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裂缝 战争世界马旒斯

其实她一直都是知道董玉蔓对凌曦瑾的用心,可是却从没有在意过,她总觉得凌曦瑾是无论如何也看不上董玉蔓的,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自信,想想都觉得可笑。

现在一切她都亲眼看到了,所有一切的心思也都该到此为止了。

因为现在她终于明白了,一切真的都是她自做多情的一厢情愿罢了,所以她只能放弃。

“大小姐……”小云依然是小心翼翼的态度:“瑾少回来都有几天了,可是你却一次都没有去过凌家。

“我不会再去凌家了……”宁雨霏将手中的花扔进了荷花池中,目露悲伤的道:“以后也都不会再去了!

小云颇为不解的看着她:“大小姐……

大小姐对瑾少是什么样的用心她可是再清楚不过了,为了瑾少,大小姐可以放下一切的架子,甚至是洗手为他做羹汤。

一直以来,不管瑾少对她是什么样的态度,可是大小姐却永远都是不气馁,总是重整旗鼓的再接再厉,怎么这一次突然变了?像是对瑾少彻底死心了一样。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大小姐这样成天没精打彩的,她看着心里也是难过。

但是宁雨霏却是下定了决心:“反正我以后再也不会去凌家了!

“小云,以后不许再我面前提及关于凌家的一切,尤其是凌曦瑾!

“知道了。”小云虽然是一头的雾水,但却不敢违抗宁雨霏的命令:“我记住了。

与宁雨霏一样情绪低落的还有凌曦瑾,每天下课后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要么就去练功房挥汗如雨,看起来是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周身笼罩着的冻气越发的寒气逼人,越发让人难以靠近。

凌曦珏双手抱在胸前,有些无奈的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呀!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宁雨霏已经有一个月没有露面了,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竟让那死心眼儿的丫头下了这么大的决心。

凌曦月也是长长的叹了口气:“二哥也真是的,既然想了,那就去看看呗!

反正他每天都要去学校,放学后拐个弯顺路去看看能死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

凌曦珏曲指敲了下妹妹光洁的额头:“从小都是雨霏那丫头追着曦瑾跑,十多年了,他都习惯这种模式了,你让他突然改变,他也改不过来呀!

凌曦月摸着自己的额头,不解的蹙起了眉头:“没道理呀,从前有我拦着,她都能前赴后继的,如今我都支持她了,她怎么反倒是没声没息了?

凌曦珏沉思了片刻,然后沉声道:“这其中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大哥这是什么意思?

凌曦珏看着她道:“能让雨霏那丫头死心生出放弃心思的事情,也只有女人了!

经他这样一提醒,凌曦月似是想到了什么,立刻就向凌曦瑾冲了上去,凌曦珏也是跟着她走了过去。

“二哥。”凌曦月阻止了正在练功的凌曦瑾:“二哥难道不觉得霏姐姐突然的态度转变有些不正常吗?

听到宁雨霏,凌曦瑾就莫名的心生烦躁:“她的态度跟我有什么关系?

凌曦月和凌曦珏相视一笑之后,笑着道:“二哥就别再强撑着了,你最近心情不好还不是因为没有见到在霏姐姐吗?

“……”他只是习惯了,习惯了她的吵闹,完全是一种惯性好吗?

凌曦月只是笑着却也不点破他:“我想我可能知道霏姐姐怎么会这样了。

听她这么一说,兄弟二人的目光全都望向了她。

只听凌曦月道:“可能是因为董玉蔓。

听了凌曦月的话后,凌曦珏自言自语般的道:“难道董玉蔓做了什么让雨霏那丫头误会的事情?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凌曦瑾突然就想起了那天夜里董玉蔓突然抱住他的事情。

难道……难道是被宁雨霏看到所以误会了?

还是说,一切其实都是董玉蔓精心所设计的,为的就是让宁雨霏看见,然后误会他们之间的关系?

