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千家的妖怪王子 林海雪原小说

奕映月也认同陆卿的提议。

陆卿将车子停下,拿出手机搜索,发现附近恰好有一幢综合性的商厦。

商厦里有一间店铺,专门销售婚庆或者特殊庆祝的中式唐装。

“恐怕现在我这样身段,难买到唐装。”奕映月说道。

“进去看看再说。说不定能找到合适的款。”陆卿发动车子,花了五分钟的时间,开到了那一座商场。两人并没发现,有车根在身后。

两人下车,前脚进了商场,后脚冯太太也跟了进来。

冯太太今天穿的是一双平底鞋,脚步较为轻快。

奕映月和陆卿在商场里兜兜转转地,找到了那一间唐装店。

“欢迎三位光临!”店员笑盈盈地迎上来,对着她们鞠躬。

“三位?”奕映月和陆卿朝着左右看,发现了身后的冯太太。

“请跟我来!”冯太太拉住奕映月的胳膊,就要拉着奕映月往一边去。

陆卿见冯夫人这么没礼貌,她一生气,掰住冯夫人的手腕,硬生生将她的手,从奕映月的胳膊上掰开。

“哎呀!”陆卿的力道不小,冯夫人被弄疼,一脸不悦地揉着胳膊,“打扮这么痞气,力气也这么大,一看就知道没教养,你弄疼我了。

陆卿挡在了奕映月的面前,双手抱胸,冷凝着冯夫人:“这位太太,你对人对已两重标准。莫名其妙拉着我们家月月,你就有礼貌和教养了?

陆卿拉着奕映月,伸手护着她:“月月,我们走。

“卿卿,等一下。”奕映月到让陆卿稍安勿躁,“冯夫人,有事么?

“到一边说。”冯夫人指了指一旁的僻静处。

想了一下,奕映月跟了过去,陆卿紧紧地跟在了奕映月的身后。

来到了一边之后,冯夫人说道:“听说你要去参加于老师的金婚宴?

“你从哪里听说?”奕映月皱了皱眉毛。

“实话告诉你吧,于老师是我的干妈。她的金婚宴是我帮着一手包办操持着。所以,宾客的请柬和安排座位的名单我都有。”冯夫人说道。

“冯夫人,您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知道你和烈都要去参加。我命令你,不要去参加!”冯夫人的语速非常快,十分焦急。

“原因呢?”命令这个字眼,未免太刺耳了。

“原因我暂时不能告诉你!总之,你不能去参加干妈的金婚宴。”冯夫人的口气,有些盛气凌人。

“抱歉!冯夫人,您不能干涉我的自由!”奕映月不卑不吭地说完,拉着陆卿就要走。既然不肯说原因,她就不会逗留。

“哎,你不能走。你必须答应我,不要去参加金婚宴。”冯夫人一着急,拦挡住了奕映月和陆卿的去路。

“除非冯夫人您能说出让我不去的理由!”奕映月站定身子。

“你去了,会害死人的。现在,她不能太激动。所以,你不能去。”因为有种火烧眉毛般的着急,冯夫人说的有些语无伦次。

奕映月更听不明白了:“冯夫人,我真的不知道您在说什么。谁不能太激动?和我有什么渊源?

如果,你不愿意说清楚,那么抱歉,我老师的金婚纪念日,我不能缺席。

说完,奕映月拉着陆卿,朝着另外一边走。

冯夫人又紧追了上来,双手拦住了奕映月的去路。

“总之,你就是不能去!”冯夫人不肯说出原因,反反复复说着这一句。

陆卿上来,又轻而易举地攻破了冯夫人的阻拦。

“啊!”冯夫人再次受痛,踉跄着差点摔倒。

等到她站稳身体,奕映月和陆卿已经手挽手,走了出去。

怕冯夫人上来纠缠不清,两人就没进那一家店,而是出了商场,坐回到了车子里。

接了来,他们继续去工艺大师的紫砂工作室。

陆卿开车,奕映月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发呆。

“月月,要不你和于老师打个招呼,不要去金婚宴了?

“我去。”虽然危险,但是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奕映月很想知道,冯夫人欲说未说的背后,究竟是什么事。

谁会严重到见到她之后会死?

她不由轻皱起了眉心,联想到了那一个发来一个kill字母的神秘添加者。会是一个人么?

