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奶子长机巴 学长 肉文

陆成封的母亲一如既往,带着冷淡且疏离的笑,然后伸手指了指酒店:“那不就是他吗?”

洛芊婷疑惑地转头,目光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酒店的一楼十分热闹。

透过玻璃窗可以清楚看到里面的热闹场景,似乎是一个盛大的宴会。

在里面的人都盛装出席,男男女女明显经过细心的打扮。

他们有的在跳舞,有的在举杯对饮,有的在谈笑风生,也有男女站在角落耳鬓厮磨,将旁人都给忽略了。

当然,也有相对而站,非常绅士有涵养且相谈甚欢的男女。

现场,他们无疑是一对养眼的俊男美女,在灯光的照耀,笑着举杯,聊着属于他们的话题。

看到这一幕,洛芊婷微微失神。

“站在成封面前的女孩是安盛百货董事长的千金,刚留学归来,名副其实的千金小姐。”陆成封的母亲在此刻突然开口:“若是成封和她结婚,那么成封的前途将会一片光明。”

洛芊婷眨眼,目光仍然追随着陆成封,仿佛根本没有听到陆夫人的话。

当看到陆成封和女孩相视而笑时,她的面色逐渐变得苍白。

陆成封的母亲自然观察到她的变化,随即冷漠地扬起了嘴角,也不管洛芊婷有没有在听,继而又说道:“芊婷,如果你真的是爱成封的,那么就应该选择一条对他好的路。有时候,爱一个人并不是与他天长地久。你仔细看看,难道你不觉得成封和那位千金小姐更加相配?”

学长

洛芊婷身体莫名轻颤,手在不知不觉中握紧,接着她终于收回目光,转而看向了陆成封的母亲:“阿姨,您晕倒是骗人的对吗?宴会也是您逼成封哥哥参加的对吗?”

陆夫人眸光一沉,朝洛芊婷冷哼一声:“我做的这一切,只是希望你能看清楚自己应该在什么位置,也希望你有自知之明,不要奢求自己不属于的东西。”

“奢求?”洛芊婷的眼神瞬间变得黯淡,不得说她被陆夫人的话给刺伤了。

原本握紧的手,此刻更加用力地握紧,不过沉默一分钟后的她却用特别坚定的目光看向了陆夫人,然后缓缓说道:“成封哥哥是一个人,他应该有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别逼着去做他想做的事情。”

“你……”

“我相信他的前途不需要靠任何人,更不需要靠他未来的妻子,因为他一定可以做得很好。”

“洛芊婷,你非要这样吗?”

“阿姨,以后请不要再勉强他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他是您的儿子,不是吗?”洛芊婷说完,便打开车门下车,没有去在意陆夫人惊讶的表情。

对陆夫人,她大概也只有这几句话可说了。

关上车门的时候,洛芊婷还是礼貌地朝陆夫人颔首道别。

陆夫人狠狠地瞪洛芊婷一眼,接着让司机开车离开。

洛芊婷站在原地,看着陆夫人的车子消失在眼前。

随后,她才转身,再次看向宴会中的陆成封。

站在他面前的千金小姐,突然倾身向前,在他的俊脸上亲吻了一下。

陆成封大概是没有想到她会如此,所以有那么一瞬间的愣住。

最后,表情变得极为尴尬。

洛芊婷看到这一幕,就好像周围的世界突然间坍塌了那般。

就在这时,突然出现一只大手遮住了她的眼睛。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要看。”

洛芊婷的眼泪顷刻间滚落下来,她将挡着她视线的手推开,目光再次看向里面的陆成封。

她很想很想看清楚……

“跟我走。”见她不肯移开视线,某人只好抓住她的手,想带她离开。

“苏小北,你放手。”洛芊婷带着眼泪,转而瞪向拉着她手的苏小北:“求你不要管我。”

苏小北被洛芊婷冷漠的语气激怒:“洛芊婷,你是白痴吗?明明看到这样的画面很难过,为什么要看?”

洛芊婷的心猛然间抽痛起来,她不由地向后退去两步,险些退到了车道上。

幸好,苏小北眼明手快将她拽了回来:“你是想被车撞死吗?”

苏小北怒吼,伸手指向酒店里面的陆成封:“有死的勇气,为什么没有勇气进去找他,将他带走?”

“你放开我。”洛芊婷像是失去理智那般,一把推开苏小北。

苏小北面对这样的洛芊婷,却是火冒三丈:“洛芊婷,你为了这样一个男人,在这里哭泣难过,值得吗?”

