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芝麻狐 小说近身保镖

“明皓。”被金明皓放到床上之后,我总觉得浑身不自在,可是身体却又隐隐地不老实着,心底燃起了一丝异样的欲望。

而此时的金明皓脸红地不行,就在我看着他直咽口水的时候,他整个身子突然压了下来,一下我的心狂跳不已。

“苹果,你怕吗?”金明皓捧住了我的脸,眼神变得越发深情。

我一下忘记了呼吸,看着金明皓脑袋一片空白。

他看我没有回答,又接着问着,“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你说!苹果,我该拿你怎么办啊!

说到最后,金明皓的唇已经覆上了我的唇,我们开始激烈的拥吻,就像刚刚经历了生离死别的爱侣一样,不在乎世间的万物,眼里只有彼此。

我爱这种亲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像是毒药一样,让你欲罢不能。

也是这个时候金明皓的喘息声越发加重,他压着我的身子突然有了一个异物顶住了我,而后他的手也开始不老实了,竟然伸到了我的胸前慢慢开始揉搓着。

我一下就清醒了,想起了破旧的小旅馆,想起了那个夜晚,那些男人底下都有那个玩意,他们用那个玩意掏空了我的身体。

一想到那些场景,我就觉得自己嗓子发干,身体里的血液因为那些可怕的回忆急速地冷却了,冻结了。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了,窒息得厉害。整个身体像极了秋风中晃动的枯枝开始发着抖,刚才的激情在这一瞬间一下就消失殆尽。

金明皓也注意到了我的异样,立马停住了手中的动作,紧紧抱住了我,柔声在我的耳边问着,“怎么了,苹果,你怎么了啊,你怎么抖成这样?

听到金明皓的询问,我一下就哭出了声,这些日子我尽量压制住自己不去想那件事,可是当记忆决堤的时候,那些回忆就像是洪水猛兽一样,瞬间就可以把我淹没,吞噬。

在我的哭声中,金明皓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而后把我抱得更紧了。

“明皓啊,我配不上你,我脏。”我大哭着,也紧紧地抱住了他。

他没有说话,颤抖着闭上了眼睛,我离他那么近,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睫毛也在颤动着。

其实他是在意的,只是他也假装不知道对吧。

一想到这些,有种心如刀绞地痛楚瞬间传遍了全身,我有些无力地松开了金明皓,我是配不上他的,我还纠缠什么?

感觉到我的身子抽离他之后,他突然睁开了眼睛,而后用力把我朝他的身子里一拥,嘴里呢喃着,“苹果,别离开我,别离开我。

在我泪眼婆娑中,我看到了他的眼睛也红了。

“可是,明皓啊,我配不上你啊,我没办法忘记那些事。”一看到他的眼睛红了一圈,那一瞬间,悲凉的情绪从心底缓慢地扩散出来,像是做过的关于扩散的化学实验,一滴墨水滴进无色的纯净水里,然后慢慢地,慢慢地,把一杯水染成黑色。

金明皓没有再说任何话,只是把我抱得更紧了,那一瞬间他的眼泪也顺着流了下来。

良久他才开口说着,“你知道吗?苹果,那天晚上我第一眼看到是你的时候,当时都吓傻了,你光着身子,就像一只刚嗷嗷待宰的羔羊一样无助,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跑,所以我跑了。可是我刚跑出巷子,我就狠狠抽了自己几个嘴巴子,然后又跑回去了,我到现在都还清晰地记得我背你的时候,你颤抖的身子,还有我给你洗澡时,你满身的伤痕。

说着金明皓的眼泪大朵大朵地滴在了我的手上,灼热,烧心。

吸吸鼻子之后,金明皓又继续说着,“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坚强的人,你知道吗,那个时候你都变成什么样子了,可是你一看见我红了眼睛,还安慰着我,让我不要哭,说你没事,你知道吗,就在那一刻,我整颗心都碎了。

“明皓啊。”听着他说这些,我又开始大哭起来,撕心裂肺,如果没有那件事,我只是简单地去追他,我们只是简单地在一起该有多好,可是,可是为什么上天要这么对我?

