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 粗暴 撞 站不稳 超级肉的小说一女多男

韩城恭恭敬敬地把端着的资料放到桌上:“组长,这是这个王一凡的所有档案。你看,这家伙的卷宗足有几尺厚……”

胡颂平颇为不满地望了他一眼:“这个人我比你了解得多。小韩啊,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先出去吧。”

“可是,我也是这个案子的副组长啊……”韩城忙上前恳求着。

胡颂平冷冷地回答:“正因为你是副组长,就更要服从组织上的分配了。我让你查的那些强拆暴徒的资料和幕后主使人呢?有没有进展?”

韩城的脸色一变。

自从这个案子出了以后,谭四就将那些手脚尽废的打手们转移出了江东市,对于这一切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现在让他去查,到哪儿查?

“组长,那些人全都人间蒸发了,我看,他们是听到了风声后躲了起来!”

胡颂平沉着嗓子喊了句:“给我彻查到底!哪怕他们跑到月球上,都要给我揪回来!”

韩城背上隐现汗水,看起来这个胡颂平是打算追究到底了,可是阿豹的事情他都还没给谭四一个解决,现在又让他交出那几十个手下,只怕……

胡颂平看着他那面有难色的样子,忍不住又是一阵火气上涌。

难怪这个王一凡不肯将老冯的下落说出来了。

想不到自己才不过离开了短短的一个多月,这个原本太平祥和的江东市居然给他们搞成了这副模样。

粗暴

他强忍着怒火对韩城吩咐:“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出去办事吧,我这里还要继续问几句。”

韩城唯唯诺诺地走出了审讯室,悄悄地摸出了怀里的手机……

审讯室里,王一凡望着韩城那离去的背影,咬牙切齿:“这个混蛋是什么来历?我一看他就像是谭四养的一条狗!”

胡颂平缓缓地回答:“没有证据的事,你可不能乱说。虽然他在医院里差点误杀了你,但这二十年他兢兢业业地在特警队里任职,做出的成绩也是有目共睹的。不然也坐不上今天这个位置。”

听到这里,王一凡才想起那个被韩城抓走的罗曼怡。

他有些紧张地问:“那个,老胡啊!罗曼怡没事了吧?”

胡颂平有些意外地望了望他,一本正经地回答:“一凡。前面的事你不愿意说我也就不逼你了,但你和她的事,可要老老实实地给我交代清楚。”

王一凡的眼神开始闪烁:“我和她?有个毛事?不就是她被贬去司法局后我跑去看了下……”

胡颂平极为不满:“你少在那里胡扯!一凡,我告诉你,她这次可是为你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你去司法局找她的事情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传到网上了,今天的市委常委会上,吴书记还借此向罗副书记施加了压力。作风问题对她这样的公职人员是致命的!”

王一凡不说话了,此刻他的心里异常矛盾。

想到在医院里,罗曼怡不惜将自己作为人质也要帮他脱险,以及一系列明里暗里的帮助,他又何尝能够继续视若无睹、淡然处之。

他心里暗想:马勒戈壁的,这些只会乱嚼舌根的东西,看我出去后怎么收拾你们!

想到这里,他一脸轻松:“你放心,老胡。我出去后,保证让这些家伙不敢再乱说了……”

胡颂平的眉头一皱:“你又想干什么?我告诉你,这次你是没那么容易出去了。虽然检察院没有正式批下你的逮捕证。但从现在开始,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呆在看守所里。直到羁押期满,我听说谭四已经在外面放了话,要用二十万买你的脑袋。”

王一凡笑着站起身来走近胡颂平,一脸鄙夷:“这个家伙未免也太小看我了。才二十万?操!我知道后面的程序。老胡,动手吧。”