肉文

原本苏小北也是来参加宴会的,却不想刚下车就看到站在这里的洛芊婷,于是他毫不犹豫地走了过来,自然也看到了里面和女人相谈甚欢的陆成封,当下气不打一处来。

他本来打算就这样把洛芊婷带走,没想到他一片好心,她却叫他不要管。

“哭泣难过?”洛芊婷明明流着泪,却说着说着笑了,笑得十分的怪异。

苏小北一怔,目光打量着她:“洛芊婷,你没事吧?”

洛芊婷泪流满面,不再回答,修长的手一把抓住了自己的心口,那里难受至极,简直快让她窒息。

“洛芊婷……”苏小北担忧地皱眉,潜意识地靠近她。

而她却向后退了一步,一副痛苦的表情,接着失控地哭吼道:“我不难过,我一点都不难过。可是……我明明应该很难过才对,为什么我却一点也感觉不到难过?为什么会这样?”

“你在说什么?”什么难过不难过?

苏小北完全不明白洛芊婷在说什么!

而洛芊婷忽然像是一个迷路的小孩那般,忽然间嚎啕大哭起来。

看到此刻的洛芊婷,苏小北完全呆住了。

……就这么的难过?

咔嚓咔嚓!

突然,不知道从哪儿跑来一群记者,拿着相机对着洛芊婷和苏小北狂拍。

苏小北回神,脸色瞬间变黑,凌厉的眸光扫向拍照的记者:“谁允许你们拍照?”

记者们猛然间一震,被苏小北冷漠的声音给震住,拍照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

他们虽然很想要新闻,但是顾家继承人,他们更加忌讳。

苏小北没有理会他们,而是拉着哭泣中的洛芊婷打算离开。

岂料,突然出现另一只手,抓住了洛芊婷,阻止她与苏小北离开。

这只手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陆成封。

他无意间看到一群记者朝这边走来,便好奇地将目光移过来,怎么也没有想到会看到洛芊婷。

于是,他丢下了公司的重要客户,跑了出来。

在看到苏小北想带走洛芊婷时,他毫不犹豫地上前阻止:“她是我的未婚妻,请把她交给我。”

苏小北原本就很生气,尤其是看到洛芊婷的眼泪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听到陆成封如此明目张胆地跟他要人,他简直想杀人,失去了以往的理智,挥拳就朝陆成封揍了过去:“你居然还敢说未婚妻,你觉得你配吗?你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有未婚妻!”

被打的陆成封也对苏小北十分不满,这种不满从之前都一直存在,因此接着这次机会,也忍不住动手:“我和芊婷的事情,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管。”

苏小北指向陆成封,坚定的声音朝他吼道:“她洛芊婷的事情,我顾言御管定了。”

“哼,你以为你是谁,我告诉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芊婷的面前。你以前对她做的事情,不可饶恕!”

学长

“够了!”哭泣中的洛芊婷被两人的争论给吵醒,大声地朝他们吼了一声,接着转身跑走。

陆成封见状,连忙松开苏小北,朝洛芊婷追去。

苏小北不放心,也想追去。

不过最后,被他的助理拦下了。

“总裁,记者都在!”助理的提醒,让苏小北恢复了理智。

他冷眸扫向一旁观看的记者,微微皱了皱眉。

助理继而又提醒道:“今天是参加林董的寿宴,林董知道总裁要来,已经恭候多时。”

苏小北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目光不由地看向洛芊婷离开的方向。

最后,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服,淡淡说道:“去见林董。”

助理听到他的吩咐,顿时松口气。

虽然,苏小北的表情很快恢复了平静。

可是他心里却十分不悦,对洛芊婷来说,他的的确确只是外人。

而他,却总是控制不住去管她的事情。

简直是……乱套了!

“芊婷,你听我解释。”陆成封追上洛芊婷,伸手将她紧紧抱住,不让她逃走:“那个女人只是公司的客户,相信我,我爱的人只有你。”

洛芊婷原本快止住的泪水,再次决堤,她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就连眼泪掉在了陆成封的衣服上,她也顾不得了。

“芊婷,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就算背叛全世界,我也不会背叛你。”

“妈身体不舒服,所以我才帮她来参加这个宴会。而且妈也说了,会考虑接受我们的婚事。”这便是他愿意参加宴会的原因。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再想到刚才的一切,他心里就懊恼不已:“对不起芊婷,真的对不起,以后不会了……对不起。”

“不!”洛芊婷摇着头,终于听不下去,伸手用力地推开了陆成封,带着眼泪的双瞳望着他:“不要对跟说对不起,永远都不要跟我说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我才对……”

都是她错,是她的错。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都做了什么?

