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男友 无糖爱情 二月廿四

“林凡,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以为你觉醒了玉虚神体,就可以肆无忌惮,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玉虚宫的门规。还有我告诉过你很多次,不要再妄想拜入元始宫,你既然进了我玉虚宫,那生是我玉虚宫的人,死也是我玉虚宫的鬼。

“所以你就不要再写信给掌教师兄妄图拜入元始宫了,现在把信给我拿回去。

他抓了抓头发,在一旁师兄弟们鄙视的目光中,站起身来,从清虚道人手中拿回了自己写给掌教师尊的第九十三封信。

回到自己的座位,他看了眼年轻带着稚气的杨戬,有些唏嘘,微笑着想要打个招呼,就看到杨戬只是冷冷的乜了他一眼,高傲冷漠。

他皱了皱眉,然后忽然想起来事情似乎是这样的。

三五零年,凛冬之时妖族叩关,袭扰三千里,他们被迫从兰州城一路逃亡,路上林简薇为了掩护他们,失散在了西川附近,而他和林胧儿则跟着难民潮一路到了元始神主照耀下的昆仑州。

到了昆仑州之后,他因为觉醒了玉虚神体的缘故,而被元始神主座下两宫之一的玉虚宫收留,成为了一个让人羡慕的玉虚宫外门弟子。

不过因为听说玉虚宫的弟子虽然极为强大,成长也很迅速,但是也经常需要面对死亡,外出对战妖魔,所以他一直想要拜入元始神主座下另外一脉的元始宫中,不做玉虚宫弟子。

因为他答应过林简薇,会好好守护林胧儿,如果他死在了对抗妖魔的战斗之中,那谁来照顾林胧儿?

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他极力想要摆脱玉虚宫弟子的身份,从而导致第一次内门考核没有通过,等到五个月后第二次考核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弥陀佛主杀入魔界,与杀戮魔主同时陨落,而林胧儿也在弥陀佛主陨落的同时觉醒成为弥陀佛子。

如果说神主之中有谁的传承会让人感到痛苦绝望,那无疑就是弥陀佛主了,这位曾经以四十八宏愿证道的存在,有以一己之身代无尽众生受苦的大慈悲,可以说时时刻刻都在承受无尽苍生所背负的罪孽。

对于五岁的林胧儿来说,接受了这样的传承道途,他几乎不敢想象她是怎么撑下来的。

哪怕他后面无尽英勇,成为了元始神主座下第一战神,却依然无法拯救深陷在弥陀传承之中的林胧儿,只要一想到便是至高无上如弥陀佛主到了最后也因为无法承受这样的罪孽,而疯狂到杀入魔界最深处,与杀戮魔主同归于尽。

林凡就不敢去想象林胧儿到底承受着怎样的痛苦与绝望。

为此他甚至愿意付出自己的所有,去祈求元始神主的帮助。但可惜,元始神主拒绝了。因为弥陀佛主虽然因为背负众生罪孽,想要普渡众生,所以导致最后疯狂陨落。但弥陀佛主留下的大道法则却是所有神主都想要染指的大道。

否则也不会弥陀佛子每一个到了最后都活了下来,却被各大神主控制着,哪怕是妖魔,也同样需要以普渡众生的名义来蛊惑人心。

所以说弥陀佛子有可能是这世上有史以来最能感受到绝望痛苦的人,甚至就是弥陀佛主都比不上,祂至少还能陨落解脱,而其他人却是连死亡的机会都没有。

想到这里,林凡轻轻吐出一口浊气,这一次会不同了啊。

清虚道人的讲道在林凡回溯记忆的过程中悄然结束,林凡站起身来,看见杨戬,然后又看到雷震子和陈洛两个人,嘴角浮起一丝笑容,“大家都还活着呢。真好。

杨戬直接无视了林凡,雷震子叹了口气没有说话,只有陈洛对着他眨了眨眼睛,捂着口袋,“借钱,免谈。

“哈哈。

他就开心的笑了起来,揽着陈洛的肩膀,向外走去,春天柔和的光倾泻下来,让他忍不住伸了一个懒腰,抓了抓头发,“小洛洛,再借我点钱好了。

“你这家伙……

陈洛有些恼火的瞪了林凡一眼,这个时候,杨戬和雷震子与他还算不上要好,唯一与他算是交情不错的陈洛,却是因为刚认识的时候林凡就借了他钱,到现在都还没有还。

“你上次借我的还没有还……

陈洛试图转换话题,但林凡却是轻车熟路的从他口袋里掏出一块温润的元石,“安啦。安啦。明天考核一过,我就是堂堂内门弟子了,三块上品元石……现在是四个了,毛毛雨啦。

“那我先走了。明天见。

“喂!我还没有说要借给你……

陈洛大怒,看着林凡弹着元石在阳光下灿烂微笑,不由得嘟哝一句,“这家伙……不过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啊。

“有什么不一样的。不过是换着法子从你口袋里借钱而已。

杨戬在一旁冷冷说道。

“没关系啦,他要养妹妹的嘛。而且,反正那块元石也是你给的不是吗?说起来,你这个面冷心热的家伙,为什么不直接借给他呢?

