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免费阅读欢 夕日欲颓

何丹琪直接拿了一片吐司,往嘴里一塞,叼着就直接打开房门

然后某妞的眼睛立马就瞪圆了,嘴巴也跟着张了起来,还好她及时地将那即将脱口而出的尖叫声给强压了回去。

嘴里的吐司掉到了地上

嘤嘤,她还一口也没有咬呢。

门口居然正半蹲半靠着一个人准确地说是一个男人。

居然还裹着一块黑布

等等,上面似乎还有着一个帽兜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斗篷

只是现在这种时代,裹着一个大斗篷,蹲在这里,黑乎乎的一坨

好吓人有木有。

抬手按了按自己心脏的位置,还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一颗小心脏依就是在疯狂地跳动着

所以这位一大早起来专门跑到人家门前来吓人的不成?

还好,现在天已经亮了,如果天没亮的话,自己就出门,指不定还以为这里是个鬼呢。

拍了拍心口。

何丹琪关上了门,然后抬脚便想要绕过这个古怪的男人嗯,她要小心,说不定这位是刚从哪个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呢。

一定不要惊醒这个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只白晳的手掌却是自那黑斗篷里伸了出来,然后竟然拿起了她刚掉的那片吐司。

何丹琪

小姐,你的吐司掉了!男人的声音很是好听,带着几分疲倦的沙哑。

而与此同时男人也抬头看向何丹琪。

这双眼睛

何丹琪也下意识地向着男人看了过去,当下便撞上了男人的眸光,这个男人的这双眼睛好漂亮啊。

在何丹琪的印象中,她见过的可以称得上是漂亮的男性的眼睛,除了乔凡尼该隐的那双如同碧蓝色宝石的眸子,便就是这个男人的眼睛了。

他的眼睛很亮,似乎落尽了漫天的星光。

而其中竟然还噙着淡淡的忧郁

一时之间何丹琪居然有些回不过神来。

这位小姐?李霖凌有些好笑地看着这个正对着自己发呆的女孩子,不得不再次开口问了一句。

哦,哦,哦,哦何丹琪这才终于回过神来了,于是这妞立马点了点头。

然后那块沾着尘土的吐司便递到了她的面前

嘴角抽了抽,刚才她有表示什么吗,这吃的东西掉到地上后,还能再吃吗?

不过这个男人不只是眼睛漂亮,这手也好漂亮啊。

咕噜!就在这个时候一声轻响响起。

何丹琪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便转眼看向了面前的男人。

李霖凌那有些少血色的脸孔立马便腾地一下子红了起来。

他,他的肚子居然在叫

好吧,他现在也的确是饿了。

那个,你是不是饿了,我家里还有吃的,要不要吃点!何丹琪也不知道自己的脑子里是不是浆糊了,居然会突然间蹦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等到话都说完,她这才醒过神来,当下差点没咬自己的舌头一下。

不过男人却是点了点头:好啊,如此便麻烦小姐了。

妈蛋的,这个家伙居然答应了。

所以现在要怎么办,话说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她还能再反口说不行吗?

哎呀

算了,就这样吧,反正现在她的家里有三尊大神在,只要有那三位在,什么入室抢劫啊,入室劫色杀人神马的,统统都不用怕。

想通了这点,何丹琪便果断地接过了那块吐司,然后再次打开房门,带着这个打扮得有些中二的男人走了进去。

咦,丹琪姐姐你怎么又回来了?珍妮听到门响跑了过来,有些好奇地看着去而复返的何丹琪。

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又在何丹琪身后的男人身上停留了片刻,然后珍妮的眼睛就亮了:咦,这位大哥哥是谁啊,哦,我知道了,一定是丹琪姐姐的男朋友了,大哥哥你好,我是珍妮

何丹琪黑线,珍妮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到的,这中二的男人是自己的男朋友,话说她喜欢的人可是珍妮她哥好不。

所以这误会可是有点太大了。

于是她张了张刚想要解释,身后的男人却是已经先一步开口了:珍妮你好,我叫李霖凌,认识你很高兴。

珍妮喜笑颜开:凌哥哥你好,有你在我们就可以放心,否则的话我家主人还要担心丹琪姐姐呢

珍妮,你误何丹琪开口了,这个误会可是万万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所以她需要立刻马上解释清楚才行。

只是珍妮却是看了一眼何丹琪手上的那片染了土的吐司,然后一脸了解地道:哦,我明白了,丹琪姐姐带着凌哥哥过来,是因为你们都没有吃饭吧。那凌哥哥你快点进来!

