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祁和舒浅小说全本 天堂的证据

意意看着他模糊在黑影里的五官轮廓,喉咙里哽了哽,带了一声哭腔出来,“我没有什么心思,我哪里有……我只不过是想要过去陪着小白……

“你不想见到我?

男人的大手扣在她下颚,指腹温柔,抚摸过的地方,意意却直泛冷意。

他身上白衬衫的衣摆从裤子里扯了出来,显得有些宽大了,衬衫贴在她身上和胳膊上,分明还没有感觉到他切实的体温,然而,男人扣子下露出的锁骨和胸肌纹理却异常的紧绷,像是在隐忍着什么,光是用肉眼看,竟然也会觉得那里是一片烫人的温度。

近乎于黑暗的空间里,男人坚毅的身躯,就像一堵墙一般,将她给堵得严严实实,天灵盖上都是强烈的冲击。

意意攥了攥他的衣服,心口窒疼了一瞬,“我没有,我只是……想冷静两天。

“已经冷静了那么些天,还不够?

意意有些慌神了,呼吸里尽是男人的气息,怎么都逃不开,“我不是的……我心情有点不好,我有些事情想不明……唔!

没等她完全说出口,男人忽然俯低下来,吻住了她。

双唇相贴,猝然交织的呼吸都凌乱了。

意意脑子里闪过一瞬间的空茫。

她愣怔的瞠大眼睛,差点忘记了要呼吸,等她稍微吸进一口气缓一缓,却觉得男人的气息从未有过的浓厚,他骨节分明的大手,捧着她的脸,拇指压在她下颚上,使力往下一压,意意不得不张开口,他轻松的撬开了她的牙关,进度很快,也很迅速的在她口腔里攻城略地。

吮吻着她唇瓣发出的暧昧声响,让意意突然间如梦初醒。

他这几天,是不是也用这张嘴吻过温倩如……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意意就觉得心口钝痛,着急的挣扎开,脑袋四处闪躲着:“你松开我……我不要你这样……

南景深虎口钳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扭正回来,不由分说的加深了这个吻。

意意快要喘不上气来的时候,男人才稍稍松开她,由上及下凝视着的一双黑眸阴沉得吓人,在光线不甚清晰的暗色里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意意双眸发直,愣愣的看了他几秒,然后终于想起该怎么呼吸,她想要大口大口的呼吸,心口却被他给压着,吸进去的气也没有多少,反而全都积聚在了自己的胸腔里。

堵得难受。

这样的距离,她仰头看着男人模糊的脸廓,性感的喉结,浑身沉淀着一种而立之年的男人独有的岁月气息,被打磨得十分的矜贵,她努力的避开他的视线,却也觉得他黑眸里的熠熠的光芒快要灼伤了她。

意意攥起的一双拳头,悄悄的放在自己的心口上,潜意识的动作,都在想着要怎么和他隔开一些,就怕他再像刚才那样一言不合的就亲她。

“我道歉。”南景深开口,说出的第一句话,却像是一声惊雷炸响在意意心头。

她刚才一直没办法放在他脸上的视线,仓促间定住了,可看不太清,只能依稀的瞄到他被暗色覆了一层的脸,“你道歉?

“是。”南景深丝毫没有扭捏,“我不和你避开那天晚上的事,既然已经发生过……

“我忘了,我都忘了,我不记得了!”意意忽然情绪激动的叫了出来,双手更是把耳朵给捂住了,很抗拒听进耳里的话,也不想再去想到那天晚上,因为回忆起来的,全都是痛。

身体也痛,心也痛。

那是她第一次觉得,南景深是一个魔鬼。

男人缓了缓,没有急于解释什么,他能感觉得出来,意意在喊话的时候,呼吸忽然急促,心口起伏的弧度很是遭乱。

他身子往上抬了一些距离,遒劲的手臂仍然支在她身体旁侧,沉静的黑眸定定的看她,等她的情绪稍微平缓一些后,才沉声静气的开口,“真的能忘?

“真的忘了,真的……我们不说这个,我们说别的好不好……

男人眯了眯眸,“如果我不呢?

