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里面塞东西小说 全文一点儿虐都没有的污小说

“你可别怪我,要怪就怪自己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男人假惺惺地说了一番同情的话,然后将莫可的后颈翻转过来,针管从发根刺入,留下的痕迹难以发现,到时候,医生会以为这个女人是被吓傻的。

男人阴测测地笑,然后将针管对准了莫可的后脑勺,正要将针管里面的药剂推入她的身体,他突然感觉到脚踝处针扎般地疼痛,他狐疑地低头,下一秒,眼睛错愕地睁大。

他的脚边,那个护工不知何时竟然坐了起来,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容,她手中也拿着一支针剂,针管已经扎入他的脚踝,将冰凉的液体推入他的体内。

药剂注射完毕,护工随手将针管放进了自己的口袋,动作灵敏地翻身跃起。

男人眼前一阵阵眩晕,浑身无力,就连手上的针管都拿不稳,在他昏厥倒地之前,他看到护工笑靥如花,红唇轻启,吐出一句话,“当着我的面给她注射药水,你还真是大胆呢。”

该死的,作为一名从来没有失过手的杀手,他今天居然失手了,还是败在一个女人手里,好不甘心!男人带着遗憾和愤怒,不甘地昏厥过去。

“好啦,别看戏了,赶紧把这个男人运走。”护工双手环抱着肩膀,不耐烦地挑了挑眉,冲着空荡荡的房间喊了一嗓子。

如果那名杀手还醒着,一定以为她疯了,在跟空气说话,但事实上,当她喊完这句话,病房门又一次被打开,一名戴着口罩的“医生”推着担架车进来。

B里面塞东西小说

“千影,少冲本大爷大吼大叫,本大爷可不是你的手下。”医生一开口,霸气十足,一下子就暴露出他的本质。

“鬼刹,你特么废话怎么那么多,赶紧做事!”千影,也就是易容后的护工,没好气地瞪了假扮医生的鬼刹一眼,帮他将那名倒霉的杀手搬运到担架车上面。

叮!

电梯终于抵达十二楼,穆峰云还没有出去,就看到一名穿着白大褂戴着白色口罩的医生推着一辆担架车徐徐而来,他目光如炬地盯着那名医生看了几秒,确定他并非那位眼神阴寒的“医生”,但保险起见,他还是冲了过去,一把将蒙在担架车上的白色布单掀开。

担架车上躺着的是一名面貌普通的男子,并不是莫可,他松了口气,说了一声“抱歉”,来不及多想,急步向莫可的病房跑去。

鬼刹瞥了一眼穆峰云狂奔远去的背影,得意地扬了扬眉,还好他和千影动作够快,提前拦截了杀手,否则等穆峰云赶来,莫可绝对妥妥地死翘翘。

“莫可!”穆峰云焦急地冲进病房。

“穆先生,你怎么又回来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护工千影露出惊讶的神情,望着疾步走来的穆峰云。

穆峰云没有回答,箭步走到床前,仔细查看莫可,发现她并没有受到伤害,这才松了口气,面无表情地问道,“刚刚有没有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进来?”

千影摇头,“没有啊,怎么了?”

“没什么,或许是我想太多了。”穆峰云刻意压低声音,以免吵醒莫可,“你今晚要寸步不离地守在房间里,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打扰她,包括医生和护士,听懂了吗?”

千影似懂非懂地点头,“查房的医生也不行吗?”

“我说的是任何人!”

