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石猎人 刺客伍六七帅气图片

人不能有好奇心,一旦有了好奇心,就会作死。

这是子时此刻心里唯一的想法。

一秒钟之前,他因为后排忽然安静了下来,他有些好奇了起来,禁不住从后视镜看了眼,就见自家夫人,不知何时趴在了后车座上,翘着两条修长的腿,一边的衣领被她拉的很低,嫩白的肩膀露出了好大一截,上面还有吻痕,刚好撞进了子时的眼里,更要命的是苏安久脸上那抹妩媚的笑,一只手含在了嘴里,双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对他眨了下眼。

“啊……”子时尖叫了声,车轮猛然在地上发出了一阵刺耳声,他手握紧了方向盘,稳住了车,才仿若惊吓般的叫道,“夫人,你赶紧的把衣服穿好。”眼神再也不敢看后视镜了,干脆空出一只手,将后视镜给盖了上去。

开玩笑,若是boss现在在这,他绝对会死的很惨!

“那你说,你要不要在快到学校的前一条街上放我下来?”苏安久还是像刚才那样姿势,一手把玩着自己的头发,晃着两条腿。

“夫人,boss会说我的。”子时决定好好跟自家夫人商量下。

然而,苏安久却不是吃素的,她闲闲道,“行啊,那我就把你非礼我的事告诉你们家boss好了。

“夫人,明明就是你自己那个……”子时想哭。

“那个啊?是你非礼了我,还敢跟我狡辩,我现在就给司辰电话。”说完,苏安久放下了腿,坐好了身子,从包里拿出了手机,还在子时的眼前一晃而过,“我这就打。

“别,别啊,夫人,我听你的还不行吗?”子时委屈极了,他怎么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啊,以后还是努力远离夫人,跟着boss吧!呜呜,boss来救我,夫人好可怕!

刚到公司的慕司辰,忍不住连续打了三个喷嚏,想着估计是天快凉起来了,他明天还得换个稍微厚点西装外套……

子时遵守了跟苏安久的约定,在学校前一条街放下了苏安久,苏安久下了车,对着子时心情很愉快的挥了挥手,“你先回去吧,我去报名,然后去买点文具啥的,晚点给你电话,灰灰。

“灰灰。”子时一脸灰白的,学着苏安久用着网络语回道。

“啦啦啦!”苏安久背着挎包,一路向学校的大门方向去。

很快到了学校,校门口,几乎都停满了豪车,让苏安久惊讶的不是这些豪车,而是校门上烫金的几个大字。

啧啧啧,名牌大学,果然不是一般妖艳贱货的学校可比较。

光是校园里的风景和建筑都足以甩很多学校几条脚,甚至是几个城市了。

学校里,这会儿也有不少学生了,好些社团的学姐学长们,开始在拉新生。

苏安久每路过一个社团摊位前,就有人上前,宣传他们社团的好处,苏安久笑着摇了摇头。

她不打算参加任何一个社团,太麻烦了,简直是浪费了时间。

“小学妹,你真不考虑吗?我们社团可是很好的。”那人还是不死心的,追着苏安久走了好几步路。

“真的不用的,对了,学姐,请问报名的地方在哪儿?”苏安久问道。

“哦,你笔直往前,再绕过那前面一个建筑,就到了。”女孩给苏安久指着路,还不死心的加了句,“你真不考虑来我们社团吗?

“嗯啊,谢谢学姐哈。”苏安久挥着手,立刻闪人。

报完名的时候,她转身,正准备离开,忽然,她的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下。

“谁?”苏安久下意识回头,就见一张娃娃脸放大在自己的眼前,女孩对着她露出了可爱的笑。

“梁子书?”苏安久迟疑的叫了声。

“苏安久。”梁子书特别开心的叫道,继而,又道,“好啊,你竟然连我都认不出来了,苏安久,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跟我联系啊!

