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兵传奇笔趣阁 雪狼山传奇

616.都要活着

后妃没有寻死之意,但她似乎很肯定自己会死。看着这个满脸忧愁的女子,苏杭低声问:“还有多久?

后妃明白他在问什么,摇摇头,说:“不知道,也许今日,也许明日,只看他什么时候想。但我能感觉的到,体内的力量越来越重,最近取出的寒晶也越来越多,应该很快了……

“如果逃走……”苏杭只说了四个字,便没再说下去。被一名天人境巅峰盯上,除非拥有同等级的力量,否则不可能逃的掉。天人境能够融入天地,一步踏出可达十万里之遥。这样的速度,谁能比的过?

后妃露出哀怨的笑容,她看着苏杭,忽然问:“你有所爱的女人吗?

苏杭点点头,说:“有。

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会,后妃说:“看的出,你对她有很深的感情,说话时,眼神变得十分专注。好羡慕她……

这话听起来,有一些歧义,但苏杭知道,后妃并不是羡慕自己爱某个女人,而是羡慕那个女人有人爱。从这点来看,似乎她与那位天人境巅峰的绝顶高手,存在着感情瓜葛。苏杭有很大的把握,确定那人就是大衍国主,但后妃始终不肯说。

“走吧,将心远带走。”后妃轻声说:“还有,善待你爱的人,不要让她们每日沉浸在痛苦的折磨当中。

苏杭默然,过了会,点头说:“我会的。

离开了后妃宫殿,外面等候的戴心远立刻问:“姐姐和你说了什么?

他满脸的关心,让苏杭深深体会到,这对姐弟的亲情有多重。他们都愿意为对方付出一切,只是命运弄人,亲情胜不过强大的力量。

“只是和后妃聊了聊关于病情的事情,她没说什么,和之前差不多。”苏杭说。

戴心远哦了一声,然后笑起来,说:“既然姐姐想吃你们鸿宇国都的灵果,为兄正好跟你走一趟,路上咱们做伴,也不会太枯燥。

戴心远并没有察觉到,后妃让他去买灵果意味着什么。苏杭轻轻嗯了一声,也没有多说。这里人多嘴杂,万一说错了话,很可能招惹无妄之灾。

随后,戴心远去找兵营统将请假,得知他去给后妃买灵果,那位统将哼了哼,却也没有拒绝。后妃一天不死,戴心远在国都就无人敢动,这是长久以来形成的潜规则。

至于苏杭,也去找京司首府邱元化告辞。这位毕竟是大衍国都最上层的人物之一,能够交好,总比多个敌人有用。

办妥了这些事,苏杭又去统领府把桃桃带出来,然后与戴心远一同离开了国都。

路上,苏杭没有太多的言语,反倒是戴心远心情不错,话多的很。不是问苏杭的家乡,就是问有关于丹道的事情。兴致来了,还说起自己与后妃小时候的故事。他们的故事很寻常,就是一对在修真世界挣扎生存的姐弟,但在戴心远心中,那是无法抹杀的回忆,是亲情所在的见证。

大衍国都离鸿宇国土有数十万里,几天后,走到大半路程的时候,前方出现一片桃林。桃桃似乎对这些同根果树有些好奇,跑过去打量。戴心远和苏杭也没有什么急事,便随她去玩闹。

看着那满树的桃子,戴心远随手摘下两颗,一颗递给苏杭,另一颗自己吃了。一边吃,他一边说:“小时候最喜欢和姐姐藏在这样的地方,有的吃,凶兽还少。有时候吃腻了,就偷偷跑出去找别的食物,最后免不了被她一顿打。那时候觉得,姐姐真是不近人情,可现在再去回想,却能体会到自己给她造成了多大的担忧。

修真世界凶兽密布,两人一路行来,最少遇到了数十只中等凶兽,甚至还有两三只高等凶兽。好在他们修为不错,那些高等凶兽察觉到强大的气息,只远远的发出嘶吼威胁,没有上前攻击。只要不是高等凶兽,其它的苏杭等人都不会放在眼里。

听着戴心远的话,闻着手里的桃香,苏杭也想起小时候母亲李金兰从地里摘了瓜,放在井水里浸泡拿给自己吃的场景。记得自己那时对井水很好奇,探头去看的时候,差点一头栽进去。母亲抓过来,一顿胖揍,屁股都打肿了。

对这件事,苏杭的想法和戴心远差不多。亲人的担忧,在没有恰当方式的时候,往往是以暴力来表达。他们并不是喜欢揍人,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让你记住这个教训罢了。

此时,苏杭忽然想到,长兄为父,长姐为母。倘若后妃对戴心远有着很大的意义,那么当他知道自己和后妃串通好,将他引出国都,会不会生气?当他知道姐姐已死,又是什么样的心情?

