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继网罗 事情发展顺序 芳村艾特

乔妹妹……我死死的盯着字条上那七个龙飞凤舞的大字,骤然咬紧了牙:南宫薰!

该死的,谭以琛他在搞什么啊?为什么要让南宫薰绑架乔老先生?

他就不能提前把乔老先生给绑架了吗?下手这么慢!搞得我们又陷入了被动!

我在心里愤恨不已的责备着谭以琛,然后不理会谭慕龙的询问,直接挂断了电话,又重新拨打了谭以琛的号码,准备找谭以琛兴师问罪。

一阵恼人的“嘟——嘟——”声以后,谭以琛终于接通了电话。

“这么快就想我了?”他声音里满是笑意:“最近变得很粘人嘛。

我懒得理会他的打趣,开门见山道:“乔老先生被南宫薰绑架了。

本以为谭以琛接到这个消息会大吃一惊,谁料,他竟语气平缓的回了我一句:“我知道。

“什么?”我骤然抬高了音量,震惊无比的问道:“你知道?!

“冷静点儿可可。”谭以琛说话的声音依旧没什么起伏,好像所有的一切仍在他掌控之中一般:“南宫薰绑架乔伯伯主要是为了控制你,你只要暂时假意配合她,乔伯伯就不会有危险。

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由的放冷了调子,一字一句的质问谭以琛:“这也是你的安排?

电话那端许久都没有声音传来,于是我知道,我猜对了。

“你怎么能这样!”我瞬间火了,怒不可遏的训斥谭以琛:“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拿乔老先生的命开玩笑!他万一有个三长两短……

“那也是他自己的选择。”谭以琛冷声打断了我。

我愣住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觉得周身很冷,明明是八月的天,我却冷得发颤。

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后,谭以琛长叹了口气,试探性的开导我道:“想要成功的骗过南宫薰,乔伯伯就不能在我手上,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和南宫薰交涉,派一些我的人过去,暗中保护乔伯伯的安全,你懂吗?

我不懂,乔老先生年纪那么大了,哪里受得了这般折腾?南宫薰又心狠手辣的,绝不会因为乔老先生年纪大而对他手下留情,这里面变数实在太多,我想不明白,谭以琛怎么能如此坦然的把乔老先生丢入虎口。

“谭以琛,为了赢,我们真的可以不择手段吗?”我问谭以琛,语气冰冷,不含任何的温度:“你有没有想过,乔老先生很有可能会死在南宫薰手上!

闻言,谭以琛突然笑了,那笑声里,染着明显的嘲讽。

大笑过后,他以同样冰冷不含温度的语气问我:“那你有没有想过,你也有很大的可能,会死在邹北城、南宫薰甚至是顾凕的手里?

我瞬间语塞,不知该回什么好。

电话那端传来一声冷笑,谭以琛的声音说不出是什么味道:“你以为失去亲人的只有你一个吗?乔伯伯的女儿在南宫世家组织的一次恐怖行动中被炸死了,尸体烧的面目全非,他就不恨了吗?他就不想亲自为他女儿报仇了吗?

“为什么你能把生命置之度外,给你的前男友和前男友的家属报仇,乔伯伯就不能赌上生命给他女儿报仇了呢?”谭以琛阴冷着调子质问我,说话的声音里染着明显的怒意:“你现在倒是知道着急了……你有什么好着急的?明明你也在做着同样的事……

我气不打一处来,厉声打断了他:“谭以琛,你别给我扯这个!我跟乔老先生的情况不一样,我的牺牲是必要的,他的牺牲是不必要的……你明明可以在南宫薰之前把乔老先生绑架了,然后让南宫薰派人过来监督!这样主动权就在我们手上,可你却没这么做!

“你觉得你的牺牲是必要的?”谭以琛完全抓错了重点:“你以为乔远黛只有你演得了是吗?