意意紧闭着的双眸忽然打开,黑白分明的琥珀大眼内水光潋潋,瞳仁忽然晃动得厉害。

他看不出来她很逃避,也很抗拒这件事么,为什么要这么纠缠着不放,非要撕开她的伤疤,他真的就那么为所欲为,只为着自己的想法来,完全都考虑他人的么!

南景深看她的表情,便知道她又在胡思乱想,他将她抱起来,双腿跨开,正面坐进他怀里,以这样羞人的亲密姿势拥抱着。

意意被他抱起来的时候,眼睛里蓄着的两颗泪落了下来,悬在她一张惊慌失措的小脸儿上,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对面忽然开过一辆车,车头远灯掠进来的亮光,恰好打在南景深线条立体的俊脸上,他那双沉邃的黑眸,正在看她。

意意心口里,像是装了一只小鹿,正在慌慌张张的胡乱蹦跶,心脏被踩踏得噗通噗通响,她曲起的手撑在南景深的肩膀上,将彼此之间的距离拉开一些,恁是不肯往他怀里去。

“情绪平静下来了?”他忽然问。

意意咬着唇,一时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因为就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是何种心情何种情绪。

南景深便当她是冷静下来了。

“既然平静了,那就好好的听我说。”南景深撩开她散在意意脸颊上的发丝,往耳朵后拢去,露出她娇小可爱,干干净净的小脸儿,他凭着感觉,擦掉了她脸上的泪。

“我道歉,不光是为了这段时间忽略你的感受,还因为,在遇到问题的时候,我没有好好的引导你交流,也没有教会你夫妻间的信任,把误会说开,也就不会让你误以为是在冷战,还有……更大程度上,我为我那晚的粗鲁道歉。

意意手心猛地攥紧了,指甲狠狠的掐进手心里,她咬着唇,目光发直的看着南景深,一时间什么言语都没有。

下一瞬,南景深捉了她的手,将她的小手指一根一根的打开,很耐心,说话也很耐心,“那种事情,应该是夫妻间最愉悦的情感交流,却被我给搞砸了,也许你潜意识里已经开始在抗拒,会觉得这是很恐怖的事,所以,我道歉。

嘴上那么说,看似是很体贴的在征求他的意见,其实自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从他身上下来。

一只脚放下去,还没踩实,身子忽然被搂着往他怀里抛去,肩膀重重的撞到他心口上,肩胛骨碰到他胸骨时撞出的疼痛,禁不住轻嘶了一口气。

南景深将意意更深的往怀里抱,胸膛贴着她娇小的身子,头低下来,磁性温柔的嗓音,过近的在她耳边响起,“想我吗?

语声,低沉,瓷实。

车厢里是没有开灯的,但道路两旁的旗舰店商铺的光影打进来,给车里拢了一层薄光,意意低垂着眉眼,感受得到南景深暗哑的呼吸,指尖蜷缩了两下,忍不住便握成了拳头。

“我……

“想了?”南景深打断她的话。

意意稍怔,就那么片刻,已经想不起来刚才自己究竟想要说的是什么。

意意咬着唇,竟然连牙齿都在打颤,险些就要咬不住,力气居然在他的影响下,去得那么快。

“车里……还有人呢。

“无妨,顾衍不会说出去。

可是人家能看见,也能听见啊!

不觉得很羞么!

意意手推在他胸膛,掌心下,感知到男人心房里的跳动,她却羞得脸都红了,“你还是睡觉吧,别说些……有的没的。

南景深轻呵一声,笑声带着性感的蛊惑,“觉得羞了?