洛芊婷,现在你该如何去收场?

你又该如何去面对……面对眼前这个对你一心一意的男人?

洛芊婷猛然转身,此刻的她没有办法继续面对陆成封,像是逃似的快步离开。

“芊婷。”陆成封以为洛芊婷是生她的气,于是快步跟上。

只是,洛芊婷没有再对他说一句,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落寞。

陆成封对此非常自责,以为是自己让她伤心了。

回到家后,洛芊婷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肯出来,也不肯搭理陆成封。

陆成封无计可施,唯有在门外守着她。

当他母亲打来电话时,他才恍然间明白了一切。

带着隐隐的怒意,接起了电话:“妈,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对吗?”

肉文

否则,芊婷怎么会知道他去参加宴会?

陆成封对他母亲失望之极,忍不住怒吼:“你就非要逼我吗?”

话落,他将手机狠狠地砸了出去。

最后,疲惫地倒在沙发上,气愤不已。

而此刻的洛芊婷,坐在黑暗的房间里,回忆着过去的点点滴滴,像是重新将过去整理一番似的。

她的眼泪一颗接着一颗从眼角滑落,自始至终从未干过。

后来的后来,她终于撑不住,趴在床上痛哭……

陆成封听到她哭泣的声音,心像是被利器刺伤了那般。

他明明说过要照顾她,保护她,可是却在她流泪哭泣的时候,无能为力。

就好像当年,知道她坐牢后那种无力感。

原来,从始至终,他都没有能将她好好保护。

陆成封仰头靠向椅背,一滴泪不由地从眼角滚落下来。

对不起,芊婷。

翌日,清晨。

当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房间的时候,洛芊婷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她迎着阳光看去,莫名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此时此刻,她的心不再沉重,她的思绪也不再混乱。

带着平静的表情起床,然后将自己梳洗了一番,接着走出了房间。

她抬眸看向大厅时,便一眼看到睡在沙发上的陆成封。

微微一愣,最终她还是忍不住走了过去。

这时的陆成封还熟睡着,没有醒来的迹象。

洛芊婷努力扬起嘴角,在他面前缓缓蹲下,清澈的眸光打量着他。

从有记忆以来,他们就认识了。

虽然期间有过分离,不过他们之间的感情却从来没有分开过。

他们都彼此珍视,彼此在乎!

在乎到……她以为那是爱情!

可是……

“芊婷?”陆成封在这一刻突然醒来,当看洛芊婷时,他激动地坐起身,一把抓住她是手:“你……你还好吗?我很担心你。”

昨晚她一直把自己关着,他想安慰想道歉都没有办法,心里十分的懊恼。

现在,她终于肯出来了!

陆成封莫名地松了一口气,目光紧紧锁定着她:“对不起,昨晚……”

“成封哥哥,陪我去一个地方好吗?”洛芊婷望向陆成封,朝她微微一笑。

她的笑很干净,却有种云淡风轻的感觉,像是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看到这样的她,陆成封莫名心慌:“你想去哪里?”

洛芊婷歪着脑袋想了想,回道:“去一个可以见证幸福的地方。”

陆成封疑惑地挑眉,不解的目光打量着洛芊婷。

就在他失神之际,洛芊婷突然站起身,然后拉着陆成封的手就往外走。

陆成封完全处于被动,只能任由她,跟随她。

让陆成封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洛芊婷居然带他来到了A市的教堂。

他怔了怔,转而看向身旁带着微笑的芊婷:“为什么来这里?”

大奶子长机巴

洛芊婷抿唇,紧握着陆成封的手,目光却望向对面教堂的大门:“我想看看幸福是什么样子。”

“芊婷……”

“里面好像在举行婚礼仪式,我们进去吧!”

话落,她再次自作主张,拉着陆成封朝里跑去。

他们没有惊动任何人,悄悄地坐在最后面的椅子上,观望着正在举行的结婚仪式。

在神父的见证下,新郎和新娘开始宣誓,接着交换戒指,然后亲吻。

最后的最后,接受众人的祝福。

新郎的俊脸上一直保持着幸福的笑容,而新娘却是笑着哭着依偎在新郎身旁,像是将自己完全托付给了新郎。

看到这里,洛芊婷的眼眸中也泛起了泪光:“他们很幸福对不对?”

