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源树下的猎人 中篇鬼故事

同时高家之前在左派的那些人也全部一边倒的倒向右派去,这对于左派来说无疑是打击严重的。

京都军区,秦虹,赵武功,孙百川三人都是闷不做声的围着一张桌子坐着。

赵武功有些疲倦的道:“这一次我们想赢实在太难了,就在刚才我想你们也得到消息了,又有数位倒向了右派,而我左派的力量却是日渐薄弱啊,若是这样下去,华夏还是会走回原来的老路的。

秦虹听了这话,有些生气的道:“行了,你说的我们几人谁都懂,但是现在不是在这里感叹的时候,找你们俩过来就是研究一下该如何抵抗右派,若是真的跟你说的这样,还抵抗什么,我直接带着我的第一军区投奔右派不就得了,你们还有什么事?

秦虹这话直接让赵武功跟孙百川的脸色都变了,若是秦虹这话是真的,那么这次动荡的结果将变的十分明朗了。

孙百川咳嗽了一声,道:“咱们来就是商量对策的,而且你们这种脾气咋比我这火爆脾气还厉害,你们两个人都斗了这么久了,这种时候就别斗了。

秦虹冷冷的道:“你也不看看他这是什么态度,现在还没有怎样,打都没打过居然就唉声叹气的,还是个男人不,虽然年龄大了,但是年龄大了难道就怕死了?

赵武功被秦虹这话直接呛的脸色通红,但是却又不敢说什么。

他怕真的他说出了什么秦虹真的会一气之下投奔右派,那到时候可就真的无力回天了。

此时右派,王琨正坐在楚仇天的对面,一脸笑容的看着楚仇天。

楚仇天倒是被王琨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王司令,您有什么话就说,这样看着我,我感觉别扭啊。

王琨端起了眼前的一杯上好绿茶轻轻抿了一口,道:“我这次来,你应该也知道什么事情吧。

楚仇天听到这话也没有丝毫藏着掖着,或者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而是实实在在的道:“我大体能知道一些,但是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

王琨对于楚仇天的这个回答十分满意,而且也十分喜欢楚仇天的这样的态度,没有任何心机,不动一些歪脑筋,这年头这样的人可是真的不多了。

“好吧,我这次来就是跟你商量一下如何对付左派的事情,而且现在我们右派已经有了完全压倒对面的优势了。

其实对于王琨的这话,楚仇天是完全不感冒的,而且楚仇天的看法跟王琨也是完全不一样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人家左派到现在还没有行动起来,你怎么知道人家会被完全碾压?

这些话楚仇天当然是不会说出来,楚仇天的想法很简单,不要打扰他,他只是想保卫华夏,至于谁当领导人对他来说一样,根本部分左派右派,人们之所以一直认为他是右派,那就是因为他当年是从右派出来的,一步一步的走上这个位置。

而实际上楚仇天的脑海里根本没有什么左右之分,无论左右都是华夏。

“王司令,既然您已经具备了这种压倒性的优势就不用跟我商量了吧。

王琨倒是没想到楚仇天会如此说,本来以为他来跟楚仇天说这些,楚仇天一定会很高兴的,但是现在看来事情跟他想的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了。

楚仇天似乎根本没有想要跟他合作对付左派的意思。

“小楚啊,你不明白现在的局势,现在我们右派有你才算是压倒性的压倒对面,若是你不出手,对面你是比我们略强了。

王琨以为这样说,已经足够给楚仇天面子了,虽然上一次楚仇天救了他一命,但是毕竟他是长辈,而且当年楚仇天能当上这第四军区的司令也是有他伸手拉了一把的结果,但是现在看到出仇天的这种态度却是让王琨不爽了。

“王司令,您说的这些话我都能懂但是事情真的不是您想的那样,我现在真的不能出手,而且您真的感觉人家左派没力量了吗?而且我们最高领导人现在虽然提出这样一件事,但是那最高的位置是谁的,我想这一点还是您最清楚,最关键的是您现在按耐不住想要出手,您的敌人恐怕不是左派了……

后面的话已经不用楚仇天继续说下去了,因为王琨已经有些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了。

这他妈的完全就是一个天大的陷阱啊,王琨感觉今天幸亏是来了,若是不来楚仇天这里一趟,说不定他真的就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了。

想来想去,怎么忽略了最高领导人的意思。而且在这之前最高领导人根本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这足以说明很多事情了。

此时秦虹三人已经能够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商谈了。

赵武功一脸凝重的道:“你说这一次最高领导人究竟是什么意思,想要把我们左派拼掉?

