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王俊凯别舔那里嗯 宜城公主 半真半假

叶轻寒神念扫过,再没有在岛上感觉到生命的气息,带着费列娜离岛而去。

他大概已经明白,黑暗教廷的人似乎非常想让那所谓的黑暗魔神降临世间,但是那魔神的真身无法降临,需要在世间寻找一具身躯承载他的意志。

费列娜具体是什么原因回到这里的,暂时还没有办法询问,但是很有可能是因为她修炼了(天巫冥典)的原因,这这具身躯居然被那魔神看中了。

也幸好她修炼了(天巫冥典),黑暗教廷的人费了一肚子的功夫,用了这么长的时间,居然没能成功,硬是等到了他前来援救。

离开的路途中,费列娜醒来了一次,她有些虚弱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叶轻寒近在咫尺的那张脸之后,略带哀伤的脸上有了几分安宁,随即又沉沉睡去。

她太疲惫了,哪怕是筑基巅峰的修为,与那魔神相比,抵抗了这么久,也已经达到了她的极限了。叶轻寒倒也不担心,那魔神残留的意志已经被他完全驱逐。

很快,叶轻寒就找到了一个没有人烟的荒芜小镇,随手解决了在小镇上徘徊的异兽,寻了一处房屋,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把费列娜放在了床上,取出玉髓还魂丹喂她吞服了下去。

玉髓还魂丹即使是元婴期的叶轻寒服用,也能够提升那么多的修为。对于筑基期的费列娜来说,效用更是显得明显,短短片刻之后她就睁开了眼睛。

不过叶轻寒没有让她说话,而是示意她静心运功,尽力的消化药效。或许是经历了与暗黑魔神的一场苦战,费列娜的心境居然无比的坚韧,几乎没有丝毫的停顿,就进入到了金丹期的修为,身上的气息还在不断的提升,修为一路突飞猛进。

……

法罗兰群岛之中被叶轻寒摧毁的那座岛屿上,一片死寂之中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

的轻响,一个身穿着绣有金丝花纹黑袍的老头,大口喷着鲜血,奋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的目光之中有着劫后余生的欣喜,脸上满是惊惧之色。他似乎很早就知道叶轻寒的存在,也知道他的实力恐怖,可是见识过之后,才发现依旧低估了对手。

“伟大的神一定会降临世间,将你这卑微的蝼蚁碾成粉碎!”老头直接用质地上乘的黑袍袖口擦拭着嘴角的血迹,语气显得无比的怨毒。

黑暗教廷高层几乎尽在此地,却被叶轻寒一人毁灭殆尽,这人蹒跚而行,看着这里被摧毁殆尽的一切,他似乎在怀念着、悲伤着。他将散落的到处都是的那些法器收集到了一起,也不知道真的是信仰的力量,还是野心的驱使,他依旧有着执念,想要将那黑暗魔神召唤出来。

或许是已经习惯,或许是重伤之下他的意识本就不那么清醒,他没有发现,那些法器直到此刻,依旧散发着幽幽的暗红色光芒。但这些法器被他聚集到一起之后,这种诡异的红色光芒显得更明亮了几分,地面上那些尚未干枯的血液,诡异的飞速流动起来,全部都在朝着几件法器所在的方向聚集。

当一个血红色的六芒星阵图出现在四周,然后悬浮而起的时候,那老头终于是发现了异常。只是此刻已经太晚了,他的脸上刚刚带上惊恐的神色,就见一道黑色的光芒以极快的速度没入了他的眉心。

无比浓郁的黑色气息将他笼罩,烟尘滚滚而起,岛屿上那些血液仿佛都活过来了一遍,朝着他的身躯之中飞速的涌入。他的身躯如同气球一般的膨胀,到了极致之后,又有黑烟滚滚而出,身躯再洗消瘦下去。如此反复数次之后,终于恢复了平静,双目猛然睁开,精光闪烁,再没有方才那苍老的姿态。只是其中神采已经完全不同,这具身体中的灵魂,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人了。

