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的气味 我的恶魔果实大有问题

“当啷!”一声清脆的声音在大堂响起。

闹事女人将手中的镜子狠狠的在地面摔烂,然后不停的搓着自己的脸,发现还是这样,便猛的看向刚才递卸妆药的那个女人,“是你!你们都是一伙的是吗?你这卸妆液有问题!不然,我的红斑怎么会全部消失不见?!

即使闹事女人这么说,但事实摆在眼前,谁还会相信她?

也许是接受不了现实,接受不了到嘴的两百万就这么飞了。

女人的精神有点乱了,自己在那里说着,“不可能,怎么可能?我用了百草堂的那个东西才会变成这样,而且连续一个月用什么都没用,怎么会被那个卸妆液一抹就掉了?不可能!

“哇啊!

听到女人无意中说出的真相,众人又是一阵惊呼。

那些店员看着罗辉的眼神变了又变,而那几个刚才骂罗辉的女孩子都很后悔。

原本罗辉打算就这么算了,但听到刚才那女人这么说,又看了看那一小盆的美容液。

罗辉觉得不能就这么浪费了这盆美容液,于是灵机一动,便端起那小盆的美容液,走到各位记者和围观的群众面前,“对,其实,这盆卸妆液不是简单的卸妆液,这其中,我加了我们的新产品,芙蓉丹。

“原来你你搞的鬼?!

听到罗辉这么说,女人一下子发起狂来,想要朝罗辉扑过去,却被后面的保安拦住。

看着对自己不停张牙舞爪的女人,罗辉摇了摇头,“怎么?你用了别的产品导致毁容,我现在帮你恢复了,而且皮肤还好了不止五十倍,你对我还有怨言?

但女人却不管罗辉说什么,只是不停的对罗辉大叫,“我的两百万!还我的两百万!

罗辉对着那两个保安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将她拖走。

两个保安恭敬的点点头,便要拖着发疯的女人离开,但罗辉突然对那女人说道,“对了,记得你刚才说过的话。

被罗辉这么一说,那个女人立马就噤声了,脸一下子变得煞白。

心里暗暗的角落一声不好,原本只想装疯卖傻,让他赶自己离开,但谁知道他竟然还记得这件事?

原本女人想反悔的,但一想到刚才已经被录音,现在又那么多证人。

于是便沮丧的点了点头,随后便自己转身离开了。

而她的同伙早就已经在她被识穿的时候,就跑的没影了。

见碍事的人都走了,罗辉便看向还在那里等着自己解释芙蓉丹的人,“这是我们的新产品,对于祛除脸上的斑,只要是斑都可以使用这种芙蓉丹。今天,发生这种碰瓷的事件,搞得大家都不是很愉快,而且我们美容店的形象也受损,所以我决定借此机会,将我们美容院的形象摆正,顺便也给大家试一试这芙蓉丹的效果。

说着罗辉给站在后面的那些店员使了一个眼色,她们也立刻会意。

赶紧走了上来,搬了一张桌子,和两张椅子。

“现在需要祛斑的都可以上来试一试,都是免费的,过来今天可就没有了啊!

听到罗辉这么说,刚才提供卸妆液的那个女人首当其冲。

在罗辉的话刚落下,人就已经坐在了佳佳的前面。

然后撩开头发,左下颌那里有一块黑色的斑块,不过仔细一看是一块胎记。

“帅哥,你看我这胎记可不可以祛除掉?整容医生都说很难,因为与生俱来,而且它长的太深了,您帮我把它祛除掉,我可以付钱的!

“佳佳,帮她用这个擦一擦。

祛斑可以但祛除胎记也可以吗?虽然有疑问,但佳佳还是照做不误。

拿起刚才的那条毛巾,然后在那女人的脸上轻轻的擦拭着。

而两旁已经围满了人群和记者,大家都在等待这奇迹的一刻。

但由于佳佳不敢肯定这能不能祛除掉,所以擦了三分钟之后,才慢慢的移开自己手。

当大家看到原本左下颌那里是有一块黑色的胎记,但这下子居然,居然没有了?!而且那一块皮肤变得十分的光滑,而旁边的皮肤还要光滑上十倍!