秦虹有些不乐意的看了赵武功一眼道:“你这一点我有些不同意,虽然之前是有嫌疑让我们左派当炮灰,但是既然能坐上那个位子那么多年,身边那位还一直保护着他,就证明他不会那么心胸狭隘的,若是真的跟你想的那样,今天恐怕早已经不是你我他三人坐在这里了。

秦虹的这番话倒是让孙百川颇为赞同,只是孙百川唯一担心的一点就是右派会忽然发动袭击,然后政变。

这种事情历史上可是屡见不鲜的。

孙百川看了一眼皱着眉头的赵武功道:“行了,你不用摆出这样的表情了,秦司令说的很对,若他真的是那种人,就是你我加起来也不是对手,我们现在就唯一担心的就是右派这股力量,右派若是真的沉不住气,我们可不能被动挨打,而我们一旦做出反击,那个时候我想最高领导人就应该做出态度了,而这个态度是如何,我们谁也知道,我唯一担心的一点就是这个。

孙百川的这番话倒是让秦虹跟赵武功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对啊,虽然现在左派属于弱方,但是最高领导人根本还没有表态,那么就是右派再怎么厉害也要掂量掂量,若真的发动攻击,那么赵武功跟秦虹完全相信最高领导人一定会站在他们这一方的。

无论是谁,都不可能容忍下面不听指挥的。

即使是右派也不行,想到这里赵武功跟秦虹倒是有些期待右派发起进攻了。

看到秦虹跟赵武功的脸色变化,孙百川知道他的话起了作用,当然也知道秦虹跟赵武功肯定是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秦虹当即对着赵武功道:“我先回去,重新安排一下,即使右派不出动,我也要做好防御准备,我现在倒是隐隐有种希望右派出击了。

赵武功也是笑呵呵的道:“听到老孙头的这一番话,让我豁然开朗,我也是有这种感觉,之前我还害怕右派的,现在我倒是一点也不害怕了,而且感觉他们现在的日子应该也很难过的。

二人彼此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倒是孙百川一愣一愣的,以为二人多年的博弈博出感情来了。

刚才二人那眼神里的意思实在是让人难以琢磨。

最关键的是这一次赵武功居然出门送秦虹了,在这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这种情况让孙百川愈发感觉里面有秘密。

赵武功回来的时候还看到孙百川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看到孙百川这样的笑容,赵武功便知道这老小子一定又有什么坏主意,不过赵武功并没有点破。

孙百川却是先憋不住了。

道:“说,你什么时候开始对人家动心思的?

赵武功被孙百川这话给弄得一愣,都是什么跟什么?

“你在说什么?我对谁有意思了?

看到赵武功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孙百川愈发觉得这是赵武功想掩饰的痕迹。

当即紧追不舍的问道:“还能有谁,这么多年没见你送过谁,刚才你送的谁,你心里没数?

赵武功立刻知道这是孙百川误会了,连忙解释道:“我说老孙头这话你可不能乱说,我跟秦虹可真的没什么的,而且你我都这般年纪了,孙女都要结婚家人的老人了,你感觉可能吗?

本以为这番话会让孙百川打消疑虑,但是结果却是适得其反。

“行了,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做事一点也不痛快,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都跟着跟家屁颠屁颠的出去了,还说没意思,没意思我怎么没见你送过别人?