梁子书是苏安久的闺蜜,俩人从小在一起,一直到苏安久跟着爷爷和妈妈去了乡下,两个小丫头才不得已分开了,分开的那刻,俩个人都哭到不行,拉着勾,说一百年都是好朋友。

“谁说我认不出来你,那还不是你变漂亮了很多。”苏安久欣喜的伸出手,抱住了梁子书的身子,鼻子发酸,眼眶红了起来。

她好开心,好开心,在这个冷漠的城市,居然再次遇到了她小时候的好朋友。

“你也变漂亮了许多,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你了。“梁子书歪了歪头,任由着苏安久抱着自己,“所以,是不是该罚你。

“嗯。”苏安久将脸埋到了梁子书的肩膀上,闷声应了声。

梁子书立刻感觉到了苏安久的不对劲,“安久,你没事吧?我只是开玩笑的啊!

“我就是太想你了,坏丫头,为什么我当年给你寄信,你后来就没回我了,我还以为你不理我了。”苏安久的头还是没有抬起来,这件事,的确是她曾经的一个心病。

当时妈妈还劝她,说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小时候的玩伴,长大不一定合适了,长大的玩伴,到老了,也不一定会合适。

还说,每个人都是孤单又独立的存在,却又不得不群居。

以至于,她后来很长时间都对这段话深信不疑。

“那是因为我爸生意失败,然后搬到了郊区,然后等我再次回到以前那个家,就没找到过你的信了。”梁子书解释道,因为这事,还跟家里大闹过。

“那你家现在呢?”苏安久从梁子书的怀里离开,担忧的看向了梁子书。

“好很多了,我爸生意起来了,好啦好啦,安久,我们以后都在一个学校了,走,我请你吃好吃的,庆祝我们今天再次相聚,庆祝我们又走到了一起。”梁子书一只手勾搭上了苏安久的肩膀,脸上笑的特别开心。

“矜持点。”苏安久瞪了眼梁子书,从自己的脖颈上拿下了梁子书的手,换成了自己挽上了她的胳膊,“走,我们待会边吃边聊,我刚回来,还不知道有什么好吃的。

“我带你去一个餐厅,那里的菜超级好吃。”梁子书一脸回味的说道。

“嗯啦,信你。”苏安久觉得一颗心暖暖的。

“那是必然的,信我得永生。”梁子书得意的扬了扬头。

带着苏安久出了校园,坐上了出租车,给司机报了个地点,出租车稳稳的向那边开了去。

苏安久是被佣人给叫醒的,刚醒来,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迷糊的问道,“几点了?

“回少奶奶,已经早上九点了。”佣人恭顺的回道。

“什么?九点了?”苏安久彻底的清醒了过来,“完了完了,还打算今天早点去学校报名。

昨晚,她特意跟慕司辰磨了很久,慕司辰才同意让她自己去学校报名。

当然,是在家附近的学校。

从床上快速的爬起,苏安久双手交叉着,抓住了衣服的下摆,伸手脱衣服,脱到了一半,忽然意识到佣人还站在一边,眼睛正看着她。

苏安久顺着佣人的视线,看向了自己脱了一半的衣服,待发现小腹和腰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吻痕、咬痕,她俏脸刷的红了起来,放下了衣服,扳起了脸,“你先出去。

佣人后知后觉到自己犯的错,连忙道着歉,“少奶奶,不好意思。”说着,转身,出了房门。

门还没关上,她补了句,“少奶奶,你父亲过来了,正在楼下。

苏庆林来了?

来做什么?

发现她嫁过来还没几天,苏庆林和苏颖倩都来了,苏家人跑的可真勤快,比她还勤快。

换了身干净利落的衣服,将头发梳成一个半丸子头,苏安久刷完牙,洗完脸,挎着背包出了房间,一步一步向楼下走了去。

还没到楼下,就看到了苏庆林那张讨厌的脸,正面对着她坐在沙发上,在他的对面,是慕司辰,背对着她而坐。

苏安久没想到这个点,慕司辰竟然也没去上班,哈,不会是起来晚了吧?哼,真是活该。

唇角微微勾起了一抹幸灾乐祸的笑。

下一秒,苏庆林故作亲切的声音响了起来,“安安,醒了啊?

