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兔那么可爱 寸丝不挂 以舞入仙

“齐川,别着急,现在你体内的*之力刚刚被驱逐出去,内力还没有达到一定的程度,定然不能做什么召唤内力的事情。”说着这句话,看着师傅的样子,脸上好像露出了一丝的担心起来。

“为什么!

可是,总是这样得事与愿违。

“齐川,刚刚身体经受了暗黑力量的冲洗,就好像是百废待兴的一样,一定不能有任何的举动,要不然之前所有的事情都将白费了。”师傅一本正经的说着,看着她的样子,心里就是有一万个不愿意,也没有勇气去尝试。

“齐川,一定记住,暗黑洪水可和别的力量不一样,况且你现在还处于恢复阶段,一定要小心。”孙凯师兄从一旁说着。

他们两个悠闲的坐在餐桌旁,满脸的淡然。

既然他们这么悠闲,自己就得好好的利用一下他们了。“师兄,给我说一下暗黑洪水的情况吧。”脑子灵机一动,这么好的一个典型,一定要好好的利用一下,要不然心里都感觉对不起他们了。

“呦呵……”两个人同时贼眉鼠眼的看着我,悠悠哉哉的笑道。随即看了看一旁的师父。

“行了,你们就跟他说一下吧,到时候我也就不用再给他传授一遍了。”师傅端起茶杯喝了口水,悠悠然的说道。

看着师傅点头,心里不自觉的激动起来,“暗黑洪水,我来了!

“首先呢!暗黑洪水,实在黄金级别的时候产生的,不过,也很少有人可以产生,这个洪水之力,就好像是一个附着品的一样,只有极少数的人,可以掌控它。”刘龙师兄说着,还不时的点点他自己,“就像是我们两个。啊哈哈……

“行了,说正经的吧。”孙凯师兄从一旁打断了说道。

“最重要的一点,一定要和这个力量形成一种心灵感应,初级阶段,虽然它在你的体内,但是你很少可以掌控住它,你们两个根本无法达到灵魂的统一,这样的话,有没有暗黑洪水之力,基本上没有什么差别。”孙凯师兄正经的说着,“比如说你之前,你只是一种被动的去召唤,这样不仅力量会减少,反而会对它产生一种排斥感,相反的,它还想挣脱你的束缚。

听着孙凯师兄说着,突然感觉之前自己做的事情异常的可笑?竟然想着将里面的那种膨胀感给释放出来,现在想想真的是蒙蔽了,难不成一个人的力量,还有强大的自己接受不了的?

“你一定要和它好好的磨合期,其实也不光是暗黑洪水之力,每一个能量,每一个能力,你都要和它达到一种精神的共鸣,这样的话,才能让你的能力,在有限的级别下,最大限度的发挥出来。”刘龙师兄补充着说道。

他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的,慢慢的好像将自己之前所有的经验都告诉了自己,不过,听着这种话,心里甚至感觉比学会一个新技能还要重要。

偷偷的看了师傅一眼,她却在一旁偷笑着,发现我之后,又轻微的点了点头。

每当师傅有这个表情的时候,心里就有种默许的暗示。

从来不允许走捷径,或许这一次师傅给自己开了绿灯。好不容易有这种好事,自然要好好的把握住,将可以在这里学到的,全都记下来。

“可是,可是也现在得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召唤自己的内力呢?”疑惑的问着他们两个,现在心里无时无刻不想着自己恢复的那一刻,这种等待,给心里带来的焦急,实在是难以忍受。

现在最关键的还是自己的阴阳眼,毕竟这关乎到一个阴阳师的前途,又怎么敢马虎一点一滴呢!

“哎呀,还是那句话,别着急,从现在开始,之前也得等到天黑日落之时,要不然,现在你就是一个活靶子,一旦出去之后,被什么鬼魂盯上的话,将会让你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刘龙师兄从旁边略微的表现出一丝的不耐烦来。

“齐川,现在这个时候,就是考验你耐心的时候,现在的你,也就是差那一点太阳的余晖,等到了那一刻之后,估计你的身体,就可以完全恢复了。”孙凯是中从一旁解释着说道,“着急也没有什么用,如果你贸然行动的话,之前我们和师傅做的努力,就全都付诸东流了。

…………

听着他们一点一点的给我解释着,说白了就是一个问题必须得等到今天日落之后,自己的身体才能完全的恢复。

“为什么要接受那余晖呢?

“…………

自己问着各种问题,他们两个几乎都一一的给自己解释清楚。之前各种事情,自己做的每一个任务,都是为了祛除自己内心里面的*之力。

只是,我想不明白,就那么简简单单的*之力,为什么要让师傅和他们两个如此的费劲。既然他们两个可以通过内力将身体里面的*之力给驱逐出去,那么师傅自己自然也可以,为什么就……

心里疑惑着,问着一旁的师傅。

“先给你说给*之力的事情吧。”师傅叹息了一声之后,刘龙师兄就在一旁把话给接过去说道。

“*之力,基本上是最高级别的*所拥有的,虽然说*没有多大的能力,但是*之力,可以说是一个悄无声息的小偷,无论你的力量有多么强大,一旦出现什么空隙之后,它们就会趁虚而入,进入阴阳师体内之后,就会直接控制住一个超能力,你这一次阴阳眼出问题,也就是说他们直接进入了你的天阳穴。

“可,可是……”还没有等着自己回应,孙凯师兄又在一旁补充着说道,“出现这样的事情,只能说是你比较倒霉吧,竟然直接被盯上了阴阳眼,不过我感觉,这也是他们有意之为,要不然刚才的*之力不可能会如此的活跃。

听着小米说道,心里猛然之间的一颤。

难不成经受着这暗黑洪水的冲击,还能让自己灰飞烟灭?本来说的就是让自己放松,难道放松中还得带着警惕?

