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 水 爽 在床上日逼的小说

“什么?”常逸吃了一惊,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褚浩楠,“褚老,这种玩笑可卡不得。他们一个是我的女儿,一个是我的女婿。他们怎么会对我做出这样的事情?”

“是啊,褚老,我们是我父亲的女儿和女婿,我们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心中一惊,常宁忙接话道。

“褚老,您可千万要实话实说啊,不然……”苏长河不断向褚浩楠使眼色,想告诉他,如果他要是把真相讲起来,那他们中谁都得不到好处。

苏长峰则是在一边冷笑。

他们一直认为自己的这个弟弟、儿媳妇,虽然不正干,但为人方面还是不错的,至少他们没有坑害别人的心。

今日一见,他算是开了眼界。

差点害死自己的父亲跟老丈人不说,却还要将事情的真相隐瞒下去。

而且,为了阻拦别人说出真相,还不惜一切代价,把责任推到他跟郝浪身上。

他有种直觉,如果站在旁边的褚浩楠,不是如今的地位,怕是他们也会将这件事的责任推到褚浩楠身上。

清者自清,如果常逸真的要因此事向他发难,那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反正你不让我好过,那我也不让你好过。

当然,这都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如果有其它的办法能够解决这事,他自然不希望走到这一步。

既然下定决心要帮苏长峰,褚浩楠自然不会改变,他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常老,我到底该说你可怜呢,还是悲哀呢?”

“什么意思?”常逸的眉头皱的仿佛能夹死一只苍蝇。

“褚老!”常宁跟苏长河纷纷向褚浩楠投去了求救的目光。

褚浩楠抱歉的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也很想帮你们。但是,我们不能因此掩盖了事情的真相。”

“难不成他们……”常宁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他显然已经知道褚浩楠这话所表达的意思。

“没错。”褚浩楠点了点头。

“褚浩楠,你不要胡说八道!”知道褚浩楠要揭发自己了,常宁再也没了之前的唯唯诺诺,厉声朝褚浩楠喊道。

苏长河也想朝褚浩楠咆哮,但他们二者之间的地位,相差的实在太多了。所以,他并没有敢开口,而是用愤恨的眼神看着褚浩楠。

“常老,这就是你的好女儿。”褚浩楠嘲讽道。

常逸的脸上像蒙了一层锅底灰,常宁可以说是他的骄傲,聪明伶俐、既懂事又孝顺,唯一让他不满意的是他的婚姻。

在他看来,常宁除了这点不让他满意外,其它方面都很令他满意,只是,令他如何都没想到的是。

他一直以此为豪的女儿,竟是当着褚浩楠的面说出了这样的话!

要是换做别人,那也就算了。

他们常家的地位,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媲美的。

但那是褚浩楠!

且先不说,他的地位如何,就凭他如今的影响力,也不得不让他常家对他客客气气的。

毕竟,他要是不爽了,随便在电视上或是报纸上说几句,诋毁他们常家的话,那他们常家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声誉不就完了?

所以,他也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常宁,“宁儿,你怎么可以这样跟褚老说话。赶快跪下向褚老道歉!”

他眉宇间充斥着不可辩驳的表情,要是放在以往,常宁在他这般胁迫下,一定会乖乖的向褚老道歉。

但这一次嘛,她却不能这样做!

常宁一蹦三尺高的朝常逸说道:“我凭什么向他道歉!又不是我说错了!”

“他就是在歪曲事实!父亲,我是您的女儿,我怎么会害您?”

常逸一想倒也是这么回事,你褚浩楠口口声声说,我女儿想害我,那有证据吗?

难不成你褚浩楠也是来挑拨我女儿跟我之间的关系?

今天的太阳难不成是从西边出来的,怎么所有人都在挑拨我跟我女儿的关系?

不得不说,常逸跟常宁之间还是有些相似之处的,就算这么多人都在说他的女儿不对。

他也不会从他女儿身上找原因,而是认为其它人不对,他们故意在挑拨他跟他女儿之间的关系。

对于这样的父女,褚浩楠有些无语。果然是与一个人接触时间长了,才会慢慢看出他的秉性。

要不是今天亲眼所见,他很难相信,常氏集团的掌权者,在面对无数人说自己女儿不对时,不从自己女儿身上找原因,而是从其它身上找原因。

他终于明白,之前给常逸看好病的额那名年轻人为何要这样走掉了。

“褚老。”这时,一名保镖走到了他身边,将嘴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我已经把酒店的监控录像要过来了。”

“监控录像?”褚浩楠身体明显一怔,随后脸上便露出了欣喜的笑容,“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太好了!”