“第二天早上我还是离开了,因为我忘不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我是对你动心了,从在金足看到你的第一眼开始,从你给我按摩开始,从你温柔仔细地给我盖被子开始,从雨天你给我送伞开始,可是你知道吗?那样的场景,只要是个男人都会承受不了。

“我知道。”我咬着牙齿从嘴里吐出了这两个字,我怎么会不知道,只是一直以来我都选择自己欺骗自己,自己给自己树立希望,让自己活下去。

“苹果,你知道吗?我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从小没人敢和我抢东西,只要是我看上的东西,他一定要是完完全全属于我的,可是你不是了。”金明皓说着突然无力地松开了我。

“我想过忘记那些重新和你来过,可是直到刚刚我才发现,有些东西是我们无法逾越的鸿沟,你忘不了,我也忘不了。

金明皓此时的话就像是一根根刺一样扎进了我的心脏里,我停住了哭声,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到现在我还有什么该说的?该哭的?该做的?

早就说了,我连灰姑娘都不是,我只是一只乌鸦,黑魆魆,让人心生厌恶。

“苹果,你别这样好吗?”金明皓伸手拉住了我,可这次我却本能地躲开了他。

“那,那什么,我先回去了。”金明皓看见我这个样子,也不想再做停留,从床上爬了起来,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离开了房间。

可能在他来之前,我们谁都没有想到他会以这种方式离开吧,生活总是残忍地让你猜不透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当他关上门之后,当他的脚步声慢慢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时,我终于忍不住了,抱着被子大哭起来。

记忆里的情深深雨蒙蒙,那种湿哒哒的情感,一百块,少爷,合欢花,亲吻,牵手,那些重重复复在我脑海里回放过千百次的记忆在那一刻一下就破碎开了。

“轰”。

夏梦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她经常可以一睡就睡一整天。

那个时候,我还抱着被子哭,可是早就哭地没有力气了,哭声都抽抽搭搭的。

夏梦过来看着被子都湿了一大半,立马焦急地问着我怎么了。

“夏梦姐。”一听到她的声音,我就立马坐了起来,伸出手抱住了她,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恢复的力气,又开始大哭着。

“傻苹果,你这是怎么了啊,金明皓欺负你了吗?”夏梦抚着我的背急得不行。

“夏梦姐,你说男人真的很在意女人的贞操吗?我配不上金明皓,我配不上他,我脏。”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想找个人好好说说这些事。

夏梦一听我的话,整个人都懵了,眼睛瞪地老大,不可置信地问我,“你说什么?什么贞操?什么脏,你不是处女之身了?

“夏梦姐,对不起,我瞒了你,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我只是。”我决定把所有的事都告诉夏梦,之前我一直不肯对夏梦说这事,就是怕她听了之后,觉得我没有利用价值了,赶我走。

我不想离开她,我已经习惯了和他在一起的生活,也习惯了每天能和金明皓一起上学的日子,可是现在看来,好像一切都没有必要了。

“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啊,傻苹果,你别这样啊。”夏梦急得不行,一个劲问着我。

“夏梦姐,其实,其实我被赵林带着人轮过,你知道他吗?赵霏儿的哥哥。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句话的,我只知道我说这话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没有了意识,我已经麻木了。

夏梦听了我的话,整个人都楞住了,脸色苍白地一直摇着头,一脸地不相信,“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还这么年轻,你才十六岁啊,那些狗杂种怎么能下的了手。

后来我抽抽搭搭地把事情的经过给夏梦说了一遍,从我妈怎么杀了我爸开始,我怎么遇见米粒,怎么有卖淫的档案,怎么惹到赵霏儿,怎么被人那个,又怎么被金明皓看到。

夏梦听完这些之后,整个人都惊呆了,一边擦着自己的眼泪,一边紧紧抱住了我,告诉我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

“可是夏梦姐,我知道你是故意让我接近金明皓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我接近不了他了,你不要抛弃我好吗?我一直就想告诉你这事的,可是我不敢,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我躺在夏梦的怀里,她的怀抱软软的,让我沉溺在其中,一点都不想离开。

“傻苹果啊,我怎么会抛弃你,你给我记住,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亲人,你就是我的亲妹妹,我不会丢下你的。”夏梦擦着自己的眼泪,像是对我说,又像是对自己说一样,她的语气十分坚决,让我一下感受到了无比的安全。

那天我们是互相搀扶着回家的,每个人都伤的鼻青脸肿的,可是谁都不服输,肩搭着肩,互相搂着腰,站了大半条路,走在路上互相开着玩笑。

“哎哟妈呀,苹姐啊,我说这仇一定要报,猫儿她们都跟你风光过,我还没有呢,我还等着风光一次勒。”走到半道的时候大春子突然喊着。

猫儿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喂,你说清楚,什么叫我跟苹果混啊,这明明是她跟我混,我才是老大好吗,没看见我一直都是最有气场的那个吗?