想到这种可能,凌曦瑾心中陡生怒意,迫人的冰寒之气让凌曦珏和凌曦月兄妹两个都向后退开了几步。

“我有事,今天就不在家吃晚饭了。”将手中的双节棍丢给凌曦珏的同时,丢下了这样一句话就不见了踪影。

“看来他是想起什么了。

凌曦月撇着嘴对凌曦珏点点头:“看来是这样。

“大小姐!

见过夫人后,原本强打着精神的宁雨霏又恢复了那副萎靡不振的模样,耷拉着脑袋,整个人看起来根本没什么精神。

再这样下去,小云真的怕她能把自己给折腾出个什么病来。

听到小云的叫声,宁雨霏回过头,没什么精神的问了句:“什么事?

小云实在不忍再说什么,只能将心中所有的话全都转化成一声叹息,然后强打起精神来对宁雨霏道:“不如我陪大小姐出去逛逛?

但宁雨霏却还是没精神的摇了摇头:“没兴趣。

见她这样,小云最终鼓起了勇气,走到宁雨霏面前拦住了她,义正言辞的道:“大小姐,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再这样的话你真的会闷出病来的!

“我怎么了?”宁雨霏淡淡的道:“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大小姐明明是很想瑾少,可是为什么要为难自己呢?”小云坚决的道:“既然想见瑾少,那就像从前一样去凌家,去见他好了,干嘛总是一个人闷着唉声叹气的?

她还是喜欢从前那个一往直前的大小姐,还是喜欢那个怎么都打不垮的大小姐。

宁雨霏回过头,对小云道:“以后不许在我面前再提凌曦瑾这个人知道吗?

她只是不想再听她没完没了的在她耳边念叨凌曦瑾,让她没完没了的想起那个想要忘记的人而已,至于吃惊的嘴长这么大吗?

神情一直萎靡颓丧的宁雨霏终于蹙了下眉头:“你这丫头,看来我是真的把你给惯坏了,现在是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说完之后,也不再听董玉蔓的话,转身就离开,留下张着嘴还未发出任何声音的董玉蔓。

暗中听到一切的宁雨霏心中感动,毕竟从小她就和凌曦月不合,总是和兄控的她要一争高低,见了面也是互不理睬,可是没想到在关键时刻能帮她的人却是凌曦月。

正准备回去的凌曦月被宁雨霏给拦住:“怎么,又来找事儿?

互相针锋相对是她们二人从小的相处模式,如今见宁雨霏什么话都不说,只是定定的看着她,倒是让凌曦月有些不明就里。

“喂,你究竟要做什么?

被凌曦月给质问的宁雨霏上前拉住了她的手,让凌曦月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宁雨霏,你哪根筋搭错了?还是发烧烧坏脑袋了?”宁雨霏突然这样对她,还真是让她极为不适应。

宁雨霏笑着道:“月月,谢谢你!

凌曦月冷嗤一声:“谢我什么?我又没做什么。

宁雨霏突然的感谢让她一头雾水,是真的准备要送她去医院了。

“你和董玉蔓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凌曦月一怔,清丽的脸上现出一抹红晕,有些难为情的清着嗓子:“我只是看不惯董玉蔓那个样子。

深知她个性的宁雨霏笑了:“月月,谢谢你,谢谢你能认可我!

“你知道吗?从小到大我一直以为你不喜欢我,以为你不想我和曦瑾在一起,所以才会处处针对我,所以才总是对我板着脸,可是今天我终于明白了,你是真的对我好!

凌曦月有些难为情的道:“说这些做什么?

然后将脸给转开:“那什么……其实你挺好的,跟我二哥也挺配的。

她是真的觉得只有宁雨霏也配得上自己那个优秀的二哥,虽然她是打心底里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不愿意将二哥交给别的女人。

可是她也清楚,她不能总是霸占着二哥不放,他总有一天要结婚,有自己的生活的。

如果非得把二哥交给除她和妈妈之外的另一个女人,那宁雨霏是她唯一能接受的。

此时的宁雨霏对凌曦月真的是充满了感激:“月月,真的谢谢你!

