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言情小说推荐 杏园春满

“帮钱姐治病。”徐欣怡看向秦柯认真的说道,眼中带着坚定。

“治病?”秦柯看向钱乐乐,看不出钱乐乐有什么病,除了肥胖。

“钱姐因为当初受伤吃了药物,所以导致发胖,我想给她出钱看病。”徐欣怡认真的说道,这些年她错怪了钱乐乐,现在钱乐乐这样,她想出一份力。

“我没听错你说你想出钱帮她看病,那么你跟我借四百万,而且四百万能用完吗?”秦柯看向对方,他感觉对方也真敢开口。

“我出五十万,你出四百万,我相信去国外一定能治好钱姐的病。”徐欣怡说完脸色有些尴尬,毕竟这事秦柯出大头,如果秦柯不同意,那么这事情就难办了。

“你怎么想的?”秦柯看向一旁的钱乐乐,他要知道对方的想法。

“我···我不想借,或许现在这样是老天对我的惩罚,让我当初有了一点名气就目中无人的惩罚吧。”钱乐乐苦笑了一下说道。

看着钱乐乐的苦笑,秦柯内心却被触动了一下,这种苦笑他曾经在自己脸上看到过。

以前最苦的日子,他每天早晨起来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就是这种笑容,那时候他对自己说这就是老天对他的考验,现在想想那时候只是为了撑下去的自我安慰。

现在钱乐乐就是在自我安慰,甚至秦柯已经看到对方眼中的绝望,他相信对方也放弃了恢复以前那妙曼的身姿与美丽的容颜。

“我帮你治病吧。”秦柯看向钱乐乐,笑了笑说道。

“秦柯,这个玩笑不好笑,钱姐都这样了,你还拿这种事开玩笑,亏我刚才还很欣赏你。”徐欣怡愤怒的美眸瞪了秦柯一样,然后严肃的说道。

“你看我像开玩笑吗?”秦柯扭头一本正经的看向徐欣怡,他这一刻是认真的,没有半点玩笑的成分。

“你学过医吗?你就要帮钱姐治病!”徐欣怡显然不相信秦柯说道,甚至她认为对方就是不想借钱找的借口。

“我知道我这病治不好,就算是花钱也需要很多年,那时候我都不知道多大了,到时候娱乐圈又是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我更无法去还清这笔钱。

钱乐乐笑了笑,她看的很透彻,娱乐圈只看新人笑不闻旧人哭,多少曾经的大咖在年纪大了之后人气下跌,之后就无人问津,更何况她现在已经早就没人记得了。

等她治疗完了,估计那时候娱乐圈她再想红就更难了,毕竟现在娱乐圈三天一个明星选秀五天一个网络红人,竞争十分的激烈。

“咱们喝酒,喝酒。”王迎也看出场面有些尴尬,端起酒杯对秦柯说道。

“我说的是真的,钱乐乐你信我吗?”秦柯站起来看向钱乐乐,他嘴角挂着苦笑,他说真话没人信,说假话反而别人倒是深信不疑。

“信。”不知为何,钱乐乐看向秦柯的眼神就不由的去选择相信,要知道秦柯说的这事本身就很荒唐。

“你信我就行了,给我两天时间准备,我帮你治疗。”秦柯拍了一下手,然后坐在端起酒杯与王迎推杯换盏起来。

“钱姐,你别意气用事啊,他··他就是一个演员,怎么帮你治疗?”徐欣怡看着与王迎喝酒的秦柯,满脸的不信任。

“我相信他。”钱乐乐看向喝酒的秦柯,她内心反而很信任对方,或许是今天见面之后秦柯一再的帮她,才会让她如此信任。

一顿酒喝到几点秦柯不知道,反正最后秦柯是喝多了,因为他的紫气用光了,而王迎这帮人轮番的敬酒,他实在招架不住了。

最后秦柯是怎么回去的他都不知道,醒来的时候发现是在酒店,不过不是王思勇给他们安排的那个固定的酒店。

有那么一瞬间秦柯十分的恍惚,他都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城市,这里是什么地方。

“哎呦。”秦柯一起来,就感觉头阵阵作痛,口中更是干涩的,喉咙也干干的。

“砰!