陈洛耸耸肩,好奇道。

杨戬哼了一声,转身就走,雷震子慢吞吞的走过来,“别忘了,你还欠我一块上品元石。

“你们这些家伙,那不是你们本来就想借给林凡的吗?为什么都要算在我头上?

陈洛顿时跳了起来,大叫道。

……

作为玉虚宫外门弟子,哪怕还没有正式入门,每个月也有五块上品元石的津贴发放,价值不菲,便是一般门派的真传弟子恐怕也比不了。

但林凡每个月的津贴都不够花,虽然林胧儿与他同吃同住,都不用花钱,但林凡总会想要让林胧儿过得好一点,至少别的孩子有的,林胧儿就应该有。

所以他的津贴就如同流水一般化作林胧儿的玩具,衣服,还有各类补品之类的。在其他师兄弟们每个月都能借助元石的帮助修为突飞猛进的时候,他这个名义上的外门大师兄,却是进展缓慢,而且还欠下了四块上品元石的巨款。

不过无所谓啦,只要小胧儿高兴就好。反正只要成为了内门弟子,每个月的津贴高达三百上品元石,而且战斗或者修行所需要的一切物品,都可以直接向上面申请,这是让元始宫的那些真传弟子都要为之嫉妒的福利。

甚至放眼已知的所有宇宙位面,玉虚宫内门弟子的待遇都绝对是最好的,甚至有传言说玉虚宫的弟子其实都是元始神主的血脉后裔,否则为什么几乎所有玉虚宫弟子都能够觉醒玉虚神体。

但实际上恰恰相反,正是因为林凡他们能够觉醒玉虚神体,所以才能成为玉虚宫弟子。

所谓的玉虚神体,或者什么天命神体,造化神体等等之类的所谓神体,在第二纪元中期,有着另一个名称,叫做时空神体,这是死亡神主和造化妖主联手将时空之沙注入黄泉轮回后所制造出来的奇异血脉,天生拥有与时空共鸣的能力,也是主神入侵多维宇宙的唯一手段。

想到他们这些人的使命,林凡微微皱了皱眉头,但又很快平复,脸上带着笑容,推开自己小院的门,“胧儿,我回来了。

“哥哥!

一声娇憨的呼喊,一个小小的身影如同无尾熊一般扑了出来,吊在林凡脖子上,啵啵亲了几口,咬着手指头,“糖糖吃完了。

“这么快就吃完了……牙齿会坏掉的。

林凡捏了捏林胧儿的小脸,“所以最近几天都没有糖吃了。

“哦。那胧儿不吃糖了。

林胧儿乖巧的点点头,让林凡忍不住抱着又亲了几口,“胧儿,这么听话,我要好好奖励你。嗯,不能买糖,但可以买一条小狗狗,好不好?

“好。小狗狗,胧儿最喜欢小狗狗了,还有哥哥……还有姐姐……对了,哥哥,胧儿好久都没有看到姐姐了。

林胧儿咬着手指头,声音低了下来。

“乖,等胧儿把小狗狗养到跟你一样大的时候,哥哥就带你去找姐姐。

林凡笑着放下林胧儿,牵着她的手,走进房间,这一次,真的不同了。

“为什么?

杨戬已经完全不明白了,其他人也同样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子。

“要开始了啊。

他没有回答杨戬,目光望着天空,那破碎掉的天空深处,渐渐有金色的闪电交织而起,伟大的意志与威压,让整个魔界都为之静止,不止是魔界,神主意志所能笼罩的所有宇宙都在此刻静止下来。

天空在破碎,大地在颤抖,元气在沸腾,可怕的威压裹挟而下,让无尽世界的生灵都在颤抖。

“怎么可能……有人在试图证道……

血河老祖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眼中闪过一抹震惊,难以置信。

但很快天空最深处交织而起的金色闪电越来越浓密,最后干脆混成了一团,仿佛整个天空都是金色的闪电,一双双巨大的黄金眼眸在那金色的闪电中睁开了眼睛,冷漠的注视着宇宙的某一个地方。

“证道者……

“生存还是毁灭……

“魔道……毁灭!

“诺……

伟大的意念在宇宙深处交流着,最后达成一致,金色的闪电瞬间化作金色的手掌,翻天覆地轰杀而下,哪怕明知道并不是对着这里,但杨戬等人也是禁不住心惊肉跳,神主的意志,无人能够抗逆。

但就在那金色手掌落下的同时,一只同样金色但却透露着混乱罪恶的手掌从混沌中伸出,拦截住了那金色手掌的轰杀。

“混乱……

“天命……

“造化……

“毁灭……

“汝等要战,那便战!

