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此细节小说 性爱h文小说

不行,不行,她怎么能有这个想法,甩了甩头脑,试图让自己清醒。

欧阳枫把车停在天桥边,摇下一边的车窗,任冷风吹进车里,把车里压抑的气氛吹散开来,他见尹沫已经安静了,也没有执意要下车的意思,心里有一个小小邪恶的念头滋生了。

如果这个时候吻她的话,不知道她会不会生气呢……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把身体往右边移动了一点,尹沫感觉到了他的移动,原本好不容易平静的心又开始狂跳不止,身上的肌肉绷得紧紧的,她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却又似乎,有点知道……

她木然的缩在角落里,没有一点退路,眼睁睁的看着他越靠越近,明明可以骂他,推开他,却好像被点了穴似的动也不能动。

欧阳枫的脸已经凑到了她面前,两个人面对面的直视对方,那么近的距离,近到可以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声,突然,他伸出一只手,紧紧的将她揽进怀里,心里的最后一点意志崩溃了……

尹沫有一双令他心动的眼睛,第一次认真看她眼睛的时候,他就沦陷了,此刻,他再次沦陷。

火热的唇狠狠的吻住了怀中的女人,带着一点野蛮,接着便攻入她唇齿间,肆意掠夺。

他从来没有过如此强烈的感觉,想要把一个女人吸进身体里,电光火石间两人意乱情迷,尹沫的身子软了,脑中一片空白……

彼此细节小说

爱情,是很奇妙的东西,也许它不会敲门,可是你依然无法阻挡它的来临。

尹沫与欧阳枫恋爱了,没有静雅和叶北城那种一点一滴培养起来的感情,可以说是一见钟情,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原因,就是相爱了。

连续三天约不到她,静雅觉得疑惑了,尹沫什么时候开始工作如此的忙碌?她不是号称宁肯被炒鱿鱼,也不肯透支劳动力的人吗?

为了核实心中的疑惑,她决定来个突然袭击,看看那个说自己在加班的女人是不是真的在加班!

打车去了尹沫所在的公司,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零星的二三个人,但并不是她要找的人,其中一个带眼镜的男人热情的问:“小姐,你找谁?”

“我找尹沫,她今晚加班吗?”

“小尹不加班啊,她从来不加班的!”

“从来……不加班?”静雅从牙缝里迸出几个字。

“对啊。”

再次得到了尹沫同事的肯定,再加上自己亲眼目睹,静雅火冒三丈的离开了偌大的办公室,站在马路上,她掏出手机,迅速拨通了丫的电话。

“喂?静雅,啥事?我忙着呢。”

静雅没好气的哼一声:“哟,忙着呢?忙什么呀?”

“工作呗,这个该死的经理,整天剥削我的劳动力,我……”

“别闪了舌头,撒谎是会被雷劈的哦。”

“啊?”尹沫惊出一身冷汗:“你……你什么意思呢?”

“我就站在你公司楼下啊,你在哪加班呢?出来见我!”

“什么!”尹沫焉了,看来与欧阳枫恋爱的事情是瞒不住了……

“那你站那里别动哦,我马上过去找你。”

她不由分说的挂断了电话,静雅叹口气,看来这丫的肯定又是恋爱了,每次只有恋爱,她才会忘记俞静雅这号人的存在。

十分钟后,尹沫从出租车里跳了下来,她气喘吁吁的跑到静雅面前,一脸内疚的抓住她的手:“亲爱的,对不起,对不起,你原谅我吧,我来世愿意做牛做……”

“得了,言归正传,是不是又恋爱了?”

静雅直视着她,等着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尹沫咬咬牙,心一横,索性承认:“恩。”她点点头。

“这次又是谁?干什么的?多大年龄?叫什么名字?”静雅对于她交男朋友,已经是见怪不怪,每次她最担心的,不是她交的男朋友人品如何,而是她能把新恋情维持多久……

“他其实……你也认识。”

“我认识?”静雅蹙眉:“谁啊?”

尹沫欲言又止了半天,才诺诺的说:“欧阳枫。”

“……”

静雅无法形容听到欧阳枫三个字时的心情,因为她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

“欧阳枫?你跟欧阳枫谈恋爱?”

她脸色铁青,一副要杀了尹沫的表情。

彼此细节小说

“亲爱的,你别激动嘛,我知道你不喜欢他,可是你讨厌他,也不代表,我也要和你一起讨厌吧……”

尹沫的声音极小,怕静雅骂她见色忘义。

“什么跟什么!你对他了解多少?”

