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血卷轴 都市极品医王凌冽全文免费阅读

医生当时就吓的脸色发白,只想当场晕死过去。

接了这样一个病人,真的是不幸啊。

“嫂子,别这样。”bin走过去,将阮小溪拉过来。

虽然bin也很痛心,但是他知道,如果乔奕森醒不过来了,让谁陪葬,都于事无补。

阮小溪趴在床上,歇斯底里地痛哭。

“如果你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什么都做不了,那就滚出去!”bin毫不客气地对医生道,此时觉得他在这里只有碍眼的份儿了。

“是是,我这就出去,这就出去。”医生说话都开始直打哆嗦了。

乔奕森仍旧安静地躺着,一动也不动。阮小溪的哭声渐渐变小,太过伤心,眼泪也无法言表了。

bin看看乔奕森,看看阮小溪,叹了一口气,便转身出去,到走廊上抽烟去了。

这是最为关键的*,注定是一个无眠的夜。

房间里只剩下乔奕森和阮小溪两个人,或许这是他们最后的独处时光了。

再次回到乔奕森的身边,阮小溪拿起他的手,紧紧地握住。

她这才发现,原来乔奕森的手都长得这么好看,纤长,骨节分明。

这样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如果就这样静静地离开了,那得伤了多少女人的心啊。

“乔奕森呢,你一定不能死,你死了,那些爱慕你的女人,可要怎么办呦?你死了,还要伤害那么多爱你的女人,真的是太不应该了。

“乔奕森,你一定不能死,我们还没有离婚呢,你还没有签字呢,你要是想死,也得先还我自由。”

“乔亦森,你想一想,你死了,父母都怎么办,他们年纪大了,该多么伤心啊。”

……

“乔亦森,你不是不签字离婚吗?如果你醒过来,那我就考虑一下这个决定。”

阮小溪在乔亦森的病床前威胁利诱,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但是乔亦森依然没有一点儿反应。

她说的口干舌燥,凄凄惨惨,可是他依然没有苏醒的迹象。

抓着乔亦森的手,仿佛这只手也变得干燥毫无生气。

“我知道,你是一个骄傲自大不可一世的人,你怎么会受我的威胁呢?那你赶紧起来反击我啊,你不是喜欢捉弄我吗?”

“你怎么不说话,你怎么不骂我,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乔亦森?你这个胆小鬼,你为了救我可以不要命,不是喜欢我是什么?连喜欢我都不敢承认,不是胆小鬼是什么?”

“你起来,你给我起来说清楚,你到底想怎么样?以前我讨厌死你了,你高高在上,你*无罪,你嘲讽我,捉弄我,还总是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现在我好像不讨厌你了,你怎么反倒不跟我说话了?原来你还是这么讨厌。”

……

阮小溪嘴里不停地嘟嘟囔囔,好想把所有的话一下子说完。

或许是太累了,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地倒在乔亦森的身边睡了过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夜更深刻,房间里安静地可以听到阮小溪微弱的呼吸声,还有点滴滴下的滴答声音。

期间bin进来过一次,看到乔亦森还没醒,而阮小溪累倒了。他轻轻地为她披上一件毛毯,然后又轻轻地出去了。

凌晨快三点钟,仿佛一切都在沉睡当中,而此时乔亦森的手指动了一下,紧接着他的手臂也收了一下。

好像躺久了,浑身僵硬,乔亦森想翻个身,可是觉得头晕的厉害,还翁嗡嗡直响。

慢慢地睁开眼睛,房间里的灯光太刺眼,试了两试,才完全睁开。

许久阮小溪不说话,脸上挂着泪痕,望着乔奕森,怔怔地。

bin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先出去,让她自己冷静冷静。

“谢谢你,我吃饭。

即将跨出门的时候,bin听到阮小溪如是说。

他什么也没说,嘴角稍弯,然后出去了。

“乔奕森,我可是完全为了你,才吃饭的。我可不想把自己饿死了,你要是不想饿死,就赶紧醒过来。

阮小溪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说道。

可是房间里除了她自己的说话声,还有吃饭的声音,一点儿回响都没有。

不知道bin带回来的便当是什么味道,反正阮小溪全部吃下了肚子。

她只是想着,让自己赶紧有力气,这样子乔奕森醒来饿了渴了,她还可以帮助他。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乔奕森还没有丝毫醒过来的迹象。阮小溪试了几试,终于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她正想出去找乔奕森的主治医生问一问,正巧bin带着医生进来了。

“嫂子,你怎么起来了?赶紧回去歇着。”bin一进来就扶着阮小溪去床上。

“我好多了,我想知道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阮小溪对bin说的,却看着医生。

“我先为他检查一下。”医生说着拿出听诊器,开始听心脏跳动。

医生检查了很多项,阮小溪的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生怕有什么不好的结果。

检查完了之后,医生叹了口气。

“医生,他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很不好?会不会死?

阮小溪的情绪很是激动,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医生看了一眼bin,他不敢善作主张。

乔奕森的女人,岂是那么容易糊弄的。bin朝着医生点了点头,示意他如实说。

“乔太太,您先生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不过现在还不好下定论,现在是晚上十点钟,有没有奇迹发生,就看明天早上了。

医生的话说的很有余地,但是阮小溪听得出来。

什么叫做奇迹,那是十分罕见才会出现的情况。

乔奕森能不能醒来,不是靠医学,而是看奇迹,那也就是说希望十分渺茫,就如中彩票一样。

她就像是听到了晴天霹雳一样,瞬间心如死灰。

bin也好不到哪里去,本来怀抱着的一丝希望,在听到医生的话后,心情瞬间跌入谷底,红了眼眶。

“医生,你救救他,你一定要救救他,他不能死,他真的不能死……”阮小溪突然从床上下来,像是失去了控制一般,抓住医生的白大褂,嘴里不停地重复着。

家属无法接受亲人的离去,对于医生来说,司空见惯。不过对于阮小溪这种失控,医生还是感到颇为的无奈。

“乔太太,您放心,我们院方一定会竭尽全力的,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医生一边躲着阮小溪一边道,还要小心翼翼地看着bin的脸色。

医生虽然无奈,不过阮小溪这小打小闹,相对bin的大打出手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刚才在医生的办公室里,听到医生预测的不好结果,bin直接将医生提起来,威胁道:“如果他死了,你就跟他去陪葬!

亡血卷轴 都市极品医王凌冽全文免费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