赵武功知道这件事越描越黑,当即便不再解释了。

直接道:“跟你结合四也解释不清,我们还是去看看李白吧,毕竟这一次来京都也是因为我们受的伤。

果然赵武功这话成功岔开了话题,孙百川立刻拍着脑袋道:“我这脑袋都想什么去了,还不赶紧的,走吧。

就在孙百川还在考虑的时候,赵武功却是不乐意了。

“你到你想好了没有,时间不等人,你再这样考虑下去他就会直接死了,那个时候你也就不用考虑了。

孙百川知道赵武功说的是实话,这个时候根本不是考虑的时候,而是做出抉择的时候。

再这样拖下去,李白恐怕真的会小命不保,到时候他真的就是成了害死李白的人了。

其实对于孙百川的一些想法,赵武功也是知道的,而且孙百川的人品赵武功也知道的,孙百川有事后为了坚持某件事情就是搭上性命也会坚持倒底,而他则不一样,他没有那么种坚持的精神,但是却有一股可以为兄弟两肋插刀的东西,至于是勇气,还是心,或者还是其他,赵武功自己都说不明白。

“你现在给他金针刺穴,他身体的潜能能坚持多久。

孙百川一脸严肃的看着主治医师,这个问题对孙百川还有赵武功都是十分正要的,因为他们刚才用灵识已经看过,随着五脏六腑的被破坏的加大,五脏六腑的防御能力正在减退,而那股奇异的能量却开始了加快破坏。

若是在这样继续下去还没等他们去见到那人恐怕李白就已经挂了。

看到孙百川一脸严肃的样子,主治医师对于这个问题也回答的很谨慎。

“若是激发潜能,以他合一境的体魄应该能坚持一个小时。

赵武功跟孙百川彼此对视一眼,相互点了点头。赵武功道:“好,就这么决定了,你赶快施针吧。

听到司令发话,主治医师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直接让助手拿出金针,开始刺激李白的全身的穴位。

当第二十八处大穴扎入金针,主治医师还没等搓针的,李白的身体便是一震,这一震之威居然让整个军区医院摇晃了一下,若不是这军区医院有最好的防御措施,赵武功跟孙百川真怀疑这一下会不会直接让医院坍塌。

主治医师也被这一震之威后退了好几步。而就在此时一股神秘的力量从李白丹田处慢慢涌出来,紧接着李白的识海里也出现了一股神秘力量,而这两股力量出现的一瞬间就直奔李白的五脏六腑而去。

若是李白此时清醒,一定知道这些力量都是他的隐藏的星辰之力。

而那高家四人联合打出的力量,却是四相之力,归根结底就是四人四种不同的灵力完美融合产生了质变变成的一种新的力量而已。

面对银色星辰之力的修复,四相之力明显想要反扑,但是银色星辰之力却更加霸道,直接在吞噬这股力量。就是李白之前也不知道银色星辰之力能吞噬别的力量,而现在银色星辰之力却正在干出这样得事情。

赵武功跟孙百川的脸色都变了,他们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不知道这是李白的潜能,还是李白本身身体里就有这股力量,还是被主治医师金针刺穴刺出来了一种新的力量,或者是新的发现。

面对李白的这种情况就是主治医师此时也是一头的雾水。

他也不知道李白身体里倒底发生了什么变化,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李白的伤势正在好转,而且那股神秘的力量也正在逐渐减少,那股银色力量正在修复着李白身体的机能,吞噬着那股神秘之力。

远在数百光年的一颗星球之上,这里犹如童话一般的世界。

一个年轻的男子目光深邃的看着星空,有些惊讶道:“星辰之力这么快就开启了吗?当初放你到地球看来是对的啊。

一个犹如画中走出的精灵一般的女子,缓缓的从男子身后出现,露出男子的结实的胸膛。

温柔的道:“我都担心死了,李白这臭小子居然一走就是好几年,居然也不给家里通个话,上一次若不是恩男跟我说,我都不知道地球什么样了。

李小刚转过身,搂着龙灵儿道:“咱们的儿子你还不了解吗?当初三人当中就属他最为调皮,不过也最为聪明,我都放心他,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不过说完这话,李小刚还是深深的看了一眼虚空,那里他能看到一颗蔚蓝色的星球,那颗星球跟他有斩不断的联系,因为当初女娲之力就是从那里得到的,功法也是那里赐予的,那里不只是他的家,还是他的半个师父。

