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卫强干公主 曹若曦刘大力

”皇上,夜深了,喝点银耳燕窝粥吧。”柔柔的人影轻轻的走进了御书房,手中端着的是还冒着热气的银耳粥。

听到声音,夜冥猛的抬头看着款款而来的皇后,端庄典雅的容颜,温和大度的笑容,可是那该死的眼神却有着怎么也掩饰不了的敬畏。

同样是皇后,为何就没有人能取代她,为何就没有人能像她那样,面对他,无惧无畏。

”谁让你进来的?”却不想还未等皇后走近,夜冥已经冷冷的开口了,肃穆的脸上不怒而威,眸子中有着不悦和淡淡的怒意。

”皇上息怒,是臣妾斗胆,惊扰到圣上之处,请皇上责罚,还请皇上开恩,惊驾之罪,臣妾一人承担。”承德皇后惊恐的匍匐地上,虽然胆战心惊,但是却还是鼓足勇气承担了所有的过错。

伴君如伴虎,这个道理,她历来都懂,在家的时候,爹娘就教导她;而在宫里,不用教,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她也明白一个道理,在北昭,荣耀加身,飞黄腾达不过是皇上的一句话,而一夕落魄,诛灭九族同样不过是皇上的一句话。

不过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皇上居然只为这么一件小事,就会龙颜不悦,即便她是皇后。

惊恐、忐忑、不安、伤心、绝望,所有的情绪全都交织在一块,那还有皇后的半点端庄和雍容。

”退下吧,未得朕传召,不许擅入御书房。”夜冥冷冷的看着跪在地上,颤颤巍巍的皇后,奇怪的是,心中的怒火没了,全没了,剩下的反而是一股悲凉。

暗卫强干公主

”谢皇上不杀之恩,臣妾告退。”承德皇后震惊的抬头看向一脸疲惫的皇上,那萧索的语调让她心头一颤。

她于皇上,终究无用!

而守在御书房外,看着落魄而去的承德皇后,小夕子不由一声叹息。

”小夕子”就在小夕子还来不及多加感叹的时候,夜冥已经大声呼唤了。

”皇上?”小夕子疾步跨入御书房,躬身等候夜冥的吩咐。

”随朕去皇陵。”夜冥话没说完,人已经率先踏出了御书房。

”皇上,奴才求皇上三思啊。”却不想小夕子噗通一声,跪在了门口,挡住了夜冥的去路。

”小夕子,难道连你也要阻碍朕吗?”夜冥迈出的脚步一顿,黯然的眼神看向跪在地上,焦急的祈求他不要去的小夕子。

他连想去个地方,都没有那个自由吗?

一种无力感席卷全身。

”皇上,奴才不敢,只是皇上,现在已经夜半时分,如果皇上真想去,那也得等天明了,再去啊。”小夕子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也知道,皇上想去皇陵干什么,皇上肯定又遇到了棘手的问题了,这似乎已经成了习惯,皇上但凡遇到重大事件的时候,都会静静的去皇陵,静静的呆在皇后的棺椁旁,静静的沉思。

好似那样皇后就能像以往一样,给他建议,给他点拨。

而那时的皇上,整个人都是清明的,仿佛皇后的灵魂真能让他去除烦躁,让他能更好的想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可是这都已经深夜了,虽然皇上贵为天子,妖邪之说不敢亵渎天子真龙之身,可是皇陵毕竟是阴寒之地,需慎之又慎啊!

”是啊,现在她也该歇息了吧?朕怎么能打扰她清净呢。”夜冥抬头看了看夜色,怅然说道。

”小夕子,陪朕走走吧。”少去了提脚时的轻快和劲头,夜冥觉得脚有千斤重般,慢慢的走在宫道上,看着随处可见的侍卫,太监,宫女,这么多人,可是为何他还是觉得他仿佛矗立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一样孤寂。

不知为何,想来可笑,自从皇后离开后,他总是想起她,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就连那莞尔的笑意,包容的眼神,他都记得栩栩如生。

不是说,当一个人常想起已逝之人时,表示这个人也将不久于人丗,他是不是也该下去和皇后汇合了?

每当想到这个问题时,他不但没有不舍,反而有些轻松,有些期待,只不过看看那唯唯诺诺的太子,还有当今的局势,他却只能丢开这个念头,继续沉重的活着。

北昭最尊贵的九五之尊就这么徘徊在宫道上,没有方向,没有落脚的地,就那么静静的走着。

曾几何时,那个纤弱的背影也曾这么独自走过,她当时的心情是否也如自己这般萧索悲凉。

可是不管如何,当她回眸看向他的时候,她的嘴角都挂着让他安心的笑容,总是有着让他温暖的体谅。

暗卫强干公主

而她自己呢?