“我们刚刚才开始,以后会慢慢了解的……”

“慢慢了解的东西可以慢慢了解,但需要第一时间了解的东西,你了解了吗?”

静雅现在恨不得用砖块把面前的傻瓜敲响,看她那一脸茫然的傻样,她就知道,丫的肯定还蒙在鼓里!

“什么需要第一时间了解的啊?年龄?身价?爱好?”

“难道你能想到的就这些吗?你醒醒吧,欧阳枫他绝对不适合你!”

尹沫见静雅哪些反对,顿时有些不乐意了,她低下头,黯然的说:“静雅,你反对的理由,是因为讨厌欧阳枫老是跟你作对,还是因为……我和他门户不配。”

静雅震惊的蹙起眉,没想到尹沫竟然会这样想,她愤怒的抓住她的手臂,一字一句的说:“你给我听清楚,欧阳枫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他已经有老婆了,你是想做小三去破坏别人的家庭吗!”

家室……老婆……尹沫脸色瞬间惨白。

“他没跟你说对不对?”见她这副表情,静雅已经了然于心。

尹沫整个身体都僵硬了,她这几天一直处于极度的兴奋中,以为自己遇到了感情的终结者,因为欧阳枫和她以往交的男朋友都不一样,她是打心眼里喜欢他。

现在静雅的一句话,毁灭了她心中所有的美好和期待,小三,多么肮脏的字眼,她尹沫的人生怎么可以跟小三扯上边!

眼泪一下子冲出了眼眶,她无力的蹲在了地上,失声痛哭。

“沐沐,我知道你难过,现在放手还来得及,咱不哭,为他那样的男人哭不值得!”

静雅抱住她,即心疼又气愤,这个杀千刀的欧阳枫,什么样的女人不招惹,偏偏要拿她的好朋友开刀,明摆着跟她俞静雅过不去!

安抚好尹沫,静雅一脸郁闷的回了叶家,叶北城见她情绪不对,关切的问:“怎么了?跟尹沫吵架了?”

“比这个更严重。”

静雅颓废的坐在沙发上,双眼几乎要喷出火。

“发生什么事了?”叶北城一脸疑惑。

“问那个姓欧的啊!”

“姓欧的?”他挑眉:“欧阳枫?”

“是啊!”静雅义愤填膺的直视他:“老公你知道吗?欧阳枫竟然打起了尹沫的注意,你说他是不是太过分了!”

“到底怎么回事?”

她一五一十的把欧阳枫如何勾搭尹沫的经过说了一遍,末了,口不遮拦的骂了句:“没品的家伙,跟费少城一样无耻!”

叶北城脸色阴沉下来,他漠然起身:“别人的感情帐,就让别人自己处理,你不该管,也管不了。”

性爱h文小说

静雅见他眼神冷冽,才惊觉失言了,也许,她不该提到费少城的名字。

“北城,你一定要阻止欧阳枫继续荒唐下去,尹沫和他逢场作戏的女人不一样,她要么不认真,要认真起来就特别的认真,我不想看到她被伤害……”

叶北城点点头:“好,知道了。”

这一夜,静雅睡的极不踏实,她一直在担心尹沫的感情问题,虽然叶北城说别人的感情,她不该管也管不了,可是尹沫不是别人啊,她是她最好的朋友,几乎像影子一样存在的人。

脑子里全是尹沫的事,以至于捡到的那张神秘的白纸上到底画的是什么,她也没心思去研究了……

连着二天,她都打不通尹沫的电话,第三天,尹沫主动发了条短信给她:“静雅,我没事,我跟妈妈到乡下的奶奶家了,玩几天再回去,这里信号不好,你不用给我打电话了。”

静雅收到短信,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一点,但也没有完全放下,毕竟她清楚,欧阳枫是绝不可能那么轻易放手的!

正在她为别人的烦恼而烦恼的时候,她自己的后院竟然也着火了。

杨芊雪一大清早就跑到叶家,脱离了每一次温柔的假象,声色俱厉的质问叶北城,为什么突然不离婚了。

叶家的客厅因为她的到来,突然热闹了起来,老妖婆一脸看好戏的坐在沙发上,叶梦瑶则学校都不去了,好整以暇的等着看二女争一夫的表演,就连海叔,这个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管家,竟然也像个女人似的看起了热闹。

叶北城表情冷峻的坐在客厅中央,他的身旁坐着名正言顺的妻子俞静雅,对面就是杨芊雪,她今天的强势令所有人感到诧异。

“芊雪,我跟你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今天不该到这里来。”

杨芊雪仰起下巴:“可是我只想知道,你真正不离婚原因是什么?”