李小刚虽然嘴上说不担心李白的安危,但是感应到银色星辰之力的觉醒还是让李小刚有些担心的。

银色星辰之力,李小刚早就教给李白了,但是想要真正的觉醒银色星辰之力却需要凤凰九涅的勇气跟机遇。

也就是说在这之前李白可能就已经差点死掉过,不然李白是不会觉醒银色星辰之力的,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李白逆转功法了,逆转功法对身体的损伤李小刚也是知道的,其实逆转功法完全没有那么大的损伤,但是为了银色星辰之力的觉醒,李小刚才会稍加改动了一下逆转功法的危害。

看着满天星辰之力都缓缓的朝着那颗淡蓝色的星球涌去,李小刚决定有时间应该回去一趟了。

华夏军区里,李白身体内的银色星辰之力不断壮大,慢慢的就跟会呼吸一样,随着呼吸次数的增多,银色星辰之力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而那五脏六腑的那股神秘的破坏之力也已经被神秘的银色星辰之力给完全吞噬一空。

主治医师喃喃自语道:“这简直就是奇迹啊,没想到他身体里就然还有一种如此恐怖的力量,难道是天生的力量?

听到主治医师这话,本来赵武功跟孙百川还怀疑李白是修炼了其他功法修炼出来的力量,但是有了主治医师这话,却是更加让他们相信李白身体内的这股力量是天生就有的。

就跟李小刚当年一样,没有任何宗门,门派家族背景,唯一的背景便是农民,但是却是样样精通。

后来人们以为是李小刚得到了某种神秘的传承,但是最后经过权威的鉴定,便是李小刚身上天生就有一种异能,而这种异能让李小刚逐渐走上了最强农民之路。

虽然有银色星辰之力的修复,但是李白还是没有醒过来。

这倒是让孙百川跟赵武功有些着急了,主治医师也是有些不明白是什么情况,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李白现在身体十分好,而且是那种好的不能再好的了。

有了主治医师的确定,倒是让孙百川跟赵武功放松了不少,同时心里也高兴了不少,毕竟他们还是不愿意放弃一些东西的,比如他们坚持的东西。若是让他们放弃了,他们心里也是会十分难过的。

李白体内的银色星辰之力比之前壮大了很多,而且现在银色星辰之力居然开始要代替灵力的节奏,若不是灵力是李白体内的,恐怕现在那些星辰之力会直接吞噬李白体内的灵力。

而且之前李白体内的灵力都是银色的,这一次居然开始蜕变了,慢慢的朝着金色的方向蜕变。

不过这一切都在李白不知情的情况发生的。

孙百川跟赵武功让人好好照顾李白,然后二人便回到二层小楼里,准备重新部署军队,毕竟这一次事情实在太过严重,当楚仇天崛起的时候他们就知道右派力量已经开始出现动摇了。当然这个动摇是以前跟左派大成协议的动摇。

现在的右派明显是想把左派打压下去,之前最高领导人下达的一系列命令就让赵武功跟孙百川感到了不妙,不过他们还是默默地执行了,但是接下来的动作却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

居然是提前更换领导人,而这个决定还是最高领导人自己下的决定。

至于是更换右派的人还是左派的人最高领导人都没有说,指其中的深意让人难以捉摸。当然双方都是认为是两派各选出一个人来进行争夺,自古以来就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现在也是一样。

而现在左派的力量明显没有右派的大,但是左派还会掌握着很多东西的,这些东西都足够对右派的人给予致命打击,所以现在双方都没有动手,一旦动手那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此时龙家龙天泽也收到了消息,当然这消息不是有关李白的,而是关于华夏大局动荡的消息,龙家安排的那个高层给龙天泽的消息就是请教该如何站队,这一次站好了队日后肯定会扶摇直上,若是站不好那么不用说最好的结果便是赶紧走人。

高家,高翔也是如此,他也同样收到了如此消息。

刘家,刘瑞风也是皱着眉头看着手里的消息,并没有第一时间给出答复。

雨家,雨风雷此时也是如此,他也没有给出什么明确的答复,他跟刘瑞风一样,在等,等一个好的机会,等一个让对方不足以翻起任何浪花的机会。

高翔想了一下他得到的情报,李白是跟左派有密切联系的,而他高家的人一直是跟右派的有密切联系的,而左派也有他高家的人,但是毕竟不多。

起源树下的猎人 中篇鬼故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