“小米,能有这么严重?”心里还是有些难以相信,如此美妙的环境之下,如果不舒舒服服的放松一下,真的是对不起这如诗如画的环境。

心里这个时候突然想起来一句话,“海草海草,浪花里飘摇……”心里默想着,感受这周围的环境,真的想永远待在这种环境中,随风飘摇。

“暗黑洪水的力量还用我再给你重复一遍吗?现在他们正在你的身体上来回的检验着,如果你无意识之后,暗黑洪水就会直接进入你的五脏六腑,到时候你全身的经络都会被冲断,到时候的后果可不堪设想了,和现在的阴阳眼可无法同日而语了。”听着小米一本正经的说道,心里不由的也产生了一丝的慌张。

暗黑洪水的力量自己是知道的,如果真的像小米说的这样,事情发生了之后,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况且刚刚刘龙师兄也这样提醒着自己,这种享受,也只能等以后自己给自己享受了。

这种暗黑洪水的冲击,让身体不由的旋转起来,慢慢的,随着他们两个人的动作越来越快,这种排山倒海的感觉不单单出现在自己身体的表面,现在感觉自己的身体里面,都被水流给冲击着。

此时此刻自己的血管里面就好像是通了水流的一样,“嗖嗖”的流淌着,现在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隐私,整个身体,都被这股力量给占据着。

微微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胳臂,上面凸出来的血管,在不断的颤动着。

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畅快,这个时候,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了,就是想微微移动一下,都无法完成。

这个感觉,说白了,就是被水流冲击,好像是要将自己全身的污垢给洗干净,还自己一个全新的自我。

“齐川,别关想着享受,好好的感受一下这个暗黑洪水的力量,你这两个师兄好不容易来一次,看看你能不能有什么突破。”师傅突然从一旁淡淡的说着,脸上依旧是那种淡然的表情。

这种样子,就直接给人一种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感觉。这一切的事情,好像都被师傅给安排好了的一样。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好怀疑,师傅作为阴阳界的老者,自然有这个能力。

自己也好像就是在等着师傅的这句话,猛然之间就打起来了精神。

看着两个师兄的动作,仔细体会着暗黑洪水的力量。虽然说自己也掌握了暗黑洪水,但是在心里心里的那种感觉,和现在自己经受的,多多少少感觉到一丝的不同。

自己的那种能量,根本没有带给过这样的感受,身体用内力掌控着它,有时还会对自己产生一点反作用。

本想着经常召唤出来演变演变,可是谁想到,一下子出了*的事情,将自己的一切安排都给打乱了。

至于刚才师傅的说的那些话,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敢相信。既然这是师傅一首安排的,又怎么会让自己直接丢失了阴阳眼呢?

心里默想着,刘龙师兄又加大起动作来,随着他动作的加大,身体明显的感受到了一股强有力的力量为围拢着自己。

身后紧接着也传过来这样的感受,他们这两股力量,虽说都是暗黑洪水,但是里面也略微带着一丝的不同。

刘龙师兄的暗黑洪水更多的是一种阳刚之力,而孙凯师兄这边,更多的是一种阴柔之力。

不过,也就是过了一分钟的时间,就发现刘龙师兄的手掌,就一直放在了那一个部位,并且在不断的旋转着。

“嗯?难道说这是发现什么不同了么?”心里默愣了一下,盯着刘龙师兄的一举一动。

“啊哈哈哈,终于找到你了,我看你这一次往哪里跑!”刘龙师兄说着,看着他那表情,明显的加大力气来。

“你找到了?

“嗯!

“那我这边就没什么事了,你自己来吧。”孙凯师兄从后面来了一句,随即,身后的那个暗黑洪水的涌动,就再也感受不到了。

“小洋,给我出来!”刘龙师兄旋转了一下手掌,随后猛的一握,再快速的一拉,身体瞬间就感觉有一个神秘的东西,从自己的身体里面被移动出去。

紧接着,孙凯师兄从一旁拿出来个小杯子来,贴上符咒,放在了一旁。

“今天要不是在阴阳屋里,一定直接让你消失。”刘龙师兄随即坐在了一旁,“这家伙可不能让它存在着,一旦再进入谁的体内,就真的麻烦了。

没有了这两股力量之后,直接从半空中下来,身边的那种畅快,也顷刻之间消失了。

不过,这个时候,自己的身体,有一种说不出的窗框,就是自己最敏感的额头,也没有任何一丝的异常。

之前的那种混沌感也没有了,并且感觉自己的身体身轻如燕,给自己一双翅膀,或许就可以飞起来的一样。

看着自己的双手,又恢复了之前的那种血色,刚刚被冲击的时候,发白的让人心惊胆战。

“难道说自己身体已经没有了*之力了?也就是说自己的阴阳眼现在已经恢复了?”回想起刚才刘龙的动作,大致在自己的额头上,也就是自己天阳穴的那个部位,将身体里面最后的一点*之力给抽取了出来,心里就有些小激动。

既然最后一点的*之力都被抽取了出来,也就没有什么能量控制着自己天阳穴,那么阴阳眼也应该恢复了正常。

看着他们几个人又坐在了饭桌上,只是这个时候我已经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就只想尽快的实验一下自己的阴阳眼。心里默想着之前的动作和口诀,就在自己准备尝试一下的时候,师傅却在一旁将自己叫住了。

兔兔那么可爱 寸丝不挂 以舞入仙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