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再开一点公车 舔我的阴蒂 小说

当真相浮出水面,她以为他们的前路再无阻碍,可到头来,却因为一句话,将他们的感情再次推入死角。

甚至,他连她的一声忏悔,都不愿再听。

多么讽刺。

到底,是哪里错了呢?

五年,一千八百多个日夜。她只有逼自己不断处于忙碌之中,才能不去想他的脸,不去想她无意间所犯下的“罪”。

她知道自己没有资格怪他,可是,每当孩子问起自己的父亲之时,她却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心痛。

“渺渺。”

“嗯?”她回过神来。

“周末我们一起去郊游吧。”

说话的男人是靳以辛,他口中的“我们”,指的是他女儿、她儿子,连同他们两个。

“好。”想起五岁的何斯年最近总抱怨她没空陪他,何渺渺答应了下来。

“妈妈。”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捡起草坪上的一朵小花,献宝似的拿到了何渺渺面前。

何渺渺听着她的叫法,虽然明知不合适,却也只能苦笑,一个三岁的小姑娘,怎么说都不肯改口。

小姑娘拿着花,意图很明显:她想把花插在何渺渺的发间。妈妈现在坐着,我应该够得着,她这么想着。

可是,还没等她踮起脚尖,花便被人一把夺走了。

“靳子瑜,你又抢我妈妈。”何斯年嫌弃地看着手中那朵还带着泥土芬芳的花,随手一扔,又强调着说道:“我说了很多遍,这是我妈妈,不是你妈妈。”

舔我的阴蒂

靳子瑜见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听来惨烈,却没有半颗眼泪。

何斯年了解她的性子,知道这丫头不过是在“卖惨”罢了,便威胁道:“你要是再哭,一会儿就不给你吃‘小熊糖’了。”

靳子瑜还小,还不懂得什么是威胁,但她却知道,小熊糖很好吃。

她立马止住了“哭”,炯炯有神的眼睛眼巴巴地仰视着他,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伸出了左手,讨好般地说道:“哥哥,哥哥,我要吃糖。”

何渺渺无奈地看着他们。

她来到榆市后的第三年,遇到了靳以乐。

本地人,经营着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规模不大,在当地也算是小有名气。

她刚到他们公司上班时,他身边常带着个一岁的小姑娘,原来孩子的母亲在她出生后没多久便意外身亡了。

一个大男人,带孩子难免笨拙又粗心。她看不过去,又可怜这孩子这么小就没了母亲,便时常帮衬着。

谁知道,孩子大了后,见了她便执拗地叫“妈妈”。

何斯年趁着靳子瑜吃得正欢,循循善诱道:“跟我念,‘阿——姨——’。”

“阿姨。”靳子瑜不疑有他,跟着他念了几遍。

“这是谁?”何斯年指了指自己的母亲。

靳子瑜朝他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妈妈。”

何斯年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不管是同龄人觉得难理解的算术题,还是那些“abcd”,在他眼里都不过只是小菜一碟罢了,唯独对着靳子瑜这个丫头,他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承运。”靳以辛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试探着问道,“叔叔做你的爸爸,不好吗?”

他知道何斯年少年老成,跟一般的孩子不同。

这孩子的心,不是靠几顿大餐,几个玩具便能“收买”得了的。

果然,何斯年看起来有些不高兴,皱起眉头的他,看上去更像是个“小大人”。

“叔叔是叔叔,爸爸是爸爸。”

靳叔叔对他很好,但是妈妈不爱他。

有时候,他总能发现妈妈对着窗外出神——她一定是在想着爸爸吧?他这么想着。

他希望找到自己的爸爸,可是妈妈却总是逃避这个问题。

何渺渺也有些意外——靳以辛这么问之前,并没有和她商量过。

尽管这么两年下来,公司内的人也俨然将她当做是女主人一般对待。靳以辛也曾说过,他们一个带着儿子,一个拖着个女儿,不如“凑合凑合”,一块儿过算了。

但当时他说这话的时候,就像是在开玩笑一般,她便也没有当真。

可是,今天的靳以辛,却显得格外认真。

这种认真,让她觉得突然之间有某种包袱,压在了自己身上,不知该如何推开。

“以辛……”

