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未来的你 熊瞎子掰苞米

他开口了。

晚秋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

“哦,酒吧的一个服务生。

果然,他对敏秋撒谎了。

心口,一阵悸痛。

脸色,也是煞白一片。

脚底如生了根一样的站在那里,她看着他打电话时的影子,看着他的唇忽开忽合,可世界,却开始在摇晃,她什么也听不到了,她傻了,她乱了。

她的世界开始崩塌,当着她的面,他在撒谎。

似乎,并不怕她知道。

敏秋,多美的一个女子呀,她永远也及不上敏秋半点。

身体摇遥欲坠,才有的欢爱就象是一种讽刺刺着她的心血淋淋的疼痛。

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抖颤,男人的手臂有力的扶着她,然后让她靠在了他的胸膛上。

她听到了他的心跳,有力而沉稳。

他是男人,是可以让女人安心的男人。

却也是一个会扰乱了女人心的男人。

“别哭,我现在就去酒店接你,你等着,哪也别去,乖。

“阿洵,我……

“乖,我先挂了电话就去接你。

“阿洵……”敏秋又唤了他一声,然后才缓缓道:“好,我等你。

电话,终于挂断了,可晚秋知道冷慕洵现在就要去见敏秋了,他要去接她离开酒店。

呵呵,他其实倒是挺磊落的,什么也不背着她,什么也都让她知道。

身子真的很软,可她必须要站起来,她不能再依靠这男人什么了。

他早就说过的,他不会爱上她,是她自己傻了才爱上他的。

她是傻瓜。

她是傻瓜。

天字号的大傻瓜。

为什么要爱上他呢?

可是,爱有理由吗?

爱不需要理由,也许,只一眼,只一个擦肩而过,就会爱上了。

可是爱上却不见得对方也爱上自己。

而她就是那个最悲催的一个。

傻女人。

手抚着墙壁努力让自己站稳了,她轻轻笑,“阿洵,你去吧,我自己能回去。”敏秋比她更需要照顾,敏秋太娇柔了,而她则习惯了坚强,她的世界要求她必须要坚强,她还有诗诗和果果要照顾。

“晚秋,对不起。”他有些歉然,毕竟他们真的才刚刚做完那个。

那样的痴缠,可谁能想到才痴缠之后一切就瞬间改变了呢。

他开始心心念念的是敏秋而不是她了。

伸手一推他,笑容虽然灿烂却是那么的勉强,“我早知道,所以,你去吧,我真的没事。”她又不是他的妻,更不是他的什么人,男”欢”女”爱,刚刚,她也很入戏很陶醉不是吗?

谁也没有强迫谁,她自己吞下的苦果不管有多苦她都会吞下去的。

仲晚秋,她首先是一个母亲,然后才是一个女人。

“那我先去了,你也早些回去,风间还是不要再来了。”他一边穿着裤子一边说道。

对她象是真的很好呢,更象是负责任的样子,她知道他从前养着的女人个个都是锦衣玉食,不愁吃不愁穿的,他对女人一向大方,物质上的一切基本上都可以满足,可他的心是从来也不会随便给某一个女人的。