谁来给她安心的感受,谁来给她温暖的依靠?

没有,一直都只有她自己。

呵呵,算来,这也是报应。

抬头仰望天空,看着那繁星点点,看着那明亮的一轮弯月,她是否也在天上,是否能看到他,当她看到他此番境地的时候,她该是何感受?

她还会为他心疼,为他挂牵吗?

唉!

一声长叹,扯出自嘲的笑容,她的心已经被自己伤透了,她的心已经给了别的男人,她又怎么会为自己牵挂呢?

即使她在天上,她看向的也应该是另一个方向吧?

他困得住她的身却困不住她的心,守得住她的尸身,却守不住她的灵魂。

他们终究是错过了。

可是他多么希望,那一双清冷而又通透的眸子能在看他一眼。

那清冷而又平和的声音能再次在耳边响起,告诉他,提醒他,他该怎么做?他该何去何从?

恍然间走到了在月光下闪烁着点点波光的人工湖面前,还记得,在这里,她那肆无忌惮自由嬉闹的样子,这里也有着她气定神闲屏息自绝的淡然模样。

回首间,他才发现,这宫里,皇后的气息无所不在。

然而关于皇后的记忆,却都充满了苦痛和绝望,可是为何当初的他却从未体会到呢?

因为自己年轻吗?

因为皇后从未在他的面前哭诉过吗?

因为皇后给他的感觉总是那么坚韧吗?

在他的眼里,皇后就是一株根基稳健的参天大树,可以让他栖息,让他乘凉,让他依靠,同样还能给他提供所需的材料,可是却忘了,参天古树也是有寿命的,也是需要呵护的,尽管它再怎么的健壮,再怎么的繁茂,它也会渐渐的枯萎甚至死亡。

皇后在他的一生当中扮演了多少个角色,那一声”姐姐”让他首次感受到了冒犯和奇异的温暖。

而就是那一声姐姐,让他记住了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

明明比他小,却自称姐姐,包容了他的无礼和无知,但是却指使他跑腿,她也算是第一人。

可是,那感觉,到了现在却依然清晰如昨,每当想起,一股暖流直灌心田。

当她是皇后的时候,她是他的妻子,无怨无悔的帮助他,辅佐他,让他在巩固政权的同时,也无了后顾之忧。

而这却是以她的自我牺牲为代价的,随着他的一步步壮大,而她也在一点点枯萎。

而他的怀疑猜忌和利用,也加速了她的枯萎和死亡。

可是他却从未真正意识上的意识到,她没了,他将会是什么状况?

说来悲哀,他真的从未想过,在他的感觉里,她本应站在他的身旁或者是身后,无时无刻。

是的,她坐到了,在她选择死亡之前她一直站在他的身边,就算他把她打入冷宫,就算她失去了她小心呵护的孩子,她依然没有反抗。

曹若曦刘大力

她在用自己的行动支持他,也在用自己的行动,毁灭自己。

因为她知道,她的存在已经对他构成了威胁。

可是当他听到冷宫起火,皇后尸骨无存的时候,他懵了,更多的是难以置信。

他不相信皇后就这么没了,她那么聪明,她没道理不为自己找出路?她没道理就这么走了?总之,她不会就这么不在了。

留着这一份偏执的以为,心头却开始渗入一种叫失落的感觉,一点一滴的慢慢的渗入,直至他的骨髓,他才渐渐的有些认识到,皇后不会在回来了。

他的目光也不会总在繁忙中看向门口,不会因为没有看见那孱弱的身影而感到失落。

只是他呆在御书房的时间越来越长,甚至整夜。

没有人知道他在期待什么?

也没有人知道他在留恋什么?

他自己也说不出道不明。

突然有一天,他听说他的两个臣子居然深夜求见一个女人,一个容颜尽毁的女人,他的心居然活了。

他的悸动来那么猛烈,却不想,她真的活着,而他的臣子,最信任的臣子居然早就知晓,只有他,一朝天子被蒙在了鼓里。

可是他们的隐瞒之罪,他居然没有追究,因为他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到了皇后还活着的信息上,他的心活了,可是一种被欺骗的愤怒也随之滋生。