说着小丫头便已经转身去热牛奶去了,顺便还将果酱,奶油,沙拉,水果,吐司全都一股脑地端到了桌子上。

然后忽闪着大眼睛看向李霖凌:凌哥哥,你快点吃吧。

何丹琪有些无奈地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再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沾了土的吐司,随手丢到垃圾筒里。

珍妮她要将话说清楚,不能让这样的误会进行到底。

哦,丹琪姐姐珍妮欢快地应了一声,然后迅速地拿起一片吐司抹上一层果酱,然后又将一片吐司扣在上面,递到了何丹琪的面前。

丹琪姐姐你还有什么要忙的就去忙吧,你放心吧,我不会欺负凌哥哥的。

等你回来,一定会见到一个全须全尾的凌哥哥。

说着小丫头便已经将吐司放在了何丹琪的手上:丹琪姐姐,我这里可是抹的你最喜欢的蓝莓酱呢。

哦!何丹琪点了点头,然后便有些懵逼地转身再次走出了家门。

吃着手里的吐司,一路冲上了公交车

然后等到公交车开动了,何丹琪将最后一口吐司放进了嘴里,她的眼睛再次瞪大了

被珍妮那个小丫头这一打岔,她把最重要的事儿给忘记了。

话说她与那个叫做李霖凌的男人根本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好不,所以这个误会必须要消除。

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

接起电话,却是之前她联系过的一个作者打给她的。

何小姐吗?

是的,高桥先生,早上好,您这么找我是有什么事儿吗?何丹琪忙问道。

何小姐,之前你和我说你们公司想要买下我作品的版权,我想要问问能不能再给我加两成的价钱,如果能,我就卖给你了。

何丹琪想了想,然后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复:能!

那么能不能一签完合同,便先把钱付给我,我,我有急事儿需要用钱。

可以没有问题。何丹琪的脸上露出了喜意。

那不知道何小姐现在方便不方便,如果方便的话您能现在就过来吗?

方便,方便,那高桥先生你便在家里等我,我很快就到了。

挂断电话,何丹琪的一张清丽的小脸上,满满的都是喜色,于是便又将那个打扮得很中二的男人再次给抛到了脑后。

而珍妮却是已经扑到了缪如茵的怀里,看着自家主人有些惺松的睡眼,这个小丫头可是一脸兴奋地摇晃着缪如茵的手臂:主人,主人,丹琪姐姐的男朋友来了,是丹琪姐姐亲自接进来的。

什么听到了这话,缪如茵那最后一点睡意也立马消失了,她腾地坐了起来。

珍妮你说什么?

话说她也没有看出来何丹琪那妞有桃花开的迹象啊,而且她自己也没有提过她有男朋友了。

以着她们两个的关系而言,有了男朋友,那妞肯定不会藏着掖着的,一定会拉出来显摆的啊。

还有,还有,缪如茵自认自己的眼力还是很不错的呢,所以何小妞不是对乔凡尼该隐情有独钟的吗?

所以这个男朋友又是怎么回事儿,是从哪里拉回来?

珍妮你确定?缪如茵有些不相信。

珍妮却是点着小脑袋:是啊,是啊,丹琪姐姐也承认了他们是男女朋友哟!