因为他的心底里只住了一个敏秋。

是她错了,遇见他的时候遇错了时间,如果是在敏秋之前,那她便没有错了。

没有回应,风间,她还要来,她不想走进他的世界了。

因为那般,只会让伤害更重,只会让她每天呼吸着的空气里都带着敏秋的味道。

不要,她不要她的世界里时时刻刻的除了诗诗和果果以外还有另外一个女人的影子。

固执也好,坚持也罢,反正,她是不会嫁给他了。

至于诗诗和果果,就由着她们自己选择。

呵呵,是她多想了吧,到现在为止,冷慕洵还没有说过要怎么安排诗诗和果果呢。

他在系着衬衫的衣扣,她越过他,淡淡的道:“我先回去了。

“晚秋,明天我会去看诗诗和果果。

“嗯。”她一边走一边应,他这样已经算是给她最好的答案了,他认了诗诗和果果,这就好。

孩子们终于有爹地了,这样就可以免去了‘野种’那一个让孩子们难堪的头衔,她该做的都做了,至于后果会如何,那不是她所能说了算的。

她无法预知未来,只能认认真真的做好现在。

门开,“嘭”,一个女人栽了进来,“啊……

那惊叫让晚秋下意识的后退,这才看到栽进来的女人是露露,也不理会露露,不过是个会嫉妒的女人罢了,其实冷慕洵要的就只是女人而不是爱人,露露要是有本事也可以的。

“仲晚秋,你……”露露扫视了一下她的服饰,还有篷乱的发丝就已经猜到了一切。

“有什么事请你问冷先生,我先离开了。”把什么都甩给了冷慕洵,她现在不想跟任何人解释什么。

她的心受伤了,伤得那么的彻底,这一刻的她只想找一个角落,然后好好的舔舐那浓深的伤口,太痛了。

“冷少……

晚秋走了,松开了门,也挡住了门里的声音,现在即使冷慕洵扑倒了露露她也不会有什么奇怪的了。

一个只有欲的男人,随便一个女人都可以满足的。

脚步很轻,却走得飞快,虽然有点轻飘飘的,可她知道自己还是清醒着的。

“小秋,冷少呢?”迎面,红姐关切的迎了上来。

她一笑,“在后面,就要离开了,他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轻描淡写的说着这些,可她知道这里的人没有不知道冷慕洵的,冷慕洵的家里就只有他一个人。

“哦……啊,他出来了,晚秋,你的衣服怎么了?怎么穿冷少的……

晚秋直接打断了红姐的话,此地无银三百两,她不想做任何的解释,“红姐,我告个假,今晚上我家里也有事,我想早些回去。”身体一直在抖,却不知道是被冷慕洵累的,还是其它的什么。

红姐上下的瞟了她一眼,“嗯,去吧,明晚按时来就好了。

“谢谢,那我先走了。”说完,还不待红姐回应,晚秋便如飞一样的冲向吧台,“强哥,那酒,对,就是那种,给我两瓶。”她想喝酒,风间里露露不会让她消消停停的喝的,那就回家里喝,回家对着空荡荡的墙壁喝。

一起在风间工作的,强哥二话不说就拿给了晚秋两瓶酒,抱着就走,身上还穿着冷慕洵的那件外套,也不想换回自己的了,不需要。

从吧台转身的时候,正是冷慕洵飞快走出风间大门的时候,她看到了他的背影,高大而冷沉。

那个男人只有再见到敏秋的时候才会温柔似水吧。

呵呵呵的笑着,却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的笑有多沧桑。

“仲晚秋,你到底是怎么勾”搭上冷少的?”拎着酒瓶才步出风间,露露就尾随了过来。

晚秋理也不理,直接就要绕过露露,这样的问题太白痴了,她不想回答。

“喂,为什么不说话?”露露急了,恨不得杀了晚秋。

“让开。”女人再美,可是露露这样的女人只会让人心生厌恶,若她是冷慕洵也不会理会露露的,可是那天她明明看到露露与冷慕洵在亲吻了,“他不是要过你了吗?

“仲晚秋,你胡说什么。”露露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那天晚秋看到的可是她与冷慕洵热吻的画面,至于那之后发生的晚秋可是一点也没看到。

“让开。”不想再跟露露废话,她现在就想要离开。

“不行,今天你一定要给老娘一个说法。

无理取闹,露露这根本就是胡搅蛮缠,看着露露就好象是另一个靳若雪的版本让晚秋生厌,“我再说一遍,让开。

露露挑了挑眉,抱着膀子就是挡在晚秋的面前不肯离开。

那眼神那神气让晚秋忍无可忍,捞起手中的酒瓶,用力的掷向露露的头,“让开。

“嘭”,一声脆响,紧接着就是露露摇摇晃晃的倒了下去,“你……”手指着晚秋,她听说晚秋打了林少一个巴掌的事情了,可她一直不相信,此刻,露露信了,却已经晚了。

血,沿着露露的额头滑下,身后,一个正走出风间的女人吓得惊叫了起来,“快来人呀,小秋打人了,出人命了。

那声音有些歇斯底里,晚秋不慌不忙,直接越过倒在地上的露露,然后拿起手机拨通了冷慕洵的手机,管他现在是不是要去敏秋那里呢,露露是他惹上的女人,她才不想为他善后,“冷慕洵,露露因为你而骚扰我,我砸了她一酒瓶,她现在就躺在风间的大门前,你让小吴来善后吧。”说完,也不待冷慕洵回应,晚秋直接就挂断了电话,该着她命好,刚好一辆计程车驶来,晚秋跳了上去,车子便驶向她的小家,车子的倒车镜里是风间门前的一片乱,不管了,什么也不管了,她的心还更乱着呢。

推开房门,屋子里静悄悄的,走进孩子们的房间,她们睡得正是香酣,如果冷慕洵来了,再亲口告诉她们他是她们的爹地,不知道孩子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VIp章节