然而一路追随,她也一路逃遁,居然从北昭逃到了紫凝,又从紫凝逃到了苍狼,直至失去踪影。

黯然回朝,却并没有放弃对她的追寻,可是一切却杳无音讯,他整个人变得有些烦躁不安,喜怒无常。

就在这希望与失望,思念与愤怒的纠结中,他想到了她的弱点,那就是她重情重义,她不会放任她身边的人不闻不问的。

因此,他借肃清江湖异势力的机会,暗查她的义兄,只为她回到他的身边。

果不出所料,她回来了,并且是让平南王亲自送回来的。

睁只眼闭只眼,由着他们折腾,他要的只是皇后能回到他的身边,其他的他可以不加理会。

皇叔没让他失望,他的臣子也没让他失望,他们光明正大的接回了皇后,私自离宫的皇后居然在百姓的欢呼声,臣子的朝贺声中回到了北昭皇宫。

他们似乎忘了,皇后已经被废,而他也乐于不提,就这么含糊的重新把皇后留在了身边。

那眼神没变,神态未变,在失而复得的喜悦中,他却觉得他和皇后之间有种说不出的距离感,而他为了让这距离感消失,让皇后重新接受他,他生平以来第一次主动的妥协了。

他没有勉强皇后接受他,更没有强迫皇后接纳他,只是像以前一样,一起用膳,一起散步,一起聊天。

虽然看着皇后却不能抱着皇后那样的滋味很难,可是当他想到那鲜活的人儿,想到她活着,他就觉得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做什么都充满了干劲。

曹若曦刘大力

渐渐的,皇后看他的眼神有了暖意,渐渐的皇后会如同往昔般体恤他了,他为此激动了很久,幸福了很久。

可是他却慢慢的发现,皇后对他的好,对他的意,似乎都少了一种亲密,就像当初那个拍着他的头叫姐姐的样子。

她不会在把他当成自己的丈夫了吗?

她的心再也不肯容纳他了吗?

这个疑问一直埋藏在他的心中,可是他却不敢问出,因为他害怕面对那个结果,他宁可自欺欺人,也不愿面对那个残酷的结果,因为他知道皇后不会欺骗他,必然会告诉他实话,可是他却不想知道,因为一旦结果出来,他再也不可能这么陪着皇后,假装皇后还是以前的皇后一样,幸福的生活了。

虽然这分幸福已经有些变质,可是他却舍不得去破坏。

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总会有一天打动皇后,让她重新回到他的身边,重新接受他。

而他将永远是她的天,她的丈夫,她的一切。

然而这一切却在那个夜晚彻底的没了。

当皇后拒绝了他的亲近,跪在床前吐出普达寺的时候,他犹如挨了一句闷棍一般,所有的期盼,所有的激情,以及被拒绝的恼怒全都变成了狼狈。

看着皇后那平静的容颜,那清冷的眸子没有鄙视,没有怨恨,依旧平静,可是他却再也平静不了了,因为他自己知道,皇后再怎么隐忍也是有底线的,而这就是底线,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阻碍他们的不是别的,就是自己曾经做下的荒唐事。

自以为天衣无缝,无人知晓的滑天下之大稽的荒唐事。

他知道皇后排斥他,那么好,他不亲近她,只要知道她在他的身边,他也心安。

可悲的他只能这么安慰自己,却可叹,当她见到西门家的媳妇的时候,也就是她的义嫂的那一刻,他们真正的站在了对立面,而他们之间的关系最终因为立场不同而决裂了。

他要的是铲除江湖势力,天下统一,稳定。

而她想做的却是保护她的亲人,即使以她自己的性命以之交换也在所不惜。

在她持剑以命相要挟的时候,他愤怒了,也恐惧了,他不能在一次的承受失去她的痛苦,但是却也不能忍受她当面顶撞天子威仪的举动。

然而当她拿出了梅家势力的象征,他妥协了,放走了慕容青青,却也放走了皇后最后一丝求生的希望。

当皇后接出身陷水牢的义兄,夜冥似乎意识到,她回来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了?

他不由感到可悲,可笑,在那一刻,他心中对皇后的一丝眷恋似乎都化成了愤怒,所有的忍耐也都化为乌有,他贵为天子,占有也是天意,是皇宠。

可是不管怎么样,皇后就是皇后,她淡然的和他把酒言欢,平和的叙述着自己的点点滴滴,他也知道了她所遭受的种种磨难,也知道了她爱上了别的男人,还生了别人的孩子,可是这分耻辱,他还是咬牙咽下了,只要皇后依旧留在他的身边。

暗卫强干公主

皇后没有拒绝他,可是他也只想静静的抱着她一起入睡,多久了,他没有那么舒服的沉睡过,特别当他睁开眼,看着眼前那恬淡的睡颜,那一刻,天下间最幸福的时刻莫过于此。

可是当一天天的过去,皇后却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他的心沉了,皇后已经做好了永远沉睡的打算,难怪,她对他没有任何的隐瞒,没有任何的避讳,全盘托出,只因为在她的心中已经了无牵挂了。

看着她一次次的在自己面前选择死亡,他的心也在一次次的阵痛后有些麻木。

可是当他看到那一双清澈的眸子,毫无防备的神态看着他的时候,他却又感到一丝希望,皇后忘了他,忘了所有,当然其中也包括伤痛。

这是不是表示,他和皇后之间还可以重头再来?