门被推开了,刘雨寒看着光着膀子的秦柯,然后扫视了一眼卧室,这才开口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头疼。”秦柯尴尬的笑了笑。

“你继续喝,就不会头疼了。”刘雨寒说完直接扭头走了出去,不多时端着水杯走了回来“给。

“还是你对我好。

秦柯与刘雨寒越来越熟悉,玩笑也可以开一两句,当然得适可而止,毕竟他摸不准刘雨寒的脾气,没准下一秒直接一个飞脚就踢了过来。

对于昨天发生的很多事情他都不记得了,这也就是俗称的喝断片了,不过他记得他答应钱乐乐的事情。

“王思勇早晨给你打电话,让你今天开直播。

“王导也问你醒来没,说醒来直接去昨天的片场。

“丁莫打电话问你鹰老的事情什么时候能准备就绪。

“还有一个事情,就是你明天得去录天天学习。

秦柯听着刘雨寒一连串的话,他发现他甚至比大老板都忙碌,一个早晨的时间,就有这么多人给他打电话,而且他现在感觉行程安排的满满的。

“我先洗漱吃个早点。”秦柯喝了一口水说道。

当秦柯坐着保姆车到片场的时候,脸上十分的阴沉,不光是因为宿醉后的难受,还有就是段东杰!

刚才段东杰吃早点的时候决定投资安保公司,不过他要秦柯帮忙卖了那个硬币,还只能多不能少,这让秦柯十分的郁闷。

要知道那破硬币可是1.6亿拍下来的,他目前认为没有什么人能买下来,不过在下车那一刻,他看到一个熟人。

“文三爷!

秦柯离着几米,就带着笑脸开口呼喊道,整个人更是快步迎了上去。

“呦,小伙子,你怎么在这里。”文三爷扭头看向秦柯,也是一脸意外。

“这不是来拍戏嘛。”秦柯指了指前边的片场。

“你是来拍戏?”文三爷看向秦柯,眼神有些怪异,他认为秦柯是在开玩笑,毕竟秦柯光是对翡翠的认知,轻轻松就能发财,何苦来当一个戏子。

“真的是来拍戏的。”秦柯苦笑了一下,他看出了文三爷内心所想,毕竟他透视眼紫气有限,不可能每一次都靠透视眼去发掘翡翠原石,更何况他现在是还王思勇人情。

“丁莫你认识?”文三爷看向秦柯问道。

“认识,就是他让我来拍的,不然我才不会来呢。”秦柯笑了笑说道。

“我是这部戏的投资人之一,今天陪一个老友来横店,顺道过来看看。”文三爷说着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老者。

顺着文三爷指的位置,秦柯看到一个老者正好奇的看着拍戏,然后对方扭过头的那一刻,秦柯愣住了。

鹰眉、大眼、国字脸,给人一种很有威严的感觉,鹰老!

“天涯何处不相逢啊。”秦柯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怎么,你们认识?”文三爷看向秦柯好奇的问道。

“好小子,你让我等的好苦,终于把你等来了!”鹰老看大秦柯,双眼一亮,整个人快步走向秦柯,丝毫没有老人的迟暮。

“鹰老。”秦柯笑着称呼道,然后借口说道“等一等鹰老,我这边要开直播,我现在是一名主播。

秦柯赶忙拿出准备好的云台跟专门直播的手机,然后进入了直播软件,连接上无线盒子的,这才打开了开播的按钮。

“我去,秦柯竟然开播了!

“是不是我出现幻觉了,主播真的开播了?

“妈的,我都认为主播以后不会主播了,要走向人生巅峰了,没想到收到直播通告。

“妈妈,我偶像直播了!

“主播日常消失月入千万!

“赶紧刷一波礼物吧。

“主播,我想你,我想你!

“主播,挥挥手好不好,我在这里。

“咦,主播好像手了,怎么一脸的憔悴。

“喂,秦柯旁边的那个老者不就是上次古董店的那个老者,就是很有牌面的那个!

