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美的太撩人 三眼哮天录漫画下拉式

中秋节?听到这四个字,我恶向胆边生:谭以琛,这可是你自找的……我本想宽宏大量放你一马,可你自个儿送上门来,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一个恶毒的计划逐渐在我心中显出雏形,我勾唇笑了。

“中秋节你不回家看你爸妈吗?”我佯装不经意的问谭以琛:“这可是团圆节,像你们这种大家族,应该有安排聚会和晚宴吧?

“有倒是有,不过也不会吃一晚上。”谭以琛笑着回答我:“基本不到九点晚宴就结束了……晚饭不跟你一起吃,你不会介意吧?

闻言,我笑得邪恶:“好介意哦……

谭以琛可能没料到我会这么回答,他先是一愣,但很快又笑了。

“那怎么办呢?”他哄小宝宝一样的问我:“要不我别回家了?

既然他把我当小宝宝哄,那我就用小宝宝的语气回他话:“这怎么能行呢?你要是不回家的话,你爸爸妈妈肯定会觉得我是狐狸精,勾得你都不回家了……我还没过门,他们就不喜欢我了。

“那只能选择牺牲我哥了。”谭以琛一本正经的表示:“如果他今晚没能回去吃饭的话,那我回不回去都是小事儿了。

我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不愧是“坑哥小能手”,谭以琛,你够坏!

笑够了后,我很是不解的问谭以琛:“为什么你哥若是不回去的话,你回不回去都没关系了?难道你爸妈更重视你哥吗?

“没这回事儿。”谭以琛潇洒的表示:“我爸我妈对我和我哥都是一视同仁的,但是我小嘛,如果我和我哥一起犯错的话,骂我的时候我就可以说我是跟我哥学的,到时候‘火力’的重心不就全转移到他身上了吗?

我目瞪口呆:“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还有,这哪里一视同仁了?

“朕的良心不痛。”谭以琛恬不知耻道:“不仅不痛,朕还给这一招起了一个特别好听的名字,叫‘牺牲老大自保法’。

谭慕龙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这辈子竟投胎成了谭以琛的哥哥?

我心里对谭慕龙同情不已。

这更加坚定了我“教训”谭以琛的决心,这货太得瑟了,不收拾不行!

于是我暂时将不相干的想法搁置到了一边儿,嘟起了小嘴儿,闷闷不乐的问谭以琛:“为什么你只想着从家里偷偷跑出来见我,却不愿意带我回家跟你一起吃晚饭呢?你是不是嫌弃我,觉得我配不上你啊?

“是啊。”令我意外的是,谭以琛居然认同了我的话,这老狐狸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来,用一种极为无奈的语气跟我说:“带邹北城的情妇去见我爸妈,我压力确实挺大的。

我默默的低下了头,终于幡然醒悟:和谭以琛斗,我果然还是太嫩了。

偏偏谭以琛还不饶我,故意装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来逗我:“不过没关系,为了你,再大的压力我也愿意扛,如果你想见我爸妈的话,咱们今晚就去见。

顷刻间,我的斗志又重新被点燃了:谭以琛这家伙实在是太坏了,不让他吃次瘪,我不甘心。

我就不信我治不了他了!

“那好啊,今晚我去你家找你……等着我哦。”我接过谭以琛的话茬儿,笑意盈盈的表示。

谭以琛的语调变得玩味儿起来:“你……来找我?

“对啊,既然你嫌人家是邹北城的情妇,走正门会令你颜面无光,让你压力山大,那人家只好走后门,偷偷的去看你咯。”我南宫薰附体,开始得理不饶人。

我这句话的重点本在“谭以琛嫌弃我”上,想借此深深的谴责谭以琛一番,谁料,谭以琛却把重点放到了“偷偷去看他”上面。

大色狼嗓音暗哑,语调里有按捺不住的兴奋:“所以你是打算……私会咯?

私会你大爷!我在心里愤恨不已的骂着谭以琛:怎么什么话你也能往不健康的方向去联想?你脑子里住着一只大火车吗?

怎么就污成这样了!

心中虽颇为不爽,但我表面上还是不遗余力的在勾引他:“你说呢?