“好的好的,我明白了。”

虽然千影连连点头,但穆峰云看着她那张老实憨厚的脸,还是不太放心,开车回家的路上,又给助手打电话,让他派一名保镖过来,暗中保护莫可。

另一边,鬼刹推着担架车,走员工通道,将那个倒霉的杀手弄到了医院底下的停车场。

停车场里,一辆黑色轿车停靠在离电梯最近的地方,看到电梯的门打开,立刻有一名穿黑色西服,戴墨镜的男人从车上跳下来,一言不发地把杀手弄到了车上。

鬼刹跟着上了车,随手摘下了脸上的口罩,赫然露出他那张冷酷英俊的脸庞,他冷冷开口,“开车,去景山别墅。”

景山别墅靠山傍水,地处偏远,是穆绍风名下的私人别墅,鬼刹等人也经常聚在那里议事,当然,有什么上不得台面的事情也是在那里处理,可以说,绑架个把人,杀个把人,都不会有人查到那里。

汽车驶入别墅,立刻有人接应,将昏迷不醒的杀手弄到了地下室,严刑拷打,从他口里掏出幕后指使者的名字。

全文一点儿虐都没有的污小说

一名小弟屁颠屁颠跑到鬼刹跟前汇报成果,“鬼哥,那小子招了,他说他外号叫猎豹,是一名职业杀手,大少夫人的妹妹莫佳妮联系上他,给了他一笔钱,让他干那事儿的。没想到亲姐妹之间还有这么大的仇恨呐,还想把人给弄成白痴,啧啧,最毒妇人心呐,搞得我都不敢谈女朋友了……”

黄毛小弟几句话就跑偏了题,鬼刹没好气地踹了他一脚,“给爷闭嘴,一个爷们儿,怎么这么啰嗦!”

他好像突然有点理解千影面对他时的那种心情了……

“是是,鬼哥,我错了,您看,地下室那小子要怎么处理?”

鬼刹拧了拧眉,冷冷道,“你告诉他,放他走可以,但以后他就是我们的耳目,若是道上有人对大少夫人不利,他必须通风报信,否则,就把他永远地留在这里,变成花园里的花肥。”

“好的,鬼哥。”

鬼刹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快十二点,要是其他事,他可不敢在这种时候打搅穆二少,那是作死的节奏,不过今晚嘛,穆二少亲自发话,无论多晚都要向他反馈消息。

电话刚响了一声,穆绍风蓦然睁开双眼,片刻的朦胧之后,黑沉沉的眼眸瞬间恢复清醒,嗓音带着刚苏醒后特有的沙哑,“事情办得如何?”

“二少料事如神,莫佳妮果然坐不住了,她雇佣了一名杀手,打算给大少夫人注射导致精神失常的药物,杀手被我们当场抓住……”

昏暗的灯光下,穆绍风一言不发地听鬼刹讲述当时的情景,目光冷得瘆人。

鬼刹讲完之后,只觉得空气都快凝滞了,他等了几秒,大BOSS还是保持沉默,他只好咳嗽一声,没话找话,“二少,莫佳妮那边,要不要给她一点教训?”让他一个大名鼎鼎的杀手,问出是否要整治小姑娘这种话,实在太为难他了,不过,总比死一般的沉默要强上许多。

穆绍风声音沉冷,“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鬼刹一怔,很快反应过来,应了一声“是”。

莫佳妮一夜辗转反侧,等来等去没有等到杀手的回信,天还未亮,她就忍不住给她收买的杀手打电话,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人接听,还没等对方说话,她就忍不住咆哮,“猎豹,你怎么回事,昨晚为什么不给我汇报消息?”

电话那边没有人说话,只有奇怪的重重的喘息声,就好像某种神秘的庞然大物向猎物靠近时发出的声音,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咔嚓咔嚓咀嚼的声音。

她心头一跳,怒道,“猎豹,你在搞什么鬼,我问你话呢!”这年头,做杀手的都这么不敬业么!

“桀桀……”电话那边突然响起男人粗哑难听的笑声,伴随着咔嚓咔嚓的咀嚼,还有女人的尖叫和呼救声,女人的哀叫声凄绝惨烈,由最初的高亢尖利渐渐变得虚弱痛苦,最后完全消失,只剩下男人啃噬骨肉的声音,时不时还传出一声满足的喟叹,“好吃……”

全文一点儿虐都没有的污小说

明明只能听到声音,看不到任何画面,但莫佳妮脑子里不受控制地浮现出曾经看过的丧尸电影,身体腐烂,浑身散发着腐败气息的丧尸疯狂地扑向人类,活生生地吸食啃咬……

耳畔是男人啃噬的声音,脑中是一幕幕血腥的画面,莫佳妮后背一阵阵发凉,冲着手机大声呵斥,试图掩盖自己内心的恐惧。

“猎豹,别再胡闹了,我交代你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下一个就是你……”

还是那个阴凉到骨子里的声音,发出阵阵怪笑,让她心里一颤,差点将手机扔了出去,她定了定心神,还想说几句什么,耳边只剩下“嘟嘟”的声音,她气急败坏地重拨过去,听到的居然是“您拨打的是空号”!

