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贵妇爽啊 啊啊再快点啊爽死了要丢了泻了

静默了一会儿,杜瑞姿又低低说道,“宁宁,以后晨朗恐怕会更频繁地往德国跑。”

提起这茬,我的心尖上不禁隐隐作痛,但还是就事论事劝说道,“您已经在那边安插了眼线,他的行动大致上您都掌握了就别太阻拦他,物极必反您越是拦他越是反感,在这种情况我们得团结不宜生分的。”

杜瑞姿抿唇想了想,点头,“你说得对,他不太过分我们就装作不知道。”

达成了共识,我松了口气,“现在只等着打破他们的阴谋,扳倒凌伊龙那天来到。”

“嗯嗯放心吧,有洪山和我这边配合,已经部署好一切。”杜瑞姿给我派定心丸,“等晨朗坐上凌氏总裁的位置后,我会选适当的时机公开你跟他的婚讯的。”

我一听,倏地侧身望着她,“妈妈,这不能急,还是由晨朗决定什么时候公开婚讯为好。”

之前明面上看是因为杜瑞姿阻挠,才导致凌晨朗跟我签下那份婚前协议,之后暗地里我算是弄明白了,根本是凌晨朗早有意要我签的,杜瑞姿的阻挠只是一个幌子。

如果由杜瑞姿公开我俩的婚讯,而凌晨朗事先不知道的话,他心里肯定觉得我暗中跟杜瑞姿勾结了,那么他会怀疑我疏远我的,至少我俩的隔阂会产生,这是我承受不起的后果,大大不利于局面发展。

杜瑞姿若有所思地盯着我点了点头,“好吧我知道了,之前他做了那么多掩盖功夫真是难为他了,宁宁你也别灰心,他身边只有你一个他的心迟早会转到你身上的。”

啊啊再快点啊爽死了要丢了泻了

“我爱晨朗,我愿意等。”这话我说得很由衷。

“明白了,有我在一天,只承认你这么一个媳妇。”杜瑞姿伸手过来拉着我,在手背上轻拍两下,“抓紧时间给晨朗生个孩子,不管是男是女都好,你俩就彻底大定了。”

“我会努力的。”我只好这样答。

“跟我回去吃饭吧?”杜瑞姿发出邀请。

“不了,玲姐那边妈妈您多陪陪她吧,她在公司上班之后我会照看着她的,”我意思是,今晚就给出空间让杜瑞姿陪伴凌韵玲,促进母女之情。

杜瑞姿意会了我的话,递来一记你真懂事的眼神,随后看看车窗外确定方位,吩咐司机转入附近凌晨朗和我住的别墅。

我趁机提议,“妈妈我们是不是该带玲姐她去看看心理医生为好?给她纾解一下心结?”

“好,等婚礼过后就带她去,我也觉得事不宜迟。”杜瑞姿当机立断。

这时宾利车开进小区里,很快停在别墅大门前。

我跟杜瑞姿说声拜拜,便在女保镖的随护下下了车,目送宾利倒车开走。

垮下双肩,打发女保镖回去,我独自走进门里,冬嫂守在厅门边迎接,我跟她说只有我俩吃饭就随便整些吃的。

先上楼去洗脸换居家服,弄清爽了见冬嫂还没喊我吃饭,我就开了手提电脑上QQ。

今天群里可热闹了,三个好友不分时段不断刷屏,冯真真说着车展上的所见所闻,兰姐说了她在后台通道上看见胡文斌左拥右抱跟旗下的嫩模当众舌吻,又提及她下午撞见凌奕虎被两个嫩模送出通道口去停车场,陈洁儿则不住地问她们问题,看得出来她对凌奕虎这个新现身的人物很感兴趣。

大略看完了她们的聊天记录,我飞快敲击键盘将下午跟杜瑞姿母女喝过下午茶去商厦专卖店买礼裙时碰到江玉倩,来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正室与小三儿撕逼戏码,紧接着又杀回凌家继续撕的经过和盘托出。

陈洁儿每一个迫不及待跳出来惊呼:哇塞!哇塞!这战况比甄嬛传还激烈啊,可惜我不在场看不到!