“我说笑呢。”还没等她想好拒绝的措辞,他却笑着打断了她。

舔我的阴蒂

她松了一口气。

靳以辛悄悄用余光看着她的眉眼,小心地藏起了自己的感情。

是玩笑还是认真,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何渺渺刚来公司时,他还刚经历丧妻之痛没多久,孩子又哭闹个不停,他一个大男人,笨手笨脚的,也不知怎么哄孩子,幸好有她帮忙。

那时候的他,对这个女人,更多的,是感激。

后来,靳子瑜渐渐长大,粘何渺渺也粘得愈发紧。想着两个孩子能做个伴,两人抽空便会带着孩子出门玩。在外头不知道的,还真当他们是一家人。

再后来,就在连靳以辛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时候,这种感激和信任却已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她工作时的那股子韧劲,对自己的那种狠劲,以及面对孩子时的细心与温柔,都悄悄的,一点一点地占据着他的心。

但他不敢表露出来,只要他不说,她便没有机会拒绝了吧?

其实,他能感觉到,她的心里始终装着一个人。也许那个人,便是何斯年的亲生父亲。

可是他不懂,如果那个男人没有死的话,是多狠的心,才任由她们母子二人流浪在外,不闻不问五年。

只是关于这一点,他更不敢问。

“哥哥!”靳子瑜叫道。

那边何斯年正在观察着一只昆虫,被这个丫头这么一喊,昆虫便被吓得逃走了。

何斯年不满地看着她,怒目而视,却见她手里拿着一颗小熊糖。

靳子瑜不知哪里又得罪了他,怯生生地说道:“最后一颗,给你。”

不知怎的,他竟红了脸。

“渺渺,我记得你是罗城人吧?后天我要跟你们那儿的一个老板谈个项目,你陪我去吧。”

听到“罗城”二字,她脸色一变,手指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握成了拳。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靳以辛看到她的样子,有些担心地问道。

“没……我没事,不过胃有点不舒服罢了,老毛病了。”她笑了笑,掩饰了自己慌乱。

“你呀,就是太拼。”她的胃病,就是在工作时,常常为了赶进度,顾不上吃饭而落下的,“后天还是我一个人去吧。”

“没事,真的。我可以去。”她已然恢复了平静。

这世上,应该没有那么巧的事吧?

况且,他那样的身份,又怎么会亲自来和他们这样的公司谈项目?

现在虽已不是过去那种交通不便的时代,但人们对于自己的“同乡”,总是带着一种天然的亲近感。这也是靳以辛起初提议的原因。

可是,何渺渺没有想到的是,她见到的,却是那个人的儿子。

金鳞酒店的包间内,杨景笙抬头看了来人一眼,他的视线凝固住了。

怎么会不记得这张脸?

正是这张清丽而出尘的脸,将自己的婚礼闹成了全城的笑话,害得自己的母亲在外公面前失宠,逼得他的父亲去坐牢。

小说

见到她身边的男人,杨景笙不禁冷笑,“表嫂……哦不,看样子,现在该叫你靳太太?”

原以为当年将她赶出周家,她该在外头受尽苦楚才对,最好颠沛流离,不得善终!如今一见,这个女人的日子看起来却过得不错,光彩不输当年不说,还平添了几分韵味。

这教他怎么甘心?