丹琪姐姐其实什么也没有说,可是什么也没有说,不就是默认嘛。

默认即等于承认。

所以那个男人就是丹琪姐姐的男朋友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她居然没有再多看李霖凌一眼。

眼看着少女的一只小手都已经握在了门把手上,李霖凌可是再也忍不住了。

这位小姐,你,你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少女在听完了他所说的话后,居然不但没有一丝一毫的好奇。

而且竟然还要走,并且还是真的想要干净利落地离开,以他的眼力倒是看得分明,这个少女可不是在和他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游戏。

她是真的要走,而且绝对不拖泥带水的那种。

这与他想好的完全不一样好不。

听到了李霖凌的声音,缪如茵脚下的步子微顿,不过却并没有回头,她拉开了居酒屋的门,然后清冷的声音也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李先生,你的故事儿很惨,也很动听,可是很抱歉呢,我这个人一向是属于铁石心肠的那种。

而且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一个被当成容器的人,就算是你再怎么有天赋,那么你也会成为一个废材的,不管是阴阳师,还是风水师,都没有你什么事儿,可是刚才很明显你动用的是灵力吧。

哦,还有,我这个人不喜欢算计别人,但是却也绝对不代表我喜欢被人算计,特别是被一个没有任何诚信可言的人算计。

说完了这话,缪如茵便再也没有任何的犹豫,拉开门便一步迈了出去。

乔凡尼该隐则是冷冷地看了一眼有些目瞪口呆的李霖凌,然后便沉默地跟上了缪如茵的脚步。

哼,这个家伙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算计他家主子。

他家主子是那么好算计的吗?

只怕这位还没有开口的时候,他家主人便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家伙的心里到底在打着什么样的小算盘。

李霖凌呆了呆,看着那呯的一声重新关上的居酒屋的门。

他的眼底里突然间闪过了一抹坚定与决然,然后他纵身而起,冲到了门口,一把推开门走了出去。

可是依就是在夜色笼罩下的东京,那空空荡荡的街道上哪里还能看得到刚刚离开的那两个人影了。

于是李霖凌站在无人的街道上,抬头看向黑沉的天空,他深吸了一口气,又重新转身走回了居酒屋。

开花次郎与他的四个小伙伴也已经悄悄地溜走了。

李霖凌面色平静地看着酒吞童子等式神,然后沉声道:我想我们也应该坐下来好好地谈谈了。

大坂那边。

当东方的天空中出现了第一道亮光的时候,那一直包裹着高鑫身体的绿色大茧终于渐渐地消失了。

汪父与汪母欢喜地扑了过来。

只是两个人都只是小心地看着似乎依就在熟睡着的高鑫,倒是谁都没敢发出任何的声响,生怕惊扰到这个熟悉中的女孩子。

杨帆本来也是想要过来的,可是不知道想起来了什么,他那本来已经抬起了一半的身子,又重新坐回到了沙发里。

然后颇有些疲惫地揉了揉自己的鼻翼,现在这个时间想必如茵已经早就已经抵达东京了。

终于在汪父与汪母期盼的殷殷目光下,高鑫的眼睛动了动,这才缓缓张开。

这一刻汪父与汪母两个人是无比紧张的。

虽然昨天晚上高鑫的灵魂离体,自己女儿的灵魂进入到这具身体里的时候,他们是亲眼所见。

可是,可是,可是在现在这个高鑫没有醒来,没有开口说话的时候,他们也不敢肯定这醒过来的人到底是他们的女儿,还是高鑫呢?

爸,妈。高鑫看着面前两张担心而又熟悉的脸孔,微微一笑,开口叫道。

歌儿,妈妈的歌儿,没错,就是妈妈的歌儿!汪母欣喜地一把将自己的女儿拥进了怀里。

汪父也是激动得张开双臂将这对母女拥进了自己的怀里。

他的女儿终于回来了,这种失而复得的喜悦,现在充斥着他整个儿胸膛。

杨帆看着面前的这一切,唇角轻勾了勾。

他的目光又在房间里扫过,他是看不到灵魂体的存在,所以他现在也不知道那本来还在这个屋子里的高鑫与李明两道灵魂体是不是还在这里。

呵呵,只是不知道当那个现在已经只能被称做是女鬼的高鑫看到这一幕,会不会气得疯掉呢?