大春子听了之后,立马笑出了声,“哎哟妈呀,这还真没有看出来。

受到否定的猫儿一脸地不快,冲大春子嚷着,“你能不能老说哎哟妈呀啊,你也不嫌难受啊。

大春子一听又继续说着,“哎哟妈呀,这说着多带劲啊,哎哟妈呀。

大春子带点东北口,一口一个哎哟妈呀把多少人都逗笑了。

这时酸奶也插话了,“你们在商量谁是老大吗?我操了,什么谁是老大啊,要说老大,那肯定是我了啊,要不是我今天来这,你们全瘫在那了。

猫儿一听就更不服气了,“你说什么呢?我才是老大好吗?我还和苹果打天下呢,你这做什么呢,说好一起包抄董秋的,结果我们挨打了,你没影了。

宋怡萱还有大春子们听得一头雾水,都望向了我,我除了耸耸肩笑笑还能说什么,不过也好,有她们这两人在旁边搅搅浑水,还能活跃下气氛。

就这么大家一路开着玩笑各自回家了,一路倒也轻松,没有再想那些糟心的事。

我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夏梦回来换衣服,一眼就看到我鼻青脸肿的样子,立马焦急地问着我怎么了?

“没什么,摔了一跤。”我赶忙撒着谎。

“屁,你以为我傻啊,这一看就是被打的,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怎么天天出去和人打架啊。”夏梦边责怪着我,边去找药箱。

等她拿来酒精给我擦伤口的时候,我没忍住叫了一声,她马上紧张得不行,赶忙给我吹着,像极了我妈以前给我擦伤口的样子,以前我经常挨我爸打,然后我妈就是这样边给我擦伤口,边吹气的。

那气软软的,柔柔的,似乎有魔法一样,一时间我就感觉不是那么痛了。

就在这时,白雪走了进来喊着夏梦,“我说你磨蹭什么呢,这金大赖请杜局的局,你还不走呢?

白雪一低头就看见了我全是伤的样子,立马叫了起来,“你说你个麻烦精,怎么一天到处惹事啊,这次又被谁打了,真没有出息。

一听白雪数落,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接过了夏梦手里的棉签,说自己能行,让她快走,这金大赖我见过,凶神恶煞的,这要是得罪了他,谁都吃不了兜着走。

“你能行吗?”夏梦看了我一眼还有点犹豫,问我要不要去医院。

“行了吧,这么点小孩打架,能打得有多厉害啊,这还没有出社会呢,要是出社会了,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白雪摆摆手就把夏梦拉走了。

等她们走了之后,我才对着镜子小心的给自己擦着伤口,这次真是被打猛了,整张脸完全不能看了,不过应该不会留疤。

可是第二天一大早他就给我发了短信,问我怎么还没有去上学。

“感冒了。”我编着理由。

“你傻啊,严重不?

“还好,吃点药就行了。”我刚编辑好短信,还没有发出去,金明皓的电话就直接打了进来。

我看了一眼还在睡觉的夏梦就急忙拿着手机去了卫生间,刚一接通电话,就传来了金明皓十分焦急的声音。

“我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怎么感冒了?

“没什么啊,就是小感冒,加上明天放国庆,我也就不想去上学了。”我有些慌张地解释着。

“屁,要是不严重,你会不来上学,算了,我来看你吧,你给我好好呆着。

说着金明皓就直接把电话挂了,而我一下就懵了,他要是来了看到我这个样子那不炸了。

就在我转身的时候,夏梦正倚在卫生间的门框上看着我,“金明皓?