怎么可能,几秒钟之前,还有人接听电话,短短几秒钟之后,突然就变成了空号,难道说,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难以用科学解释的灵异事件?

晨光微曦,她傻愣愣地站在房间里,手里拿着手机,神情惶然,后背一阵阵发冷。

这时的她并不知道,这只是一个预告,她即将开始噩梦般的生活。

上完晚自习,莫佳妮到地下停车场取车,偌大的停车场里空荡荡的,只有她脚上的高跟鞋重重敲击着地面,发出咣咣的声音,灯光昏暗,凉风从入口处灌了进来,皮肤凉丝丝的,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距离她的汽车还有几米远,突然,汽车防盗报警器尖利的声音划破了寂静,她惊得一哆嗦,猛然转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那边,空荡荡的,半条人影都没有。

没有人,报警器却响了起来,实在太诡异了!

莫佳妮心里发紧,不敢再停留,转身朝着停车位跑去,跑了没几步,她突然停下脚步,僵在原地。

前方十几米,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一个穿夹克的男人,他戴着一副极大的墨镜,几乎遮住他半张脸,唇角向斜上方翘起,笑得有点诡异,他垂放在身侧的双手染满了鲜血,滴答滴答,粘稠的血液顺着指尖滴落在地面上,一阵风吹来,将他身上的血腥味吹散在空气里,腥臭混杂腐烂的气息,令人作呕。

莫佳妮脸色发白,睁大眼,捂着嘴不敢置信地后退,看着那男人突然拽下鼻梁上的墨镜,露出一张恐怖至极的脸。他半张脸都已经腐烂,露出森森白骨,另外半张脸皮肤凹凸不平呈灰白色,深陷的眼眶里面是灰白色的,毫无生气的眼珠子。

腐烂、恶臭、血腥,这些都是真实的,不可能假扮得出来!

莫佳妮再也没办法镇定,惊恐地往后退缩。

面容狰狞的男人矗立在原地,手指上的鲜血滴答滴答往下掉,看着她惊慌逃窜,仰面发出桀桀怪笑,那笑声可怕而熟悉,是她在手机里听到的那个声音,她不知道这种本应该存在于电影的情景,为何会出现在她眼前,她没有时间思考,唯有听从身体的本能,疯狂地逃窜。

全文一点儿虐都没有的污小说

“下一个就是你……”腐烂的男人迅捷地迈动双腿,怪笑着,追逐在她身后。

“救命啊!”莫佳妮疯了似地尖叫,疯了似地逃跑,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她回头看了一眼,吓得呼吸都快停止,那个男人,手里竟然拿着一只断臂,一边贪婪啃咬断臂,一边飞快地向她追来。

这一幕,让她浑身的血液都快冷却掉了,她疯狂地往前跑,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在叫嚣,跑,快跑,她不要死在这里!

距离出口越来越近了,希望近在咫尺,她咬着牙,拼了命地往外跑,高跟鞋跑丢了,头发弄乱了,就连手袋也丢弃在地,她以极狼狈的形象冲出车库,撞入迎面而来的男人怀里。

“呜呜,有丧尸,怪物……救我……”她害怕地抱着男人,口齿不清地哭诉。

男人任由她抱着,没有任何动作,发出阴测测的声音,“你说的是我吗?”

