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一颗的塞住不许掉出来 晚上老公不在家小叔子

江亦忱却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的,跟云姝闲聊起来。

“云姝,我们认识也好几年了吧!”

“前后五年了!”云姝头看着一旁的墙,应道。

“我记得那时候你个子小小,又很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还以为你是小学生。”

“不是,你以为我是初中生,你还问我,上初几了!”云姝转过头来纠正道。

“你记性倒很好,记得这么清楚。”江亦忱笑了。

“年轻没办法!”云姝应道。

江亦忱哈哈大笑起来。

“懂得拐弯骂我了!”

“我就是过来跟你说一声,今天谢谢你了,我舍友们玩得很开心。

本来我想你请客,我来买单比较合适。

看你安排这地方,我估计也买不起。

只能等我以后兼职赚钱了,再还给你!”云姝低着头应道。

“云姝,我们之间一定要算得这么清楚吗?”江亦忱看着她并问道。

“我想不出我们之间有能不用算清楚的关系。”云姝不卑不亢地应道。

“好吧,如果这是你做人的原则,我得尊重你!

不过等你发宣传单,当促销员,赚的钱来还给我。

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不如我给你介绍一个简单快捷又合适的兼职,怎么样?”

云姝戒备地看着江亦忱。

“不用这样看着我,搞得我好像坏人一样!”

“什么兼职啊?”云姝问道。

晚上老公不在家小叔子

“来给我当钟点工吧,我按小时算薪水给你,日结月结都可以,兼职时间随你方便。”江亦忱应道。

“你不是已经有钟点工了吗?”

“那家伙抛弃我了——”

“啊?”云姝一脸惊讶地看着江亦忱。

“我的意思是他有正式工作,回去上班了。”江亦忱抹了一下脸,补充解释到。

“哦!”

“你可以考虑一下,春节过后告诉我决定就可以了。

你舍友们都去泡温泉了,你不去吗?

还是你想跟我一起泡!”

“你想太多!”云姝翻了一记白眼应道。“没有其他的事,我先出去了。”

“云姝——”

“什么事?”云姝转过头来问道。

“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江亦忱微皱着眉问道。

“没有!”云姝摇着头应道。

“没有,你一直捂着肚子?”江亦忱眯着眼又说道。

“我吃饱了,习惯这样!”云姝说完,松开了手,站直了一些。

事实上,她因为生理期的关系,确实是有些闷痛的感觉。

只是这种事情,她没有必要让江亦忱知道。

这时候江亦忱从温泉池里起来了,拿过了浴巾披上。

云姝连忙转过身去,并快速说道。

“我先出去了,不打扰你了!”

下一秒就被江亦忱抓住了手,云姝惊叫出声。

“让医生过来看看!”江亦忱应道。

然后拿过电话,拨打给前台,让前台找值班医生过来一趟。

“我没事!”云姝有些急了。

“没事,看一下也不会有损失!”

“我是生理痛啦,你这个笨蛋!”

江亦忱愣了一下,云姝也窘了,涨红脸,甩开了江亦忱的手,扭开门跑了。

江亦忱开着半开的门,已经没有了云姝的身影,这才反应过来,云姝所谓的生理痛是什么意思,自嘲一笑,摇了摇头。

云姝逛来逛去,终于绕回了大堂。

就坐在大堂里的沙发区,翻看着展架里的杂志。

时间差不多了,她就去叫秦书她们。

这时候服务生送过来了一杯热茶和一条巧克力。

“请慢用!”

“谢谢!”云姝道谢着,想着服务果然是很高级,居然还有巧克力吃。

云姝端过纸杯,喝了一口热茶后,才发现是红糖水。

难道是专门为她准备的?

云姝窘了,抬起头看向前台,大家都在忙,并没有人特别注意这边。

也许是因为这里很多人泡温泉,会准备一些姜茶,红糖水,驱寒补气吧!

