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网络小说推荐 金甲战龙

傅承彦这一忙便是到了后半夜,将手头上的工作忙完收起来,抽了一支烟,站在阳台上看着梧桐居外已然是漆黑的一片。待到手中的烟燃尽了,傅承彦才松开了手,那双深沉且凌厉的眼在这漆黑的夜晚显然尤为明亮。

傅承彦去了一趟主卧,时暖此时已经睡得安稳了,不过为了防止她晚上会反复,傅承彦便是一直守着。

他站在床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时暖,原本绯红的脸此时已经褪下去了,看起来十分精致。

时暖是个美人,这是傅承彦第一眼便知道的,只是不知道她的素颜竟然这么好看。

他笑了笑,那修长的手指挑过被子,这女人睡觉倒是有些不老实,歪歪斜斜的,跟她平日里那装模作样的模样倒是有些不同。大约是有些热了吧,她竟然中途踢掉了被子,露出了光滑的肩膀。

傅承彦眸色渐渐加深,呼吸也极具加速,垂眸看了一眼还在沉睡的时暖,再看看自己的身体,傅承彦竟有些唾弃这样的自己了。

似乎在遇到这个女人之后,他有些……无法自持了。

窗边的手机嗡嗡的响起,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尤为明显。

傅承彦墨黑色的眼眸划过一道暗芒,他走过去,挑起了时暖的手机。竟然有好几个未接来电,除却时云生和蒋施正的,便是这傅习城的号码。

傅承彦唇角略微勾起,扬起一抹弧度,将手机的铃声关掉,任凭那手机一直在闪动。

他这个人,向来是有些恶趣味的!

时暖这一觉其实睡得不算特别踏实,前半部分她感觉自己像是在火里燃烧,后面又像是在冰窖里度过。只是后来她渐渐的暖和了起来,感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才好受了一些。

只是时暖不知道为何,总感觉身后有一道光,一道视线在看着自己,让她就算是在睡梦中也如坐针毡。

睁开眼,入目的是陌生的房间,陌生的白。时暖有那么一瞬间大脑是不清醒的,她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这房间里的一切,这一切都陌生的让她感觉到不安全,尤其是这房间充满了男性的气息。

有了这一点认知,时暖急忙掀开被子,却是看到了自己的着装。

她身上原本的那套黑色的小礼服不见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白色的衬衫,男性的衬衫。

衬衫很宽大,她穿在身上简直有些滑稽,都到了她大腿的部分。她有些错愕的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好半晌意识才渐渐的清晰起来。

昨天是爷爷的生日宴,而她去了时家别墅为爷爷庆生。后来时薇刁难,然后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把自己叫走,后来她被下了药,送给了云深,再后来……时暖脑海中划过傅承彦的那张脸,是他?

昨夜的种种逐渐浮现在脑海中,时暖的脸色有些苍白,身子忍不住微微发抖。

在明知道父母偏心,她却还是认为不管怎么样,他们始终都是她的亲生父母。可时暖没想到他们竟然为了时薇,为了环城去牺牲自己。竟然把她送到了云深的床上,去换取两亿的资金。

原来这就是自己的父母,原来他们从未将她摆在心上。

结婚?

若是真的是以结婚为前提的话,那么他们为何这么急不可耐的将她送到云深的床上?

“醒了?

男人清润沉冷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时暖的思绪。她猝不及防的后退了几步,不小心撞到了身后的大床,便是跌坐在床上,面色有些发白。

傅承彦挑眉,看着时暖这一系列的举动,她这是吓到了?

时暖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过激了,便是尴尬的笑了笑,“傅先生!

“嗯!”傅承彦点点头,“既然醒了就好,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桌上有退烧药。

“退烧?”时暖惊愕,“我没有发烧。”说着便又是道,“昨晚是傅先生救了我?

傅承彦眯了眯眼,不由的勾勾唇,“显而易见!

时暖深吸一口气,虽然很不想欠了傅承彦的这个人情,但是毕竟是傅承彦救了自己。谢谢你!不过我……”时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有些尴尬,“这衣服。

“我换的!”傅承彦也不避讳,“我家没有佣人,也没有女人,所以只能委屈时小姐了!

时暖咬着下唇,脸色泛红,几近滴血。这种事情他怎么好意思就这样直接说出口?

时暖有些窘迫,她总感觉自己在傅承彦这里无所遁形。啊……我不是说这个,我是问你,我的衣服呢!

“嗯?”傅承彦挑眉,自然看得出来这小女人是害羞了,不过她这个转折未免也太过生硬了吧!便也只是无奈的笑了笑,“大约还没干!我家没有洗衣机,我的衣服向来都是送去外面。

他解释道,“饿了吗?