心是矛盾的,可是身体却是火热的,梦一样的世界里,他们在重温那一夜他没有记忆的却已做过的一切。

酒意犹在,浓浓的写在两个人的世界里,可是彼此,又是那么的清醒。

他知道是她。

她亦也知道是他。

眼看着他的唇就又要落了下来,她皙白的手指却倏的落在了他的薄唇上,“叫我晚秋。”她不要听他一声又一声的唤她‘秋儿’,虽然之前他的表白已经证明他所唤的‘秋儿’是指她,可她,还是一样的会别扭,叫晚秋虽然不够亲昵不够浪漫,可至少让她感觉到了踏实。

晚秋才是她,而秋儿,很有可能是敏秋,她不要那样的感觉。

“傻瓜。”他的眸子眯成了一条缝。

手指还在他的唇上,她在抗拒着他的一切,“叫我晚秋。

瞧着她晶亮的眸子里写着固执,他的唇角越来越弯,抓起她的手再把她的手指点在她的鼻尖上,“晚秋,你好傻。

她是真的傻,为他生了孩子,却居然不告诉他,傻瓜,大傻瓜一个。

“你……你不怪我?”她吸了吸鼻子,竟是有些哽咽,心一直都是紧张的,连带的还有慌张。

俯下头就重重的重又吻住她,他要怎么怪她呢?怪她吃了那么多的苦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大吗?怪她的担心?怪她的固执?

似乎每一个都毫无理由。

是他从前吓坏了她吧。

什么也不说。

只是狠狠的吻着她,吸着她的舌到他的口中,然后一起纠缠着,却是那么的奇妙,让他带着她一起沉浸其中,不想自拔。

晚秋的身子还是僵僵的,心也是处于朦朦胧胧之中,就象是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一样。

六年前,他便说过要要她,她却不给。

却不想,她早就是他的女人了。

吮”吻,一下重过一下,恨不得要把她吸进他的身体里来惩罚她当年的不告知。

傻傻的小女人,她居然为他生了两个女儿。

敏秋,这一刻他忘记了敏秋。

只是,她一直不说,他也一直不承认。

可此刻,依然是谁也没有说起。

只是,他用行动在告诉她,她也只能是他的了。

她合上了眼睛,两手搂紧了他的颈项,嗅着他的气息,她好象一直都是爱他的,就冲着他是叫她晚秋而不是秋儿,她真的豁出去了。

疼就疼吧。

紧张感让她全身都绷紧了。

一杯白色的酒液很快就灌入了口中,浓度很高的老白,冷慕洵含在了口中,然后缓缓的落下唇,就在她张大了眼睛才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的时候,他的唇已轻轻的落在了她的唇上,酒液如涓涓细流一样的沿着他的唇角流入她的口中,然后,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他一捏她的鼻子,“咕咚”,那一口酒便尽数的落入了她的腹中。

有点呛人,太辛辣了。

可这VIp包厢根本没有下酒菜,男人们喝酒都是当饮料来喝的,她喝了一口就怎么也理解不了那些没有下酒菜还能喝酒的男人女人了,真的不好喝,一点也不好喝,说实话,这是花钱买罪受。

这里的酒没有便宜的。

可她根本来不及思考,浓郁的酒让她很快就有些晕陶陶的了,看着身上的男人也模糊了,“阿洵……”手又搂上了他的颈项,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心神却已经被他所制造的氛围所感染了。

真的放松了,那么浓稠的一口酒她想要保持完全的清醒已不可能了。

长长的睫毛闪了一闪,她已经不知道今夕是何夕了,就只是看着他的眼睛,真好看,好看的让她的手从他的颈项上移开而落在了他的脸上,“阿洵……

他要放手了,就把敏秋还给风少扬。

闭着眼睛,让一切悄然开始悄然结束。

让她禁不住的随着他一起狂颤,然后静止不动,然后一起喘息不止。

所有,都是那么的疯狂。

灯光,还是那么的黯淡,所有的所有都不真实了一样,刚刚是梦吗?