“哇啊!我的胎记!我烦恼了二十几年的,终于没有了!真的太好了!谢谢,谢谢!

女人拉着罗辉的手不断的弯腰道谢,而且还喜极而泣。

这一幕都被那些记者给拍了下来。

见到这个芙蓉丹这么有效,那些原本还很害怕的女人都纷纷在后面排起队来。

很快那一小盆的芙蓉丹液已经见底了,而佳佳手中的毛巾也已经擦干了,不过却帮差不多近百人解决掉了脸上斑的问题,看到这个结果,罗辉很是开心,毕竟不仅帮奚小璇解决掉问题,而且还宣传了一把美容院,真是一举两得。

看到事情已经解决,罗辉便想要离开,但是却被一个人拦住。

罗辉低头一看,是刚才回答自己的那个记者,于是罗辉便问道,“有什么事吗?

记者坚定的点点头,“既然你们的芙蓉丹效果这么好,那么打算什么时候上市呢?

上市?

这个问题,老子还真没有想过,原本只是相帮奚小璇解决这个难题和挽回美容院的声誉。

但想到食为天已经破产了,罗辉心里多少有点愧疚,所以便想要在美容院上面帮一把奚小璇姐妹俩,于是便自信一笑,“芙蓉丹能收获这么好的效果,肯定是要上市的,不过现在还在商量中。不过近期会推出,还请大家多多关注我们美容院,还有,我们店的其他产品,也是效果很好的。

听到罗辉的最后一句话,那些站着的人突然全部涌了进来,最多的还是女人。

只见她们购物的能力瞬间爆炸,只要眼睛能看见的,都通通扫到了篮子里面。

不一会功夫一楼架子上的产品已经售空,而这些人有往楼上走去。

看着那些女人疯狂的行径,罗辉不禁咋舌。

心里暗暗的吐槽着,都疯了么?老子可没有说免费啊!

随即难事女人话锋一转,眼里闪着精光,“如果我这脸上的不是化妆,那么你们美容院就要给我赔一百万!

听过闹事女人这么说,跟她一伙的那个男人也赶紧附和道。

“对!没错!一百万,而且还要赔我们这几天的误工费,五十万…等等是每人五十万。

“哇啊!”众人听到他们这么说,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不是狮子开大口吗?

啧啧啧,这间可怜的美容院,遇到这种无赖还真的是倒霉透顶了。

然后都纷纷用这种可怜的目光看向罗辉,而美容院的店员都被吓得瞪大了眼睛,甚至在旁边嘀咕道,“不是原本说只赔五十万的吗?怎么突然间就升级了,还翻了两倍?真是太过分了!

“对啊,要不是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我们老板估计不用赔这么多。

“是啊,佳佳,你看,我们果然还是信错人了吧?

这时佳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好站在那里,心里还是对罗辉充满希望的。

在这个内忧外患的情况下,罗辉是一点也不慌。

“好,大家都听到了,那就按这位女士说的做吧。”说着罗辉又看向背后的记者,故意大声的说道,“后面的记者朋友们刚才的话都录下来了吧?那就麻烦你们做一个见证拉!

其中一个戴眼镜的记者也是一个很活泼的人,听到罗辉这么说也赶紧回应。

“行!没问题,我都录下来了!”说着还摇了摇手里的录音笔。

看到这里罗辉也算是放心了,于是就吩咐后面站着的佳佳。

“你去给我准备一条毛巾和卸妆液吧。

虽然不是很明白罗辉的用意,而且那女人脸上的红斑也很明显不是化妆,但罗辉既然这么说了佳佳也只好叹了一口气,点点头,便转身去准备了。

啧啧啧,闹事女人哦个看白痴的眼神看着罗辉,心里已经在放鞭炮了,没想到今天还真的让自己遇到了一个弱鸡,如果不是他刚才这么说,可能自己只能赔到五十万,这一下子多出了一百五十万…嘻嘻,不如就包了那个小白脸?虽然没脑子,但衬衫下面的肌肉还是很好嘛?