云姝安抚着自己,不要多想了。

不过说实话,这会儿喝点温热的红糖水,倒真的挺舒服。

云姝看了一下时间,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将杂志放回到展架了,朝着秦书她们泡的那个温泉池的方向走去。

走到门口,正好遇到了她们,已经换好衣服出来了。

晚上老公不在家小叔子

“我正想叫你们呢!”云姝笑道。

“说明我们心有灵犀呗!”秦书得意到。

“云姝,你这次没泡真是亏了,太舒服了!我们是泡到不想起来了,要不是有门禁,还想继续泡呢!”许笑笑感叹道。

“没办法,谁让我刚好生理期。”云姝叹了一口气。

“云姝想来这边泡澡还不容易,让她表哥带她来不就好了!”卢一萍笑着附和了一句。

“你想太多!”云姝应道,“走吧,赵哥可能在等我们了。”

大家朝着大堂走去,江亦忱这会儿坐在大堂的沙发上正在看报纸,衣服已经换了一套休闲装。

看到她们走过来,将报纸放回原位,站起身来。

“江大哥,我们还以为你先回去了呢!”

“还没,先送你们!”江亦忱回应道。

“江大哥,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又请我们吃大餐,又请我们泡温泉的!”杨筱静道谢着。

“不用见外。”江亦忱应道,“你们稍等一下,我去开车。”

江亦忱走开后,秦书转头问着云姝。

“待会,是你表哥要送我们回去吗?”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吧!”云姝迟疑地应道。

她也不知道啊!

她没想到江亦忱会在这里啊,刚才她在这里看杂志的时候,就没看到他啊!

怎么她刚走开,江亦忱就出现在大堂里了。

就好像专程在等着送她们回去似的。

没一会儿工夫,江亦忱就将商务车开到门廊来了。

下车走过来。

“江大哥,你要送我们回去啊?”秦书问道。

“司机下班了,希望你们不介意!”江亦忱解释道。

“不介意,不介意,只是辛苦江大哥了!”

“应该的!”

云姝没说什么,默默上了副驾驶座,只是觉得江亦忱实在太会做人了。

请一回客,又是安排司机接,这会儿又是自己专程送,热情得让人过意不去。

将她们送回到校门口后,江亦忱就驱车回去了。

只是回去之前,跟云姝交代了一句,明天下午过来接她,一起去机场。

云姝点了点头。

下了车后,跟着舍友们,一起往宿舍的方向走。

“云姝,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沾了你的光,我们才能享受到这些!”杨晓璐道谢着。

“是啊,得谢谢云姝!”卢一萍跟着附和到。

“不客气,偶尔才这么一次而已。”云姝抬起头,微笑着应道。

如果凭她的能力,她自然请不起舍友们吃这么好的一餐,还可以泡温泉。

但因为江亦忱,这一切似乎都变得轻而易举。

只是这会儿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她并不是那么理所当然地享受着这一切的。

特别是在江亦忱跟她表白之后,这些在她看来就有些变味了。

在以前,或许她还可以说服自己,是因为沾了母亲的光,因为张宁叔叔跟江家的关系,江亦忱才如此照顾自己。

一颗一颗的塞住不许掉出来

但现在却很清楚,江亦忱做这些都是有目的的,接近她的目的。

回到宿舍,云姝就去洗澡了。

舍友们还在热络地聊着今天的晚餐和泡温泉。

云姝因为生理期,不是很舒服,洗完澡后,就直接爬回上铺睡了。

只是这一晚,她睡得并不是很安稳,做梦,梦到有一只雄狮一直在追着自己,她吓得四处乱窜。

转过头的一瞬间,看到追她的人,并不是一头雄狮,而是江亦忱。

一下子就惊醒了过来。

在黑夜里,喘着粗气,从来没有一刻,像这会儿这样,感到害怕。

云姝一早就起床了,事实上,是因为惊醒后,一直失眠到天亮,索性早起了。

拿了两本书,去食堂吃了早饭后,就去校园一角早读了,一如期末考之前。

等到中午吃完午饭后,云姝才回到宿舍,准备收拾行李。

“云姝,你一早去哪了?本来我们几个想中午请你吃饭的,都找不到人。”许笑笑问道。

“我去图书馆自习了啊,一萍和舍长她们不是中午的火车票吗?”云姝抬起头应道。

“下午两点半的,想着吃完午饭,去搭火车正好。”

“没事啦,等开学一起吃饭,也一样,我也差不多整理一下,也该出发了。

你自己一个人留校,要注意安全!”