随后他就将目光转向了常宁,得意的说道:“你不是说我在诬陷你,还有你的丈夫吗?”

“对,你就是在诬陷我们!”常宁恶人先告状道,“想不到你堂堂的中医界的泰斗、标杆,竟是对我们夫妻俩做这种事。真不知道你这泰斗是怎么当上的!难不成现在的中医界泰斗,都需要诽谤、诬陷别人才能当上吗?”

“宁儿,给我闭嘴!”常逸冷言呵斥道。虽然他也相信,他女儿是被褚浩楠诬陷的,但他女儿说的话实在是太重了。

“父亲……”常宁撒娇的抖了抖肩,最终在常逸的目视下,没有说出话来。

瞥了她一眼,褚浩楠将目光转向了常逸,“我手里正好有整个过程的录像,不知道录像可以证明这一切吗?”

“录像?我怎么没有想到。”常逸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脑门,有了录像,这一切不就水落石出了吗?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得知事情的真相可以通过录像水落石出时,他内心却是出现了一丝不安。

万一,这一切都像褚浩楠说的那样,他女儿跟女婿刚刚真的是要害他。他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是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还是说像对待别人一样,追究他们的责任?

要真是那样做了,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

常宁好歹是自己的孩子。

而且,从对方愿意提供给他录像来看,这件事十有八九是这样了。

要是真守着这些人的面,看了录像,那我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他心里变得极为纠结。

“父亲,说不定他的录像是伪造的。这年头,科技这么发达,想伪造出一份录像还不容易。”常宁焦急的说道。

“看来是真的了。”透过常宁紧张的模样,常逸已经能判断出,事情的真相差不多跟褚浩楠说的那样。

不然,他女儿为何褚浩楠一说出事实,就进行反驳呢?

“你给我闭嘴!”常逸朝常宁喝道,随后从褚浩楠手中接过了录像,“今日之事,我回去后调查清楚的。”

“我们走!”

朝被苏长峰手下控制住的那些手下一摆手,他就滑动着轮椅向前走去。

“把他们放了。”苏长峰朝控制着常逸手下的手下命令道。

“是!”

那些手下一点头,随即就将控制着的人全都放了。

那些人微微活动了下手腕、脚腕,很是不甘的看了控制过他们的人一眼,随后便朝常逸追了过去。

“父亲,这事就这样了吗?”看着拿着录像离去的常逸,常宁也是慌了神,忙追了过去。

“苏长峰,这事咱们没完!”向苏长峰撂下这样一句狠话后,苏长河也快步追了过去。

房间中就只剩下苏长峰、褚浩楠,及他们各自的手下。

苏长峰向褚浩楠抱拳道:“多谢褚老出手相救。”

褚浩楠惭愧的摇了摇头,“别提了。要是我早一点站出来,那哪能发生这样的事情。都怪我刚才没有勇气站出来帮你说话。”

“你不是已经站出来了吗?”苏长峰安慰道。

褚浩楠摇了摇头,“还好没有酿成大祸,不然……”

他没有说下去,不过任谁听了,都能明白他这话里的意思。

“对了,你知道那个小兄弟,现在他在哪里吗?”褚浩楠充满期待的问道。

苏长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哦。”褚浩楠眼中闪过意思失落。

苏长峰实话实说道:“实不相瞒,我跟郝医生并不熟。”

“你跟他不熟?”褚浩楠吃了一惊,他都那样帮你了,他跟你之间还不熟?

褚浩楠显然不相信,不熟的两个人之间,有人会这样帮另一个人。

苏长峰不出意外的点了点头,“或许……他是因为那件事吧。”

“哪件事?”褚浩楠很好奇。刚才要是没有常宁夫妇阻拦,郝浪就已经把那件事讲出来了。

所以,他一直好奇那件事是什么。

苏长峰本想将这件事说出来的,但一想,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如果真的说出来了,丢的只能是他们大商集团的脸,又不是别人的脸,所以,他也是叹了口气,拒绝道:“还是算了吧。”

“那行吧。”知道问下去,只会让对方感到为难,褚浩楠索性不再往下问。

他将一张名片递到苏长峰手里,“这是我的电话跟地址,有什么事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或是直接来找我。”

“没问题。”苏长峰点了点头,从褚浩楠手里接过了名片。

“那我就告辞了。”褚浩楠转身要走,只是……腿刚刚抬起,他又转过了身,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向苏长峰说道:“能麻烦你个事吗?”