背对着女人的罗辉只感到背后有一阵寒气,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在佳佳去准备东西的时候,那些店员也是忍不住了,纷纷都开始对罗辉吐槽。

“诶,你是哪里出来的?虽然长的还不错,但你有没有脑子?那女人一看脸上的红斑就不是化妆啦!你这样子还害我们老板平白无故没有了一百五十万,很亏啊!

“就是!你该不会是跟那个女人一伙的吧?

看着这几个刚满十八岁的丫头片子在那里轮番轰炮自己,罗辉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但也没有对她们发脾气,而且耸耸肩,“等会你们看着就好了。

听到罗辉这么说,那几个说话的女孩子也是一愣,她们以为自己这样说,罗辉一定会很生气,但没想到她居然一点也不生气,而且还那么好脾气,让她们几个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全部噤声了。

不一会,佳佳就去而复返,手里还拿着罗辉需要的东西,一条毛巾一个小盆子和卸妆液。

“老板都准备好了。

罗辉点点头,接过佳佳的手上的东西,却不小心碰到了佳佳的手。

让佳佳像是触电一般,猛的收回了手,眼看东西就要全部掉在地上,但罗辉却眼疾手快的全部接住,对于罗辉的身手,众人又是一愣,看罗辉的眼神也多了几分猜测。

“对不起,对不起。

佳佳连声道歉着。

“没关系,就算掉地上了,捡起来就可以了。

罗辉对佳佳笑了笑,便转身走向那个闹事的女人,而那个女人正十分嚣张的翘着二郎腿在那里,用鼻孔对着罗辉,那样子似乎在说,‘你来啊,老娘不怕你’。

看着罗辉就要拧开那瓶卸妆液,闹事女人却按住了罗辉的手。

不过罗辉却不着痕迹的躲开了,见自己没有摸到罗辉,女人很是不甘。

“哼,我不用你们的卸妆液,免得等下用了皮肤又变得更糟,那我岂不是得不偿失?

“那你想怎么样?

闹事女人在人群里看了一眼,随后随便就指着一个女人说道,“美女,可以借用一下你的卸妆液吗?

那女人二话不说就从包里掏出一瓶卸妆液,她之所以这么爽快全都是为了看戏。

她这样子,也不过是看电影然后买票而已。

罗辉拿过那瓶卸妆液,便全部倒进了小盆子里面,然后把手里的毛巾沾湿。

不过在他放毛巾下去的时候,也悄悄的将手心藏好的芙蓉丹一并放下去。

由于芙蓉丹是一颗白色的药丸,而且极易融于水,所以当它一碰到水,就化开了。

而且还有罗辉的手在挡着,根本就没有人发现那颗小药丸。

当罗辉拿着毛巾,发现那女人正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罗辉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想来自己还是下不去手,于是便将毛巾递给那个闹事女人,“还是你自己擦吧。

听到罗辉这么说,闹事女人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于是便拿过毛巾,把原本叠着的毛巾打开,然后往脸上一盖,在胡乱的抹了一下,再拿下来,然后很豪气的站起身,“看吧!没化妆吧?

“哇啊!

在众人看到女人的脸的时候,便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低呼声。

而且记者手中的照相机也再那一刻‘咔嚓咔嚓’响个不停。

看到众人这个反应,闹事女人很是不解,便扭头看向自己的同伙,“他们这是怎么了?

那个男人看到他的脸,似乎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的揉了揉,又伸手去狠狠的搓了一把那女人的脸,才绝望的递过一面镜子。

当女人看到镜子中的自己,那一刻简直就惊呆了!

伸手摸了一下,那皮肤简直就是光滑如剥壳的鸡蛋。

那里还有什么红斑?!

玫瑰的气味 我的恶魔果实大有问题


猜你喜欢