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啊啊啊啊好大好深嗯啊 情欲如海

“米苏……”夜枭刚拿着牛奶过来,一转头就看到米苏脸上那个笑容,脸上的表情僵了僵,才拿着牛奶走了过去。

“谢谢。”米苏接过他递过来的牛奶,放在一边。

“休息一下吧。”夜枭在隔壁的位置坐了下来,给自己开了一瓶啤酒。

“恩。”米苏点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马上就要回到那个熟悉的国度,见到那个心心念念的人了,米苏觉得整个人特别的兴奋。

七个小时后,Z国帝都机场。

一架小型客机缓缓地降落在机场的跑道上。

米苏缓缓地睁开眼睛,转过头,看向窗外熟悉的风景。

帝都的机场,似乎跟当年没有什么两样。

五月份的帝都,天气已经渐渐地开始炎热起来了,跑道边上的野草青青绿绿,依稀还可以看到一两朵绽开的小花。

夜枭已经解开了安全带站了起来了,看米苏怔怔的看着窗外发呆,他才走了过去,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米苏?”

米苏回过神来,看了夜枭一眼,勾唇淡笑,“终于回来了啊。”

夜枭皱了皱眉头,看着米苏的脸色有些不太对劲,脸上看着红的不太正常,嘴唇也是红的厉害。

夜枭伸手覆上了她的额头,才发现她额头滚烫的厉害。

“你怎么发烧了?”夜枭皱起了眉头,语气有些冷。

米苏笑了笑,虚弱的摇了摇头,“没事,帮我解开一下安全带,我,我要下机。”

嗯嗯啊啊啊啊好大好深嗯啊

“你给我老实的坐好!”夜枭直接冷冷的喝了一句,才转身过去叫隔壁的医护人员过来了。

几个人一听到夜枭的声音马上就提着箱子过来了,围着米苏一阵的折腾检查过后,医生才一脸凝重的转过头来看着夜枭。

“夜先生,米小姐的伤口感染了,必须要马上送去医院,不然的话,只怕……”

夜枭闻言脸色一变,“马上送医院!”

米苏整个人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了,也没有力气去反抗,任由别人给她把安全带解开,之后搬上了担架,抬着下了飞机。

帝都的空气并不好,整个城市都笼罩在一片的雾霾之中,甚至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米苏下了飞机就直接被送进了距离机场最近的一家医院治疗。

因为伤口感染,她高烧不退,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昏迷了。

“为什么伤口会感染?出院的时候,你们不是说她的伤口恢复的很好,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吗?”一到医院,夜枭就忍不住的对着随行的医生咆哮了起来。

“夜先生,出现这样的意外,也是我们的意料之外的事情,伤口感染的可能性有很多,我们现在还需要经过观察治疗才可以确定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

“我不想听任何的解释!现在我只要你确定的告诉我,她的情况严不严重!”夜枭直接抓住了说话的医生的衣服,暴躁的吼道。

“夜先生,你冷静一点,我们……”

“我让你不要废话!”夜枭直接瞪着眼睛吼着。

医生顿时闭嘴。

一直站在一旁的东霓桑,默默地看着因为米苏的伤口感染而大发雷霆的夜枭,满嘴的苦涩,想了想,才走了过去,伸手拉了拉夜枭。

夜枭回头看了她一眼,皱了皱眉头,“有事?”

“夜先生,我觉得你还是先放开闵医生,让他先进去看看米小姐的情况吧。”东霓桑看着夜枭那含着愤怒的眸子,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

夜枭看着东霓桑好一会儿,她那一句夜先生他从来就没有觉得那么碍耳过。

不过他还是放开了被抓住的那一个医生,“还不滚进去?如果她出了任何意外,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几个人都被夜枭吓得不轻,连忙跟着进了手术室去帮忙抢救。

米苏的伤口感染并不严重,只是肺部的伤口原本就还没有彻底的愈合,这一次在飞机上长时间的飞行,机舱里面又开着空调,米苏受了些风寒,发烧引发的伤口感染罢了。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抢救,人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

从手术室出来以后,就直接被送去了普通病房。

闵一行从手术室出来,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看着脸色阴郁的站在门口等着的夜枭,想了想,才走了过去,“夜先生,米小姐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不过这段时间,只怕她要禁止吹冷风,空调电风扇之类的东西,都要远离,至少要三个月以后,确定伤口没有什么问题了,才可以吹冷风。”

嗯嗯啊啊啊啊好大好深嗯啊

“为什么?”夜枭皱着眉头看着闵一行。

“她的肺部受过伤,伤口恢复的比较慢,一旦吹了冷风受了风寒,感冒或者是发烧,都很容易会引发肺部伤口的感染,如果不注意的话,伤口的恢复情况会很差,对她的身体并没有任何的好处。”闵一行推了推鼻梁上面的眼镜,才缓缓地说道。