晚秋咬了咬唇,不相信的看着周遭,再看着身上的男人,他还在她的身上,就象当年的那一晚一样。

疲惫袭来,她好想睡觉,她好困。

她此刻真的很想睡过去。

但是,这是在风间,她怎么可以在风间睡去呢。

不能睡,绝对不能睡。

“阿洵……

可她才想让他起来自己好起身,他扔在地上的长裤里的手机却在这时突兀的响了起来。

那声音在淡弱的喘息中是那么的刺耳,刺耳的让她想要捂上耳朵不听。

真的不想听。

冷慕洵皱了皱眉头,不用她说便从她的身上坐起,健硕的胸膛一览无遗在晚秋的眸中,她觉得他去竟选健美先生也绝对能被选中。

他的身材很好,比例协调完美,肌肉线条让女人只想到一个词汇,那就是健硕。

可他穿起衣服来却是那么的有型,没有任一丝的臃肿和赘肉。

不理会手机的响,他拥着她的身子让她躺在了他的腿上,他的声音喑哑而低沉的道:“累吗?

她是真的有些累了,可这是在风间呀,摇摇头,“我想穿衣服。”说着这话是因为她知道她现在已经没衣服可穿了,她的那条天鹅裙已经被他撕烂了。

看着她还泛着粉红的身体,他一笑,“一会儿穿我的。

“那你呢?

“我穿衬衫,你穿外套,我抱着你离开,保证不让任何人看到你。

“你坏……”她的粉拳如飞一样的捶在他的胸口,这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知道了那一晚的事情,他好象一点也没有生气,相反的,带给她的都是宠溺,那种感觉真的很好,她喜欢他宠她的样子,如果早知道他会宠她,她何必要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呢?

“电话来了……电话来了……”他的手机还在叫嚣着,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看来那个打电话的人根本就是冷慕洵不接她就会不停的打过来。

晚秋的拳头垂落了下去,才有的幸福的感觉一下子就散了开来,眸光扫向那只手机,她的心跳开始加速,仿佛那不是一只手机而是一枚炸弹一样的很快就会炸得她体无全肤,“阿洵,你接吧。”随手,已扯了他的衣服盖在身上,也掩去了她的尴尬,他的衣服好长,盖着她的身体刚刚好的把不应该露出的都盖住了。

冷慕洵不耐烦的拿起了手机,可当眸光扫了一眼屏幕上的电脑号码时,他却一下子就紧张了,人也‘蹭’的站了起来,然后走向包厢的角落里压低了声音的说道:“发生什么事了?

那轻柔的声音让晚秋的心一沉,她知道是谁了,再傻再笨也一下子就猜了出来。

是敏秋,只有敏秋才会让冷慕洵这么的紧张。

那个娇弱的如花一样的女子,自己永远也比不上敏秋那么的娇美,有些气质是学也学不来的,况且,她也没想过要学敏秋,敏秋是敏秋,她是她。

无声的起身,捡起了地上已经破烂的天鹅裙,还能穿,也可以遮住她的下”身,至于上面是说什么也遮不住了,看来,要出去这间包厢,她真的只能穿着冷慕洵的外套了。

冷慕洵还在打电话,“别哭,慢慢说,我在听,别哭……

敏秋哭了。

黛玉就喜欢哭呢。

可她,却从不讨厌黛玉。

连女人都不讨厌黛玉,更何况是男人了。

冷慕洵喜欢敏秋天经地义吧。

系着他的衣扣,一个又一个。

她想要快,想要把时间缩到最短,然后迅速的离开这间包厢,离开惦着敏秋的冷慕洵。

这一刻的她就象是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似的已经彻底的清醒了。

她不该的,不该异想天开他会对她有多好。

不管他是要着哪个女人的身体,他想着的从来都是敏秋吧。

他喜欢要她,只不过是因为她与敏秋相象罢了,她是敏秋的替身,即使他唤着的是晚秋也无可抹去这个事实。

瞧她刚刚,真的是太天真了。

天真的让她自己都鄙视自己了。

手一直在抖,抖颤着系上了最后一颗扣子时,她甚至来不及穿上鞋子,就那般的光着脚丫走向包厢的门,不想听他一句句的哄劝着敏秋的声音,那会让她心碎。

她的脚步真轻,轻的让她就象是一支羽毛一样的飘浮在空气里,落莫至极。

可当她的影子洒在地上的时候,男人还是发现了,一边接着电话,一边旁若无人的向她走来,一手一下子就扯住了她的手臂,“别走。

“什么……”电话里立刻传来了敏秋娇弱的声音,虽然不清晰,可是晚秋还是听到了,身子一颤,她突然间很怕冷慕洵会给敏秋的答案,他一定会说他只是在同一个不相干的人说话吧。

会是这样吗?

她紧张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看着地上她的倒影,还有,她的倒影旁的男人的影子,他什么也没有穿,可是紧张的不是他,却是她。

倒象是相反的她什么也没穿,而他则是衣衫完整的一样。

VIp章节

来自未来的你 熊瞎子掰苞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