莫佳妮惊悚地抬头,看到的是腐烂得只剩下一半的脸,鲜血淋漓的嘴巴,还有狰狞恐怖的笑容。

“啊啊啊!”凄厉的尖叫声响彻夜空。

她双腿一软,扑通栽倒在地上。

莫佳妮睁开双眼,身上的连衣裙都被汗水湿透了,湿哒哒地黏在身上,她猛然一惊,猛地从座位上弹了起来,额头“咚”地一声撞上车顶,她才发现自己在汽车里面,窗外,灯光昏暗,停着很多汽车,是地下停车场。

她难以置信地盯着窗外,半晌,如梦初醒般仔细检查自己的身体,完好无损,没有一点伤口,脚上的高跟鞋还在,手袋就放在副驾位置,就连她逃跑时弄乱的头发都梳理得整整齐齐,那恐怖诡异的一幕,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

莫佳妮缩在座位上颤抖了一会儿,硬着头皮下车,仔细打量地面,很干净,没有留下一点血迹,难道那个怪物并不存在,她不过是做了一场噩梦?

她怔怔地站了片刻,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安慰自己,那只是一场梦,这个世界很安全,不可能存在那种怪物的!

笑容还没有绽放完整,诡异的脚步声响彻整个停车场,一个穿着皮夹克,戴着墨镜的男人,迈着僵硬的步伐向她走来。

莫佳妮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瞳孔放大,眼睁睁看着男人拽掉墨镜,露出和梦中一模一样恐怖的脸。

“啊啊啊!”

她凄惨地尖叫,拼了命地逃跑,她飞快钻进自己的汽车,将车门和车窗统统锁住,手忙脚乱地发动汽车,但该死的是,不管她怎么努力,始终启动不了。

“砰砰砰!”怪物用手臂大力敲击车窗,他力气大得惊人,只是两拳头,便把车窗砸出了裂缝。

他庞大的身影印在窗户上面,那双灰白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莫佳妮,就像盯着自己的食物一般贪婪。

“嘭——”车窗玻璃彻底碎裂,碎片飞溅一地。

全文一点儿虐都没有的污小说

“不要吃我,求求你不要吃我……”

莫佳妮抱着头部惊恐地缩在角落里,颤抖地哭泣,一只鲜血淋漓的大手用力拽住她的头发,将她拖到碎裂的车窗玻璃前面,怪物身上的腐烂气息熏得她差点呕吐,还没来得及挣扎,他已经张开血盆大口,用力咬住了她的颈动脉。

鲜血喷洒而出。

她痛得快要昏厥,哀凄地尖叫,呼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血肉被怪物吸食,车载电话突然响了,她竭尽全力伸出手臂,想要接听电话,想要向打电话的人呼救。

她微颤颤的手指按上了接听键,还没来得及求救,嘴巴就被怪物的大掌紧紧捂住,她拼命地摇头,挣扎,从喉咙发出痛苦的嘶吼,她听到电话那边传来熟悉的怒吼,“猎豹,你怎么回事,昨晚为什么不给我汇报消息?”

那是她自己的声音,怎么回事,怎么可能是她自己的声音?

莫佳妮绝望地睁大眼,瞳孔被血液染红,身体痛苦地抽搐,怪物没有吭声,一口一口,狠狠地啃咬她的肩膀,她的腰背……

“猎豹,你在搞什么鬼,我问你话呢!”电话那端,她自己的声音越来越高亢愤怒,还透着些微的恐惧。

莫佳妮已经痛得没有力气思考为何会出现这种诡异的事情,她想要嘶吼,想要大声呼救,她还年轻,她不想死啊!

伏在她身上啃咬的怪物突然发出桀桀的怪笑,然后,他捂在她嘴上的手掌移开了,腐烂夹杂浓烈血腥味的气息扑鼻而来,她疯狂地嚎叫,呼救,高亢尖利的惨叫随着怪物的吞噬,渐渐变得虚弱……

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莫佳妮脑海中浮现最后一幅画面,晨光微曦,她傻愣愣地站在房间里,手里拿着手机,神情惶然。

“佳妮,佳妮,你怎么了?你醒一醒啊!”

“佳妮!佳妮!”