就让他觉得我是过去跟他偷情的好了,他期待感越高,我损他的时候成就感就会越高!

“人家很像看看你长大的地方呢……”我娇笑连连,语气分外暧昧:“想脱光了躺到你小时候睡过的床上……

谭以琛的呼吸声明显加重了:“小东西,你要是撩了我半天,今晚不过来,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欸……这么说来,不过去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啊!

就是后果有点儿惨重……

“那你记得在晚上八点到九点的时候,把后门的警卫兵支走哦。”我软糯着调子向谭以琛撒娇道:“人家不是南宫薰,可翻不动墙。

难得的,谭以琛竟没听懂我的暗示,相当爽快的应下了我的要求。

又腻歪了十来分钟,我挂断了电话,开车回到了市区。

到家后,我开始为今晚“幽会”谭以琛做准备。

既然这货七年前被南宫薰阴过,那我就化一个南宫薰常化的妆来逗逗他好了。

南宫薰的眼睛很长,眼尾上挑,妖异至极,而她的眉毛却往往会修成英气的羽玉眉,给她的妖娆又增添了几分狠厉,有种狐狸精苏妲己般倾城妖娆又让普通人不敢亵玩的感觉。

我原本是杏仁儿眼,后来整容整成了桃花眼,眼部虽然被拉长了,但依旧不如南宫薰的狐狸眼狭长。

想进一步拉长眼睛,只能靠眼线和眼影了。

坐在镜子前浓妆艳抹了将近两个小时,我终于把妆化好了。

抬眸凝向正前方的梳妆间,我扬唇轻笑:还不错,有七八分的神似,聪明如谭以琛者,应该能看出我的用意。

此时,已经是夜里七点半了,差不多该出发了。

我换好衣服,披上红色的外套,抬脚出了门。

然而,我没料到的是,我刚出门,就撞上了邹北城!

没错的,这家伙再一次在没跟我打任何招呼的前提下,出现在我家门口!

心惊胆战的在谭慕龙的新家呆了一宿,本以为第二天早上会轻松些,谁料,炼狱才刚刚开始。

由于昨夜睡的晚,我上午九点半的时候才起床,令我诧异的是,我醒来的时候躺我旁边儿的南宫薰已经不见了。

令我惊悚的是,我洗漱完毕从卧室出来后,竟发现南宫薰在厨房做饭?

我目瞪口呆,惊讶的半天合不上嘴吧。

盯着南宫薰忙碌的背影看了半天,我终于组织好语言,开玩笑般问她:“姐,你这是要毒死谁啊?

闻言,南宫薰先是一愣,然后转过身来,对我嫣然一笑,把手放到脖子上,做了个“割喉”的动作。

我猛的打了个激灵,瞬间认怂,不敢再多嘴了。

事实证明看似好吃懒做,五谷不分的黑道一姐,人家做饭真的挺有一手的,十分钟后,她端上来满满一桌子的菜,有荤有素,虽都是家常菜,但色香味俱全。

“姐,你真是太令我惊讶了。”为了生命安全,菜一上来,我就开始拍南宫薰的马屁:“你简直就是那句古诗‘自此长裙当垆笑,为君洗手作羹汤’的现实代言人……

南宫薰柳眉拧作一团:“什么玩意儿?

呃……这马屁拍马蹄子上了,我扶额,尴尬摆手道:“没事……当我什么也没说。

“别老搞那些文绉绉的东西。”南宫薰不耐烦的白了我一眼:“虽然咱俩都在国外长大,但你爸是大文豪,我爸是变态黑老大好不好?我汉语学的虽然好,但这不代表我古诗学的也好啊。

我从善如流:“好好好,以后我保证不再卖弄文采了。

其实我古诗词学的也不好,小初高语文得分全靠创造力,基本功一塌糊涂,但是怎么说呢?可能跟文化人呆久了,再没文化的人身上也会沾点儿书香气吧,跟乔老爷子一起住了小半年,我现在真的是不自觉的就出口成章了。