苏杭下意识想了想,倘若自己知晓父母身亡的消息会如何感想,那一刻,他觉得眼前发黑,心里发慌,仿佛天都要塌了。显魂期修行者的心境本该稳如泰山,但此时此刻,苏杭真真切切明白了,亲情对一个人来说,是修为无法剔除的。

不管你修为有多高,只要还是个人,就无法忘记那些过往。

转头看了眼乐呵呵摘几颗桃子,准备回头带给后妃吃的戴心远,苏杭忽然问:“戴兄,你有没有想过,后妃的病情很古怪?

戴心远回过头,有些诧异的说:“怎么突然问这个?

“后妃有国主相伴,却无缘无故生了这种怪病,你不觉得奇怪吗?”苏杭再次问。

戴心远愣了愣,随后说:“你们不是都诊断过吗,说是寒意入侵导致。虽然这病确实很奇怪……周老弟,你到底想说什么?

太委婉的话语,戴心远似乎听不明白。苏杭轻叹一声,说:“后妃可能要死了。

桃子哗啦啦掉在地上,戴心远面色慌乱,立刻抓住苏杭的肩膀:“你说什么?姐姐怎么了?

感受着肩膀处传来的奇大力道,苏杭面色不变,说:“我不想瞒你,当初第一次为后妃诊断的时候,其实我已经发现了病源。这股寒意,来自一名天人境巅峰的高手,是他将源源不断的寒意通过天地渠道输送到后妃体内。眼下这人可能要动手了,所以,后妃命不久矣。

“你怎么不早说!”戴心远大叫一声,立刻就要转身往国都方向去。

苏杭一把将他拉住,说:“其实后妃所说的灵果,我并不知晓是否存在。她让你去,正因为想让你提前脱离险境,以免被牵连。

戴心远微微一怔,再想到之前姐姐就曾提到过,希望他离开国都。想到这,戴心远脸上露出懊恼之色:“我早该想到的,姐姐平时并不喜欢吃灵果,怎么会突然让我去鸿宇国都。不行,我必须回去!

“回去有什么用,你挡不住对方的。”苏杭说。

“挡不住又如何?”戴心远似乎有些不耐,用力甩开苏杭的手,大声说:“我与姐姐相依为命数十年,不分彼此。我活着,她就要活着!不管对方是谁,不管他有多高的修为,想要害姐姐,都要先从戴某人尸体上踏过去!

“如果……那个人是大衍国主呢?”苏杭缓声说。

戴心远神情僵硬,国主的威严,在这多年时间里,已经深入人心。天人境巅峰,和国主也许修为相当,但对生活在大衍国土中的人,却有着很大的区别。

前者只是高手,后者,却是天!

然而,戴心远的僵硬,只持续了几秒钟。他转过身,看着苏杭,说:“就算是国主,也不能取走我姐姐的性命!周老弟,为兄知道,你是为了我好。这份好意,为兄心领了。但是,如果明知姐姐要被人害死,还狼狈逃窜,苟且偷生,戴某就算不上是个男人了。此番,你我兄弟二人就在此分别。如果他日有缘……再见。

戴心远很清楚,所谓有缘再见,只是掩耳盗铃。倘若害后妃的真是大衍国主,十个他绑一起,也绝无活命的可能。

但戴心远没有害怕,更没有退缩,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活着,后妃就要活着!

苏杭暗叹一声,这件事的结果与自己所料没有太大差别。如果戴心远真是个连姐姐生死都不顾的懦夫,苏杭也不会想着和他交朋友。

然而,朋友有难,自己能不帮吗?

这一遭,怕是躲不过去了。

苏杭只好拉住戴心远,说:“戴兄莫急,就算要救后妃,也要先有个大致的计划。否则以你的修为,怕是连守城大将那关都过不去。

戴心远愣了下,隐约明白了苏杭的意思,他脸上露出惊喜之色:“老弟的意思,是要与我一起回去?不过这太危险了,你的修为也只不过和我相当,哪里会是国主的对手。为兄的事情,自己来办,不能拖累于你。

“你有你的原则,我同样也有。”苏杭转过头,说:“而且,就算是天人境巅峰的国主,只要我们计算妥当,未必没有成功的可能。

615.辞行

别了大衍丹师,苏杭回到统领府,恰好戴心远来找。一见苏杭,他就兴高采烈的说:“周老弟,看看为兄给你拿来了什么!