是谁,是谁在唤她的名字?

她不是死了吗?不是被怪物吃掉了吗?为什么还能听到声音?

“佳妮,你别吓我啊,你怎么突然就晕倒了……”

耳边有一个声音喋喋不休,还有一双手抓住了她的肩膀,怪物!她浑身一颤,猛然睁开眼,惊慌失措地将扶着她的人推开。

“啊!”那人猝不及防,被她一把推到地上,结结实实摔了一跤,苦着脸抱怨,“佳妮,你怎么回事?是我啊,刘姐,你看清楚一点!”

“刘姐?”莫佳妮僵硬地扭头,盯着跌坐在地板上的女人,黑色套装,黑框眼镜,真的是她的经纪人刘姐。

“你怎么了?”刘姐发现她眼神呆滞,身体颤抖,连忙爬起来凑到她身边,“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

莫佳妮没有回答,动作僵硬地扭头,环顾四周,环境很熟悉,是她的休息室,她用力在自己的手臂上掐了一把,嘶,很痛!

全文一点儿虐都没有的污小说

“你干什么掐自己啊?到底哪里不舒服?我的小姑奶奶,你要急死我是不是?”

莫佳妮又愣怔了一会儿,才转头看一脸焦急的刘姐,呐呐地问,“刘姐,你是真实存在的吗?我们现在是活着的吗?”

“这是什么话,我不是真实存在的,难道我是鬼啊?我们当然还活着!佳妮,你说话怎么颠三倒四的,是不是遭受什么刺激了,你从穆总办公室出来,整个人就不太对劲,是不是穆总跟你说了什么?”

“穆总?”莫佳妮眼神有了一丝波动。

“是啊,你所有的通告被撤销,你很不满,所以跑到穆总办公室找他,等你出来之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我问你发生了什么事,你也不回答我,一言不发地跑回休息室,然后就晕倒了……”

听她絮絮叨叨地叙述,莫佳妮脑子里闪过一些凌乱的画面,她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吓得刘姐连忙抓住她的手,“别敲了,再敲你就真傻了!”

莫佳妮愣愣地看着她,喃喃道,“刘姐,我想不起来,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才是现实,她还没有死,那些恐怖诡异的画面,都只是一场梦,原来,她只是做了一场梦中梦,就像《盗梦空间》一样。思及此,她缓缓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

刘姐安慰道,“没关系,想不起来就别想了,今下午也没什么工作了,你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吧,我看啊,你是这些天太辛苦了,学校公司两边跑,也难怪你吃不消。”

“好,谢谢刘姐。”莫佳妮现在脑子还很乱,确实没心情工作。

“能自己开车回家吗?”刘姐话音刚落,又道,“算了,还是我送你回去吧,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是不要开车为好。”万一发生什么意外,她怎么向莫家交待?

莫佳妮笑了笑,“那就谢谢刘姐了。”

地下停车场,对于莫佳妮来说是一个充满恐怖记忆的地方,她走在刘姐身侧,身体僵硬,神经又绷得紧紧的,虽然明知道怪物不存在,但还是忍不住害怕,害怕从某个黑暗的角落,突然窜出一只腐烂血腥的丧尸。

打开车门,莫佳妮坐到副驾位,在她扣安全带的时候,无意间看到汽车后视镜里面印着一个穿黑色夹克戴墨镜的男人,高大的身材,跟那个在她梦境里出现的怪物一模一样,就连他唇角向斜上方翘起的弧度,都完全一致!

莫佳妮惊声尖叫,浑身颤抖。

“怎么了?”刘姐转头看她。

莫佳妮吓得魂飞魄散,凄厉地大叫,“怪物,快开车!”为什么那只怪物还在?难道她现在还是在做梦吗?

刘姐被她突如其来的尖叫吓了一跳,一边启动汽车,一边往外看,“哪里有什么怪物?”

“后面,就在汽车后面!”莫佳妮面无人色,不断催促她开快一点,再开快一点。

B里面塞东西小说 全文一点儿虐都没有的污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