何渺渺微微蹙眉。

原来无耻,真的是会遗传的。

她不明白,杨景笙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她冷嘲热讽,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她的身上。

“杨先生,你误会了,何小姐是我的合伙人。”一进门,靳以辛就感受到了气氛的不对劲。而杨景笙的挖苦,则更让他察觉到了两人关系的不一般。他关切地看了她一眼,担心她的情绪。

表嫂?看来,她心里头放不下的那个人,也许就是杨景笙的表哥。只是,这里头有太多的事,是他不清楚的。

杨景笙这次是以一家名叫“瑞英”公司的法人代表这一身份前来和他谈的合作,因此靳以辛此时并不知道他和清远的关系,自然也就想不到周楚沛身上。

听到靳以辛的解释,杨景笙的目光在两人之前扫视了一番,笑得更加放肆,“靳老板,这个世上,可不是所有人的心都是捂得热的。小心自己养了头狼,到头来被反咬一口。”

呵,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靳以辛对这个女人的维护。误会?这个女人别的能耐没有,勾引人的本事倒是不错。

五年了,周楚沛依然没有再娶,谁知道,是不是还惦记着她?

还有当年她肚子里怀的那个野孩子——如果自己当年知道,周楚沛会对他们这么狠心,就不会因为一念之差而放过他!

“杨先生,今天大家聚在这里,是为了谈生意。至于我们的私事,还是私下里解决比较好,你说呢?”没有他想象中的慌乱,何渺渺无视了他轻蔑的态度,开口说道。

一旁的助理也附在他耳边小声提醒道:“老板,这个合作机会对我们来说很重要……”意思是,即便他们有什么私人恩怨,现在也不宜得罪何渺渺。

杨景笙皱眉,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若他还是杨家的大少爷,又岂会需要对着靳以辛这样级别的人低头?

不过,既然何渺渺已经给了他台阶下,他便也勉强准备接受,谁知,就在他准备开口之前,靳以辛却说道:“我看不必了。”

杨景笙一怔。

“既然杨先生看上去没有合作意愿,我们也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说完,转身就要往门外走去。

助理见状急得站了起来。

“瑞英”在罗城已经被周楚沛下令封杀,他们是走投无路了,才想着到榆市来。谁知道自家老板这样沉不住气,几句话就把人家给得罪了。

他挽留道:“靳老板,何小姐,我们不是这个意思。那个……”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却被杨景笙给打断,“让他们走!”

腿再开一点公车

现在可真是什么人都能骑到他的头上来了。杨景笙忿忿地想着。

他一定,会让这个女人后悔!

等到靳以辛与何渺渺的身影消失在包间内后,杨景笙的脸上露出了阴狠的表情。

“你给我去跟着那个何小姐……”他在助理耳边吩咐了几句。

助理闻言露出了惊恐的表情,犹豫着要不要答应。

“怎么,现在连你都不听我的了?你爸的手术费,凑齐了吗?”

助理一咬牙,答应了下来。

杨景笙从口袋中拿出一包烟,取出一支,熟练地将其点燃,放到嘴边,猛吸了一口。如今的他,已然不是当年那个懦弱的小子了。

何渺渺,你不是还有个孩子吗?那就让你试试,真正失去一切的滋味。

还有他那个表哥……既然周楚沛这样绝情,便也怪不得他。

当年,母亲让他把她肚子里的孩子做掉,他就是因为一时下不去手,才让他们的孩子,多活了五年!

如今,是时候把一切给讨回来了。

“以辛,作为合伙人的角度,我不认为你刚才的做法是正确的。”走出酒店后,何渺渺这样说道。

她跟杨景笙有很深的过节是不假,可是,这个项目对两个公司而言都是双赢。

靳以辛却不以为意地笑了,“可是,作为朋友的角度,我认为自己没有做错。”

若说错,也只是他的准备工作做得还不够充分罢了。倘若他知道何渺渺和杨景笙之间的关系,从一开始,就不会让他们见面。

“你……真的还好吧?”他还是不放心地问道。

何渺渺则回给他了一个微笑。

好,还是不好?她自己也说不清。

杨景笙骂她是白眼狼,说的并不是她将他父亲告上法庭那一桩事,而是她当年所犯下的那个过错。

一个他连解释与弥补的机会,都不愿意给她的错。

五年了,她还没有放下,那么他呢?

她刻意回避有关于他的一切信息,却又忍不住去想。

想他此刻在做些什么,想他对她,对斯年……真的是半分情意也不剩了吗?

腿再开一点公车 舔我的阴蒂 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