我尝试着跟谭以琛讲道理,谭以琛却一直把私人感情往里面带,我彻底火了,也不再跟谭以琛客气了,直言不讳道:“谭以琛,我们就事儿论事儿,现在说的是乔老先生,你别总往我身上扯,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在南宫薰之前把乔老先生绑架了?

谭以琛沉默了,很久很久都没有再说话。

于是,我替他回答了:“你是不是觉得,南宫薰只有在有人质在手的时候,才能放下心来,上你的套,按你的计划往下走?

谭以琛还是没说话,我想我应该是猜对了。

所以我接着往下猜:“你刚刚说,你会安排人到南宫薰那里去,以监视为由暗中保护乔老先生……你是不是还觉得,只要你把防范措施做足了,乔老先生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可可……”谭以琛似乎想解释些什么。

我没给他这个机会,再一次厉声打断了他:“回答我是还是不是!

“是!”谭以琛也火了,说话的声音像在发狠:“没错,我是故意让南宫薰把乔伯伯绑走的,我早就猜到昨晚南宫薰一出谭家,立刻就会命令她的手下去绑架乔伯伯,可我没阻止她,因为这也是我计划中的一部分。

“她有人质在手,才能有恃无恐……而我需要她有恃无恐!

“南宫薰的疑心有多重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手里筹码若是捏的不够,你觉得她会冒险跟我赌吗?

谭以琛说的很对,以南宫薰多疑的性格,若不让她多抓些筹码在手里,她确实不会拿他们南宫世家一家子的命来跟谭以琛赌。

可现在的问题是——

“那就别跟她赌啊!”我大声冲谭以琛喊道:“我们手里有录音,就算后面南宫薰反悔了,录音在手邹北城肯定是信我不信她的!

谭以琛的声音突然压低了,他凉声问我:“那南宫薰跑了怎么办?

我愣住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谭以琛这话是什么意思。

谭以琛大概也察觉到我没听懂了,于是他补充道:“亲爱的,上面儿命我哥去收拾的,可不止邹北城,南宫世家的人,同样一个不能跑,抓个贪官算什么啊?重要的是剿匪你懂吗?

中秋节的那天晚上,我躺在谭以琛怀里哭了很久很久,黎明之际,谭以琛开车把我送回了家。

“别想太多。”我进屋的时候,他叫住了我,再一次沉声开导我道:“你应该知道,我有多爱你。

我先是一愣,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声音细弱蚊蝇的回答他说:“我知道。

后半句话我没有说出口:我也很清楚,你有多介意安辰的事。

谭以琛上前一步,俯身在我额前落下一吻,揉着我的头哄我道:“乖,回去好好睡一觉,不许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过分,你把这些想法灌进了我的脑子里,却又不准我想,哪有这样的事?

心中虽颇有微词,可我还是点了点头。

我一向很乖,这可能是我唯一的优点了。

和谭以琛告别后,我躺倒床上睡了很久很久。

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我在桥上,安辰站在桥的左边,谭以琛站在桥的右边,他们都在叫我,我不知道该往那边儿走。

桥的周围弥漫着漫天的雾,我看不清谭以琛和安辰的影子,也听不清他们在喊什么,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很清楚,桥右边的岸上站的那个黑影是谭以琛,而右边则是安辰。

他们都在喊我,我必须得尽快回到他们的身边。

可回到谁的身边呢?我犹豫了。

不知所措的在桥上徘徊了很久后,我终于拿定了注意。

于是我扯着嗓子,用我所能喊出的最大的音量对站在桥右边的谭以琛喊道:“你等我一下,我有话想对安辰说,等我把话说完了,我立刻过去找你……你一定要等着我!

喊完以后,我转过身,向桥的左边走去。

随着我的靠近,安辰的身影越来越清楚了,而在他的身影彻底显现的那一刹那,我终于听清楚他在喊什么了。

——他声嘶力竭的冲我喊道:“可可!快回去,我已经死了,你不能再往前走了,阳间的路,在另一边!

“可……可我有话想对你说。”我焦灼道:“安辰,我想说……

我话刚起了个头,安辰就打断了我:“他走了……

“谁?”我没听明白:“谁走了?