慕司辰的视线与此同时,看了过来。

唇角的笑僵了僵,苏安久眼睛很快从慕司辰的身上移开,放到了苏庆林的身上,皮笑肉不笑道,“爸来找司辰,可真勤快。

语气里,带着淡淡的嘲讽。

“安安,瞧你说的什么话,爸是担心你,不是怕你很多东西不懂,给司辰添麻烦。”苏庆林脸皮很厚的说道,还强调了句,“你以前在乡下,不懂城里,城里的规矩多。

城里何止规矩多,连套路都深。

苏安久心里冷笑了声,看向了慕司辰。

慕司辰性感的薄唇,微微倾斜,双眸黑沉不见底,看着她,尽管如此,她还是无法猜透他现在的心情。

苏安久撇了撇嘴,歪着头,轻笑了声,“爸,担心我还给家里丢脸啊?那意思就是说我不仅也拉低了司辰的档次?”话是对苏庆林说的。

“我慕司辰的老婆,不是谁都能当的。”慕司辰看着苏安久说完这句话的,“去餐厅吃早餐。

或许是因为慕司辰说了前句话的意思,苏安久心情很好的应道,“好啊!”脸上还露出了笑容。

直到苏安久进了餐厅,苏庆林的视线还放在她身上,半天没转开。

“爸?”慕司辰叫了一声,拉回了苏庆林的思绪,“哎哟,司辰,你看我,就光顾着看安安了,对了,你跟安安今晚来家里吃个饭吧,你们俩那天回门都没在家吃饭。

“今晚应该有空。”慕司辰模棱两可的说道,说完,起身,双手抄进了西装裤口袋里,“爸,时间不早了,我现在要去公司了,你要不要一起出门?

苏庆林早上七点就过来了,然后一直在楼下等着慕司辰,等到了八点多,在他以为慕司辰一定会问他过来有什么事,慕司辰到现在都没问过这句话。

眼见慕司辰欣长的身影,要出了大门外,苏庆林终于忍不住,叫了声,“司辰,爸今天过来,其实还有件事。

“嗯?”慕司辰故作露出了一抹疑惑,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眼苏庆林。

“就是昨天新地皮的事,爸想尽早把这事落实下来,然后准备开工了。”苏庆林脸上带着谄媚的笑。

看起来像极了哈巴狗,至少在苏安久的眼里是这样。

苏安久端着一个碗,以椅子靠墙,坐在椅子上,探出了小半个头,看着从沙发上起身的苏庆林。

“哦,原来是这件事,我今天就打算跟爸签合同了,既然你来了,我们就在车上签吧!”慕司辰漫不经心的笑了笑,眼神的余光看向了餐厅门口的方向,眸底带着笑。

“好的好的。”苏庆林脸上笑开了花,拿起合同,跟了上去。

慕司辰和苏庆林走了,家里瞬间安静了下来,苏安久没用几口,扒完了饭,放下了碗,出了餐厅。

大门外,子时早就侯在了那里,见苏安久出来,他做了个绅士的姿势,“夫人,您用好早餐了啊,boss让我送你去学校报名。

“该不会是监视我吧?”苏安久心里想着这话,嘴里还给问了出来,问完,她懊恼的捂住了脸,丢脸丢到家了。

“哈哈,夫人真幽默,我只是负责送你去学校而已,何况根据boss所说,你的学校已经跟他定好了。”子时不在意的笑了笑,“夫人,上车吧!

“我不能走过去吗?”苏安久实在不想坐个车去学校啊,尽管这车看起来很低调了,可还是名牌车。

她还想安安静静的度过大学时期。

更重要是,她想报完名后,出去溜达溜达。

“夫人,你再不上来,我不保证总裁会不会让我开马萨拉蒂送你去。”子时打开了车门,一手扶在车顶。

“好吧~”苏安久不情不愿的坐到了后排。

子时关上了后面的车门,绕到了驾驶座车门,坐了进去,将车给开了出去。

车开了没几分钟,苏安久捏了捏嗓子,咳嗽了声,道,“子时啊,你看,我脚伤已经好了,所以待会快到学校,你就放我下来,怎么样?

“夫人,这可不行,你是慕氏的夫人。”子时透过后视镜,笑着回道。

“子时,一点商量的语气都没?”苏安久身子稍微向前倾了下,痞笑的挑了挑眉。

苏安久本就生的好看,特别是她今天这套装扮,清新中不失可爱。

“嗯。”子时逼着自己从后视镜上移开了视线,坚定的点了下头,额头上却是莫名的沁出了冷汗,总觉得夫人待会会使出什么‘绝招’。

果然,下一秒,他惊叫了声,“啊……

宝石猎人 刺客伍六七帅气图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