这厮就迷甄嬛传那神剧,看了不下几十次还在看,竟说什么每次再看都有新领悟,还次次跟我剖析人物和剧情走向,这三四年期间搞得我不用看已经像看过那样,完全知道每集情节发展,里面的金句更能背得出来。

陈洁儿不理我答没答理她,径直自顾自的抒发伟论:宁宁你目前跟杜瑞姿抱团取暖的做法实在高明,照这剧情发展下去呀,你简直像甄嬛扳倒华妃娘娘啊!

我不禁对着手提屏幕翻白眼,我是甄嬛的话那谁是华妃?薛碧婷吗?

就在这会儿,冯真真冒出来:我和兰姐刚上了车,呼呼一对猪脚快抽筋了,我俩要去沐足,洁儿,你刚这样比喻不恰当,宁宁是甄嬛的话,植物人薛碧婷是那活蹦乱跳的华妃吗

啊啊再快点啊爽死了要丢了泻了

兰姐:同问+1

陈洁儿发来个抠鼻孔的头像:哎你俩别较真啊,我只是顺口一说,妈的真想飞去跟着你俩沐足啊啊啊

冯真真:等等

兰姐:真真接到胡文斌的电话了

我顿时一皱眉,陈洁儿迅速回应:兰姐你负责直播吧

兰姐:他问真真我有没有意向跳槽到威拓,真真回他说我刚被宁宁重用,恐怕不会跳槽

我赶紧的给她们打去一个大拇指,以示赞。

兰姐:他打哈哈跟真真说起废话,大概快要挂线了,,,好,他挂了

陈洁儿:衰人!人渣!果然就捺不住动起挖墙角的歪念!

冯真真:我这样答还可以吧,宁宁?

我:好极了,满意

陈洁儿:宁宁你明晚回家后记得把酒席上的细节告诉我,不,你等下就把跟凌奕虎怎么见面,说过什么话都全部告诉我,继凌伊龙之后,我名单上的花花公子头号人物非他莫属!

兰姐:矮油,凌奕虎有难了,在我们洁儿的力捧之下他花花底子很难洗清

我们都群哈哈笑起来,兰姐真是越来越幽默了。

这时冬嫂按铃喊我下楼吃饭,我向好友们交代一声电脑下线手机挂着让她们继续聊,就合上手提到楼下跟冬嫂一起喝玉米浓汤、吃鸡肉沙拉。

一边吃,我一边单Q陈洁儿,将上午去车展如何看见凌奕虎跟他的嫩模朋友在通道上壁咚激吻,又和他在胡文斌的饭局上见面的经过一五一十详细说出,为的就是他搅我局我也派陈洁儿暗中搅他的水底,看谁搅得比较高明。

陈洁儿没有打断我,等我全部发完消息了,才作出判断:这厮没可能不知道他三哥跟你的关系,听你说他的一举一动我觉得也未必他是受谁的指使来接近你,他的心思很难猜你就不要跟着他思路走,你静静看着他,就像看个小丑在那里跳他自然会现出原形的

这话说到我心坎里去了,凌奕虎故意也好无意也罢,反正他自认为自己的特立独行很能吸引人的注意力,我如果被他的障眼法弄得眼花了他就算成功了。

我问:你打算跟踪追击凌奕虎?

陈洁儿:他在婚礼后自动滚回英国就算了,他要是留在国内我就瞄准他写报道

我:好,就这么定

陈洁儿:宁宁,情况越来越复杂了,你得站稳了

我:没事,我只有一个目的,一切以报仇为主

陈洁儿: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闪了哈

各自下线后,我跟冬嫂收拾了碗碟回厨房,她坚持不要我动手,我便独自走去湖边散步。

望着微弱天光下的粼粼湖面,心就飘离了躯壳,飞往德国去,那个男人此刻在做些什么呢?是不是还守在他心爱女人的病床边?