说着他就将自己的双手递了过去,胡颂平漠然站起身来,从腰间取下手铐戴了上去。

不过手铐却扣得很松,他还特意从身后的椅背上取出件外套裹在王一凡的手腕上,喊了几个刑警将王一凡带了出去。

……

江东市西郊看守所,虽然今年的第一场雪还没下,但气温早就已经随着北方南下的冷空气而降到了十摄氏度以下。

岗楼上站着的武警战士早就换上了一身厚实的大衣,口里哈着白蒙蒙的水蒸气,手里紧握着的自动步枪上一片冰冷,枪头上的刺刀在冬日里泛着寒光。

一辆黑色涂装的依维柯囚车开到看守所门外,五、六个膀大腰圆、身形彪悍的犯人被车上的警察押了下来,他们的身上统一穿着干练合体的皮夹克,下面套着条黑色的运动裤。

那一双双充满戾气的眼睛扫视着四周,手里下意识地摸向腰间。

那些警察将他们押进了看守所的办公室登记,一边登记还一边对这几个看守警耳语了几句。

等一切手续都办完了之后,看守警就给他们套上了一件橙色的犯人专用马甲,领着这些犯人进了囚室内的走道。

他们步履整齐地走到了重刑犯的号房外,看守警掏出钥匙打开铁门,将这几个新面孔推了进去,之后重新锁上门。

临走前看守警还不忘吩咐一声:“三棒子,在里面老实一点,别老想着欺负新人!”

一旁正躺在上铺的三棒子嘴里应了一声,慢慢地坐起身来开始打量起着几个新来的犯人。

这几个新犯人倒也毫不客气地走了进去,不怀好意地打量起号仓里的犯人来。

“操!懂不懂规矩?看你马壁啊!”

话音未落,三棒子就从上铺纵身跃下,半空中借势狠狠踢出一脚凌厉无比的飞腿,将最前面一个家伙踢得向后踉跄了好几步。

“上!”三棒子招呼了一声,身后床铺上的几个狱友也纷纷扑了上去,一场激烈无比的搏斗开始了。

闻讯而至的看守警们赶紧打开了们,将还在死命对打中的犯人们分开。

这一架打得惨烈无比,新来的犯人和原号房里的犯人们脸上和身上都挂了彩,穿的衣服也被扯得裂开了几个大洞。

看守警们不由分说地将原号房的三棒子等一干人都拖了出去,将他们关进了小号。

那几个头破血流的新犯人若无其事地在号仓里开始收拾起新床铺来,那一双双充满杀气的眼睛,却死死盯着号房外的走道,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似的。

……

傍晚时分,一辆警用防暴车打着刺耳的警笛声开进了看守所。

几个特警将一脸满不在乎的王一凡从车上押了下来,办好了手续换上背心后,将他推进了原本再熟悉不过的暴力犯号仓。

王一凡一进囚室就觉得有些异常了,铺位旁的几个家伙全部是生面孔,三棒子和那几张熟悉的面孔早已不知所踪。

望着地下那还未擦去的血迹和这些人脸上的伤痕,他的心里一下子完全有数了。

王一凡被推进号仓的时候,看守警故意没有打开他腕子上的手铐,想必也是顾忌到他的身手,特意为这些囚室里的这几个家伙多提供一重保障吧。

王一凡大摇大摆地走向囚室内的厕所,悄悄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轻轻将这张纸币搓成一根细长的纸棍状,开始在手铐的钥匙孔里捣了起来。

只听得一声轻微的“格拉”声,手铐被打开了,他的脸上慢慢地露出笑容。

粗暴

身后那几个犯人摇头晃脑地站起身来,看看铁门外的走道里已经没有脚步声了,才慢慢地从床铺附近走过来,伸出手从腰间摸出一把把早就藏好的匕首,背在身后向厕所旁的王一凡慢慢走去。

昏暗的灯光下,只见那一把把磨得锋利雪亮的匕首泛出冷森森的光。

领头的一个率先跨前一步就向王一凡的后腰捅去,却不料黑暗中的王一凡突然转身跳起一个回旋踢,那快捷无比的一脚狠狠击中了他的左胸口,硬是将这个人高马大的家伙踢得向后倒飞了三米远。

他的身体狠狠地撞在一旁的上下铺铁床上,那个布满伤痕的脑袋不偏不倚地磕在粗粗的床沿立柱上,发出“咚”地一声巨响,鲜血横流,就此昏死过去。

沉在号房阴影中的王一凡看不清表情,他冷冷地说了句:“别着急,一个个来。”

然后随手将打开的手铐扔在一边的地上。

“当啷”一声,钢质手铐掉在囚室的水泥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号房里的犯人看了领头的家伙那副惨状,却没有退缩,反而各执匕首呈扇形地围了上来。