意意抬眸,盈颤着的眼睫险些支撑不住,可她需要在这时候去看一眼他。

一个多星期没见,南景深仍旧是那么轮廓深邃的模样,五官沉稳,半明半灭的光线下,他腮线的轮廓,被描了一层黑边之后,越发的深沉,那双倒映着意意娇小五官的黑瞳,温柔得能掐出水来,连眉梢间都是很明显的疼宠。

四目相对,意意心下更加紧张了,她用力的咬了一下下唇,“待会儿……到前面的路口,你就把我放下来吧。

她说这话是需要勇气的。

等于当面去挑战南景深的脾气。

“我去萧家之前……给小白打了电话,告诉他我回来了,他让我过去陪他,说是……他晚上一个人在家,会怕。

南景深没说话。

一双黑眸仿佛打翻了墨水,并迅速的蔓延开,将他的眼睛蒙上了一层墨色的深沉,不算清晰的光线下,他的眼睛仿佛具有很强的穿透力,就那么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好像要从通过她的表象,一直看进她的内心深处。

意意不自觉的低下头去,双唇嗫嚅着,发出来的声音很轻也很细小,“到前面的路口放我下来就可以了,走久了,也……不顺路。

不顺路?

夫妻一道回家,还有不顺路这一说!

南景深脸色绷得很紧,周身的冷气压自然而然的释放出来,车厢里的气氛一瞬间冷沉了下来,隐约的,有种让人头皮发麻的颤栗感,就连前座里一直企图将自己当做透明人的顾衍也感觉到了四爷情绪上的变化,心下阵阵打鼓,悄悄的摸索到窗户的按钮上,将四面车窗都打开一些,以为透点风进来,气氛不至于那么僵。

太太啊太太,你在这时候犯什么糊涂呢!

知不知道四爷昨天通宵了一晚上,就为了把那边所有的工作都交代完,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来的,白天回了别墅里没见到人,四爷打算小睡一会儿,就传来太太去了萧家的消息,生怕她会受委屈,四爷恁是连眼睛都还没来得及合上,便又火急火燎的赶了过去。

太太啊……你这时候说两句好听的该多好的,总比这么僵峙着强啊,你说两句……四爷就什么气都消了。

南景深有好一会儿没有说话,开口的时候,声线竟是泯沉着的,“乖乖,你刚才说的,是认真的?

意意差点就否认了,但是潜意识里,其实还没有做好和他面对面的准备。

关于他和温倩如的那些照片,就像是一根针扎在她心头上,疼痛很细微,却很长久,稍微动一动,连带着骨血都会疼。

她用了很大的克制力,才强硬的要求着自己点了下头。

车厢里诡异的安静了几秒。

南景深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意意这一声“嗯”,显然已经触及到了她的底线,她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低下头,双手的慌乱无措的搅弄在一起,指甲掐到了肉,也不会感觉到疼。

“顾衍。

半响,他终于开了口,却不是在和她说话,“把车停路边,你下去抽根烟。

“好的,四爷。

顾衍找了个比较僻静的位置,车子停在一颗枝叶茂密的老树下,将车厢里本就暗淡的黑暗,又再多推进了一些,等车停稳之后,他立马就下车了,尽量的不弄出一点动静来,关门时也是扣着门把手推上的,并且在下车之前,他很懂事的将打开过的四面车窗都关上了。

独剩下两个人的时候,男人的气息更浓郁了,几乎连呼吸都给侵占了。

意意慌得没了主意,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在这里下也是可以的……

意意大着胆子从南景深腿上下来了,着急的去摸门把手,她眼前笼罩了一片黑沉沉的阴影,看不太清,双手贴着车门摸来摸去,摸了好久,也没能找到车门把手。

终于抓在手里后,她想要拉开,身后忽然来了一股力道,扣在握着把手的手上,一把将门给拉拢,关得严丝合缝。

意意心口一颤,还没能有下一步动作,男人双手上使了力气,抓着她两侧的肩膀将她带了回去,动作利落的按进了座椅里。

他不知道是怎么动作的,眨眼之间,已然覆到了她身上来,挺括的身躯比她的身子要宽的多,手臂往她胳膊外侧撑起,已然是将她困在了座椅和胸膛之间。

很强势……

南景深扣着意意的手腕,手劲上箍着的力道强硬有力,“我知道你心里肯定还有气,一时半会儿也哄不好,没关系,我有的是耐心,这时候你闹着要下车,到底是什么心思?

意意慌神了,仰头的角度,竟然看不清他脸上是喜是怒,即便距离近在咫尺,可这个男人的脸廓都被黑暗给笼罩住了,更像是来自地底的阎罗。

惹到他了……

容祁和舒浅小说全本 天堂的证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