“当然没有问题啊。”人家救了自己,帮了自己这么个大忙,还没来得及答谢人家,人家向自己提出这样的请求,自己又怎么会拒绝呢?苏长峰爽快的回答道。

“能麻烦把这块石头给那名年轻人吗?”褚浩楠将一块散发着淡黄色光芒,远远看上去像一枚小心脏的石头,拿到了苏长峰面前。

“这是?”苏长峰睁大了眼睛,这块石头还是他第一次见,且先不说这块石头有什么来头,光是握着它,就能从上面感受到浓浓的暖意,也是让苏长峰明白,这是块价值不菲的石头。

褚浩楠解释道:“这块石头叫做鸡心石。通过它的形态,你应该不难理解。它长的就像颗鸡心。至于它有什么用,你把它交给那名年轻人,你自然就知道了。”

苏长峰点了点头,“放心吧,我只要再见到郝医生,那我就把它交给他。”

“那就多谢了。”褚浩楠道谢道。

褚浩楠再次准备转身,只是转身的一瞬间,他又转了回来,他模棱两可的朝苏长峰说道:“你们家怕是要有大事情发生。这件事,恐怕连我都解决不掉。要想解决掉这件事,我觉得你最好还是让苏长河夫妇向那位年轻人道个歉。”

“大事?”苏长峰惊恐的皱起了眉头。褚浩楠所说的大事,不久前,苏贤就给他说过。

他开始还不信,不过,在后来苏贤的讲述下,他还是信了苏贤的话。毕竟,对方把他家的现状说的太明白了。

其中就包括一些苏贤不知道的。

他便信了对方的话,开始按照苏贤说的修建功德园。

直到苏贤被软禁,他才知道,说出他们家现状的这个人,不是别人,而是郝浪。

他心里卡是有了动摇。

这些现状莫非是凌天龙告诉这家伙的,毕竟,这家伙是凌天龙的师父,凌家想打听他们家的事情,实在是太简单了。

所以,他也在纠结到底要不要继续修炼功德园。

直到褚浩楠那番话的说出。

褚浩楠虽然在这次救治常逸中,没有任何作为,但他毕竟是中医界泰斗。

所谓中医跟玄学不分家。

既然他在中医界达到了这种地位,那他在玄学方面的成就也不低,既然他欧能看出他们家要有大事发生了,那说明他们家真的要有大事发生了。

他突然感觉很不安。

如果只有郝浪跟他提出这件事,他肯定以为,这是郝浪从凌天龙那里打听到消息,才故意这样说的。

可要是两个人同时说出相同的话,那他就没有不相信的理由了。

褚浩楠点了点头,面色有些凝重的朝苏长峰说道:“而且,这件事还不小。如果你们处理不当,那你们苏家一定会家破人亡。”

轰!

这样的一番话,如同天空中炸响的闷雷,差点一下让苏长峰晕倒过去。

家破人亡!

在他看来,这所谓的大事,只会让他们苏家在生意上不如意,或是遭受点灾难。

只是,令他如何都没想到的是,这件事竟然严重到了这种程度。

稍有不慎,就会家破人亡!

这到底是怎样的大事?

他一脸不解的看着褚浩楠。

褚浩楠无奈的摇了摇头,“恕我不能奉告。因为……一旦我说破,那我也会遭到灭顶之灾。”

“连你都会遭到灭顶之灾?”苏长峰感觉整个天瞬间塌了下来,连褚浩楠这个中医界的泰斗,对于这件事都敬而远之,难不成……他们苏家这次真的要遭受家破人亡的灾难了吗?

先是大管家康老出车祸,后来又是自己的一个亲兄弟坠落山崖,再又是自己的妻子突然查出有白化病,自己的儿子,坐骨神经痛越来越严重……

在床上日逼的小说

这一切的一切,好像都是在朝着家破人亡的方向发展,难道我苏家这次要真的栽倒在这劫难下吗?