傅承彦不说还好,一说时暖还真的感觉饿了。

主要是昨晚去时家她就没吃什么东西,只是一晚上走来走去的,也就是去时家之前在家里垫了垫胃。

时暖点点头,傅承彦便是指着主卧的洗手间道,“里面有新的牙刷和毛巾,你去洗漱吧,待会儿下楼吃饭!

“哦!

时暖看着傅承彦转身离开,她便有些抑制不住的捂着脸,感觉自己的脸烧得火红,有些控制不住!

时暖快速的进了洗手间,这才发觉这傅承彦的品位还真不是一般的高,无论是房间的设计还是只是一个洗手间的设计,都堪称一流。

洗漱台上有全新的用品,看得出来是傅承彦一早就备下的。时暖的心里微微划过一道暖流。

时暖从卧室出来,才惊觉自己所待的地方竟然是傅承彦的主卧,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异样划过心头。

傅承彦就站在一楼楼梯口,瞧见时暖站在楼梯上没有下来,便是手撑着栏杆微微敲打了一番,“时小姐这是不饿?

时暖回过神来,“麻烦傅先生了。

时暖跟着傅承彦进了餐厅,才发现这个地方大的可以,只不过这么大的地方,竟然只有傅承彦一个人住?“傅先生不跟家人住吗?

傅承彦微微敛眉,那道凌厉的视线与之教会,时暖忍不住一个激灵。却是没想到傅承彦的眼神如此冷漠。她顿时有些尴尬了,便拉开了椅子迟迟没有坐下。

傅承彦收回了视线,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家人?倒是还缺一个!

时暖的心口开始紊乱,有些不规则的跳动着,让时暖有些无所适从。

傅承彦倒是噙着笑,从厨房端出了一锅粥,“昨夜没办法,只能给你物理降温,医生说你第二天可能会发烧,不过既然你没有发烧,那自然是好的,今天吃的清淡一些吧!

时暖有些错愕的看着傅承彦,与她前几次见着的他全然的不一样的。今天的傅承彦褪下了笔挺的西装,仅着一套浅灰色的休闲装,却已然是这么好看。

她却是没想到傅承彦居然还有这么居家的一面,而且他居然会做饭?

时暖闻了闻,“好香啊。

傅承彦笑了笑,盛了一碗粥递给时暖,“那你尝尝,早上起来熬的,时间怕是有些不够!

“够了够了,你做的可比我做的好多了。”时暖吃了一口,觉得这傅承彦不光是长得好,能力好,就连做饭也这么好。

傅承彦也眯了眯眼,似乎被时暖的举动取悦了。既然觉得好,那就多吃一些吧!

“嗯!”时暖点点头,却是在下一秒顿了一下,她抬头看向傅承彦,脑海中却又再一次浮现出昨天晚上的情形。

时靖正对她说的那些话,说自己还有用处。还有她在阳台边缘的时候抱着傅承彦,自己主动凑上去,傅承彦……

时暖咬咬下唇,轻轻的搅动了碗里的粥,“傅先生,你那天所说的话,还算数么?

她想过了,如果真的要找一个人嫁了,那么傅承彦的确是一个不错的人选,至少让她在这一方面不是那么的被动,至少这个人是外公的学生,外公对他知根知底,至少爷爷似乎也挺喜欢他,至少他不会打自己的主意,至少她不用被动的嫁给云深?或者是沦为云深的玩物?

只要一想到那个人是云深,他的那些“光荣事迹”在江城可是传了遍。可自己的父亲却将自己送给这样的人,仅仅只是为了钱。

时暖的下唇都快被她咬破了,她垂着头,手捏着勺子,却是有些紧张。

傅承彦眯了眯眼,看着时暖,“哪句话?

时暖一怔,抬头看上傅承彦,脸色微微泛红,窘迫的却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她方才设想了一下傅承彦的回答,算数或者不算数,却没想到会是第三种回答,这让她如何开口?

“嗯?

傅承彦放下了勺子,修长的手指有意无意的点着饭桌的台面。他那双清冷的眼看着时暖,让时暖无所遁形。只得咬咬牙,看向傅承彦。你那天说的娶我,还算数么?

傅承彦挑眉,他没有说话,眼底却是有了笑意。

时暖被傅承彦弄得有些紧张,却半晌没有听到傅承彦的回答,便再次开口问道,“还算数么?

苏少卿走过来仔细看了一下,“中了药了,而且还是很强劲的药物,我说这是忍了多久了?既然是你女人,直接来呗,叫我过来做什么!”苏少卿笑了笑,发现这女人还挺好看的。

不过越看越觉得眼熟,许久之后,眼眸中划过一道暗光,“这不是时家那位?