他们脸上那副悍不畏死的样子,简直就像是古代豪强豢养的死士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王一凡心知绝不能再手下留情,这一晚已经不是昔日是争当牢头狱霸的权力之争,而是生死一线间的亡命拼杀。

他的脸上浮起一层慑人心魄的青气,全身如闪电豹般地一跃而出,只听得“嘭”地一声巨响,人群中一个犯人的脸已给他重重地一记右直拳给轰中了。

原本硬挺的鼻梁骨被一下子打得扭曲折断,飞流而出的鼻血如喷泉般溅得满脸都是。

那个犯人痛得哇哇大叫,却不料王一凡的第二拳也紧跟着到了。

这一拳直接打在他的左下巴上,几颗黄灿灿的牙齿立刻就从他的嘴里飞了出来,同时跟着吐出来的还有他嘴里含着的满满一口血水。

身旁的一个犯人紧握着匕首,毫不留情地向王一凡的背上刺去。

王一凡两拳命中后并没有乘胜追击,他半转身用右腿使出一个反身侧踢,那个身后偷袭的犯人只觉得腕子一痛,手里的匕首已然被高高地踢到了半空中。

这把十来公分长的匕首直直地向上飞了一米多高后,就刀尖向下地软软落了下来。

不等周围的犯人反应过来,王一凡就如弹簧般地跳了起来。

他在半空中握住下落着的匕首的把柄,凌空向下对着那个犯人的胸口插去。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牢房。

那个犯人手捂住已经没胸的匕首慢慢地跪倒在地,胸口的橙色马甲迅速被染成了鲜红的一片。

剩余的几个犯人纷纷举着倒冲上前。

惨叫声、搏斗声不断地从号房里传来,走道尽头的看守警闻声急忙赶了过来,那沉重的皮鞋底不断地敲击在走道的水泥地上,发出阵阵惊心动魄的脚步声。

粗暴

囚室里的灯光大亮,看守警们手执电警棍打开了号房的铁门,眼前的一切让他们震惊不已。

王一凡面色从容地在一旁的洗手池上洗着手,地下横七竖八地躺满了鲜血淋淋的犯人。

其中一个犯人胸口中刀,仰面朝天地倒在水泥地上,两只死不瞑目的眼睛圆睁着,瞳孔已经发散,呼吸已经停止,身旁的地下流满了血,空气中布满了中人欲呕的血腥气。

另外几个犯人伤势较轻,但从那一个个倒在地上扭曲变形的身体来看,断胳膊断腿却是难免了。

囚室内的床边,最先动手的那个犯人脑袋被撞得鲜红一片斜靠在床上,微微动着的鼻子里只有进气没出气。

几把沾满了血迹匕首静静地躺在血泊中,雪亮如镜子般的刀身上倒映出眼前这一副诡异恐怖的画面。

见惯了牢内暴力事件的看守警也惊呆了。

这个王一凡虽然也曾轻而易举地收服过三棒子这样的牢头狱霸。

但像今天这样毫不留情地连灭六名手上还挂着命案的凶残杀手,这种狠辣无比的手段已经不是一般的江洋大盗能相提并论的。

这要搁在过去,绝对是纵横天下、无人能敌的惊世枭雄。

看守警手里握着的电警棍在发抖,上下的两片嘴唇也在紧张地一张一合。

面对着这种灭人如草芥的凶徒,就是手里有枪也不一定有十足的把握,更何况他们手里只有根不温不火的电警棍呢。

王一凡却是一脸轻松地继续搓着手,哗啦啦的水声伴着他那嘴角边悠扬吹着的口哨声,就像是小孩子完成了一件再寻常不过的手工作业一样。

一个看守警用手里的电警棍指着地下,语音发颤地问:“这些都是你干的么?”

王一凡却带着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转过头来,大声报告:“报告干部,这些人带着刀进来自残,我根本拦不住……”

看守警们气得额头上的眉毛乱跳,但也只能打落门牙往肚里咽。

一旦要是追查起匕首的来源,只怕他们一个个都吃不了兜着走。

他们将地上的犯人一个个抬了出去,顺手将血泊中的匕首也一把收了去,然后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瞪了王一凡一眼,就赶紧关上门走了出去。

王一凡一脸鄙夷地站到厕所旁,慢慢悠悠地拉开裤洞,舒舒服服地释放了起来。

……

h 粗暴 撞 站不稳 超级肉的小说一女多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