然而失忆后的皇后,却更加的忠实于自己的内心,她不排斥他,他能感受的到,甚至她很喜欢他,但是那种喜欢只是朋友之间的喜欢,而不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喜欢。

她喜欢骑在马背上驰骋的感觉,她觉得那样幸福,就连她说话都让人能感受到那种幸福,而这却让夜冥更加的悲哀。

让他更惊讶的却还在后头,皇后一觉醒来总会忘了之前发生的一切,不是伪装,也不是做戏,而是真正的,太医看过很多,可是却无人给出确切的答复,说皇后这是怎么了?

可是只要看着这样的皇后,他也卑微的觉得满足了。

然而当皇后被轩辕晨星带走了,当他看到眩晕晨星眼中那掩饰不住的欣赏和爱慕的时候,他才发现,她的皇后似乎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

然而就在他还没从一个接一个的震惊中晃过神来,皇后离奇般的恢复神智了,一个又一个让他难堪却又不可回避的丑陋的阴谋和事实面前,皇后以这样的方式来冻结了他们之间微乎其微的情意,而她的求死欲念却再也没有遮掩了。

看着她如复一日的做着孩子穿戴的衣服,有女孩的,男孩的,他知道,在她的心中此刻只有孩子,一个未出世就夭折的属于他的孩子,一个她为别的男人所生的孩子。

皇后就这么折磨着他的同时,也在自我折磨着。

而为了减少彼此见面时的痛苦,他渐渐的不再踏足栖凤宫,而皇后的点滴也被刻意的封闭了。

以太监宫女的性命换来了她的生存,然而她的意念却阻止不了,她的记忆越来越差,她的睡眠越来越长,而她的本性却越来越真。

不知为何,皇后这多变的性情却总是带给他希望,虽然明知道每一次都会得到失望,可是他还是抱着一份希翼。

然而这分希翼却随着苍狼王的到来而完全破灭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倨傲卓绝的苍狼王,年少杰出的苍狼王子,他嫉妒了,是的,嫉妒。

暗卫强干公主

上天怎么会如此厚爱苍狼王,让他有如此杰出的孩子,想想自己的,在看看完颜瞳,他不由为北昭的将来担忧。

然而真正讽刺的是,当苍狼王被指出就是那画像中的男人,那个皇后称之为离的男人,那个让皇后生了一个儿子的男人,那个拥有了最卓绝的孩子的男人,他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嫉妒和愤怒,他恨不得杀了那对父子,绝了皇后的念想,可是残存的理智却告诉他,不能。

可是看着眼前的父子两,他怎么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愤恨,他终于开口要求皇后前来送行,他知道皇后不会拒绝,却不想当他看到盛装而来的皇后,看到苍狼王眼中的暗涌,完颜瞳眼中的不舍,他的心居然得到了一丝平衡,最少,他们知道,皇后是他的,就算她在他们的面前,他们也不能带走她。

她这一辈子只能属于他,永远。

然而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却发生了,一直以来浑浑噩噩的皇后,居然如此清明的出现了,他的皇后,永远是那么的高贵。

他的皇后不管有何举动,都能让他的子民臣服。

这就是皇后的魅力,也是皇后的尊贵。

看着苍狼王眼中的黯然神伤,他受损的自尊心得到了满足,他伤痕累累的心似乎在那一刻得到了弥补。

然而就在那一刻,所有的一切都凝固在了那一刻,华丽的衣裙就像张开的绚丽的蝴蝶翅膀,翩然坠落,他就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身影从城门坠下,落到了地上,以至于忘了反映。

不知怎么到了她的跟前,不知该做什么?

只能呆呆的看着那躺在地上的人儿,只能看着那不停涌出的鲜血,慢慢的在她的身边晕开。

就像一股漩涡,他就不省人事了,当他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已经着装整齐的皇后,静静的躺在棺椁中,那么的恬淡。

她终于逃离自己的身边了,她终于如愿以偿了,她终于自由了。

看着那再也不能回答他的冰冷容颜,什么怨恨,什么嫉妒,什么愤怒全都没了,有的只是浓浓的悲哀,一种从心底滋生的死寂一般的空洞。

他的所有的喜怒哀乐都随着她的一跃,全没了,他整个人都空了。

浑浑噩噩的在小夕子的提示下,为皇后送上最后一程,亲眼看着重重的棺椁被钉上,看着她就这么被送进了皇陵,看着她就这么孤单的躺在了那豪华的陵墓中,他就这么看着,仿佛不知道累般,双眼一直睁着,从未合上过,就怕遗漏了什么。

暗卫强干公主 曹若曦刘大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