“我已经记住你的气息了,卑微的蝼蚁,如此

羞辱我暗黑之神,我会让你付出代价!”强横的神念气息弥漫整个岛屿,如同有千万人在愤怒的嘶吼。

欧洲中部,无数身穿白袍的美貌少女整齐在站在无比庞大的白色教堂中间的广场上,广场中间是全部用水晶铸造的祭坛。一丝丝如同烟气一般的丝线从这些少女眉心之中透出,全部都在朝着那祭坛上平躺着的俊美青年眉心之中涌入。祭坛中间那青年身上散发着圣洁的光辉,而周围那些少女脸上却逐渐笼罩了一层死灰之色,许多人身躯都在摇晃,似乎随时都要倒下。

显得格外神圣的吟唱声一直都没有停歇,随着一个个的少女无力的软倒在地上,祭坛中间那金发碧眼的俊美青年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的身躯缓缓的悬浮而起,一个巨大的白色羽翼凭空在他背后出现,轻轻扇动之下,就站直了身躯,目光扫过下方那些穿着白袍金边服侍的众人。

狂热的欢呼声在教堂中心的广场上震天的响起,无数白袍教士疯狂跪拜,口中发出无比狂热的祷告声。那金发碧眼的俊美青年目光冷漠,看着身前匍匐跪拜的上万人,线条分明的嘴角带着一丝轻轻的冷笑。

“暗黑已经降临了,而我也来到了这个世界!在神的光辉之下,所有蝼蚁,都将成为我们的奴仆!”青年口中说的,是一种古怪的预言,没有人能够听懂。

“伟大的光明之神,我们现在最大的敌人来自东方,东方华夏在那个名叫叶轻寒的异教徒带领之下,已经十分强大,让神的光辉无法挥洒到那片神秘的土地!”带着金冠的教皇匍匐着爬到俊美青年的面前,高声的大喊道。

“敢违逆我的意志,就是选择了死亡!谁敢阻挡我的光辉,都会灰飞烟灭!”俊美青年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变得冷漠,语气冰寒的冷声说道。

“愿神的光辉照耀大地,我等永生追随光明之神!”无数白袍教士高声呼喊起来。

“风起云涌雾满天,沛然一气动山河!”悠悠清喝声从迷雾之中传来,漫天金色的剑光带着无尽的呼啸声朝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冲去。

每一道剑光之上,都有着神圣的伟力,金色的巨龙虚影如同实质,在岛屿上那些人影之中来回游弋。黑袍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黑色烟气遇到这金色的光芒,如同白雪遭遇烈阳,发出嗤嗤的声响,飞速的消散。

惨叫和尖叫的声音此起彼伏,剑光到处,无数人瞬间丢掉性命,那些士兵身上的铠甲应该不是普通之物,不然他们也不会如此大规模的装备。但是在天子剑散发出来的剑光面前,就连分毫的阻碍都没有,连带着铠甲之中的身躯,直接被切割成碎片。

呼喝声四起,更多的铠甲士兵不要命的朝着叶轻寒冲击,更是有数十个背生黑色双翼的怪人腾空而起来。羽翼怪人手中的双手大剑挥舞出无数黑色的剑光,组成一道黑色的大网,朝着刚刚从迷雾之中踏步而出的叶轻寒当头罩下。

这些羽翼怪人的防御力确实不凡,虽然羽翼之上如同钢铁般坚硬的羽毛被剑光切割的漫天飞舞,居然挡住了天子剑的剑光,也不知道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不过他们的弱点太明显,即使是现在人数众多,在叶轻寒面前也依然没有多少抵抗的力量。叶轻寒的身形已经化成了一道幻影,每一个刹那都在变幻着位置,指尖灵光不断的点出。祭坛附近那些黑袍人眼睁睁的看着那些黑翼怪人莫名其妙的从天上落下,毫发无损的他们却没有了丝毫生命的迹象。

“献祭!”几个黑袍老人发出嘶吼,手中拿出一把白色的骨刀,割开手腕,散发着黑气的血液从伤口滴落,落入组成那六芒星阵图的凹槽之中。

数米宽的凹槽之中那些血液仿佛沸腾了一样,发出咕嘟咕嘟的声响,暗红色的气息蒸腾而起,那些黑袍人口中吟唱的声音尖锐而高亢,水晶高台上的费列

娜口中发出闷哼惨叫。

他们要拼命了,见识了叶轻寒的实力,这些黑袍人很快就发现他们根本无法应对叶轻寒。他们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这黑暗仪式上,希望能够让他们信仰的黑暗魔神降临,解决他们的敌人。