唉……

照理说,才六点多钟,夜总会还没开门营业的,可我到达的时候人行道的树木却彩灯璀璨生辉,再透过车窗看到会所两扇玻璃门大大敞开,两个身材高壮身穿黑西装的男人守在门边,而停车场上停着二三十辆的豪车。

啊啊再快点啊爽死了要丢了泻了

三个女保镖下车来扶我下地,脚才站稳,“宁宁!”凌奕虎的唤声在不远处传来,我寻着声源处望去,只见距离十米远停着的一辆法拉利驾驶座车门推开,他迈出来笑着走向我,“我等你好久了。”

切!说得好像我要他等似的!还有,我俩有熟到相约的地步吗?

“凌先生。”基于礼貌我也只得淡淡地回应一下他。

“还叫我凌先生?如果你一通电话打去我家,一声凌先生可以有好几个男人回应。”凌奕虎打趣道。

冷笑话不好笑!我对他的笑容不给反应,“名字只是人的符号。”

“那你也要称呼属于我相应的符号。”凌奕虎直勾勾凝着我。

“好吧,凌奕虎先生。”我无奈低唤一声,回身便领着女保镖走上台阶准备进门。

“哎,宁宁,给你提个醒,他们个个都是圈子里玩惯玩熟的,不会带随从进去。”凌奕虎大步赶上来,跟我并肩而行,还好心好意地提醒道。

我既然人都来了,还怕只身进内?扭过头吩咐那三个便衣女保镖,“你们在车上等我。”

女保镖领命退回去,我继续往前走,感觉凌奕虎伸手来扶我的腰,我霍地用眼尾厉着他。

“放松,我们是来吃喝玩乐的,你可别给我一个过肩摔啊。”凌奕虎斜勾嘴角笑说。

明明把我调查了个遍,昨天还装作不认识我!我调回目光,走上最后一级台阶,“看在你三哥份上,我也不会对你下手的,放心吧。”

凌奕虎身躯骤然僵了僵,转眸深深看我,哑声道,“那你别看他份上了,尽管下手吧。”

他直截了当地摆明态度要忽略凌晨朗,害我一时三刻不知道怎么接话才好。

闭上了嘴巴,懒得跟他多废话,抬脚走进厅吧里头。

原以为胡文斌会用自动餐派对形式来办,没想到他真个清出舞池那一大块空地来端端正正摆了三大桌酒席。

环视一圈儿,暧昧又迷乱的灯光下有两三对男女随着轻音乐贴面而舞,其他十几个城中有名的哥子公儿或搂或抱着不知是小姐还是各自带来的女伴随意散坐在桌边喝酒、热聊。

“咦,你俩怎会一起来的?”隔着不远距离的吧台,胡文斌率先调笑说着迎过来,听他口气好像真不知道我和凌奕虎同时出现似的。

我向他露露笑脸,等他站定在跟前了才轻声说,“我在停车场碰上凌奕虎先生的。”

胡文斌微微错愕,“怎么?你俩还这么生疏啊?凌奕虎先生?”

凌奕虎趁机一挑俊逸的眉,低哑道,“宁宁喜欢用特别的称呼来喊我。”

我下意识地皱皱眉,“不熟的人我一向礼貌待之。”

胡文斌了然地浅笑,“没事没事,一回生二回熟,来,我给你介绍新朋友。”

其实,在我和凌奕虎走进大门的那刻起,无数探询的目光就已经聚集到我和他的身上,只不过是胡文斌先出声招呼我俩而已。

啊啊再快点啊爽死了要丢了泻了

现在那些哥子公儿见胡文斌领着我俩走过去,他们都纷纷站起身来,其中大部分都先跟凌奕虎打招呼,却也不忘上下扫量我。

光从眼神就能断定,前段时间我和凌晨朗的绯闻传得那么盛,他们个个都认识了我这个人了。

逐一简单介绍过后,胡文斌亲自把一空椅子拉开让我坐,我轻柔浅笑着坐下,不料凌奕虎快步走来,占了我另一边的空位沉沉落座。

胡文斌眯了眯眼,很快又恢复了表情,我察觉到其余人不约而同露出兴味的神色望过来。

静静靠着椅背,我但笑不语,沉静的眸光看着胡文斌打个响指,通往后面包厢区的通道口就传来一阵高跟鞋声,十来个化着精致妆容穿得得体的小姐笑着走来,主动见缝插针往三桌酒席的落单公子哥身边坐去。

