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强干 肉乳性交小说

一周之后,唐柒妃果然过来了,尹浅夏也早早就把空出来的那间屋子收拾给她准备着了。

虽然跟萧羽尘关系不错,但还是提前打了电话给他说了一声,他表示随便她安排。

帮着唐柒妃搬了一天的行李,东西还不少,衣服就是两大箱,还有不少乱七八糟的文件。

唐柒妃一直感叹她租的房子太奢侈,“你一个人带着孩子住这么大的屋就不说了,还是豪宅啊,稿费多你也不能这么败家啊。”

“都跟你说了是朋友啊房子,他空着也是空着,让我随便给点房租就行了。”

“那也了不起,居然有这么有钱的朋友,这房子房价可不便宜啊,还是市中心的,男的女的啊?要男的你介绍给我认识认识。”

尹浅夏闻言就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一边帮她整理文件一边说:“男的,可帅了,我之前还跟他说过你?”

唐柒妃表情一愣,狐疑的看着她:“真的假的?不会是你的追求者吧?”

“不是,他就像我哥一样,我们认识挺久了,我结婚的时候就认识他了。”

“多大了啊?”

“好像二十七八吧,反正也不小了,他家里也是催他结婚,我上次跟他说的时候,他说还不急,但是去觉得你挺会撩汉的啊,到时候介绍你们认识认识说不定有戏。”

唐柒妃立马就怂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在你们面前是唐大胆,在男人面前话都说不利落,尤其是有好感的男人,我一看到就会脸红。”

肉乳性交小说

“男人不就喜欢这样的女生嘛,他改天好像会过来这边,到时候中午让他到家里来做饭,你们也好认识认识。”

“他还来家里给你做饭?”

“切,他是疼款款,觉得我做的饭难吃亏待的款款,有空就会到这边来给款款加餐。”

唐柒妃闻言,笑说:“那这男人应该还挺不错吧,我特别喜欢会做饭的男人,就想你漫画里面的祸先生一样,简直就是我的理想型!”

尹浅夏笑容一僵,脑子里不由就想起了霍司琛。

漫画里的角色并没有夸张,抛开他的某些事不错,生活中的他确实完美得没什么可以挑剔的,他的细心和体贴完全可以掩盖他那折磨人的洁癖和强迫症。

或许也正是因为他的强迫症才能让他的心思如此细腻,反正这样体贴的男人真的太少太少了。

“我一直觉得祸先生肯定是你生活里遇到的某个人的原型,但是想着也不能是你的前夫啊,这么好的男人哪会离婚。”

多久没有触及过得话题,现在聊起来原本也并不能那么的自然,尹浅夏只是干笑一声转开话题:“说你相亲呢,扯什么祸先生,只是我瞎掰的人设而已。”

“你可别当真,我就随便说说,真让我结婚我还真怂。”

“就先认识认识嘛,实在不行也好多个男性朋友,治治你的怂。”

唐柒妃白她一眼,然后拿起叠好的衣服打开衣柜,这边挂进去的时候才发现,里面靠墙的一边居然挂满了男士的衣服。

她像是找到什么重大的事件一样,两眼反光贼兮兮的看着有些说:“夏夏你可不老实啊,是不是养男人了?”

尹浅夏不解的抬头,看到她手里提着的衣服才明白过来是意思,没好气的解释说:“这就是房东的,没拿走我就放这边了,你就挂角落不管好了,反正这边空得也够你放了。”

“但是衣柜里有男人的衣服总觉得好奇怪,我一个黄花大闺女,还没谈过恋爱呢。”

尹浅夏白眼一眼:“就让你好好幻想一下吧,没谈过恋爱居然能做少女漫画编及,你肯定是编辑部滥竽充数的那个。”

“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夏夏,你变了,你嫌弃我了。”她装模作样的表现出失落,然后默默地将衣服挂回了角落。

等两个收拾好了都快九点多了,孩子玩着积木居然倒在地摊上就睡着了。

以前她一个人住着却是怪枯燥的,每天都是陪着一个屁大听不懂人话的小孩聊天,现在有唐柒妃陪着,两个人又特别有共同话题,还能更加方便的谈论关于漫画发展的事。

“今天接到了一个新的投稿,我觉得挺新颖的,就是太虐太虐了,我看第一话都差点哭了。”吃晚饭的时候,妃妃说着她今天在编ji部的事情。

“什么题材啊?”