陆成封也被这样温馨的结婚仪式给深深触动:“是,我想他们此刻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原来幸福很简单!”洛芊婷眨眼,眼泪便不由自主地滚落下来:“我一直很渴望幸福,可一直觉得要幸福很艰难。小时候,我希望……妈妈可以把对姐姐的爱分一点给我,只要一点点就好。为了讨她喜欢,我不断不断放低自己,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可最终才发现其实无论我做什么都不重要,因为她终究是不会喜欢我的。”

“芊婷……”

“成封哥哥,你……究竟喜欢我什么呢?”洛芊婷打断了陆成封的话,转而看向他:“我很笨,也很没用,可以说是一无是处,甚至……被自己的父亲遗弃,连自己的母亲是谁都不知道,这样的我,到底有什么值得你喜欢?”她真的想不明白。

陆成封看到泪流满面的洛芊婷,心如刀割,忍不住伸手过去替她擦拭眼泪:“傻瓜,你很好,只是你自己不知道。”

“是吗?”

“嗯,从很久以前开始,只要看到你的笑容,我就觉得所有的烦恼都不是烦恼。你的笑容是我见过最干净的笑容,没有一点杂质。可是……”陆成封眼神一黯:“现在的你,眼中总是隐隐约约带着悲伤。你知道吗?每当看到你难过,我就很心疼很心疼。所以,我想好好的照顾你,保护你,让你变回以前那个开心的洛芊婷,这是我现在最大的愿望。”

“可是……时过境迁,我们终究回不去了,对吗?”洛芊婷扬起一抹苦涩的笑:“成封哥哥或许还是过去的成封哥哥,可是洛芊婷早已经不是过去的洛芊婷。”

“不是这样的芊婷……”

“现在的洛芊婷很自私,因为不想失去成封哥哥,不想失去唯一的亲人,所以欺骗自己,也欺骗了成封哥哥。”

“不要说了,芊婷!”

“我……不爱成封哥哥!”一句话,像一把利剑,明知道会刺伤人,可是却不得不说。

洛芊婷紧握着陆成封的手,像是借此给自己力量,可以继续说下去。

大奶子长机巴

而陆成封却彻底的僵住,深邃的眸子盯着眼前哭泣中的洛芊婷:“……我们不要说了好吗?”

“成封哥哥一直知道对吗?”洛芊婷咬着唇角,难受至极,为了不让陆成封看到此刻她的表情,她倾身向前,将脑袋靠在陆成封的肩上,被泪水迷了的目光看向了远处:“当成封哥哥受伤的那一刻,我害怕极了,我害怕成封哥哥会像南宫俊一那样离开。那种害怕,就好像天要塌下来那般可怕。后来我以为那种害怕是对成封哥哥的爱造成的,我开始以为自己其实是爱成封哥哥,所以才会那么的不舍那么的痛。……可是直到昨晚,我看到漂亮女人亲成封哥哥才恍然明白,我对成封哥哥的感情并不是爱,因为不是爱,所以我一点也不难过,一点也不嫉妒。对不起……成封哥哥,我好像一直都在犯错。对不起……我不爱你。你是我的哥哥,是我的亲人,是我生命中最重要最重要的人,可是我却不能把你当成我的爱人。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陆成封默默的听着洛芊婷的道歉,双手在不知不觉中握紧,最后紧闭着双眼仰起头。

他明明不想让眼泪落下来,可最终没有控制住,眼泪就跟他的心一样,从来都不由他做主。

其实,他早就知道芊婷对他并非爱情。

可是他懦弱到不敢承认,甚至欺骗自己,告诉自己,只要好好的守着芊婷,她终究是他的。

而这一天也来临了,她答应做他女朋友,她答应嫁给他。

他觉得不真实,可是却沉浸在美梦中不愿醒来。

爱情让他迷失了自己,就好像是坠入了魔障,从此不由自己。

“芊婷……我们试试可以吗?或许总有一天……你会爱上我!”他终究不想放弃,守了大半辈子的愿望:“我不逼你现在喜欢我,我会永远等你,一年,十年,二十年……我都无怨无悔。”

只要,她愿意留在他身边,愿意与他在一起,什么都好。

洛芊婷颤抖的声音回道:“如果一年,十年,二十年后,我们都后悔了。那该怎么办啊?”

“不……不会!”

“成封哥哥,我不值得,不值得你不顾一切的付出,不值得你抛弃自己的亲人来选择我。”

大奶子长机巴 学长 肉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