贴着胡文斌坐下的小姐不用猜就是皇朝里的头牌,那模样儿长得不输给大牌女明星,他搂住她狠嘬一口脸颊,再捏了一把之后拿起酒瓶先往我面前的高脚杯注入殷红的酒液。

另一边,凌奕虎已蹙眉摆手挥退一个想坐到他身旁的小姐,并且抄起另一瓶红酒给这一围桌的男宾添酒笼络。

胡文斌回到位置上,等凌奕虎也回来了便举起酒杯说,“来来来,奕虎难得回国一趟,哥哥我在这里略备薄酒为他接风洗尘,大家今晚一定要赏脸玩到尽兴哈!”

话音刚落下,大家都起哄附和,气氛一下子推到了高点上。

热气腾腾的菜端上来,敬酒模式也由此开启,一拨一拨的人过来给胡文斌和凌奕虎敬酒,连带夹在他们中间的我也被敬到。

被半劝半迫着喝了两杯酒下肚后,我坐下刚想吃点东西垫垫胃,一碗鱼翅落到我面前,我皱眉侧头望望凌奕虎,他又往鱼翅碗里放汤匙,“吃这个,不易醉。”

见我瞠着他,他也不以为意,扭头叫住路过的服务生,让他去拿瓶果汁来。

这动静未免大了些,不光我们这桌的人看着他和我,连其余两桌酒席上的人都盯看得近乎瞠目!

周所众知,即使经过美化称喟为女友,我背上还是烙着凌晨朗情妇的大印,而作为凌晨朗弟弟的凌奕虎,却情深意浓地为我端来鱼翅,还一脸恨不得帮我挡去所有酒只让我喝果汁的表情,这教人无法不想入非非啊!

我凉薄的看了凌奕虎一眼,刻意忽略那碗鱼翅,端起高脚杯站起来向胡文斌敬去,“斌哥,来,干杯。”

胡文斌点点头放开怀里的美人儿,浅笑站起来抄过酒杯跟我轻碰,“cheers!”

我的酒杯刚要碰到唇边,冷不防劈来一只大手捏住我手腕,另一只手接着夺走了酒杯,我狠拧眉心想开口骂他,凌奕虎已塞了杯果汁回我手里,“你喝这个!”

“……”厅吧上除了轻声音之外,鸦雀无声。

曰贵妇爽啊

“斌哥,我代她敬你可好?”凌奕虎笑对胡文斌。

胡文斌的唇角抽了两下,勾起,“好,没事!”

这死凌奕虎一而再再而三的踩过界,他到底想怎样?!

可是众目睽睽下,我又不好当场发作脾气,只能垂眸生受着。

“哎哎,”胡文斌大约也觉得气氛怪怪的,喝完红酒便快快招呼大家回神吃喝,“都喝啊,吃啊你们!”

在他极力劝吃劝喝,以及小姐们全力催谷氛围之下,厅吧才逐渐恢复欢声笑语。

凌奕虎轻敲我桌面,凑过来问道,“不喜欢鱼翅?要不换款汤?”说完,他作势要喊服务生。

“不用了!”我从牙缝里挤出话,拿起汤匙品汤。

凌奕虎笑意更深,推拒着从四面八方敬来的酒杯,说,“我不能喝了,等会儿还要送宁宁回去。”

又一句话,把所有目光落定在我身上。

我不用看那些的眼神已知道他们脑子里在想什么,不外乎是两兄弟共用一个女人!

其实我有想过翻脸走人,可这个凌奕虎根本不给我机会,哪怕他有一丁点出格的想占我便宜的行为,我立马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但他就是没有啊!