傅承彦挑眉,“你认识她?

“别误会,我可不认识她!”苏少卿那是什么人啊,单单从傅承彦方才的那句话里就听出了傅承彦话里潜藏的意思,立马否认道,“呵呵,不过是有幸见过一面,并不认识。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你怎么会跟时家的人扯上关系,据我所知,你们傅家那个小分支的傅玉清的儿子似乎跟时家也有关系!

“嗯!”傅承彦点头,“是有那么点儿关系!

苏少卿摸了摸下巴,“那现在怎么办?

“你是医生,问我怎么办?”傅承彦厉声道,“不然我找你来是做什么的?

“不是吧老二,这眼前这么一个大美人,你竟然无动于衷,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苏少卿夸张的道,“我要告诉老三……额,我虽然是医生,但我也不是专门做这个的啊,而且刚才你什么都没说,我这是刚刚从手术台下来的啊,哪有什么解药!

苏少卿一脸欲哭无泪,“我说你这现成的解药在这儿,你找我做什么?

傅承彦抿着唇,一张脸黑的有些吓人。

苏少卿眼珠子一转,立马明白过来,“你不会是还没把人家小美人儿搞定吧!

“废话那么多,还做不做事?”傅承彦看了一眼在床上翻来滚去的人,“我看你是庸医吧!

“喂,傅老二,现在可是你有求于老子……好了,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物理降温,你让周正快去找一些冰块来。不过她降温之后第二天肯定会发烧,我开一些药给你,你晚上就辛苦一些吧!

苏少卿语罢,傅承彦便看向站在房门口的周正,周正立马会意过来,“我马上去找冰块!

因为时暖中的是那种药,所以也不好假手于人,但是梧桐居里也没有佣人,统共就他们三个男人。周正和苏少卿便被傅承彦赶了出去。

傅承彦将浴缸里放满了水,又将冰块放下去,抱着时暖便进了浴室。

冰冷的感觉瞬间袭遍了全身,时暖几乎是立马就从浴缸里爬起来,双手紧紧的抓住傅承彦的胳膊,眼泪吧嗒吧嗒的就流了下来,“你欺负我,冷,你是坏人!

傅承彦墨黑的眼眸微微一收敛,伸手拍了拍时暖的额头,轻声安抚道,“乖,别动,在里面泡一会儿!

“那你也要陪我!”时暖嘟着嘴,“我一个人怕冷!

这厢,苏少卿拉着周正出去客厅,脸上露出六畜无害的笑容来,看着周正。周正立马浑身一抖,眼神畏惧的看着苏少卿,“呵呵,四爷,您这样看着我也没用,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要说这江城四少中,那可是个个都是有个性的人。苏少卿虽然不是做生意的,但是他在江城那可是有名的权威,江城最大的意愿便是苏少卿的产业。

周正虽然一直在傅承彦的手下做事,但是之前可没少帮苏少卿跑腿,苏少卿这人周正虽说不是了解的十有八,九,但是一二还算是知道的。

苏少卿这人跟傅承彦不一样,傅承彦从来都是想要什么便要什么,他做事雷厉风行,从不给人留有情面。而苏少卿则是笑面虎,面上与人和善,没没都跟人打着笑面,至于背后要做什么,却没几个人知道。

就一如此时,每次苏少卿只要露出这种笑容,就表示有人要倒霉了。

苏少卿眯了眯眼,冷哼一声,常年沾染漂白水的手十分修长,简直比女人的手还要好看几分。

他修长的手指挑着白大褂,扔在周正的身上,随性的靠在沙发上,唇角勾起一抹颠倒众生的笑。不知道?你常年跟在老二的身边,竟然跟我说不知道?

周正浑身一个激灵,差点儿没哭出来,“我是真的不知道啊四爷。二爷有什么事情也不会告诉我这个下人不是。

“是吗?”苏少卿眯着那狭长的桃花眼,笑起来却是有些渗人的。你当真不知道?前不久时家大小姐时薇和傅习城订婚,现在老二跟时二小姐在一起,你觉得就算你不告诉我,我也不知道吗?

“既然四爷您都知道,做什么还要问我!”周正简直欲哭无泪,“今天这个我的确是不知道,只知道二爷去了时老爷子的寿宴,回来的时候就抱着时二小姐。

“哦!”苏少卿拖长了尾音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他修长的手指点了点皮质沙发,还准备说什么,却警觉的抬眸,便见傅承彦那道颀长的身子站立在玄关处。

苏少卿原本还一脸算计的脸上立马笑开了花,那双桃花眼也是瞬息万变,“二哥,时二小姐好了?