实在是难为情极了的凌曦月道:“行了,怎么谢起来还没完没了的了?

“反正啊,你以后跟我二哥好好的,别让我们跟着操心就行。

宁雨霏眼前又浮现出自己刚才看到的一幕,现在凌曦月这个障碍没了,可是凌曦瑾呢?

或许……或许她真的喜欢的就是董玉蔓呢?

否则这么些年来,他为什么对她总是冷眼以对,从来都吝于给她一个好脸色,可是对董玉蔓却是那样的深情款款?

看宁雨霏面露苦笑,凌曦月问道:“你想什么呢?

不想让自己更加难堪的宁雨霏纠结之后,还是摇头否认:“没想什么。

凌家。

看着这几天来明明拿着书却明显心浮气燥的凌曦瑾,宁格格颇为担忧:“凌谨之,你小儿子这两天怎么总是魂不守舍的?

看着书的凌谨之目光完全没有离开书:“你没发现这次小瑾回来之后雨霏那丫头没来过吗?

宁格格想了想,这才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对啊,从前只要小瑾一从部队回来,雨霏那丫头就乐呵呵的跑来围着他打转,可是这次怎么没动静了呢?

宁格格有些不解的道:“这小瑾回来也有四五天了吧?

凌谨之终于将目光从书本上移开,笑着道:“那可就得问问你儿子了,问问他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会让雨霏这么伤心,让她对他死了那份心。

“死心?!”宁格格大声叫了出来:“那可不行!

“我告诉你凌谨之,雨霏这个二儿媳妇我是认定了,除了她我谁都不要,你无论如何你也得想办法把她给我留住!

看凌谨之没有动静,宁格格焦急的上前拉着他的手臂:“凌谨之,我说你听到了没有?你无论如何也得给我把雨霏这个儿媳妇给留住了!

虽说她提倡儿女婚姻自由,并不会横加干涉,但是也不能把预留的好儿媳往外推呀!

凌谨之反手用力一拉,将宁格格拉进了自己怀里:“你不是说了吗?孩子们的事情就交给孩子们自己去处理,你跟着瞎操什么心呢?

宁格格对着他胸口就是一拳:“我说你怎么一点儿也不上心呢?

凌谨之理所当然的道:“因为宁雨霏她注定了会成为咱们的儿媳妇,跑不了的!

宁格格翻了一个大白眼:“你还真自信!

凌谨之依然是那副理所当然的模样:“那是当然了,也不看看小瑾是谁的儿子!

像他儿子这样优秀的丈夫,如果错过了这辈子还能上哪儿找去?宁雨霏又不是瞎子!

宁格格还想说话,可是凌谨之就已经用实际行动将她的嘴给堵住了。

实在看不下了的凌曦珏坐在凌曦瑾对面:“我说,你既然想了的话就去宁家看看呗!

凌曦瑾却是依旧不冷不热的道:“我去宁家做什么?

凌曦珏唇角上扬起:“你心里想什么你自己明白,就不必在你大哥我面前装模做样了。

凌曦瑾冷嗤一声:“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知不知道自己心里清楚。”凌曦珏漫不经心的道:“你这次回来之后,雨霏是一次也没有再来过吧?

“她来不来的关我什么事?”凌曦瑾依然是冷漠如初。

“关不关你的事不是嘴上说的……

凌曦珏修长的手指戳了下他的胸口:“是这里说了算!

宁家。

“大小姐,要不咱们去凌家走一趟?”看着宁雨霏情绪低落,小云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建议。

宁雨霏依然是低落萎靡的道:“去凌家做什么?

从那天看到那一幕之后,她的心就已经死寂了,更是下定了前所未有的决心,再也不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了,再也不自己送上门去找冷落了。

从前是因为不知道,所以她一直有动力,以为只要自己努力了就能赢得他的心、他的感情。

时空裂缝 战争世界马旒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