现在高鑫与李明两只鬼还真的是没有离开。

他们可是刚刚成鬼,这在鬼里绝对是属于菜鸟级别的存在。

虽然做人的时候,他们无论是对于东京还是大坂都很熟悉,可是现在做起鬼来,虽然熟悉感不会少,可是

虽然还有不少的熟人问题是现在熟人对于他们来说是没有什么卵用的。

而鬼无论哪个鬼于他们来说都是陌生的。

所以就目前而言,只有这里才是他们熟悉的存在,也是他们目前能感觉安全的所在。

只是当女鬼高鑫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强行占据了她的身体,而且还与家人抱头大笑的汪歌时,可是气得一双眼珠子都已经红了。

她如同疯了一般地直冲了过来。

伸手便向着汪歌抓了过去,对,对,这具身体可是她的,她要毁掉这具身体,毁掉

既然她守不住,那么便毁了,无论是她还是汪歌,她们两个都不要用才好。

可是她就算是再怎么疯狂,可是她的爪子却只能是一次又一次徒劳无功地从汪歌,还有汪父汪母的身体里穿过,居然无法对他们的身体造成任何的伤害。

李明则是闲闲地坐在一边,一脸无聊地看着汪歌的举动:喂,我说你不累吗,现在人家是人了,咱们是鬼了,如果鬼可以随意伤人的话,那么这个世界早就不是由人来统治了!

高鑫听到了李明的话,恨恨地扭头,那流毒的目光向着李明看去。

李明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喂,你不用摆出那么一副表情来看我,我可是你害死的,要说恨也应该是我恨你好不。

只是你现在这样有用吗,咱们倒不如好好地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办?

我记得变成鬼了,应该是要去阴间的吧,然后喝碗忘婆汤再继续轮回转世。

不过说好了,下辈子咱们可不要再遇到了。遇到你,绝对是老子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高鑫却是冷哼:你想要去阴间你就去,我才不要去呢,我要跟着这个汪歌,不是也有鬼是可以伤人的吗,我要成为那样的鬼。

李明鄙视:你还真是好有追求呢!

话说那样的鬼,最后又有几个的下场是好的。

只是去阴间到底要怎么去啊。

还有牛头马面,黑白无常神马的怎么还不来找自己呢。

咳咳,话说这牛头马面,黑白无常这是咱华夏的,他们能跨境来日本接自己不?

于是李明抱着自己的脑袋想来想去。

而杨帆看了看窗外,路上已经开始有零星的行人了。

好了,既然歌儿已经醒过来了,我们便也回东京吧。把该处理的事都处理完,然后咱们好一起回家。哦,只怕歌儿现在还需要用高鑫的证件。

杨帆提醒道。

汪歌对于高鑫还是有些了解的,所以很快的便从房间里找到了高鑫的银行卡,还有她的一切证件,然后直接塞到了包里:好了,我们可以走了。

只是在四个人出门的时候,高鑫自然也是一脸阴恨地身形化为了一道青烟进入了汪歌背着的包里。

喂,李明你怎么也进来了?高鑫一脸不善地看着居然比自己还要更早进入到包里的李明。

李明也是很无奈:我不知道应该去怎么阴间啊。

那你也可以再继续留在这个屋子里,干嘛非要跟着他们。

我自己也是会害怕的好,而且难道你不知道一个人呃,一个鬼也是会孤单寂寞冷的好不。

再说了我觉得只有回到华夏才能被牛头马面,黑白无常找到。

而在这之前,看着你努力地想要伤害,呃,你自己的身体,也是一种乐趣好不。

这样的大戏如果错过了,那岂不是可惜了。

特别还是免费的。

高鑫直接白了李明一眼,然后便直接闭上了眼睛,不准备再理会这个家伙了。

惹毛了,她不介意和李明玩一场互相伤害的游戏。

日本东京。

何丹琪起了一个大早,看了看还在熟睡的缪如茵与乔凡尼该隐。

话说她根本不知道这两只到底是几点回来的。

不过想来应该挺晚的。

所以她便对珍妮做一个噤声的手势。

然后轻手轻脚地准备好了早餐,牛奶,苹果,猕猴桃,还有吐司。

便自己直接拿了一片吐司,往嘴里一塞,叼着就直接打开房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男欢女爱免费阅读欢 夕日欲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