宏大的意念在天空深处响起,随后整个宇宙都颤栗起来,谁也没有想到神战没有任何征兆就这样开始了。

“仙佛黄昏,纪元终结之日到了吗……

杨戬心中一沉,神主已经出手,那就意味着波及无数世界的纪元更迭开始了。

“所以,这就是你想要的吗,林凡?终结整个纪元,无数世界……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杨戬泣血嘶吼起来,转过身,举起手中三尖两刃刀,轰然而落,在神主意志下也能抗衡片刻的万佛大阵,再也无法阻挡杨戬的劈杀,骤然破碎。

林凡看着他向自己发出了冲锋,叹了口气,“你不懂啊。正因为这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才会如此啊。

话音未落,他脚下步步生莲,一步步踏出虚空,金色的闪电开始在他身边垂落,杨戬一剑斩空,带着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缓缓升空的林凡。

无数金色的闪电在他身边交织,为他庆贺,一道金色的神座在闪电之中若隐若现。

“他要证道?!

血河老祖尖叫起来,难以置信。

“这不可能!不是魔道,不是佛道!他竟然想要证一条全新的大道!

“所以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吗?林凡!

杨戬颓然的放下手中的三尖两刃刀,看着渐渐融入金色闪电中的林凡,心中无比苦涩,“用胧儿换来了混乱魔主手中最后的魔道碎片。然后用杀戮魔主的大道碎片让另一个杀戮魔子先你一步证道,吸引神主的注意。从而为你证道争取时间么?

“简薇。是她吧。另一个杀戮魔子是她吧!除了她,又还会有谁愿意这样帮你。

“哈哈……果然还是你最聪明啊。先用妹妹换了大道碎片,又用姐姐帮你挡住了证道之时最后的截杀……她们还真是傻啊!

“林凡,告诉我,这样的你,凭什么最后可以证得大道,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她们到了最后依然还是要相信你,相信你这个该死的王八蛋!

“你真是一个混蛋啊……

杨戬无力的丢掉了手中的三尖两刃刀,抬起头,死死的看着在金色闪电中越来越充满神圣威严的林凡,“我会看着你,就这么一直看着你。践踏了所有才能够证得大道的你是怎么陨落的。

他已经听不到杨戬的咆哮了,他竭力抵抗着大道法则的同化,那是必须要摒弃掉一切情感后的冷漠,他努力回想着自己的曾经,那些美好,那些誓言,但他的目光却一点点变得冷酷,他的眼眸一点点变得金黄而又璀璨。

终于当天空中一道巨大的,贯穿多维宇宙所有时空的金色闪电划过,波及无数宇宙的神战终于停息了下来。

一双双金色的眼眸注视到这里,而祂也静静的踏出一步,站在这宇宙的最高处,与那一双双金色的眼眸对视着。

许久之后,终于有意念回应祂,“时光……汝要参战吗?

祂不说话,目光掠过这些金色的眼眸,从云端之上垂落而下,落在那破碎的宇宙之中,看见她握着剑半跪在地,金色的鲜血在流淌,最后的意志在消散。

她抬起头,同样金色的眼眸有些黯灭,对视着祂的目光,静静等待着祂的抉择。她做了她的选择,现在轮到祂了,他答应过的,她相信他不会忘记。

因为他是林凡,那个答应她会好好照顾胧儿的林凡。因为他是林凡,不惜背叛了所有,也要守护她们的林凡。

或许有人会在鲜花与掌声中迷失,但他不会。

或许有人会在力量与永恒中遗忘,但他不会。

因为他是林凡。

“我记得……

祂终于开了口,声音宏大,贯彻无数宇宙,“我记得……

祂继续开口,第二句出口,时光的法则开始沸腾起来,祂刚刚成就的时光大道开始破碎,“我记得……

……

“我记得……

他猛然从昏昏欲睡中醒来,玉虚宫中柔和的光线打在他还有些稚嫩的脸颊上,他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片刻之后,有窃笑之声响起。

愤怒的咆哮声在他耳边响起,“林凡,又是你!你记得什么?!明天就是内门弟子考核之日了,我看你记得个屁……

当林凡终于从有些浑浑噩噩的恍惚中清醒过来,迎接他的是玉虚宫副宫主清虚道人愤怒得想要杀人的目光。

他低下头,看了眼自己明显白皙纤细许多的手臂,又偏过头看了看他旁边还稚嫩年轻的杨戬,深吸一口气,抬起头迎向清虚道人愤怒的目光,抓了抓头发,又低下头看了看手里抓着的三五一年玉虚宫第一百七十五届玉虚内门弟子考核要点。

这一年,他十五岁,一切的一切都还没有开始。他低下头,缓缓握紧自己的拳头,终于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我的小男友 无糖爱情 二月廿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