肉乳性交小说

“大概是囚禁的,她没有描写任何的爱情,感觉就是一个社会剧情类的漫画,但是我觉得改成虐恋少女漫画应该挺吃得开的,可是联系不到作者,稿子也是手绘扫描稿,编辑部挺喜欢这个故事的,要是明天还没得到作者的回复,就按照作者的思路不做修改,直接发布。”

“是不是那种变态大叔跟小女孩之类的?”

“不是,男主挺帅的,而且画风跟你的挺像,不过是黑白的,要是上色就更棒了。”

“听你说得我都想看了。”

“你等等,我电脑里面有稿子。”她说着就去房间里搬出了笔记本电脑,尹浅夏看到那画风的时候就有些熟悉,跟可妤的很像。

但也只是巧合吧,可妤都已经死了。

咬着筷子翻看了一下漫画图,虽然不是数位板作画的,但是手绘的线条也很清晰明朗,真的特别想可妤的手法。

但是这种故事的情节绝对不是可妤的,太过于黑暗了,可妤一直都很喜欢浪漫的少女漫画,之前跟她说过的一个故事梗是校园恋情的。

而这个故事给人的感觉很深沉,看了之后都觉得心里有些压抑。

好像能够清楚的体会到女主的那种绝望和无奈。

“我总感觉有点想作者的亲生经历啊,你看这些心里描写和神态的刻画,没有经历过得人怎么能够感受得这么清楚?”

唐柒妃也给出了自己的猜测:“会不会是小时候经历过,或者是发生在身边的人身上的。”

“反正我看了觉得挺难受的,真的太黑暗了。”

“没事,这作者我接手的,到时候签约了,以后慢慢熟悉了这些就可以了解到了。”

一个月之后。

“榕姨,麻烦你投递一下。”

榕姨接过她给的画稿,点头说好:“小姐你还是注意休息。”

“已经发布了吗?”季可妤反问道。

榕姨点头:“先生过目了,说同意你发布我才找人帮你发了。”

“他看了?”

季可妤笑着,她就是想要他看到,让他看看,他做的都是些什么事。

“先生都看了。”

“嗯,麻烦你了。”

榕姨默了默,还以为她会好奇霍紫桦的身体情况,但是她却一直都没有问过,默了默才说:“先生在国外接受治疗,可能要过些日子才能回来。”

“死在那边最好。”季可妤风轻云淡的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就转身走回房间。

榕姨轻叹一声,拿着画稿走下楼,交给了安排在这边的助理。

助理将画稿扫描之后传给霍紫桦过目,他说可以发,他才拿去投给漫画社。

没人明白这两个人之前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恋人不像恋人,仇人不像仇人,明明彼此牵绊着,却又从来不过问。

唐柒妃在饭桌上日常的吐槽:“夏夏我跟你说,那个作者真的好奇怪,这都一个月了,我找了她几次,一次都没有回复的。”

肉乳性交小说

“不是签约了吗?签约资料怎么写的?”

“签约的信息是个四十来岁的妇人,我感觉不是作者本人的信息。”

“漫画社这边也很奇怪,但是漫画的反响不错,他们也就没有管这个是,稿子传来了,就直接发布,感觉从头到尾都没人和作者取得过任何的联系。”

尹浅夏皱眉疑惑说:“那漫画我也看了,你说会不会是那个作者现在还在这样的处境之中,漫画是偷偷发的?”

“不可能吧?要是真事警察早管了,我觉得可能是她不想露面吧。”

“可是发漫画不跟漫画社联系这一点就很奇怪啊。

“却是从来没遇到过,但是她的水平真的很好,虽然剧情很虐,但是读者反响超级棒,都说画得特别真实,好多人都看哭了,现在榜首就你第一她第二,一个超级甜一个超级虐啊,这些读者都什么心态的。”

尹浅夏笑了笑,若有所思的说:“她的画风特别像我以前的一个朋友。”

“啊?”唐柒妃惊讶,“不会就是吧?你快问问你那个朋友。”

“……她已经去世了,结婚的当天出车祸走了,都快两年了。”

“妈呀,为什么我听你说着感觉特别惊悚,漫画里面的女主角就是假死的,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但其实她是被软禁了。”

尹浅夏就说:“她死的时候尸体我们看着抬出来的,葬礼的时候我还去了的,怎么可能是她啊,不过我挺好奇这个作者的,神神秘秘的。”

“算了,反正只要她保持更新就行了,她的剧情有她的特色也用不着我们修改,我们就是习惯了套路,有新颖的东西出来也要去试试看,你也别纠结了,吃完饭赶紧去画画,我帮你看着款款。”