叶轻寒进入小岛之前,神念就已经看到此间景象,只是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冲上祭坛解救费列娜,他的心中有些疑惑,想要弄清楚。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明白,他一路而来被围追堵截的事情,应该和费列娜没有什么关系。

没有了那一丝猜忌,叶轻寒心境平和通明,身形闪动,北斗九踏带着毁天灭地之势力,当头在那些密密麻麻的黑袍人头顶落下。他没有丝毫的留手,巨大的脚印踏下,下方那些吟唱声瞬间就变的虚弱了许多,因为他这一脚几乎踏死了半数的黑袍人。

“伟大的黑暗之神啊,您的奴仆正在承受着杀戮,请您降临这个世界吧,用您的怒火,将所有异教徒都净化成灰烬!”身上有着金丝绣纹的几个老头手拿骨刀在手腕上再次割下一刀,神情变的萎靡,脸上却依旧狂热不减,朝着祭坛的方向疯狂跪拜起来。

“我来帮你们!”叶轻寒冷笑一声,手指挥舞,天子剑化作一道金光闪过,那几个老人甚至连丝毫反抗的力量都没有,一颗大好头颅冲天飞起。

下方众人看着那几个领头的死了,脚下很快就变的有些迟疑,不过叶轻寒却没有丝毫的停留,已经踏步在祭坛上的他脚下猛力一跺,整个小岛都在震动,那祭坛眨眼之间就已经四分五裂。水晶高台化作碎末,堪堪要落在地上的费列娜被他伸手抱起,随即凌空而起。

“你们,都该死!”叶轻寒看着昏迷不醒的费列娜,眼中闪过一丝柔和,很快又目光冰冷的看着下方尖叫奔逃的众多黑袍人,口中发出一声冷喝。

北斗九踏连续不断的踏下,巨大的岛屿发出

阵阵轰鸣,地面裂开一道道恐怖的裂缝,无尽的海水疯狂的灌注。那些在岛屿上的黑袍人,还有剩余不多的铠甲士兵,哪里还有丝毫活下去的机会?碎裂的六芒星阵法之中的鲜血四处溅射,那些死掉的人全都如同烂泥,整个岛屿如同调皮的顽童拿着红色的染料随意涂鸦过一样,到处都是一片血红之色。

蓄积在指尖的灵光猛然朝着费列娜眉心点下,叶轻寒口中轻喝一声道“给我滚出去!

无形的力量疯狂的拉扯,一股黑色的烟气从费列娜眉心之中硬生生的被抽离了出来。黑色烟气疯狂翻腾,天空传来阵阵愤怒的嘶吼,一道无比巨大的虚影在天空浮现,遮天蔽日,有着无比恐怖的气息。

“蝼蚁,敢坏我大事,你必死无疑!”让人心惊肉跳的神念波动从天空传来,不需要听懂他的语言,也能明白这虚影的愤怒。

“躲在空间夹缝苟延残喘的一只老鼠而已,也敢妄自称神?”叶轻寒猛然抬头,手掌平静的抬起,眨眼之间就幻化出一个巨大的手掌,随意的朝着那虚影一巴掌抽了过去。

这一掌的力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手掌过处,空气仿佛都被抽成了真空。海中奔涌不已的海水倒卷而起,跟随着那手掌朝着高空跃起。狂风呼啸而至,整片海域都在翻腾,无数长达百米的海中异兽莫名奇妙的被抛上天空,发出声声惊恐的嘶吼,却在眨眼之间变成了碎末,鲜红的血液将海水都染的一片通红。

“轰!”说起来话长,其实也就是眨眼之间而已,一声巨大的轰鸣很快就响起,巨大的手掌没有任何意外的抽在那虚影的脸上。

嘶吼声阵阵从天空传来,叶轻寒这一巴掌抽的那虚影一阵扭曲挣扎,不断的虚化,最后在怒吼声之中消散不见。

“若你还敢再来,我必杀你!”叶轻寒冷冷的看着天空,带着浓烈的杀意。

嗯嗯王俊凯别舔那里嗯 宜城公主 半真半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