星是过不去那边的。

“那就给我把云非言所有的亲戚朋友的通讯方式都给我监控起来!一秒不差的给我监听着!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即刻汇报给我。

“是,六爷!

顾六扣了电话,在露台上来回踱步。

不啊!

云非言拿着东野忘川给她的新手机,想了想蒋勋和米欣欣的号码。

还好她一直是理性思维,对数字比较敏感,无意中也会记住一些经常打的号码。

先打给了蒋勋,那边大概看到是陌生号码,所以迟疑了一会儿,才接通了。

“你好,哪位?

“蒋勋啊……

云非言刚刚说出来这三个字,那边的蒋勋就辨认出来,激动不已。

“非言!你在哪里?怎么你的手机都关机了,都不到你,我都好担心。

说完这句话,蒋勋自觉不小心露出来了真实情绪,赶紧补充一句,“米欣欣也很担心你。

米欣欣在旁边听到了,很不屑地撇嘴。

真是个内向又胆小的笨蛋。

喜欢人家云非言,还一直不肯说,就这样像个傻瓜一样,默默地单恋着。

“哦,我有点事,就暂时用这个号码了。打给你,是想问问,你那边有没有什么棘手的事情,需要和我商量的。

“还真有个,是关于并购一家外地一家小型厂的事情,必须和你好好商量一下细节。

“好啊,那你过来找我吧,不过你不要把我的地址说给任何一个人。除了米欣欣。

一听这话,蒋勋怀疑起来,皱起眉头,很谨慎的,低声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嗯,是有点事,不过你不用担心。

这时候,就听到米欣欣抓狂地大叫声,“哎呀妈呀,老天神啊!这是不是真的啊?云非言公开向顾黎未提出离婚!全城爆炸了啊!

蒋勋心底咯噔一下,瞪大眼睛,看着米欣欣。

米欣欣已经像是兔子一样,跑到蒋勋身边,不由分说抢走了他的手机,对着电话一顿咆哮,“云非言!你搞什么搞?你竟然提出离婚?你疯了啊?为毛做这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之前,不和我商量商量?你眼里心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铁杆闺蜜?哎呀,气死我了!我被你忽视了!

蒋勋一头黑线。

这个米欣欣,永远的,都是思维不在重点上。

蒋勋伸手,“我来说。

“我说!

云非言将手机拿远一些,无奈地说,“事情早就无法挽回,你也应该能够料到我会这样做,别大惊小怪了。你和蒋勋马上到我新地址来吧。

“云非言,你这个大白痴!哪有你这样提出离婚的?你竟然说净身出户?这个词你说出来,就实在太没智商了!顾黎未那么多钱,你为啥不要青春损失费?他姓顾的先**,犯错在先,你为什么不要求资产偏向分给你?你是不是傻的啊?你这些日子就白白让姓顾的睡了?我槽!我真想狠狠敲打你这个笨脑子!

蒋勋越听越震惊。

说什么?

顾黎未**了?

天哪!

顾黎未这个混蛋,他竟然对不起非言!

蒋勋一时间对顾黎未充满了蔑视和憎恨,同时对云非言充满了同情和心疼。

“祖宗,别吼了,求你了,见了面再详聊,行不行?

云非言扣断了电话,接着把东野忘川的地址发给了蒋勋。

蒋勋和米欣欣马上坐上车,蒋勋开车,向半山别墅驶去。

一路上,米欣欣坐在副驾驶,都情绪激动地各种抱怨着。

蒋勋越听,脸色越难看,整个额头都气得铁青了。

这么好的女人,竟然还被顾黎未给欺负了,气死他了!

如果非言嫁给他,他会像是对待手心里的珍宝一样,呵护珍惜一辈子!怎么疼爱都疼不够!

米欣欣这才注意到蒋勋一直铁青又难看的脸色。

想了下,明白了,他这是在心疼云非言。

“喂,蒋勋,你就别这副阴沉沉的表情了,会带给非言更沉重的心理压力。其实也没什么啦,不就是离婚吗?我们非言这么漂亮,又聪明,又有能耐,她才饿不着,总比跟着顾黎未受委屈,被劈腿强,不是吗?