“恩。”我又照了一下镜子,此时我的脸完全肿了,尤其是眼睛,都快看不到了。

“他要来看你?”夏梦走过来,抬起了我的脸,嫌弃地看了一眼,“你说你怎么这么不省心啊。

“怎么办啊,夏梦姐,我一点不想他看到我这个样子。”我越看自己的样子越觉得丑,再加上这是被董秋打的,他要是知道的话,我也不知道他会做什么。

“傻妞,他要来,你就等他来啊,女人要懂得装可怜,有时间真该让白雪教你几招吊男人的神招。

我一脸茫然地看着夏梦,眼睛都有些花不怎么能看清周边的事物。

“我告诉你啊,一会金明皓来了,你就装啊,怎么惨怎么装,男人最喜欢看女人无助的样子了,你越是这个样子,他会觉得越发心疼你的,你丫的笨死了,这些我不是早就教你了。

夏梦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对我说着,又数落了我几句之后,她又拿来了自己的粉在我的脸上嘴唇上扑了一些,而后满意地看着我,“这样好多了,憔悴了不少,一定让金明皓心疼死,他越是心疼你,就说明越在乎你。

“这样好吗?可是我一点不想让他知道啊。”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现在脸上一丝血丝都没有,看起来就跟生了一场大病一样,而且还鼻青脸肿的,看起来要多惨有多惨。

“行啊,怎么不行,打你那几个小瘪三算什么啊,以金明皓的势力,可以让他们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而且这背后还有童雅西的事,能治那丫头的也就只有金明皓了。

夏梦说着抬起了我的脸,从镜子里注视着我的眼睛,“别把自己当成一个男人去活,你不是男人,你要做的就是做好一个女人,利用自身的优势,让那些男人为你肝脑涂地。

夏梦说的有些渗人,让我一下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行了,折腾一早上了,我去白雪那补觉了,你们折腾吧,还有我左边的抽屉里有避孕套,你们可以随便用,你现在还不适合有孩子,一定要注意安全哦。

夏梦在说后一句话的时候,眼中极尽暧昧,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她的话刚一说完,我整张脸就红了。

“哈哈哈。”夏梦捏了捏我的鼻子,而后就直接走了出去。

我站在房间里整个人都傻了,心里忐忑地不行。

金明皓在半个小时之后赶到了,当听见急匆匆的敲门声的时候,我一下全身发紧,最后还是去开门了。

“你怎么了?”一打开门金明皓看着我的样子就震惊了,“难道你真被董秋打了?

我不知道说什么,赶忙低下了头,原来消息都已经传地这么快了啊。

“操。先进去,让我看看伤到哪里了。”金明皓的脸皮下面的一条条隆起的筋肉不断地抽搐着,把我推进了房间。

“没什么的,昨晚夏梦姐都帮我看过了,有什么的话就带我去医院了,就是一些皮肉伤,还好啊。”我看着金明皓的额头上浸满了汗水,连忙抽了几张纸给他擦着汗。

可是他一把就抓住了我的手,“放心,你的这个仇我一定会帮你报的。

看我不说话,金明皓又继续说着,“我早就跟你说了,别和这种人来往,这下好了吧,闹成这样,你是不是傻啊,我就。

你们见过一个男生像一个老太婆一样絮絮叨叨的样子吗?就是此时金明皓的样子,有些聒噪,可是却那么可爱,连空气里透露着他的紧张。

我不由地上前去吻住了他的唇,这傻子。

感应到我的亲吻时,他先是愣住了,而后紧紧抱住了我,更加用力地回应着我,我在朦胧中感觉到金明皓温柔的吮着我的嘴唇,在我被他吮得神智更加迷离的时候,他的舌头探进了我的嘴里,带着我的舌头一起翻腾、飞舞、纠缠!

我被他亲得浑身酥软,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全身都靠向他的怀里,嘴里还情不自禁的发出羞人的嘤咛呻吟。

香津浓滑在缠绕的舌间摩挲时,我的脑中一片空白,只是顺从的闭上眼睛,仿佛一切理所当然。

那一刻我忘了思考,也不想思考,只是本能的想抱住他,紧些,再紧些。

这一刻,我只希望时间能够静止。

金明皓抱着我的双臂越来越用力,吻我的唇舌也越来越激狂,还一边吻一边低低的喘息着。

又吻了一会儿,他的嘴离开了我的嘴大口大口的喘气,我也半睁着迷离的眼看向他,胸口急速起伏。

此时他正深情迷离地看着我,然后突然抱起我把我放到软软的大床上。

一品芝麻狐 小说近身保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