说着,他把手里的东西递过来。苏杭接来一看,正是与戴心远那块令牌相似之物。只不过戴心远的令牌是以精金制作而成,这块则是普通的精铁。上面刻着一个“令”字,下面还有一小行写着:“第三营副统领。

苏杭抬起头,正听见戴心远高兴的说:“先前姐姐答应给你一个副统领的职位,我这几天就在忙这事。如今,你已经是大衍兵营第三营的副统领了。今后我们兄弟二人共掌大权,不分彼此,必能干一番事业!

戴心远的话,让苏杭有些恍惚,仿佛又看到了苏景桓和苏景秋两兄弟。记得在地球的时候,他们也曾经跟自己说过类似的话语。而今数年过去,苏家已然崛起。

戴心远是和苏景秋一样的人,有能力,有抱负,但他们都一样欠缺时机。地球的苏氏,有苏杭带领,终于获得了发展的机会。但修真世界,却没有第二个苏杭。“周正”只是个还在努力修行的小人物,他可以在局部范围做一些事情,但涉及到大局,依然无能为力。

后妃得国主宠幸,使得戴心远被人看轻,整个国都都在针对他,这就是大局。

这样的事情,苏杭帮不了太多,就算他想,也没那个时间和精力。要帮戴心远获得所有人认同,成就一番事业,所花费的力气,可能比把昌平村发展起来多数倍。眼下法修即将来临,苏杭必须先保证自家人安然无恙,才能去考虑别的事情。

所以,他把令牌递还回去,说:“戴兄,副统领一事,还是算了。我并非大衍国土的人,呆在这里只会让你得罪更多人。

“怎么会呢?你是不知道,这些天整个国都都在谈论你,还有你的灵丹。可以说,现在除非国主出现,否则谁也没你的人气高。”戴心远连忙说:“至于身份的事情,天下人本是一家人,何来国土分别……

“我的根不在这里,而且还有许多其它的事情要办,不可能长时间呆在这。”苏杭说。

“没关系啊,谁也没规定副统领一定要呆在国都。”戴心远说。

然而,苏杭还是摇头。到此刻,戴心远已然看出,苏杭有了去意。无论他如何挽留,都不可能留下这个人。

“你打算走吗?”戴心远问。

苏杭点点头,说:“因为后妃的事情,已经耽误了很长时间,现在是时候回去了。

戴心远沉默不语,看的出,他很失望。原本以为自己讲有一个良伴,可以与自己相辅相成,做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但现在,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苏杭一旦离开,他还是原来的那个戴心远,一个被整个国都排斥的兵营统领。

苏杭很明白戴心远现在的感受,但他不能因为同情放弃自己的家人。比起闫雪,宋语婧,父母,戴心远显然要排在更后面的位置。

许久后,戴心远叹出一口气,说:“既然如此,为兄也不强留你了。不过,你是否要与后妃辞行?她现在病情有好转,昨天我去的时候,她还说要谢谢你。

苏杭思索一番,后妃毕竟是戴心远的亲姐姐,如果不声不响的离开,确实有些不像话。他点点头,说:“正有这个意思,不知何时可以去?

“看你的样子,应该是越快越好吧?”戴心远问,待苏杭点头后,他苦笑一声,说:“那就现在吧,反正我暂时也没什么事情,与你一起去宫殿。

有戴心远的带领,想进入后妃宫殿还是很容易的。门口的守卫见到苏杭后,微微一怔,然后露出了善意的笑容。或者说,是讨好。

无论提升两倍气血的灵丹,又或者京司首府邱元化的赞赏,都让苏杭的名气大涨。眼下他在国都还是很受欢迎的,那些守卫就算不喜欢戴心远,也不会再刻意为难他。

看到守卫脸上的笑容,戴心远低哼一声,说:“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上次你来的时候,他还胡搅蛮缠呢。

苏杭笑了笑,说:“此一时彼一时,戴兄以后,未必没有被敬仰的一日。

“恐怕很难了。”戴心远面色黯然,抬头看了苏杭一眼,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需要帮助,这是事实。但他也是个有傲气的人,这样的人,很少会主动寻求帮助。先前能对苏杭说那么多,已经超出了底线。再让他去求,那功名不要也罢。