这时候鹰老正想与秦柯说话,却发现秦柯端着的手机一片文字,密密麻麻的,看的他眼睛都花了。

“各位好,我们又见面了,你们想我了吗?”秦柯挥了挥手,笑着对众人说道。

“想!

“妈的,上次你说明年见,我还以为真的明年见。

“想死你了!

“想你死,不对,是想你!

“老公,我来了。

“爱你,么么哒。

看着各种各样的弹幕,秦柯笑了笑,最近这些天没直播,他真有点想念直播的感觉。

“你小子这是干嘛呢?”鹰老看向秦柯对着手机说话。

“我跟网友聊天呢,这不是有三十万人,都是在看我直播。”秦柯简单讲了一下直播与现在的人气。

“这不是闲的吗?”鹰老有些理解不了,毕竟他们年代的人,都是踏踏实实干活,老老实实做人,何曾看到过如此不靠谱的职业。

主播,是互联网兴起的产物,也是以后可以与主持人比肩的职业。

很多都是因为互联网而兴起的职业,比如网络文学,网络文学的作者如今已经与传统文学作者并肩齐驱。

还有就是职业打游戏的、网络卖家等等。

“你什么时候帮我修复那个古砚台?”鹰老也不管对方在做什么,直接开口问道。

他今天是特地来找秦柯的,他昨天跟丁莫打听到秦柯具体位置,一早就与文三爷过来了,也想让文三爷看看秦柯那个朋友的神奇之处,当然更想显摆一下。

文三爷之前肯定的说道古砚台修不好,鹰老就是想打文三爷的脸,毕竟秦柯可是满口保证能修复。

“钱乐乐,你过来一下。”秦柯正往回走,听到徐欣怡的话,然后又返回去,站在徐欣怡旁边,指着钱乐乐说道。

“哦。”钱乐乐有些惊慌失措,毕竟她不再是当初那个骄傲的公主,这两年让她内心十分的懦弱。

钱乐乐走到徐欣怡旁边,然后秦柯一手拉着一个,直接走向了电梯。

在座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就连趴在桌子上的王迎都抬起头,一脸的懵逼看向走进电梯的三个人。

“这是怎么回事?”王迎问了一句。

“不知道。

所有人都摇了摇头,他们都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反而率先反应过来的是徐欣怡的助理,马上就冲向了电梯。

电梯到达一楼,秦柯拽着二人,根本不给二人挣脱的机会,当然现在二人也很懵,不知道秦柯是什么意思。

秦柯走出饭店,然后走向一旁没人的地方,这才松开二人的说道“来吧,这里解决,想打想骂随便。

“你什么意思!”徐欣怡怒视着秦柯,对方三番四次坏她的事情,让她内心除了愤怒,还有就是委屈。

“我不知道她如何惹了你,但是你今天三番四次做的有些过分了,凡事都要给别人留一点余地吧?”秦柯看向徐欣怡,脸上也不再带着笑容,冷漠的看向对方。

“我留余地?你问问她当初给我留余地了吗?”徐欣怡一脸愤怒的看向钱乐乐,那一次对她的打击很大,更差点毁了她星途。

“那次的事情是我做的欠妥,但我不是故意的,你要知道那时候你只是一个配角,我是主角,我有必要去整你?

“当时你跟导演关系很差,我只是希望你去给他买水果,我也是说你去给他买水果,但那天拍完之后,我就忘记了,等我回去你已经不在了。

钱乐乐眼睛红红的,她十分的委屈,虽然她耍大牌但她的心不坏,更不会去故意整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物。