傅承彦眯了眯眼,“还没走?

苏少卿。

不带傅承彦这么过河拆桥的啊,他傅承彦一个电话打来,他可是从手术台上下来的,立马就飞奔过来了,谁知道竟然就这个待遇。我说二哥,你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厚道啊!

“厚道?”傅承彦冷哼一声,深沉的眼斜睨了苏少卿一眼,“跟你不需要谈厚道!

“喂喂喂,我好歹也算是帮了你一个忙吧,有必要这样吗?

傅承彦想赶走他,那可没那么容易,“再说了,你就不担心后半夜时暖出个什么问题吗?我好歹也是医生,留下我可是对你有好处的!

“不需要!”傅承彦拧眉,很显然根本就不想跟苏少卿继续谈,“周正,送客!

苏少卿还想耍无赖,奈何傅承彦根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转身便上了楼。

苏少卿挑眉,看到傅承彦走了,便立马转换了脸,冷冽的眼神扫过周正,便是慢条斯理的整理了衬衣的第三颗纽扣,“听到了吧,老二让你送我回去呢,呵……累死了,快开车送我回去!

周正看着这变脸速度堪比小孩子的男人,心里简直一万匹草泥马经过。不过周正可不敢跟苏少卿说什么,只能认命的拿了钥匙开车送苏少卿回去。

傅承彦回到楼上,看到时暖此时正安稳的躺在床上,便是微微松了一口气。他站定在床边上看着床上的时暖,墨黑深沉的眼眸里总算是有些一丝别样的温暖。

他伸手,将被子给时暖盖好,便是走到阳台上拿了一支烟在手里,点燃了却没有抽。

他向来是个自持的人,不想做什么便没有人能够为难他。只是……他侧眸看了一眼熟睡的时暖,或许她会是一个意外。

他本意并不是想将她拉扯进来,但是既然来了,他便没打算放她走。虽然时间不对,但是他从来不在乎这些。

不过垂眸看了看自己*,却是没想到她对他竟然还有这样的影响力。尽管他极力的克制,但是有些时候却是骗不了人的。方才他差点儿就直接要了她,但是只要一想到她醒来后或许会惊慌失措,或许会后悔,他便生生隐忍了下来。

傅承彦站在阳台上吹了许久的风,直到周正回来,这才进了书房。

“二爷,这是今天晚上时家的监视器里拍到的画面。”周正好歹也跟在傅承彦身边多年,自然知道傅承彦的习惯。早在他送苏少卿回来的路上周正就开始着手调查关于今天晚上时家所发生的事情。

傅承彦手里捏着一支烟,看到周正递过来的资料,便是微微抬眼看了周正,周正一个激灵,微微一抖,“二爷?”难不成这次会错意了?

傅承彦勾了勾唇角,“这个月奖金翻倍!

周正一阵欣喜,随即道,“四爷想从我这里打探消息,不过我并没有说,只是四爷那人的性子……

“行了,他爱怎么折腾随他。

“对了二爷,云深的确是跟时靖正有一些口头上的协议,说是要注资,不过这一切都还只是口头上的协议而已,而且云深在云氏向来没有什么话语权,云氏现在还是云老爷子做主,这件事恐怕老爷子还不知道。

周正说道,看傅承彦似乎并未放在心上,便知晓这云深并不是什么障碍。不过周正又不太明白了,“这时靖正到底打的什么主意,我之前听说云深似乎看上的是时薇。

傅承彦敛眉,倒是有了一丝的变化。你是说云深看上的是时薇?”傅承彦轻嗤一声,“你太小看他了。

周正有些不懂,这云深是什么料子,大家都是知道的。那二爷,现在该怎么办?

“先放着吧,这件事不必你*心!”傅承彦将资料大致上扫了一遍,“查查环城最近的状况。

“是!

“对了。”傅承彦食指敲打着桌面,思忖了良久,“上次让你减少富成那边的单子,怎么样了?

“已经在进行了,不过那边似乎还不知道!”周正想了想,想起最近傅玉清那边还的确是没什么动静。想来也是奇怪,这傅玉清不过是傅家庞大的家族里的一个分支,其实在傅家面前根本算不得什么。

但是前几年也不知为何,傅家老爷子那边却亲自提点了傅承彦,让他拂照拂照富成。

傅承彦向来不喜欢麻烦,而且调查了富成一番发现只是一个小公司,便也没有放在心上。不过两年前却让傅承彦留了心,这傅玉清可不是个老实人。

“再减一成,城南这段时间是不是要招标?”傅承彦磨蹭着下巴,凌厉的眸光落在书桌上的企划书,“加紧吧!

经典网络小说推荐 金甲战龙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