尹浅夏顿时蔫气说:“你帮我画吧,我自己看着款款。”

“少爷,邮件来了。”

躺在病床上假寐的霍紫桦,闻言睁开了眼睛,好似一直在等着邮件的到来,插着针管的手接过了助理递来的手机。

点开邮件,里面是季可妤最新的漫画稿子。

以前的他可能从来不会接触漫画这种东西,现在他却会仔细的翻看季可妤的作品,这也是这段时间以来他们唯一的交流方式了吧,哪怕漫画里面描述的全都是她对他的恨。

说他是恶魔,是上天从地狱里放出来的魔鬼,对他的形容全都是类似这样的词语,漫画里给他的角色取名黑先生。

也是从漫画里面,他才那么清楚的感受到了她心里所发生的变化。

从一开始的恐慌无措,到现在的无所畏惧。

连死亡都不怕了,她才能像现在这样还能静下来画漫画控诉他。

他看漫画的心情也异常的平静,就好像是在看一个跟自己完全不相关的故事,因为他心里已经很清楚季可妤有多恨他。

h小说强干

“又在看什么?一天不好好休息。”主治医师走过来,对他身旁的仪器检测了一下,然后在纸上记录了什么,看着纸上的数据对他说:“恢复得还不错,继续修养没有什么大问题的,医院这边已经在最大范围的给你找合适的心脏源了,按照你现在这样恢复,今年只能找到的话,年初就可以进行移植手术了。”

霍紫桦放下手机,状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还能活到那时候么?”

“那样看你想不想活。”医生一边将针管里的药剂注射在输液瓶里,一边说,“一直在医院静养着,按照我们说的做,撑到明年还是没问题的,但如果你自己想要放弃自己,那么谁也救不了你。”

“什么时候能回去?”

“你爸妈已经同意等移植手术之后再让你回去,不敢再放纵你了。”

霍紫桦默了默说:“出去走走也不行?”

“这当然没问题。”

“回国呢?”

“你爸妈同意我们就同意。”

他知道他不在季可妤过得要自在得多,那边也会定时派医生去检查她的身体,说她这段时间身体状况好了很多,榕姨也说现在季可妤每天都会好好吃饭。

只是不太爱说话,每天就坐在桌子边写写画画。

哪怕每天感受到的都是她的恨,但他还是抑制不住的想要看她。

看到他没死,她可能会很失望吧?

可他好像依稀记得在他浑身是血倒下的时候,是她的声音在喊“救命”,骨子里还是善良的吗?

……

看着越发大起来的肚子,季可妤却是更加的惆怅了。

每天看似无忧无虑,而她每时每刻都在为这个孩子而忧心。

她再无谓,但是只要想到牵扯进了一个无辜的孩子,她的心就不知道该如何安放。

有求过榕姨给她买流产的药,可榕姨更听霍紫桦的话,没有他的允许,榕姨不敢乱给她吃任何东西,甚至她需要什么,榕姨都会给他报备。

噩梦不知道又会在什么时候重演,而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他又还会放过她吗?

其实她现在挺怕霍紫桦回来的。

“小姐,你到床上休息一下吧,别整天坐在那里。”

季可妤扭头看榕姨一眼,淡淡问她:“榕姨,你说孩子生下来会幸福吗?”

榕姨一愣,知道季可妤一直都不想要孩子,但是霍紫桦对他们母子的关心她都看在眼里,况且她也只是拿钱做事,不敢乱嚼舌根,只是说:“小姐,你就安心的养好身子就行了,先生一直都很重视你们母子俩,孩子生下来肯定会幸福的。”

“我跟他不是夫妻,孩子的存在又是什么意义?”

榕姨一愣,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是这其中复杂的关系恐怕没人能理得轻,她只是觉得霍紫桦应该是爱季可妤的,只不过用了这种极端的方式占有她。

h小说强干

“榕姨,我求求你好不好?帮我买堕胎药,孩子真的不能生下来。”

“这事我不能擅作主张,小姐你就别为难我了。”榕姨走过去把她从椅子上扶起来,朝着床边走去说:“你躺着休息一下,画有时间再画,别把身子累坏了。”