当时徐欣怡在钱乐乐眼中,就是一个根本入不了眼的角色,那一次她只是给对方出了一个点子,后来她回去的时候,徐欣怡已经不在了,第二天更是没有去剧组。

“你骗人,继续编啊!”徐欣怡愤慨的说道,显然她不相信钱乐乐说的话。

“我去的时候看到地上只有一袋子踩的细碎的水果,就是没有看到你人,你知道当时我跟我的助理找了你多久吗?”钱乐乐看向徐欣怡,眼中没有一丝谎言,说的一切都是实情。

“你···”徐欣怡眼中出现了错愕,那天她确实气愤的把水果扔在了地上,然后使劲的踩了好几脚,这才回去了。

“打你电话也打不通,那以后我就没见过你,之后我再看到你,你假装不认识我,再之后我出事住院了,今天是我出院之后我们第一次见面吧?”钱乐乐眼中没有埋怨,反而带着笑意说道。

“钱姐···我···”徐欣怡知道她错怪了钱乐乐,可是这么多年的仇恨种子,让她无法接受这个真实,更无法让她去给对方道歉。

“什么都别说了,我们去上次吃饭吧,估计···

钱乐乐后边的话还没说完,两条黑影直接冲了过来,一个人直接抓住了秦柯肩膀,另一个人直接把徐欣怡拉在了身后。

秦柯一看是徐欣怡的保镖,显然对方误会了,紧接着是跑出来的助理,一群人看向秦柯也一脸戒备。

就在这个时候,车门响动的声音,下一秒拉着徐欣怡保镖直接就被人撂倒了。

大家看到一女四男,每一个给人感觉都很凶神恶煞,仿佛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秦柯身后的保镖皱了皱眉,他自然看出与对方的差距,不过下一秒他表情就僵硬了,包裹周围的人、车、物都定格了。

“啪!

用手拍打了身后的保镖脸两下,秦柯笑了笑,然后走向刘雨寒这边,下一秒眼中紫光消失,周围一切恢复正常。

众人看到秦柯走向刘雨寒,而那个保镖还保持着抓秦柯的姿势,眼中带着错愕。

“你这两个保镖可太差了。”秦柯摇了摇头说道。

“误会,这一切都是误会。”徐欣怡赶紧说道。

“怎么了欣怡,是不是他们欺负你了?”跟徐欣怡时间最久的那个助理看向徐欣怡,她知道徐欣怡与钱乐乐矛盾,可是现在徐欣怡竟然说误会,这可不像徐欣怡风格,按照她熟悉的徐欣怡,此刻早就大喊大叫要报警了。

“这一切是误会,我们上去吃饭吧。”徐欣怡看了一眼秦柯,然后冲她这边的人说道。

“刀手回来吧,别把对方吓到。”秦柯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没劲。”刀手松开对方的脖子,然后撇了撇嘴说道。

徐欣怡两个保镖,一个被秦柯用透视眼挣脱了,另一个一开始就被刀手给制服了,两个人属于完败。

“你们吃了吗?”秦柯看向刘雨寒几个人问道。

“吃了,吃的米线。”刘雨寒点了点头说道。

“车里那小子开始不吃,后来一尝停不下来,一个人吃了两锅,现在在车里挺尸呢。”刀手想到段东杰的吃相,就一阵好笑的说道。

“这二代让他做成这样,也挺失败的。”犬牙有些鄙夷的说道,毕竟富二代犬牙也没少见,可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失败的富二代。

“那行,你们吃了就行,赶紧回去看住那个小子,估计他今天就该说要投资了,我估计我也很快就吃完了。”秦柯看了一眼徐欣怡等人,冲着刘雨寒这边说道。

当秦柯、徐欣怡、钱乐乐回到餐厅的时候,王迎已经准备出去寻找他们,看到他们三个人进来的时候,暗暗松了一口气。

钱乐乐这个人王迎倒是不在乎,他在乎的是秦柯与徐欣怡,一个是老板的朋友,而且还是现在网络最红的红人,另一个是现在一线影星,两个可都是能吸引大批人气的。

这部剧王迎也没有信心,他现在能肯定的就是这绝对是一部很燃的网络剧,可是再好的一部网剧,如果没有吸引人的地方,如果没有卖点依旧会被埋没。

秦柯与徐欣怡就是卖点,只要大家肯花钱看了他们的网剧,那么他相信之后就算没有徐欣怡跟秦柯,大家也会追下去,毕竟他相信他的实力,也相信团队的实力。

刚才那一幕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结合之前的事情,他显然猜到了秦柯在为钱乐乐出头,虽然不知道为何秦柯帮钱乐乐,可是如果惹怒了徐欣怡,那就是损失啊!