苏长峰严重充满了一丝不甘。

他们苏家费劲千辛万苦,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而……

“我绝不能让此事发生。”苏长峰攥紧了拳头,在心中发狠道。

“郝医生,不,郝大师真的能帮我们度过这个劫难吗?”他有些不确定的朝褚浩楠问道。

褚浩楠摇了摇头,“我也不确定,如果连郝大师都没有办法的话,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可以帮到你们了。”

“这……”哪怕之前就听过褚浩楠说过类似的话,可当再一次听到褚浩楠说出相同的话,苏长峰还是吃了一惊。

“那我还是赶快说服那对狗男女向郝大师道歉吧。”苏长峰愤恨的攥了攥拳。

你们这夫妻俩,扔下的烂摊子,就让你们自己解决去吧。你们最好求得郝医生的原谅,不然……

褚浩楠点了点头,“不过,你这样去说,他们可能不相信。常逸那老家伙你也看到了。越老越糊涂。竟是被一个丫头片子的三言两语就骗到了。你这样去找他们,他们非但不相信,还有可能会让你吃瘪。”

“好在我刚刚在常宁身上施了一道法诀,等会儿你去找他们的时候,他们要是不信,你就念一遍法诀。这法诀是……”

随即,褚浩楠就将这法诀告诉给了苏长峰。

“谢谢,谢谢。”苏长峰感恩戴德的朝褚浩楠道谢。

要是放在往常,褚浩楠应该会非常高兴的接受对方的道谢,但现在,他对于苏长峰的道谢,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他在心中暗叹道:“希望我这样帮你们,能减少郝大师对我的恨意。”

叹息了一声,他就朝苏长河夫妇去的方向去了。

“对不起,颖颖,我没有第一时间把你救出来。看来,你得再吃些苦头了。”望着天空,郝浪愧疚的说道。

不是他不想现在就把杨颖救出来,而是他根本没有办法。

常宁夫妇不讲道理,常逸又不相信他。

他只能寄希望与几天后,苏家的灾难发生。估计只有到那种时候,他们才会相信自己的话。

“不知道杨颖的爷爷跟爸爸,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扬帆快递出了这么大事,两人一定非常的着急。

郝浪索性打车前往了杨颖家。

别墅还是那座别墅,哪怕里面的花花草草都没有变化,但郝浪却有种变化巨大的错觉。

正应验了那句,物是人非。

而且,这一次的别墅大门是紧闭着的。

“看来他们家的人应该没有在这里。”朝里面望了望,郝浪就准备离开这里。

这时,门卫室的门突然打开了,从里面探出一只脑袋。

那人郝浪认识,那正是他上次来,像丈母娘在打探新女婿一样,围着他转了好几圈的大叔。

“小伙子。”大叔高兴的从门卫室走了出来。

“来找颖颖啊?”他向郝浪问道,他显然还不知道,郝浪已经知道杨颖出事的事情。

郝浪也不好意思点破,点了点头道:“是的,大叔,你知道她去了哪里吗?她跟我越好考完试一起去吃饭的。哪知道,我打电话也不接。”

“或许她手机没电,或是拉在哪个角落忘记拿了。”大叔带有安慰意味的说道。杨颖家出那么大事,他怎会不知道。他之所以这样说,就是怕郝浪有些接受不了。

毕竟,他不久前才见了杨颖的爷爷跟爸爸,现在杨颖就准备嫁给别人。此次大的反差,别说是这个年轻人了,就算是他这个年纪的人,也接受不了。

他怕告诉这个年轻人实情,这个年轻人因接受不了会做出什么傻事。这件事这个年轻人早晚会知道,不过,给他一些缓冲时间还是不错的。

“有没有兴趣,到我里面喝杯茶?”大叔盛情邀请道,怕喝的不是酒,让这个年轻人有些不高兴,他还摊了摊手,一脸无奈的说道:“我的工作你也看到了。上班期间喝酒是不允许的。”

“谢谢。”郝浪向大叔道了声谢。

“走吧。”随后,大叔就领着郝浪走进了门卫室。

这间门卫室不大,虽然里面看起来,跟这座别墅一样,非常陈旧,不过,从它的当年的撞横来看。

这间保卫室在很多年前,还是非常豪华的。

“地方小,你可别介意哈。”大叔憨厚的说道。

郝浪摇了摇头,“能得到大叔的邀请,是我这辈子的荣幸。我可从来没有进过保安室。”

“这算不算你的第一次?”大叔笑了笑,“感觉如何?是不是很枯燥。”

“枯燥谈不上,毕竟,工种不同,所要面对的工作环境也不同。”郝浪深沉的说道,“其实我还是挺佩服你们的。我觉得,能在这里干住的都是好样的。”

“呵呵。”大叔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意,“想不到你这个年纪,对于我做的这份工作,还有这样的见解。”

“说实话,不同的人,对于我的这份工作,有不同的看法,不过,像你这样瞧得起我的,还是第一个。”

插 水 爽 在床上日逼的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