“放心啦,又不是第一次留校。

你也别想太多,好好过春节,阿姨再婚了,还是你妈!”

“哈哈,我知道啦,我妈再婚,我挺高兴的,不会有事!”云姝笑着摇头。

“我知道,你很坚强,但还是要提前跟你说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云姝笑着附和了一句。

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其实也没有什么行李,也就带两三套衣服,带几本书,还有几样要送给母亲和张叔叔的结婚礼物,一个行李箱足够了。

收拾好之后,就等赵哥过来接她了。

因为江亦忱说会让司机过来接她。

其实也不用专程过来接她,她可以直接搭地铁前往机场,到时候直接在机场汇合就好了。

云姝拿过了热水壶,烧了一壶开水,将保温瓶盛满后。

将电器都断电了。

又将一些自己没吃完的干粮,留给了许笑笑。

就给江亦忱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已经收拾好行李了,直接搭地铁前往机场,到时候他们在机场汇合就好。

江亦忱在电话另一头,淡淡地交代道。

“我半个小时后到你们宿舍楼楼下接你!”

“不用,我——”

“听话!我先忙!”江亦忱说完这一句,就直接挂了电话。

云姝还想说什么,却只听到电话挂断嘟嘟的声音,只好沮丧地挂了电话。

“云姝,怎么了?你表哥没空过来接你吗?”

“不是,他晚点过来。我还想着自己搭地铁去机场就好。”

晚上老公不在家小叔子

“你表哥要过来接你,你干嘛还要折腾着去搭地铁啊,真是不会享福啊你!”

云姝笑了笑,没有解释什么。

有福谁不会享,只是有些福却不是那么理所当然能享受的。

江亦忱做的越多,越尽心,她欠着江亦忱的人情就越多。

只怕日积月累下去,她还不完了。

明知道江亦忱喜欢她,她更不敢仗着他喜欢她,而认为这一切都是应该的。

云姝提前十分钟,拎着行李箱下楼了。

许笑笑本来要送她下楼,云姝说不用了,她行李没多少东西,很轻,然后跟许笑笑又说了一句新年快乐后,就拎着行李箱,走出了宿舍。

下楼后,云姝在楼下的喷泉池边等着江亦忱的车。

没有直接去南校门,就是怕跟江亦忱错开了,回头他要是从正门进来,到时候两个人岔道了反而麻烦。

还不如就按他说那样,就在楼下等着。

云姝倒是没等多久,就听到汽车驶近的声音。

抬起头就看到了江亦忱的车。

车在她附近停了下来,驾驶座的车门打开,江亦忱从车上下来。

那个画面,云姝想起自己多年前看的一部偶像剧,长腿的男主,也是这样从一辆拉风的跑车上下来——

一眼万年。

云姝知道江亦忱是当之无愧的男主角,不管在哪里都是那么耀眼的一个男人,而她却不想成为女主,一个为了爱情委屈求全的女主。

“在想什么?”

云姝猛然回过神来,笑着摇了摇头,调整了一下挎包,就要去拎行李箱。

江亦忱则直接拎过行李箱,问了一句。

“等了很久?”

“没有,我也是刚下楼而已。”

将行李箱放进后备箱,江亦忱上了驾驶座,云姝跟着上了副驾驶座。

“其实你不用专程来接我的,我搭地铁也很方便的。”云姝一边绑着安全带,一边说道。

“如果是别人,我自然不会专程去接,但你不同!”江亦忱淡然地应道。

一颗一颗的塞住不许掉出来 晚上老公不在家小叔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