不是他王迎个人的损失,而是这部剧的损失,毕竟徐欣怡十分符合距离女一号,简直就是量身打造一般。

“大家继续吃,继续喝。”秦柯看向众人笑着说道,他看了一眼跟钱乐乐坐在一起的徐欣怡,他知道二人矛盾已经解开,也就不再注意那边。

他不知道他为何要帮钱乐乐,但是他知道如果他看到一个人被欺负,然后还不帮忙,他过不去他内心这一关。

就如同他完全可以用透视眼静止功能去盗窃,盗窃银行的财富、盗窃富豪家里的财富、盗窃一切能卖钱的,可是秦柯没有那么做。

他是一个人,更是一个受了教育的人,明明他可以用透视眼走正规的渠道去挣钱,为何要去走偏门。

这就跟今天的事情一样,他如果不帮钱乐乐,那就对不起他内心,他认为余克或许说对了,他心中藏着一个侠。

想到余克,他突然想到李栋,这货一直没有给他打电话。

“喂,你拍完戏了吗?”秦柯想到就打,直接拨打给了李栋。

“别提了,前几天余导病了,副导演根本无法导出余导的风格,我正说明天拍完给你打电话,明天拍完我就杀青了。

李栋语气十分的开心,毕竟从一个准备做武替的演员,直接在余克新戏拍了十几天,收入还不菲,这简直就是老天眷顾他。

当然他要记住秦柯的好,如果没有秦柯,他也就不会歪打正着的被余克选中,他已经决定余克的戏拍完,他就来找秦柯报道。

他不适合娱乐圈,这十几天的拍戏,他深刻的体会到,娱乐圈水太深,娱乐圈也要逢人说人话、逢鬼说鬼话,他李栋做不到,所以倒不如跟在秦柯身边,挣一分他能挣的工资。

“行,明天我安排车去接你,你几点拍完,还是在横店吗?”秦柯开口问道,对于李栋,他还是十分看好的,而且这次李栋回来,他可以与对方学一学格斗技巧。

“不用了,告诉我你的地方,我自己能找到。”李栋赶忙拒绝道,哪儿有让老板派车接的道理。

“得了吧,让你自己找我怕你找到明年,别废话了,赶紧告诉我,我这边还正在饭局上吃饭呢。”秦柯想到李栋第一次为何与他见面,那一次他就是找错了地方,在横店转悠被当狗仔给带回来了。

“横店,到了让司机给我打电话吧。”李栋听到秦柯说的,尴尬的笑了笑,他也怕走丢了,也就没有推辞。

这边结束了通话,秦柯就看到徐欣怡跟钱乐乐二人向他走了过来,两个人手拉手,看上去比亲姐妹还要亲,可不像之前那样徐欣怡看钱乐乐如看仇人一样。

“秦柯,能不能请你帮个忙?”徐欣怡看向秦柯说道,而一旁的钱乐乐则是拉扯着徐欣怡的胳膊,显然是想阻止她说话。

“钱姐,别拉我啊,你相信秦柯肯定会帮忙的。”徐欣怡看向秦柯,话语中已经用了激将法。

“先说什么事情,我可不是万事通,你说能帮你,我就能帮你。”秦柯才不会满口答应下来对方的事情,毕竟他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事情。

“借给我们四百万。”徐欣怡说完这句话,坐在秦柯旁边的王迎直接一口酒喷了出来。

“四百万?”王迎看向徐欣怡,诧异的问道。

“王导也打算借一点?”徐欣怡看向王迎,脸上带着笑意。

“别,别跟我借钱,我可没钱。”王迎赶忙摆手说道,对方跟秦柯借四百万,显然跟他也不回借太少。

“借这些钱做什么?”秦柯看向对方问道。

经典言情小说推荐 杏园春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