季可妤拉高被子,面朝着窗户的一面躺下,她甚至都觉得,她不该贪心,她得到那把匕首的时候应该刺在自己的心脏上,那么一切都不会像现在这么煎熬。

榕姨离开之后,她无神的睁着眼睛,发了好久的呆,突然从坐起身子走下床,拿起书桌边那个小小的卷笔刀。

用力将外壳踩烂,拾起那块两厘米左右的刀片,重新躺回了床上。

手在被窝里放着,拿着刀片的那只手,用力的滑向了另一只手的手腕。

疼痛从伤口处传来,她微微皱起眉头,紧闭着双眼。

感觉到血液的流出,慢慢的麻痹了疼痛,手里的刀片脱落,她的眉头舒开,闭着的眼睛异常的安定,就好像只是在床上睡着了……

反正她也没打算活着从这里出去,与其再过些日子孩子出生跟她一起遭受这样的折磨,还不如现在带着孩子一起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

连疼痛的感觉都渐渐的在淡却,意识也越发的模糊,直至完全感觉不到外界的存在。

看她睡了快一个小时了,榕姨削好了水果给季可妤端了上去。

看到躺在床上安静睡着的她,榕姨笑了笑,轻声走过去将果盘放在桌子上才去叫她:“小姐,该起来了,我给你削了水果。”

以往的季可妤,几乎是有人进门的时候她就行了,而这会榕姨叫了好几声她都没反应,榕姨这才伸手扳正了她的身子,看到她那张苍白得没有血色的脸时,榕姨的表情骤然一变,着急的叫着她:“小姐!你醒醒,怎么了这是?那里不舒服吗?”

触到季可妤几乎没有了体温的脸时,榕姨这才意识到了什么,被子一掀开,她白色裙子上的血迹异常的明显刺眼。

顾不得其他,立马就下楼打了急救电话,并将事情告诉了霍紫桦安排在这边的助理。

医生很快赶了过来,却因为季可妤脚上的铁链而没有办法将她带走。

只好在室内对她进行抢救,呼吸微弱得几乎感觉不到了,但是心跳并没有停止……

霍紫桦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再也待不住了。

不顾父母的反对,立马订了机票回来。

十多个小时的航程让他有些吃不消,在飞机上就吃了一次急救药。

抵达这座城市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医生已经打电话说她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身体还太虚弱,需要立马就医。

等他回去的时候,那个屋子还是和平时一样干净,而她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好似很安然,只是惨白的脸色有些吓人。

肉乳性交小说

还以为她已经接受了现在的生活,却没想到她还是想要逃离,还是用这样的方式。

“链子解开吧,需要去医院做个检查,孩子有没有事还不好说。”

霍紫桦不敢迟疑,在房间里拿出钥匙解开了她脚上的链子,连夜跟着她一起去了医院。

他把她抱在怀里上了车,中途的时候她就醒了。

但是有些迷糊,只是扬起眸子看了一眼,都没有看到他,又重新闭上了眼睛,异常的虚弱。

他伸手温柔的摸着她的脸颊,没想到再次见面,却是这样的局面,差一点他们就见不上了。

是因为他活着她才做出了极端的举动吗?

其实他的心里已经决定放她离开了,但是想要等到孩子出生之后。

她肯定不会喜欢这个孩子,所以才积极的接受治疗,想要活下去,想要把他们的孩子养大。

这一次若是孩子没了,他会直接让她离开,因为他不想再尝试这种失去她的感觉了。

她是个很好的女孩,该死的人是他,她必须好好的活下去。

……

“妃妃,那漫画这星期怎么没更新啊?”

“编ji部也觉得奇怪,又联系不上作者,读者也都在问呢。”

尹浅夏若有所思的戳着碗里的米饭,然后说:“其实我总觉得漫画里的有些场景特别的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又记不起来。”

唐柒妃惊讶的问她:“不会真是你朋友吧?”

“你别瞎扯,灵异小说啊?”

“你别说我脑洞大,我都有些怀疑是不是作者本人现在真的还被关着,然后漫画火了,被黑先生发现了,就终止了她发表漫画,你说这想法合不合理?”

“被你吓的一身鸡皮疙瘩!”尹浅夏瞅了瞅她然后接着说,“等下个星期再看吧,说不定别人只是有事没画完交不了稿而已。”

“可以前哪怕一话之后七八张图也都会发过来啊,我总觉得着事情特别的蹊跷。”

“要不你跟总编说说,让她去试着找找这个作者。”

“我们自己去找好了,我有那个投稿人的信息,现居地离我们不远,等周末吧,周末我们去看看。”

尹浅夏本来觉得这是一件很荒谬的事情,但是《黑先生与白小姐》这个漫画总给她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很多情节她总觉得似曾相识,但是又不记得在自己身上发发生过,而且背景中的那片海,她好像去过。

h小说强干 肉乳性交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