“我本来就没想过要离婚,所以决定不离,也是很正常的。”

“正常吗?我一定也不觉得正常!之前俞静雅当着我的面承认你们会离婚,而你从美国回来后也笃定隔天就会办手续,我只是出去玩了几天,你们就突然像没事发生过一样决定不离婚了,这实在太奇怪,我也必须要弄清楚!”

静雅沉不住气了,她觉得甚是好笑:“芊雪小姐,不管我和北城离不离婚,都跟你没什么关系吧?难道我们离不离婚还要经过你的同意?”

杨芊雪目光凌厉的扫向她:“之前,我是不想跟你争的,只一味的退让,可现在我想清楚了,退让不是解决的办法,退让,只会把原本爱我的男人越退越远!”

“原本爱你,和现在爱你,是两码事,分清楚一点可以吗?”

静雅毫不示弱的反驳她,两个女人之间的战火无形中越烧越旺,而杨芊雪突然间性格的转变,让叶北城极为反感和陌生。

性爱h文小说

“对我来说,爱就是爱,不分原本和现在,况且,我是必须要和北城在一起的。”

叶北城失望的打量着对面的女人,这真的是他曾经爱过的女人吗?这真的是曾经天真烂漫温柔善良的杨芊雪吗?

“不要再说些不可能的事了,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

他很笃定的告诉她,希望她可以知难而退。

一直沉默的窦华月终于忍不住了,她故意煽风点火:“芊雪啊,你也别怪我儿子狠心,他也实在没办法,因为他老婆怀孕了嘛,他总不能在这个时候还离婚吧?”

“怀孕?”

杨芊雪漠然的笑笑:“怀孕很了不起吗?怀孕就可以不用离婚吗?”她站起身,意味深长的丢下一句:“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那最先负起责任的人应该是我。”

看着她自信离去的背影,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异常的错愕。

静雅忐忑的上了楼,闷闷的坐在沙发上,叶北城跟了上来,她立马问:“北城,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和芊雪那个了?”

“没有,我已经跟你解释过了,那天晚上,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生!”

“可是她刚才说的话很奇怪啊,你没听到吗?他说如果是因为怀孕就要负责,你最先负责的人应该是她!”

叶北城头痛的揉了揉额头:“你别听她的话,她现在已经变了,根本不是以前的她。”

“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嫉妒?”

静雅百思不得其解,她相信叶北城不会骗她,可是那个女人离去时的眼神和背影,实在是让她慌乱不安,隐隐约约的,她感觉不会只是嫉妒那么简单……

尹沫从乡下回来了,静雅在咖啡厅和她见面时,她似乎还走不出欧阳枫的阴影。

“沐沐,你和他……怎样了?”

“没怎样,这段时间他给我打过电话,我没接。”

“那他没找过你?”

“找过,没找到,他不知道我去了乡下,昨天得知他出差了,我才敢回来的。”

静雅有些郁闷:“你干嘛要躲着他啊?这种事就该当面说清楚,以后老死不想往来!”

“是该当面说清楚,可是现在,我不想见到他。”

“那你准备就这样拖着?”

“不是,我已经冷静了好几天,等他出差归来,我就跟他摊牌。”

尹沫一脸坚定的表情,让静雅放心了不少,看来欧阳枫也一定是知道了她为什么躲着他,这种事本来就不可能瞒的住。

“对了,你来帮我看看这个。”

静雅把随身携带的白纸递给她,尹沫一脸疑惑:“这不就是张纸,有什么好看的?”

她和叶北城同样的表情同样的困惑。

“我是让你帮我看看纸上画的图案,和什么东西比较接近。”

“你闲的吧?”

“是挺闲的,快帮我看看……”静雅着急的催促。

彼此细节小说

尹沫一脸受不了的表情,不情愿的接过她手里的白纸,把它摊平放在桌上,蹙眉思忖片刻,说了句:“这图挺深奥的,谁画的?”

“你看出什么了吗?”静雅比较关心这个。

“看是看出来一点,只是不知道对不对……”

“快说!像什么?”

她心跳开始加速,即希望尹沫能一语惊醒梦中人,又怕她会猜的比叶北城还离谱。

“我觉得像一把菜刀。”

“菜刀?”静雅惊诧的张大嘴:“从哪里看出来像菜刀?”

“你看啊,这个方形虽然框架很大,可是方形的下面有个小小的木棍,乍一看有点像五星红旗,可是这木棍旁边还有两个椭圆形的东西,如果你不忽略这个的话,就不会觉得它是五星红旗,因为这两个椭圆形也是与上面的图案紧密相连的,你仔细看一下这像是什么东西?”