进入宫殿后,苏杭看到自己布置的阵法依然完好。后妃端坐其中,体内的寒气不断通过寒晶送进寒冥死水中。戴心远在一旁说:“这些天已经取出了不少寒晶,死水也少了些许,已经命人添加。周老弟走之前,再看一看还有什么遗漏的。毕竟你这一走,可能很久都见不着面了。

苏杭听出了他语气中的伤感,不由轻叹一声,说:“来日方长,自有相见时。

“但愿吧。”戴心远苦笑着说。

听到苏杭的声音,后妃睁开眼睛。她已经听人说过有关于苏杭的事情,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对丹道竟然有如此高的造诣,难怪连自己的“病”都能治。

“姐姐,周老弟是来向你辞行的。”戴心远在旁边提醒说。

“你要走?”后妃有些意外的开口问,她原本以为苏杭会一直呆在国都。闯下那么大的名气,倘若留在这,必定会被重用。据说,连京司首府邱元化都去找过他。虽然没明说是什么事情,但首府大人分管丹堂,其中的意义不言而喻。

“是的,有事情要去办,特来向后妃辞行。”苏杭回答说。

“留在国都不好吗?听说首府大人要重用你。”后妃问。

“没什么好不好,只是现在有些待办事宜,比较重用。”苏杭说。

后妃没有吭声,她瞥了眼神情有异的戴心远,立刻明白这位亲弟弟的想法。戴心远一直想闯出个名堂,如果有这个年轻人帮助,未必不可能。可谁能想到,这位名声大噪的年轻丹师,竟然这么快就要离开。

感受着体内不断流逝出去的寒意,后妃心里升起一个念头。她看着苏杭,问:“听说鸿宇国都那边,有一种灵果特别美味,好像叫人参果,周丹师吃过吗?

苏杭正想回答没吃过,却看到后妃眼里的异样。他微微一愣,没有开口。

这时,后妃又看向戴心远,说:“心远,我想吃那种灵果。既然周丹师要回鸿宇,不如你随他一起去给我带些回来。前些日子因为病情拖累,一直没有胃口,眼下终于想吃点东西了。

“人参果?”戴心远也没听过这种灵果,他看了眼苏杭,然后点头,说:“既然姐姐要吃,那我就去鸿宇国都买些回来。不过路途遥远,恐怕需要时间,这边……

“周丹师的阵法很有效,我已经好很多了,也许等你回来的时候,就完全康复了。”后妃说。

戴心远下意识看了眼苏杭,苏杭很诚实的说:“后妃的病有古怪,一时半会难以治愈。不过只要阵法完善,起码可以一直这样维持下去,无需担心恶化。

“这样……”戴心远犹豫了下,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

看着那位虽然虚弱,却仍然美貌娇艳的后妃,苏杭忽然问:“我有些关于病情的事情,想单独问问后妃,不知道方不方便?

单独?戴心远看了眼后妃,不知道该怎么说。而后妃则看着苏杭,似乎从他眼里,能看出对方在想什么。知道苏杭有很多疑惑,倘若得不到解答,可能不会带着戴心远离开。后妃面色平静,挥了挥手,示意附近的两名侍女离开。而后,她又对戴心远说:“你在外面等着吧,我与周丹师说一说。

“好。”戴心远言听计从,转身迈步离开。

很快,院子里只剩下两人。苏杭正要张口问,便听到后妃说:“你是不是想问,我这病从何而来?

苏杭嗯了一声,略微迟疑片刻,他说:“我之前以特殊的法门,看到病情来源于一位天人境巅峰的绝顶高手。那样的人物,天下也没几个,后妃应该认识吧?

后妃没有回话,但从她复杂的表情,苏杭已经知晓了答案。

“为什么他要这样做?”苏杭问。

后妃脸上露出少许痛苦与悲伤,她低头看着自己被阵法连接的双手,过了会,才说:“不要问这么清楚,你只要明白,带着心远离开国都,永远不要再回来就是最好的选择。

“永远?”苏杭摇摇头,说:“戴兄自己有腿有脚,没有充足的理由,我留不住他。

“假如我死了呢?”后妃忽然说。

苏杭愣了愣,听见后妃又说:“也许在他此去回来前,我就死了。我不在,他留在这还有什么意义?

小兵传奇笔趣阁 雪狼山传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