“站在我对面的那个人。”安辰回答我说:“他走了。

我一听,彻底慌了,慌忙回头向桥的另一端看去。

不知道是雾太大,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桥的另一端,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我绝望极了:“我说了让他等我的啊!他怎么能不等我呢?他……他为什么不等……

说话间,我把头扭了过去,想看看安辰,可把头扭回去的那一刹那,我突然发现:安辰也消失了!

最后一个“我”字没能从我嘴里说出来,我站在空荡荡的独木桥上,我站在白皑皑的大雾里,孤身一人,举目无亲。

然后……然后我就惊醒了,抓起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

我伸手擦了擦额头上被吓出的冷汗,翻身晕晕乎乎的从床上下来了。

我觉得口很渴,于是拿起杯子去倒水。

可糟糕的是,我房间里的饮水机没水了。

在心里爆了一句粗口后,我端着杯子,头重脚轻的向客厅走去。

在客厅接水的时候,我突然有种古怪的感觉:家里,似乎过分安静了。

乔老先生呢?没在家吗?

……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呢?

“爸爸?”心底满是担忧,我忍不住喊了乔老先生两声:“你在吗爸爸?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人回答我。

不对呀,我突然清醒了:三点到五点是乔老先生工作的时间,这段时间他一般不会出去的!

是他沉于工作没听到我喊他,还是……

我不敢再往下想了,慌忙放下水杯,急匆匆的向乔老先生的书房走去。

乔老先生的书房在二楼,我一路小跑过去,然后“啪”的一声推开了乔老先生书房的门。

门开的那一刹那,我彻底僵住了。

书房里一片狼藉,书架倒了一排,乔老先生工作的书桌也翻了,桌上放着的宣纸和大小各异的毛笔、钢笔以及羽毛笔全都摔倒了地上,彰显着不久前这房间里发生过的挣扎与暴力。

乔老先生应该是被人掳走了,因为我看到窗户碎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对方应该是直接破窗而入的,乔老先生看到有人闯了进来,想要逃跑,结果逃到书架那儿的时候被人拦住,强行拖了出去。

天呐!我脑袋一阵发晕,踉跄着向后退了一步,若不是及时扶住了身后的墙,说不定我就跌倒了。

是谁绑架的乔老先生?谭以琛和谭慕龙他们?还是……南宫薰?

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里,慌忙翻出手机给谭慕龙打了个电话。

上天保佑,我在心里默默祈祷着:绑架乔老先生的一定要是谭以琛他们派的人啊!千万不要是南宫薰……千万不要是南宫薰!

谭慕龙很快就接了电话,电话接通的那一刹那,我不待谭慕龙开口发问,就迫不及待的冲他吼道:“谭慕龙,我爸爸……不,我是说,乔老先生不见了!是你和谭以琛把他绑走了吗?

“什么?”谭慕龙被我问懵了:“你胡说什么呢?阿琛他闲着没事儿绑乔老先生做什么?

我周身一僵,心底猛然升起一阵冷意。

——难道,绑乔老先生的人,是南宫薰派来的?

不不不,也有可能是谭以琛派来的,但他还没来得及跟谭慕龙解释这件事,所以谭慕龙还不知道,我这样安慰着自己。

我本想再给谭以琛打个电话,好确认一下乔老先生到底是被谁给绑架了,结果刚要挂断和谭慕龙的通过话,这时,我眼角的余光隐约瞥到我右边的墙上插什么东西……

下意识的扭头向右边看去,我惊讶的发现,墙上插着的东西,不是别的,而是一把精致的匕首。

匕首和墙之间,还固定着一张合着的纸条。

很显然,这是绑匪留下的。

这是绑匪,留给我的。

我屏住了呼吸,缓步走到那把匕首附近,伸手将匕首固定着的那张字条扯了下来。

将那张字条拆开一看,我又是一僵。

字条只有短短七个字:乔妹妹,合作愉快。

血继网罗 事情发展顺序 芳村艾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