尹沫指了指那两个椭圆形的图案。

静雅挖空心思想了半天,脱口而出:“萝卜。”

“对了!”

尹沫一巴掌拍在桌上:“就是萝卜,其实只要分辨出下面的是萝卜,就可以猜出上面是什么了。”

静雅恍然大悟,不愧是福尔摩斯的忠实粉丝啊,轻轻一指点,她便把这图看得彻彻底底了……

明显这是一根被切开的萝卜,上面正是切萝卜的刀,这么简单的图案,她竟然研究了这么久,经过别人提点才看出来,看来,她真是老了不中用了。

“这图挺好玩的,是不是专门开发别人眼力的啊,你还有没有,我继续帮你看?”“没了。”静雅抹把汗,挺好玩?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丫的要是知道这副图的由来,恐怕现在已经吓得昏死过去!

一把菜刀?她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中,为什么会出现一把菜刀的图案?这副图真正想表达的含义是什么?

“沐沐,凭你的感觉,你认为这副画想表达的是什么?”

尹沫随意说:“这个我哪知道,我又不是画图的人!”

“那你对这副图有什么想法吗?”

“没想法,不过就是张破纸,随便鬼画符两下,还要我有什么想法?如果真想让我谈一下自己的想法,我只能说,你太无聊了……”

“可是别人不会平白无故的画一把菜刀切萝卜啊!”

“晕,不切萝卜,难道切人啊?”

“切人?”静雅吞了吞口水,她怎么没往这方面想,难道……

浑身汗毛竖了起来,她被自己的想法吓的心惊胆战。

浑浑噩噩的脑子里,接下来和尹沫说了什么她几乎没印象了,后来怎么告别也没印象了,唯一的印象,就是一把菜刀切萝卜……

她偷偷斗胆的想,难道是有人想杀人?

难道叶家废墟里藏着什么秘密?

难道以前每一个离奇死亡的人,其实都是人为?

难道现在是有人想使暗号,准备索要某人的性命?

彼此细节小说

后来,她不敢再想了,她知道自己想象力丰富,可是她不允许自己丰富到这种地步……

晚上叶北城刚从公司回家,静雅便扑到他怀里,忐忑的说:“北城,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其实她已经不怕叶北城会责怪她去了禁地,她最担心的,是他不相信她的鬼话。

“什么事?”

“那个……你先洗澡吧,等会到床上告诉你。”

叶北城面露惊喜,邪恶的问:“难道想跟我说,好久我没亲热了?”

“少来,我是有正经事跟你说,非常非常的正经。”

“其实不正经也没事,真的……”

静雅被他调戏的十分羞怯,她推他进浴室:“赶紧洗洗出来,我真有事跟你说!”

待叶北城洗澡时,她开始思虑,要怎么说,如何说,才能让他相信,她说的都是真的?

拿出被她揉了摊开,摊开又揉的那团白纸,已经皱的快要四分五裂了,她找出一圈胶布,把有裂痕的地方仔细的粘了一遍。

待她忙活的差不多时,叶北城出来了,静雅赶紧招手:“过来。”

“天哪,你怎么还在弄这个?”他一眼撇见她手里的那个奇形怪状图,简直要抓狂了。

“北城,我要跟你说的就是这个。”

静雅把他拉到床边坐下,一本正经的说:“从现在开始,我要把我所经历和看到的全部告诉你,你记得听完务必要相信我哦。”

“……好,你说吧。”

叶北城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她神神叨叨,只当是陪着她玩,逗她开心。

“前两天晚上,也就是你从花园把我拽回屋的那天……”

静雅开始把那天晚上惊险的一幕如实的讲给她身边的男人听,她讲的十分认真,一脸的严肃,完全看不出像是在开玩笑,可是尽管如此,叶北城还是不会相信。

“那个唱歌的人是个女人,声音我似乎在哪里听过,可是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但是那个黑影绝对是个男人,而且身手很灵活……”

她继续说,叶北城笑着听,全然当她在话聊斋。

“所以后来我捡了这张白纸后,就火速离开了,我怕再不走会有危险,这张纸今天我让尹沫帮我看了,她说……”

“行了。”他打断她,打了个哈欠:“说完了吧?”

“完了,你现在说说你怎么看,你相信我的吧?”

静雅一脸期待,如果叶北城再不相信,她就严重被打击了。

“我相信你。”他停顿一下:“相信你编故事的水平真的很高,我听的很过瘾。”

叶北城发表完意见,倒头就睡。

彼此细节小说 性爱h文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