“月月,这件事,还是告诉雍烈。看雍烈怎么安排。

“我再想想。”奕映月说道。

车子开到了工艺大师吴先生的工作室门口。

那是一幢雅致的民国建筑,粉墙黛瓦红木油漆门。

门是开着的,奕映月和陆卿走了进去。

庭院里除了花草树木,还摆着几个巨大的博古架,架子上放满了各种紫砂作品。

有几个小徒弟戴着围裙,正在往里面运送紫砂泥。

陆卿和奕映月被吴先生的一个徒弟,请进了室内。

吴先生是一个和蔼可亲的小个子老头,戴着沾满了紫砂泥的围裙,正坐在一张工作桌上,兴致盎然地雕刻一尊书生茶宠。

见陆卿和奕映月来,吴先生马上和两人攀谈。

奕映月和陆卿让吴先生介绍。

吴先生很健谈,给她们普及了很多紫砂的知识。最后,吴先生推荐了一套他的得意之作。

奕映月要付钱的时候,吴先生说,一位姓言的先生说了,由他来买单。

听到姓言,不用多说,肯定是言助理。而言助理,是奉了雍烈的命令。

雍烈呢,肯定是从雍夫人的口中得知。

两个人选好了给于老师的紫砂茶器,坐上车往回开。

“卿卿,我们好像被人跟踪了。”坐在副驾驶上的奕映月说道。

“又是刚才那个莫名其妙的冯夫人?”陆卿一边驾驶,一边皱眉。

“不是。我好像看到了谢珞珞的车。这段时间,谢珞珞的车,一直杨婉清开着。”奕映月说道。

“杨婉清?我来甩掉她。

“不用,她的车已经拐个弯走了。

“杨婉清不是怀了哪个男人的孩子么?谢少唐马上要出来,她不急着将孩子打掉,还跟踪你,恐怕又要使什么坏。”陆卿说道。

“不管使什么坏,见招拆招。”奕映月看着车窗外的阳光。

奕映月出了一会神,快到双湖别院门口的时候,她叮嘱陆卿:“卿卿,刚才我们遇到冯夫人的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雍烈。

“为什么?万一发生什么情况,只有雍烈才能保护你!”陆卿吃惊。

“雍烈的伤还没好透,我不想他再费心费神。”想了一下,奕映月才答。

“还有就是吃饭看电影逛街,再浪漫一点就是去酒店。”言助理说道。

雍烈无语。

显然,雍烈觉得这些桥段都无趣。

“到了这天,作为单身人士,总是会觉得特别难受。”因为烈爷主动找他谈论私事,所以言助理的话,略微有点多。

“哦?”雍烈看着他,之前他一直单身,怎么就没难过过呢?

“到了那天,我通常在家里玩连连看。”言助理说道。

“?”雍烈又看他,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梗。

“玩连连看,消灭一对是一对!比较能抒发心里的郁闷!”言助理说。

雍烈又甩过去一记高冷的眼神,真是有够无聊的。

不过,放松了心情的言助理,告诉雍烈一些更无聊的单身狗桥段:情人节这天,有的人因为心情不好,会跑到超市卖场去捏方便。也有的人,会去超市在那些TT上戳小窟窿。

豪门贵族高冷总裁第一次听说这种市井的桥段,不由惊呆了。这些离他的世界很远。

雍烈挥了挥手,见同样是单身狗,言助理也给不了什么建设性的意见。

言助理出去,雍烈处理公事,一到闲下来,就开始构思他的二月十四号计划。

时间过得飞快,又过去了一个月,再过不了多久,就临近奕映月的预产期。

现在她出行越来越不方便,多数的时间,都留在双湖别院,听听舒缓的音乐,练练瑜伽。

新年一过,马上临近二月十四情人节。

这天,奕映月忽然被拉进了中学同学群里,也不知道这帮久未谋面的中学同学,是怎么知道奕映月的号码的。

大家七嘴八舌热聊着,对于奕映月家里的变故和现在的处境一概不知。

中学群里,也没什么比较好的朋友,奕映月不太说话。初三的班主任于老师是奕映月最尊重和最喜欢的老师。

过去,于老师一直当奕映月是自己的孙女一样看待,对她特别好。

二月十四是于老师的金婚纪念日,于老师想要请自己的最疼爱的一批学生来聚聚,问奕映月有没有空。

奕映月欣然同意。

对付谢少唐的事情,她还没想到周密的计划,而且马上要临产,只能等宝宝生下来之后,再全身心地投入。

到了晚上,在餐桌上,奕映月偶然聊起了这件事。

雍夫人有些担忧:“映月,你现在快要临产,还是不要出门了。

奕映月正要说话时,雍夫人又开口,向雍烈征求意见:“烈,你说呢?