“那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夜枭沉吟了片刻,才又问道。

“基本上没有太大的问题了,休息两天就可以下地行走了。不过还是那一句话,这边的温度跟越桑很不一样,事事都需要注意。”

“我知道了。”夜枭点了点头,才抬脚朝着病房的方向走去。

米苏还在昏迷,不过烧已经退了。

因为她的身体特殊,病房里面的空调和电风扇都没有打开,只是窗户都打开了。

只是这个季节的京城十分的闷热,外面根本就没有风吹进来,整个房间给人一种很沉闷压抑的感觉。

夜枭进来的时候,房间里面就只有东霓桑在照顾着米苏。

夜枭看着东霓桑仔细的给米苏擦拭着手脚降温,脚步顿了顿,沉默的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才走进了病房里面。

东霓桑听到脚步声回头,见是夜枭进来了,便对着他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夜先生。”

她的态度明显的带着冷淡和疏离,跟之前她对夜枭的态度有很大的转变。

夜枭微微的蹙眉,看了东霓桑一眼,又看了米苏一眼,才淡淡的问道,“米苏情况怎么样了?”

“米小姐已经退烧了,医生说只要按时的吃药打针,休息两天就没有太大的问题了。前提是不要复发,这两天很关键。”东霓桑没有回头去看夜枭,只是继续低头给米苏擦拭着手脚。

夜枭看着她的背影,沉默,“那这两天,就麻烦你照顾她了。”

“恩,这是我应该做的。”东霓桑点了点头,将米苏的手放下,又抓起了另外一只手开始仔细的擦拭了起来。

夜枭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看着东霓桑的背影,他觉得心里有点堵,干脆就直接转身出去了。

开门关门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面特别的清楚。

东霓桑为米苏擦拭手的动作顿了顿,脸上涌起一抹淡淡的忧伤,她看着米苏,忍不住的开口问道,“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可是,我看到他的时候,觉得好难过。其实,他根本就不喜欢我吧,看他为了你的事情多紧张多着急。”

说着她有些难过的低下头去,苦涩的笑了笑。

“咳咳,咳咳。”一直昏迷着的米苏突然咳嗽了几声,打断了东霓桑的思绪。

“米小姐?”东霓桑一脸紧张的抬起头看着她。

米苏咳嗽了好一阵,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皱了皱眉头。

嗯嗯啊啊啊啊好大好深嗯啊

入鼻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让她觉得十分的不舒服。

“米小姐?”东霓桑见米苏没有反应,又叫了一声。

米苏循着声音看了过去,见是东霓桑,愣了愣,才开口问道,“我,这里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儿?”

“米小姐,你终于醒了,这里是医院,你在飞机上伤口感染了,我们把你送到医院来了。”东霓桑听到米苏开口说话了,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大概的把事情跟她说了一下。

“伤口感染?”米苏皱了皱眉头,“你,我想喝水。”

“我马上去给你倒。”东霓桑说着站了起来,转身就过去给米苏倒水了。

米苏喝了水润了嗓子以后,才让东霓桑把她扶了起来靠着床头坐着。

“我要出院。”才坐起来,米苏就直接开口提出了要求。

“不可以。你还是乖乖地在医院里面待着吧,你的情况虽然说不是特别的严重,只是很轻的感染,但是如果感染的次数太过频繁的话,对身体危害还是很大的,至少伤口就一直不能愈合,会留下病根。”东霓桑很坚决的拒绝了米苏的要求。

“可是……”米苏还想说什么,却直接被东霓桑打断。

“米小姐,我知道你回来是因为你的先生,不过你不妨想想啊,如果你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最难过的人会是谁呢?还不是他吗?医生说了,你只要在这里休息两天的时间,等伤口消炎了,马上就可以出院了。”东霓桑很认真的劝道着米苏。

米苏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现在她就算是想要走,也得有力气才可以。

看来这身体是真的太糟糕了,这次回来,本来就回来的太过着急。

如果不是因为从米小翰的口中得知了景少皇要结婚的事情,她也不至于身体还没有养好就急急忙忙的赶回来。

结果现在好不容易到了,还闹了一个伤口感染。

“给我手机,我要打电话。”沉默了好一会儿,米苏才换了一个要求。

东霓桑想了想,才拿出手机递给了她。

米苏拿着手机,发了好一会儿的呆,才按照记忆里面的号码输入了进去。

漂亮的黑色手机,发出一阵悦耳的铃声,手机在桌子上不停的打着圈圈震动着,上面的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景少皇并没有在书房里面,一大早他就带着米小翰一起出门了。

刚好上楼准备回房间的凌沫,听到书房里面有手机铃声,她的脚步顿了顿,才直接走进了书房里面。

看着桌子上那一支手机一直在不停的震动着,她犹豫了一下,才拿了起来,按下了接听,“喂……”

嗯嗯啊啊啊啊好大好深嗯啊 情欲如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