“你先坐吧,我去叫乌龙茶。”南宫薰解下围裙,转身向侧卧走去。

看他俩这样,倒是真挺像两口子的——如果能短暂忽视谭慕龙昨晚有多吓人的话。

我在心里胡乱的想着。

谭慕龙和南宫薰很快便从侧卧出来了,谭慕龙穿着一身休闲服,面色沉冷,乍一看你觉得他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但仔细观察一下你会发现,他周身散发着一种让人不敢跟他搭话的骇人气场。

这顿饭一开始吃的相当压抑,谭慕龙不说话,南宫薰也只顾往自己嘴里扒拉米饭,我想找个话题活跃气氛,找半天什么也没找到,这气氛太诡异了,再好再有趣的话题也救不了场。

好在饭吃到一半儿时,谭慕龙开口打破了沉寂。

他问我:“你下午要回市区吗?

我连忙点头:“对,吃完饭就走。

——你们家,我真的一分钟也不想呆了。

“一起吧。”谭慕龙沉声道:“刚好今天我要回趟家。

谭慕龙话音刚落,一直闷头吃饭的南宫薰突然“啪”的一声把碗用力的放到了桌子上。

“你要回谭家过中秋节?”她扭头看向谭慕龙,眸底染着明显的惊讶和不怎么明显的愤怒。

谭慕龙没有回话,算是默认了吧。

这下,南宫薰眸底的愤怒逐渐变得明显了起来。

“你中秋节不跟我过?”她再一次确认道。

谭慕龙嗤笑了一声:“我为什么要跟你过?

我知道现在这种情况根本没我说话的份儿,可我还是忍不住动作缓慢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小声表示:“其实……其实我不是很饿的,要不我别吃了,先走好不好啊?

谭慕龙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呆着!

我只能尴尬的又坐回了座位上,满腹委屈:老天爷啊,我这是找谁惹谁了……为什么要我遭受这种精神折磨?

谭以琛,管管你家哥哥好不好!不带这么欺负弟媳妇儿的!

“这跟我们说好的不一样吧?”南宫薰强压怒火,咬牙质问谭慕龙:“我已经彻底脱离南宫世家了,按照约定,你也不该再和谭家有来往了吧?

闻言,谭慕龙笑了,是那种很阴冷的笑:“搞清楚状况好不好?你当时要求的是不再和军方来往……跟谭家有什么关系?

南宫薰彻底火了:“你既然没有跟谭家断绝关系,那为什么要让我跟着你搬到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还让我去做收银员!

谭慕龙唇角噙着的笑突然有了温度:“因为看到你吃瘪我心里高兴。

这下,不仅是南宫薰了,连我都满目不可置信的看向谭慕龙。

我去,这死木头还有这么腹黑的一面吗?

怪不得他能当谭以琛的哥哥!

南宫薰牙咬的“咯咯”,她怒目圆瞪,盯着谭慕龙看了好久,最后从牙缝里憋出三个字来:“算你狠!

言罢,她把筷子狠狠的摔倒了地上,转身进了卧室。

谭慕龙完全不理她,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吃饭喝汤。

紧接着,卧室里传来一阵砸桌子摔椅子的声音,我听得心惊胆战的,忍不住问谭慕龙:“你……你确定不去看看她?

谭慕龙抬起眼帘轻飘飘的瞥了我一眼,冷声道:“不用,让她折腾吧,反正残局她收拾。

我很想问问谭慕龙,他和南宫薰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两人怎么就住到一起了?还有谭慕龙这是在干什么?真的在以折磨南宫薰为乐吗?

这不像谭慕龙啊!

可我没办法问,南宫薰就在拐角的卧室里,现在问这种敏感的问题,太过冒险。

焦躁中,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掏出手机一看,屏幕上闪着的是谭以琛的号码。

我抱歉般的冲谭慕龙笑了笑,抓起包包,逃也似的出了门。

“亲爱的,谢谢!”动作迅速的关上大门以后,我一边儿以我最快的速度往楼下跑,一边儿发自内心的感激谭以琛道:“太感谢你了,你这电话来的太及时了!

谭以琛满头雾水:“……宝宝,我没听明白。

“你不需要明白,你只要知道我爱你就行了!”我顺口就给谭以琛表了个白。

谭以琛被我逗笑了:“既然如此,那今晚中秋节,咱们要不要来点儿刺激的?

她美的太撩人 三眼哮天录漫画下拉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