坐在奕映月旁边的雍烈,没议论这件事,只说了两个字:“吃饭!

看他那张一本正经的脸,大家也不好再议论这个问题。

奕映月以为,这个偏执的男人不会同意。

但饭后雍烈主动找她谈话。

“中学老师对你有特殊的意义?”雍烈。

他怎么会知道?

“嗯。”她点头,觉得他有些时刻,真是善于洞悉。

“说说。

奕映月就将中学时的事情,讲了一部分给雍烈听。那时候,于老师十分喜欢奕映月,奕映月是语文课代表。

中学校园里,有一条人工开凿的河流,足有一米五深。

有一次奕映月不小心失足掉了下去,于老师恰巧路过,跳下去救奕映月,结果自己呛了很多深水,得了支气管炎,生了一场大病。

“我去国外之后,于老师搬家,就和她失去了联系。

现在好不容易联系上,所以,再怎么样,我都想去参加于老师的金婚纪念日。”奕映月说道。

奕映月不知道雍烈在想什么,只看到他又习惯性地解开了左手衬衣的水晶扣子。

“你可以去。”他道。

“真的?”她心里一欢喜,现在越来越觉得,其实某些时刻,他还是通人情的,并非完全不开化。

“我们一起去。

奕映月一愣,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愿意?”他的眉毛又拧起,冷冷地甩了一句。

“没有。”她只是心情复杂。

“就这么定了。”他一锤定音,接着又开不容分说地安排:“上午参加金婚宴,下午时间我另作安排。

“下午你要干什么?”她不禁问。

雍烈看了她一眼,却不告诉她,下午他要带着她到底倒腾点什么。

“下午你有什么事?”她又没心没肺地问了一句。

男人深邃眸子凝着她,忽然伸出两只手,拧住了奕映月的脸蛋:“小朋友!不要心急!

晕!

堂堂烈爷捏住她的脸说小朋友不要心急?这是他的举动么?灵魂被穿越了。

总之,这回他还算尊重了她的想法,顾忌了她的感受。

接下来的日子,所以她暂且将谢少唐的事情搁置,近期只做两件事,去参加于老师的金婚宴,还有待产。

“卿卿,我送什么礼物给于老师好呢?”奕映月问陆卿。

“根据于老师的喜好来。你们于老师喜欢什么?

于老师喜欢看书,也喜欢茶道:“我送她一套工艺大师制作的紫砂茶具怎么样?

“这个主意不错,送的东西你们于老师应该会喜欢。

正好陆卿认识一个工艺大师,因此陆卿开车,带着奕映月去见工艺大师购买紫砂茶具。

因为雍烈同意,因此雍夫人也没说什么,只叫陆卿好好照顾奕映月。

看着两人出门,谢珞珞丢下手中的活,偷偷躲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拿出了手机,给杨婉清打电话,她偷听到了刚才的内容。

谢珞珞告诉杨婉清,奕映月和陆卿去找工艺品大师购买紫砂茶器,并且将听到的大致地址,告诉了杨婉清。

“另外还有,我还听到,在二月十四号这天,奕映月去参加老师的金婚纪念日时,烈爷也会参加。

谢珞珞说道。

“很好。如果我们的事情,在那天成功的话。真的可以算是给少唐送了一份大礼。”两人聊了几句,结束通话。

而奕映月和陆卿两个,准备赶往那一位工艺大师的工作室。

在半路上,两人讨论,去参加正于老师的金婚宴时,奕映月的着装。

因为奕映月马上要临产,腰和腹巨大,这段时间必须要穿宽松的孕妇装。

“我的那些孕妇装,颜色都是比较素的,去参加于老师的金婚宴有些不太好。我想换一件喜庆一点的,可是没有现在身量穿的。”奕映月道。

“嗯。穿红色的唐装去参加,喜庆又吉祥。”陆卿说道。

百千家的妖怪王子 林海雪原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