彬彬有礼的体贴,有时间更显暧昧,更让人无限遐思!

我一口气吃完那碗鱼翅,不给凌奕虎任何说我的借口。

酒过三巡,哥子公儿们沉浸在自带女伴或者夜总会小姐的温柔里,没再过多关注我和凌奕虎。

我这才松了口气,再捱了十几分钟,临近八点夜总会快要开门营业了,胡文斌就招呼大家伙儿上六楼的顶级包房里玩乐。

分三四拨人乘电梯上去,梯厢里共挤了不少男女,我退到最后的角落里,凌奕虎挡在我前面背对人,为我隔开一个小空间之余,沉静的眸光只落在我身上。

我撇开脸望向别处,却时刻防备着,他一旦有点不轨的动作我立马一招踢他命根子泄愤!

像是看穿我似的,他眼看手不动。

出了梯厢,一眼看到胡文斌笑容可掬站在包房门前迎客。

“那里是皇朝的顶级包房。”凌奕虎低声向我讲解。

我用眼尾横他一眼,他眉眼浅笑,淡淡勾起嘴角,随我走过去。

“进去玩,随意哈。”胡文斌招呼完我们这最后一拨人,也进了房门。

扫掠一圈儿房里的摆设,偌大的主房摆着巨型的U字真皮沙发,大约上面能坐二三十个人,现如今连附房的暗门都趟开了,里面又是一个U字真皮沙发组,前后足以容纳下五六十人。

大家互相招呼着坐,我顺脚走到主房的沙发边端落座,凌奕虎脚跟一旋,坐我旁边,我掠掠头发挪了挪开一点,眼睛瞄着鱼贯进来的手里端着酒牌、脸上妆容浓艳的五个女侍应生,她们散开跪到大理石茶几边的地毯上,手脚麻利开盖兑酒,紧身女仆制服下的火辣身材随便着动作若隐若现。

啊啊再快点啊爽死了要丢了泻了

紧接着进门的是两个身着黑色抹胸和及臀热裤的艳丽舞娘,她们放出热辣劲爆的音乐,降下钢管起舞。

我亲爱的姐姐,就是天天在这样污七八糟的环境下挣扎生存的!

想到这,一下尖锐的刺痛刺在心口上!

“宁宁,怎么不喝酒呢?”坐在U型沙发最深端的胡文斌热情招呼道。

“她胃不舒服。”凌奕虎施施然抢先说。

我去!谁给他授权了,胆敢充当起我的代言人了都!

轻吸了一口气,拿过女侍应女敬递过来的酒杯,我笑着站起身遥向胡文斌敬酒,然后又去敬坐在附近的其他人。

两杯酒下肚,感觉火辣辣的酒液直冲胃部,一只大手压过来盖住我酒杯口,我垂眸盯着再次胆大妄为阻止我的凌奕虎,只见他太阳穴那里的神经跳了跳,抬眸跟直直对视,“够了,别喝太冲。”

不想跟他在大庭广众下拉扯,免得更落人话柄,我轻轻拂开他的手,将酒杯放到几面上,转过头去装作欣赏舞娘跳舞,实则竖起耳朵去听胡文斌跟其他人的对话。

有个公子哥问胡文斌,“斌哥,近来有什么大动作啊?”

“没,就是想赶一回时髦,拍个网络电影玩玩。”胡文斌叼着支烟,口齿有点含糊不清地回应。

“咦!新鲜玩意啊!斌哥要真是开拍了,可得带上小弟玩一回时髦,赞助不在话下!”另一个男的起哄。

对网络电影表示感兴趣的都此起彼落发声,胡文斌有见及此更笑的意得志满,“到时候少不了你们,等着我和宁宁公司合作开拍的消息公布哈!”

此话一出,引发了无数目光聚焦到我身上,“哦!原来斌哥是要跟慧星娱乐合作?!”

我借机笑盈盈转身面对大家,“虽然还没敲定合作方案,但是我们两家娱乐公司都有意向合作。”

曰贵妇爽啊 啊啊再快点啊爽死了要丢了泻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