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弄人:我爱的女孩 要嫁给我的死对头

(人)

佳佳,男,24岁,平面设计师

圆圆女,24岁,技术员

记者张炎

加加林说

爱情在不经意间溜进了我的心里

在我高二的时候,我根据考试结果被分配了一个班。我知道这是学校应对高考的一个重要调整。虽然我做了很多努力,但我还是没能进入快班。在所谓的平衡班,我的排名低于120,这让我心情不好。而长时间与我激烈的“敌人”吴刚是呆在快班。他的狂妄自大使我想和他打一架。幸运的是,我喜欢篮球,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疯狂地玩游戏。

(人)

佳佳,男,24岁,平面设计师

圆圆女,24岁,技术员

记者张炎

加加林说

爱情在不经意间溜进了我的心里

在我高二的时候,我根据考试结果被分配了一个班。我知道这是学校应对高考的一个重要调整。虽然我做了很多努力,但我还是没能进入快班。在所谓的平衡班,我的排名低于120,这让我心情不好。而长时间与我激烈的“敌人”吴刚是呆在快班。他的狂妄自大使我想和他打一架。幸运的是,我喜欢篮球,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疯狂地玩游戏。

下课后,班上来了一个叫圆圆的女生,我没有注意到她,因为全班都太宠我的女生了。当我在打篮球的时候,我从来没有看到她来参加比赛。有一次,我看到一个女孩拉她,但她甚至没有看,这让我注意到她。她是那种非常安静的女孩,如果有什么东西让其他女孩尖叫,她只会温柔地微笑。

要嫁给我的死对头

一次打了个球,在回教室的路上,我调皮地把球打给了另一个男生,谁知道,这是很臭的,那个男生闪了一下,球打在了圆圆的背上,她疼得大叫:“哦!无聊!球还不错,不是国家队,拉什么拉!……”我的自尊心很快受到一连串的侮辱。我看不出她有多安静。我被女孩子宠坏了,别让她瞧不起!我和她大吵了一架。但后来,我才知道,不久前在她的背上长了一个脂肪瘤,刚刚动过手术,伤口不完整全长好,打了很疼。我感到非常内疚,但我没有向她道歉。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命运,从那以后,我不知怎么开始注意她了,有时在课堂上偷偷地看着她,突然发现她是那么的美丽。她不怎么说话,但她经常笑。她经常笑来表现她对人和事的态度。她从来不像那些宠坏我的女孩那样来迎合我,但是人很小气,我就是喜欢她。上课的时候会看着她出神,有时放学后会莫名其妙地跟着她。她当然很敏感,但她没有说出来。我不允许班上任何人欺负她,默默地成了她的监护人。爱溜进了我的心里。

因为在心里偷偷喜欢上了她,我的生活也悄然改变了。我更注重我的外表,我尽我最大的努力在言行,我努力学习。我找不到在圆圆的眼睛里讨厌我的眼睛,甚至有一点欣赏。我经常以借书的名义,借材料经常亲近她,她总是见我,我不还她也不催。从快班到平衡班,我和她谈了我的抑郁,但她鼓励我说,不管怎样,慢班是一个好班,大学是一个好班。我真的很受鼓舞。我开始为她准备早餐,即使她已经吃过了,我也只是想让她通过我的一点一滴了解我的心思。

我们关系中真正的、实质性的变化发生在她生日那天。我很久以前就知道了她的生日,想送她一件特别的礼物。我得绞尽脑汁。我买了55张贺卡(我们班有56个人),说服每个人都写生日留言。我的贺卡是自制的,是最特别的一张,里面有一封信,有些还是彩色的。它说:“在某处,有人在默默地注视着你。”他希望你快乐。你愿意给他机会吗?他会珍惜你一辈子的!永远!”当我给她礼物时,她看到我的卡片哭了,然后擦干眼泪,对我笑了。

我们偷偷相爱了,每天晚上自习后,我们都故意在放学后离开,故意离同学越远越好,最后两个人走在最后,于是,我牵着她的手送她回家,我很男,她很聪明。因为有了她,我才把烦恼抛到九霄云外。我生命中的每一天都是甜蜜的。

不幸的是,在我们下定决心,进入快车道之后,故事发生了改变。

一次意外伤害了我的初恋

圆圆看我挺想进快递班的,说,我陪你好好努力,在下次调整冲进快递班!于是,我们定下了一个目标:全年级前80名!我们所做的。

命运弄人:我爱的女孩

不幸的是,圆圆是吴刚班上的学生,我是下一个。虽然我们晚上自习后还是一起回家,但往往因为每次上课的情况不一样,而无法同步。好几次,我看到吴刚和圆圆聊了很久,这让我很不舒服。我不能直接告诉渊源,但我在渊源面前说:“我不喜欢这个家伙,他是我的敌人!”我说,但是圆圆是个温柔的女孩,同学之间没有明显的关系。和圆圆分开后,多少分了几个主意,再加上听同学们说,吴刚对圆圆挺感兴趣的,我的心是窝着火了,所以暂时学习成绩不错。