蒋勋咬牙切齿,“我都不敢相信,顾黎未会背叛非言?还有什么样的女人,能够超过非言?能值得顾黎未劈腿?

“哎呀,没听过吗,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家花不如野花香。你们男人啊,都是这副死德性。

“反正我不是那种人。如果是我,我会一辈子都爱护她,珍惜她,把她疼在心尖上。

米欣欣瞥了一眼蒋勋,“我也没说你,我说的是顾黎未那个混蛋王八蛋!非言多好啊!多完美啊!可你们男人呢?只要娶回家了,就不知道珍惜了,非要在外面偷吃个别的才觉得刺激,其实女人的构造不都一样的吗?难不成外面的女人还能长出两个洞来?

咳咳。

米欣欣说话太污了,蒋勋听着都觉得害臊。

米欣欣却自己还不觉得,仍旧大咧咧地说,“睡来睡去,不就是那个事?我就不信了,难道睡外面的女人,摩擦感就不一样了?你们男人纯粹就是犯贱!

蒋勋都不好意思接话了,米欣欣说话太口无遮拦了。

“当然啊,我不是说你,你是个绝世好男人。你呀,不是我说你,蒋勋,你这么喜欢非言,你人又不赖,你怎么就这么胆小,就不能去表白呢?都不敢为自己争取一下。

蒋勋眼神里或明或暗。

“我看得出来,非言并不喜欢我,他看我的目光,非常清澈,就像是看同性。我知道,在她心里,我就纯粹是个好同学。呵呵,其实这样我也知足了,能够身为她信任的朋友,经常见到她,和她一起为了事业共同努力,也已经很幸福了。

米欣欣不屑一顾地龇牙,“要么就说你是个大笨蛋嘛。傻子!先表白嘛,成功了就抱着美人归,不成功接着做同学啊。

蒋勋苦笑着摇头。

他这份感情太真太深,他可不敢拿出来挥霍。万一连朋友都没得做……

顾六那边很快就得到了消息。

“六爷,监听到了蒋勋的手机通讯,云非言打给了他,说了最新的地址,就是半山别墅。

“什么?没听错?

“没听错,就是云非言。现在,蒋勋和米欣欣已经驾车去半山别墅去找云非言了。

顾六气得闭上眼睛,手都在发抖,“想不到云非言那个女人,投靠了东野忘川!娘地!那个女人竟敢劈腿?背叛咱们顾少!给我调人,所有人,都给我往半山别墅围剿!今天,必须把东野忘川和云非言这一对狗男女给我抓住!

那边哪里敢接话,说得这么恐怖,还这么难听,赶紧扣断。

东野忘川先一步回到了半山别墅,提着一大堆小吃,来到客厅,抬头扬声喊着,“非言!非言!我回来了!

云非言从房间里走出来,站在楼上,向下看。

看到东野忘川的桃花眼,笑得像是弯月亮,正甜兮兮地看着她。

“回来了?

“嗯!你快下来,我买了好多好吃的。

云非言其实没有什么食欲,不过一想到,过一会儿,蒋勋和米欣欣就会到了,于是她就缓缓下了楼。

“哎呀,全都是各种小吃,每样我都买了一些回来,你看看,你喜欢吃什么?

云非言淡淡地看了一眼那些美食,兴趣缺缺,“待会儿,蒋勋和米欣欣过来,和我商量一下云家的事。

东野忘川十分兴奋,“那就来啊!欢迎之至啊!让他们来,参观一下咱家。

什么咱家,还说上瘾了怎么滴。

***

东野忘川热情地把美食全都打开,哄着云非言,“吃点啦,趁着热乎,多香啊!

“我没太有胃口。

“女人呀,不能瘦得太狠,一把骨头那种,并不是男人喜欢的类型,都没点手感。稍微胖点呢,摸起来抱起来才舒服。你现在还有点瘦,大胆地吃。人生嘛,不就是享受美食和美景的嘛。

其实,东野忘川是想说,享受美食和美女的。看了云非言那张素净的脸,吓得没敢说出来。

云非言推不过东野忘川过分的热情,小口地吃起来。

楚湉湉女主小说 龙之觉醒 单手换弹匣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