高二下学期考试结束后,学校组织了一场篮球赛。我和吴刚在两个不同的队。我们比赛时,两队发生了争吵。一时冲动,我举起拳头打了吴刚。为了遵守纪律,学校要开除我。我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所以我说我不会读它。妈妈每天在家里哭,最后听爸爸的劝告,父母找些关系,重新转学。

我离开学校后,有一天,跑到原学校等待人民币元,并送她回家,那一天,她紧紧地拥抱了我,哭泣,我一定要努力学习,在高考后报同一所大学,还说,将来我必须娶她。我也激动得哭了,我紧紧地抱着她的肩膀说:一定!

命运捉弄了我

高考的结果是,圆圆和吴去了同一所学校,而我去了一所,这让我又一次不开心。上了大学后,我总是主动联系她,发现圆圆和我疏远了。

在一起的时候,圆圆故意回避我们的恋爱关系,有时候,圆圆还故意让一两个同学一起玩。这个动作告诉我,毫无疑问,她只是点燃了一个灯泡,目的是疏远我们的感情。

后来,当我约渊源出去玩的时候,她经常借口没有时间,我是一个骄傲的人,身边总是有女孩子,她冷漠的态度让我自尊心无法接受。于是,我长时间不理她,短信、电话、QQ,什么方式都不联系。她也不给我联系,有时在QQ上见面,我们几乎同时隐形。这已经冻结了近半年,爱情关系感觉就像破裂了。

大学毕业后,在父母的帮助下,我开了自己的设计工作室。带着那种长大、独立、成功的感觉,我又去找渊源了。出乎意料的是,她告诉我,如果她有高中同学聚会,她一定会参加,但不会有单身约会。她花了很长时间才告诉我她和吴刚相爱了。当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还在一边看手机短信,我听着,心中的火“腾”地一下,好像是从高中的时候跳出来的,不,火是喷射出来的!我抓起她的手机摔在地上,大声喊道:“你不是说过你想让我嫁给你吗?”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眼泪就涌了出来,我生气地离开了,但我把眼泪从她身边推开了。

(加格一直求我和渊源说话。他说他已经为那天的粗鲁行为向圆圆道歉好几次了,但是她似乎并没有原谅他。他还说如果我能说服他回到他的爱,他会请我吃一顿大餐。我告诉加格,感情是不能强迫的。如果她心里还有你,即使你打她,她也不会离开你。如果她不爱你,你每天都抱着她,为她,为她的心,为别人。不幸的是,加格不听。他被自己编织的爱之网缠住了。我和圆圆电话约了两次,最后在QQ上见到了她。

命运弄人:我爱的女孩

圆圆说——

人在成长,爱也在成长

我不否认加格是一个优秀的男孩,我曾经很喜欢他。他现在比高中时帅多了。但是,因为他的自负,因为他的不断的骄傲,他的心不牢固,缺乏韧性。他看上去很强壮,很有男子气概,但我越来越觉得我对他没什么好说的。相反,吴刚是那种不用我多说就能理解我内心的人。真的,我真的不是一个健谈的女孩,但吴刚能理解我,这证明了我们的命运。

Gagar疏远了我一段时间,这给了我思考的空间,也给了我认识吴刚的机会。其实,吴刚的求爱已经是在第三年就表白了,只是,当时为了高考,心里又加了一句,所以他也笑了。

我们的关系不像高中时那样成熟和理性。然而,佳佳还是几次纠缠,希望再次找到吴刚打架。我真担心他会再惹麻烦。

说实话,并不是要做恋人,我和嘉嘉还是很好的同学。他是我的初恋。我不会忘记他的。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请他尊重我的选择。

(记者注)

你可以拿着它,把它放下

从上面的故事可以看出,初恋的感情如何对抗已成为一个成年人的选择和成熟明智的爱情!佳佳的失败不是因为他比吴刚的情况更糟,而是命运。不幸的是,佳佳有点执迷不悟。

情感上的痛苦只有靠自己的智慧来治愈,而治愈这种痛苦的方法就是建立自己的自尊和自信,然后用最大的努力把那些烦恼的记忆一个一个地删除,没有!连根拔起。虽然这并不容易做到,但我们可能记得一句哲学格言:“不是你不能忘记,而是你不想忘记。”而且再加上,知道过去就像烟一样,不忍心回头看而只是回头看,这不是在愈合伤口,而是在扩大伤口的表面,使它更难以愈合。

如果佳佳能勇敢地面对现实,以前的“爱情”只会像梦一样,醒过来,就会看到,因为命运的安排,未来的“她”,会更适合自己。

但在24岁的时候,机会来了!男人,还是要捡起,放下!

记者张炎

命运弄人:我爱的女孩 要嫁给我的死对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